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日本天皇投降内幕》游行队伍走向皇官


1946年2月19日,天皇身穿西服离开皇宫,以川崎、横滨为主要目标,开始了 地方巡视。皇室也有了新的起色,将国民俯伏叩拜、“不许看”变成国民“可以仔 细看”了。这是个革命,国民可以站在那里看天皇了。

20日,是天皇巡视的第二天,去到浦贺、久里浜、横须贺,看望从国外撤退回 宋的人和复员军人临时居住的一个“援护所”。

2月28日,天皇巡视了银座、京桥、神田、小石川、新宿、世田谷等东京旧市 区,在各地曾做短暂停留。在京桥,登上第一相互大楼屋顶观览了市容。这也是他 有生以来第一次登上电梯。所到之处,人们都以紧张的表情迎接。他们看见天皇, 有的感动得哭了,有的合掌,有的拜礼。到新宿伊势丹的时候,在挤满道路的群众 中,不知谁带的头,竟齐声喊起了“万岁”。

第二天,到郊区三多摩看米的供应情况。3月份巡视群马、埼玉两县,到农村、 纺织厂、开荒地、学校等转了一圈。无论到哪儿,天皇都迈着不灵活的步子,和农 民、女工、学生用不顺畅的语调讲话。

巡视赋予天皇以新的使命,在联系国民和天皇之间的关系上取得很大成功。1 月1日的“人的宣言”诏书,就是从皇宫评处发出来的。自从开始巡视,人们从报 纸上、新闻电影上,看到了作为一个人的天皇,感到更亲近了。

在报纸上还时常看到“卤薄”、“王音”、“拜见”、“驾临”等词汇,但是 人们在评论夭皇的讲话时说:“确实很和蔼,好像女性谈话的口气。”也有的说: “天皇一一脱帽答礼。”

2月22日,日本NHK播放了三天前天皇在川崎市昭和电工工厂的谈话录音,这 是用藏起来的麦克风录制的。向全国插送十五分钟,国民都听到了天皇的这段录音。

2月22日,晚上,天皇在御文库的居室里,和皇后一起听广播,当时播送的就 是这段节目。直到听NHK播送之前,天皇还不知道昭和电工工厂进行了录音。天皇 知道后,把当日行视的主管官员宫内省的笕素彦总务课长叫来,做了一次异乎寻常 的批评。他说:“若是播送给全国国民听,我还有别的话要说。今后应该注意。”

3月6日发表了政府的宪法修改草案。人们惊奇地看到第一条中的规定,“天 皇基于日本国民至高之总意,而为日本国民及国民统合之象征”。迄今为止,半月 前出台的社会党宪法草案和去年末报纸登的民间组织的宪法试行草案,都把天皇说 成是单纯的“礼仪代表”。“象征”这个词不但很稀奇,也从政府的宪法草案中夺 走了天皇的所有实权。看来,时代是大大地改变了。

日本的国名已改为”日本国”,新的天皇正在诞生。

麦克阿瑟上将在政府公布宪法草案时发表声明说:“本人对日本天皇及政府起 草、经本人完全同意提交给日本国民的新而又开明的宪法,深为满意。”天皇也发 表简短的敕语说:“朕于接受《波茨坦宣言》时,曾同意日本国政治的最终形态, 应由日本国民自由表明之意志决定。”然后又说:“对宪法加以根本改正,以期奠 定国家复兴之基础,政府当局其克体朕意,以期达成此目的。”

对日本的改革,总司令部对日本政府曾逐项发布命令,但形式上尽可能让日本 人用自己的手去进行。而天皇从来不反抗,反而带头协助实行。其中很多改革项目, 是用天皇的名义发布的。 由于“人的宣言”和巡视,天皇制反而被加强了。当时,天皇制是因为总司令 部承认的(实际上是总司令部制造的)宪法修改草案,保证了其延续。但是,何时 对天皇个人当作审判战犯的证人予以传讯,或强令其退位等都是个未知数。用这种 形式损伤天皇制的可能性则是大为存在的。

住在皇宫里的天皇,现在穿着西服。走出皇宫的时候,在民众和天皇之间,既 没有宪兵的队伍,也没有警察队。看来天皇制已岌岌可危,特别是不知道日本政府 已完全成了占领军的“转包”单位的人有这样的感觉。

另一方面由于粮食不足,通货膨胀,失业者猛增,社会变得更加动荡不安。去 年是明治未年以来的大荒年,肥料不足,再加上战争使得上地肥力减退,各城市粮 食不足,呈现危机。已经开始定量供应高粮、小麦、薯类,但也时常发生迟延几周 甚至供应不上的情况。在城市里,有的开垦空地,有的去黑市买粮,都在饥饿线上 挣扎着。

通货在无休止地膨胀,物价每天都在上升。从2月17日起,流通中的五日元以 上的纸币被取消,所有的银行存款都被冻结。每月支给的现金,户主三百日元,家 属每人一百日元,工资最高发给现金五百日元,剩丁都作为存款而冻结。

还有,国军工企业转为民用企业,约四百万人丢掉工作。加上外地撤迟回来的 人、复员军人等,4月份失业人数已达六百万人以上。

4月10日.举行战后首次众议院议员总选举,有进步党、自由党、协同党、社 会党、共产党、各派、无党派的候选人2782人参加竞选。有选举权的,首次包括妇 女达3,600万人。在美军监视下,在全国的投票地点举行投票。结果、鸠山一郎 的自由党成为第一大党。第一次参加选举的共产党取得全国总投票数的3%,即170 万票,当选者仅五人。

因为哪个党都不能单独组阁,只好尝试各党组成的联合政府,为此,一个月间 政局毫无进展。

天皇和皇后在总选举的十天前,到叶山离宫夫休养。他们自1944年11月住到防 空洞的御文浑以来,这是首次夫出皇宫,在外边居住。在高官的住室里,通过听广 播,知道了总选举的开票情况。4月12日,乘列车返回东京。

4月5日,宫内省发表了关于天皇照片(已经不叫“御真影”了)的办理要纲。 其中规定“今后商店可以将天皇陛下的照片和一般演员的放大照片一起出售”, “不强制要求向天皇照片行拜礼”,在宫厅、学校悬挂时,“可挂在日常易于仰望 的地方,不必用帘遮盖”,“避免安放在奉安殿、奉安库那样特殊的地方”等。

比起宫内省原打算的将穿军装的“御真影”换成穿天皇服的“御真影”下赐给 各级政府、学校来,这回确是有了很大的进4月29日是战败后的第一个天长节—— 天皇的诞生日。文部省事前向全国各学校发出通知说,“在不‘神化’的前提下, 可以举行庆祝会”。

天皇已四十五岁了。麦克阿瑟上将却选定这一天发表了交付远东军事法庭审判 战犯的起诉书,起诉对象是东条原首相为首的二十八名甲级战犯嫌疑者。

起诉书提出以“对和平的犯罪”、“违犯军事法规罪”、“对入道的犯罪”为 主要内容的五十五项,对各被告的主要起诉理由是:“侵犯国际法及各条约,计划、 准备、发动侵略战争并犯下了无数次违背人道之罪。特别是为了实现在军事上、政 治上、经济上支配全世界的目的,与德意志、意大利合谋,作为侵略战争的阴谋计 划者、发动的领导者、组织者、教唆者或同谋犯而行动。”

天皇这一天呆在皇宫里。宫中没有宴会,也没有什么活动。天皇只是在上午在 宫内省楼房的谒见所接受了各皇族和币原首相等高官的祝贺。

这一天全国各学校都举行了庆祝仪式,奉读敕语,齐唱奉祝歌。东京帝国大学 也举行了天长节仪式。

在仪式上,南原繁总长向学生讲话。他谈到于皇与战争时说:“在政治上、法 律上天皇没有责任。但是我拜察到,建国以来,首次完全败北,使国民陷于悲惨之 状态,陛下对祖宗、对国民深感其道德、精神上的责任。今日,诸臣不识臣节,不 担责任,而仅陛下自觉担承,此我国至高道德之表现,亦我等尊崇皇室为国民之中 心的原因,今后祖国振兴的精神基础,即在于此。”简而言之,就是催促天皇退位。

1946年5月,为了远东国际军事审判开庭而来日本的检察官和法官们在热心地 犒审判活动。而另一方面,共产党及其支持者正在搞革命活动。

5月1日是阴天,宫前广场风雨交加。在二重桥前设的讲台上,野坂、德田等 共产党最高干部背向皇宫站立,社会党干部加藤勘十等和各工会组织的领导人都站 在那里。

眼前一片火红。大约有三十多万人。身穿工作服、军服、女劳动服、西服的男 女工人们,高举横幅标语和红旗在排列着。横幅标语上写着各式各样的口号:“不 劳动者不得食”,“立即结成人民民主战线”,“男女同工同酬”,“天皇是战犯”, 其中以关于粮食问题的为最多。

上午10时,在讲台前占据阵地的大日本印刷厂的铜管乐队奏起《五一国际劳动 节之歌》,接着开始了大台唱。

“解放人民战线的前卫我们工人阶级……”

在“第十七次国际劳动节”的大字横幅下,讲台上的代表们相继发言。到了德 田发言的时候,他高喊:“让人民吃饱饭,官僚机构已无能力解决吃的问题,只能 由我们人民大众用自己的力量解决。”并要求成立以社会党为中心的民主人民政府。

大会通过二十二项决议,提出十九项要求,通过了致联合国军的感谢信。共产 党曾要求取消天皇制,但因国际劳动节活动的领导权掌握在社会党手中,所以未写 进决议和要求里去。大会结束后,共产党干部去总司令部,呈交了感谢信。

第二天,《朝日新闻》对国际劳动节活动曾作如下报道:“是红旗的海洋,是 红色的彩带,越过宫廷的翠绿看见了‘红场’,我宫城,沉没于克里姆林的表情中 ……”

《赤旗报》(专刊第10号起,报头改为片假名)5月6日,报道了国际劳动节 特辑,当时该报是五天一刊,在报头的左上角写着:“从根本上说,解决目前的粮 食问题,必须走向取消天皇制。这是绝对必要的,一丝也含糊不了的,否则解决粮 食问题,终归泡影。”这是德田讲的话。

共产党提出“由人民监视配给”、“由宪法保证民食”的口号,在东京准备召 开区民大会,围攻粮食配给所长,揭发隐藏物资等。5月19日,还计划在全国各地 组织“粮食五·一国际劳动节”,示威游行。

5月12日是星期天。宫内省的岩濑主一运输课长作为值班高等官,坐在宫内省 一楼的值班室里。

午后2时,桌上电话铃响。是皇宫警察打来的。说警视厅来紧急电话,共产党 在世田谷召开“给我大米区民大会,区民代表上你们那里请愿去了”。

三十分钟后,电话铃又响,还是皇宫警察。

“大会参加人员要袭击宫城,已分乘两辆载重汽车出发岩濑放下电话,感到十 分紧张。

又有情报说,从大会会场乘两辆载重汽车经社会党本部,已向宫城驶来。

电话说:“摇晃着红旗,口号声不断,义愤填鹰。”

这一天是星期天。宫内省业务分“表”、“里”两种。“表”包括待从、掌典, “里”,包括天皇周围的服务。在假日,“表”的一切工作都由值班的高等官负责。

岩濑给坂下门打电话指示说,游行队伍到了来电话,如有什么要求,只可派 “一名代表”进来谈。

宫城前二重桥一个石桥的正门,只许天皇出入和公事时使用,其他人都走权下 门。

“给我大米世田谷区民大会”从午后1时起在下马公园举行,有一千人参加。 有几名工会组织者进行演说之后,野坂参三乘载重汽车来到。他站在车上高喊: “我们吃不上,是因为没有真正的人民政府!就在此刻,我们的兄弟因营养不足而 纷纷倒在地上。请看,在这大会上的吃奶婴儿和母亲的苍白面孔,婴儿连要奶吃的 力气都没有了!”

野坂举拳高喊,群众掌声四起。

“在这种情况下,就不要理会币原和官僚们了,他们什么也办不成。你们就应 该找任命无用的币原和官僚的天皇,现在就应该直接去。游行队伍的目的地是天皇 的皇宫!”

野坂演说到此,旁边站着的工会组织者喊:“我提议,要把世田谷区民大会的 声音,作为人民的声音直接让天皇听一听,现在就奔向宫城吧!”

“对!对!”“赞成!”“向天皇提要求!”“走!去宫城!”群众中喊声此 起彼伏。

接着提出了大会决议“宣言”和对天皇的要求书。然后,约有一百人乘坐两辆 载重汽车,唱着《赤旗之歌》和《国际歌》向皇宫进发。

5月16日的《赤旗报》在一版刊出大字标题:“向天皇要饭吃!”“红旗进宫 城,天皇何以答!”“听吧!天皇,我们的决议!”

5月19日,共产党组织的“争取粮食人民大会”在宫城前广场举行,参加者有 十万多人。面对广场的皇宫各门,警视厅派来大批警察防守。在堤坝旁的松树林里, 有几处美国兵安放机关枪监视,枪口面向群众,而广场上的群众是看不见的。大会 通过了“上奏文”,决议和致联合国军的感谢信等。会后,共产党的干部很快就到 总司令部去,向最高司令官面交了感谢信。

“上奏文”由听涛克己等十二人走进皇宫,交给值班高等官大丸,要求天皇回 答。双方又进行一番争执。

第二天,麦克阿瑟将军发表声明说:“不允许共产党游行。”共产党对此也发 表谈话说:“我们相信,麦克阿瑟将军的本意,并非否定我们组织的有秩序的群众 活动。”

5月24日,天皇发表第二次玉音播送,号召“继承国家的优良传统”,“同胞 互助”以克服粮食危机。


分类:抗战史 书名:日本天皇投降内幕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