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日本天皇投降内幕》“天皇统治之”


有一万多人挤满了首相官邸门前的马路,在齐唱《赤旗之歌》、《欢迎野坂同 志之歌》和《国际歌》,并摇晃手中的红旗。

勇士凯旋,野坂还乡,革命之日已近……

在齐唱的间隙里、领队入带头高喊口号:“反动首相出来!”‘打倒天皇制!” “币原内阁总辞职!”

正门前,群众像雪崩一样向里边拥,佩带短剑、警棒的警察队迎上去互推互拥, 总算堵住了。

共产党中央委员黑本领着男女代表七人走进官邸,要求会见首相。

这些群众是在日比谷公园参加“欢迎野坂参三国民大会”之后,走过皇宫城壕 旁,来到首相官邸的。警视厅的警察们曾组织入墙阻挡。约有3万人参加了在日比 谷公园举行的大会。

野坂是在两周前的1月12日从延安回到日本的。作为合法后的共产党的最高领 导人,时隔十五年,终于回到了日本。

大会在寒冷中开始,先唱《国际歌》。在野坂演说前后,有荒畑寒村、德田球 一、片山哲、神近市子等十七、八人先后登上讲坛,欢迎野坂归国,然后号召说, 要迅速结成“人民民主战线”,建立“联合政府”。

野坂和德田的演说达到高潮时,也有人奚落嘲笑地喊。“马上革命啦!”“把 天皇拉出来!”演说人的阵容也很凌乱。复员将兵“代表”,原陆军中尉肯定了 “5.15事件”和“2.26事件”(“2.26事件”是1936年2月26日,日本陆军皇道派 军官领导袭击首相官邸的事件,内大臣斋膝实、大藏大臣高桥是清、教育总监渡边 锭太郎被杀害。暴动29日被镇压,事后以肃军为名,军部政治统治力显著加强—— 译者庄)。

为提高战斗意识而拍摄的影片《夏威夷、马来海战》的主演藤田进称颂共产党, 连战前和战争中鼓吹皇国思想的评论家室伏高信也提倡起民主主义来,被称为“宪 政之神”的尾崎行雄没有到会,但他捎来祝词说“旧政党和旧政治家已无拯救日本 的力量”,他“欣然赞成人民战线”。

游行队伍代表走进首相官邸,见到石黑武重法制局长官,会见首相的要求遭到 拒绝。

在官邸里,币原首相正在处理比游行队伍更重大的问题。

游行队伍来到的时间是午后5时,天已经黑了。在地下室一层的会议室里,以 松本国务相为核心的宪法修正调查会的第十五次会议刚刚结束。去年10月,币原会 见麦克阿瑟上将时,上将指示他修改宪法。币原当时说没有必要修改宪法,为了使 各种制度“自由主义化”,修改有关法律就行。对此答复,麦克阿瑟没有理睬。所 以10月中旬,以松本为主务大臣新设调查会,进行修改宪法的起草工作。

草案的第一条至第四条的内容是:“第一条大日本帝国由万世一系之天皇统治 之。(第二条、第三条略)第四条天皇为国家元首,总揽统治权,依此宪法之条款 行之”。第三条的“天皇神圣不可侵犯”中,只将“神圣”改为“至尊”,和明治 宪法完全一样。日本的国名,也继续用“大日本帝国”。币原和吉田外相等在给麦 克阿瑟和总司令部写信时,还在使用印有“大日本帝国政府”的信纸。日本在去年 曾被麦克阿瑟嘲笑说“已降为四等国”,但仍称“大日本帝国”。

明治宪法第十一条“天皇统帅陆海军”中的“陆海”二字被删除,改为“天皇 统帅军队”。反正还不知道占领何时结束,只要美国人一走,日本一切仍可照旧。 调查会的成员们认为恢复·独立后,军队的兵力可能缩小,但完全没有想到军队会 被全部撤消。

政府的宪法修改草案原定于2月初向总司令部提出,松本等正在紧张地工作着。

两天前,币原到总司令部会见麦克阿瑟时,麦克阿瑟曾强迫老首相在新宪法里 写进放弃战争和军备的条款。在游行队伍前锋到达时,散会的调查会成员们还不知 道这件事。

币原从年末起思感冒一直未好,在卧床休养。经总司令部给些当时还很珍贵的 青霉素,用后很快痊愈。他前往致谢时,倒领回来一件大事。麦克阿瑟一口咬定说 “放弃战争条款”是市原突然提出并且自己赞成的,而币原向几位知心朋友说,乃 是麦克阿瑟先提出的。但在公开场合,币原则始终说是他自己对麦克阿瑟提出的。

这是一个很大的谜。事实上,还是麦克阿瑟对币原施加了压力。关于这一点, 不仅是总司令部直接担当的民政局次长凯德斯大校,在总司令部方面进行宪法修改 工作的干部当中,也有许多人证实了这一点。然而,只说币原因受压而为也许不大 准确。因为币原是自由主义者,又是那个时代的尊皇主义者。

币原搞“放弃战争”也许是因为麦克阿瑟威逼他说,这是维护天皇制的最有效 方策,可能是这种“放弃战争”的信念在起作用。因为到停战为止,特别是在任外 相时代,币原因受横暴的军部排挤而简单地引起了共鸣。日本如不是那样与世隔绝 的岛国,而是拥有象英、美军那样民主军队的国家,就不会对废止军队感到如此震 动。

这期间币原和日本方面都不知道,总司令部正在起草对天皇和日本政府进行强 制的宪法草案。在占领日本时,麦克阿瑟接到来自华盛顿的指令,为图日本的“民 主化”,必须修改包括宪法在内的“所有法律”。关于宪法的修改,考虑到其性质, 要求必须采取日本方面自主修改的方式。

于是,为了“民主化”,从华盛顿发出了解除武装、清除公职、解体财阀等重 大指令,而日本几乎完全被置于麦克阿瑟的自由裁夺之下。

并且日本方面还不知道,日本政府不得不于2月初提出宪法修改草案的原因是, 麦克阿瑟要把总司令部的宪法草案于2月12日亚伯拉罕·林肯的诞生日交给日本, 并于2月22日乔治·华盛顿诞生日予以确定。

这期间,麦克阿瑟常与身边的人和来访者说:“我有两位谈话伙伴,那就是乔 治·华盛顿和亚伯拉罕·林肯。”

也许麦克阿瑟是迄今为止给战后日本以重大影响的人。但他却是位狭隘的理想 主义者。由于高傲和过分的自我欣赏,使他处处从自己的立场考虑事情。后来他被 社鲁门解除了职务。其后杜鲁门曾对记者说:“我解除他的职务,是因为他不尊重 总统的权威,而不是因为他头脑不清。”但当时的日本几乎把他奉若神明。

麦克阿瑟虽被杜鲁门兔职回国,却为日本留下了几百万个麦克阿瑟,这就是今 日的社会党和护宪派的所谓“和平主义者”们。这是现代的麦克阿瑟。

1月24日,麦克阿瑟在总司令部六楼自己的办公室里和币原会面。这个不太大 的房间,墙壁是草绿色,一角上有一个小桌,上边放有五十多个玉米杆做的烟斗, 旁边有个书橱,上边有他的”谈话伙伴”林肯和华盛顿的胸像。

在这里,币原第一次听到麦克阿瑟要求在宪法里加入“放弃战争”的条款。后 来他写道:“关于军备,对日本来说,拥有小规模的军队是没有意义的。如果与外 国开战,是战则必败,那谁也不会当军人,去拼命打仗。如果是半途而废的不起作 用的军队,倒不如积极地全部取消军备、放弃战争更好些。

“我还想到一件事。比军备更强有力的是国民的一致协力。虽然是没有武器的 国民,但只要精神上团结一致,是比军队还要强大的,譬如现在的麦克阿瑟上将的 占领军推行占领政策,日本国民正在努力给予胁助,所以在政治、经济和其他各方 面都进行得很顺利。反之将会怎样呢?作为占领军可以把不合作的人抓起来杀死。 可是将八千万人全部杀死,怎么说也不可能。数量在说明问题。所以,国民各自要 有统一的信念,坚信自己正确、虽徒手空拳也是无所畏惧的。”

不知是什么原因,币原从总司令部回来后,对谁也没说“放弃战争”的事。虽 然在五天后的1月29日的内阁会次上发了言,也只是说关于军队的规定若出台,会 引起联合国军不必要的猜疑心,有给维护天皇制带来困难的可能,所以要求取消。 但遭到松本国务相的反对。

澳大利亚、新西兰、苏联要求把天皇作为战犯审判,美、英和中国的一部分舆 论也提出强烈要求。

共产党和工会的游行队伍来到首相官邸的事,也一点不稀奇了。

在野坂归来之后,共产党说:“停战前的共产党不过是一个小宣传团体,如今 己渡过儿童、青年时代,长大成人,应该成为开动日本政治的强有力的政党。对此, 诸君要改变看法。要将旧时代的非法的共产党之观念从记忆中抹掉。”为此,提出 了”成为可爱的共产党”的方针。“打倒天皇制”虽仍保留在纲领之中,已改为由 “人民的意志”决定了。

l月中旬,天皇和皇后在设在宫内省大楼的大礼堂里,参加了禁卫府卫上队召 开的文艺晚会。

到去年来为止,禁卫府卫士队中退职的人很多。到11月,定员由4,000人减 为3,700人。但是,现员已不足2,000人。

文艺晚会是为了慰问天皇,由卫士队组织的。有一百人左右的卫士监(即军官) 身穿旧军服染黑的制服参加。天皇被身穿黑”军服”的“军官”们围着,每看完一 个节目都鼓掌。特别是听完曾任中尉的一名卫士监讲的滑稽故事时,天皇愉快地笑 这时,卫士监中的多数人在想,卫士队将成为日本重整军备的基础。从天皇愉快地 观看舞台演出,也联想到近卫联队初建时,明治天皇在吹上御苑观看近卫兵体操表 演时的情景。

2月7日,松本带着政府的宪法修改草案前来拜谒天皇。

天皇翻阅了修改草案和修改要点说明,提出两、三个疑问后,满意地点了头。


分类:抗战史 书名:日本天皇投降内幕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