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日本天皇投降内幕》战败皇帝的“阅兵”


“我,我想去看看。”天皇说。这位战败的皇帝自皇太子时候起就身穿军服, 从当时的军事最高权威者那里学习作战用兵。这回想要看一下战胜了自己的敌军。

宫内省二楼政务室的窗口,传来兴高采烈的军乐声。

侍从久松定孝顿时感到胸中堵闷。

久松退出后,有人打电话间,向濠沟外看,从什么地方看最清楚。

然后,天皇出来散步。

皇官警察已进行警戒,宫内省楼前庭院无人通行。天空几处浮起白云,在初夏 的晴空下,侍从和侍卫陪伴着天皇往前走。

军乐声越来越大。天皇跟着侍卫登上防火了望楼,再走到堤坝上,隐身于松树 的枝叶之中。

这里是皇宫的右侧,从此越过濠沟,可以一眼看清从坂下门前到二重桥前的广 场。

现在已是夏天,在七月骄阳的照耀,头戴钢盔的美军部队正排队向这边行进。 无数星条旗和小队旗在摇动。美军一律轻装,不像日军那样背着背囊。部队在离天 皇站立的堤坝约三十米前方向左转。看来,他们不知道天皇在这里偷看。

二重桥前排列着约有五十人的军乐队,吹奏着爵士乐似的轻快的进行曲。这里 正是在宫城前举行阅兵式时,天皇骑白马站立的地方。最后一次站在这里,是1945 年1月8日的陆军阅兵式。

乐队指挥上下挥动者指挥棒,黄铜色的乐器不时反射出亮光。

在队伍的对面,是带台阶的观礼台,上边坐着高级军官和夫人,也有孩子。

每逢国旗走过,观礼席上的人都起立致敬。

和着军乐的拍子,军靴踩着白石子碴碴作响。

天皇从松树枝叶中一言不发地观看了五六分钟。然后,从堤坝上下来,回到御 所。

今天,是美国的独立纪念日。再过一个多月,停战就一年天皇的地位逐渐稳定。 他已习惯了新的职责和使命。

在议会,执政党和在野党在讨论占领军硬塞给的日本国宪法草案。根据这个草 案,天皇将获得新的地位。当然,这个新宪法草案是占领军起草、并强硬要求施行 的,这一点只有少数人知道,其中也包括天皇。

5月31日,天皇到美国大使馆访问麦克阿瑟将军,这是第二次会见。

天皇身穿西服,没有警护车,只有一辆扈从车去大使馆跑了一个来回。因为清 除公职,藤日侍从长已经退职,由大金益次郎侍从长和松平宫相陪同。这次和上次 一样,天皇在麦克阿瑟的住室,通过外务省派来的翻译,和将军谈了两个小时的话。 此次会见的内容,始终没有发表。

天皇回到宫内省大楼,从衣兜里拿出几块根纸包着的巧克力糖高兴他说:“给 我巧克力啦!”接着向来迎接的侍从说:“还对我说,有什么不如意的地方可以告 诉他。”

作为回赠,天皇把京都的老点心铺、若狭屋特制的菊花模具的日本点心赠给麦 克阿瑟。

从6月6日起,因为局势缓和,决定继续进行天皇的地方巡视,地点是千叶县 的桃子、佐原、千叶市、习志野。

这一天,是乘宫廷列车前往的,当晚因住宿不便,就宿在列车上。此列车是战 前造的,里面很豪华。由六辆客车组成,御用车的侧面有闪光的菊花徽章,前半部 是西洋式的住室,墙上贴有绢布,列车里还保障供应开水。

日本国铁在宫廷列车之前,先开一列先导列车,这是从战前就采取的措施,是 为了防止线路破坏。

但是,有一点和战前不同。天皇在皇宫外住宿时,必须按照日本“书记”,所 传,带着草薙剑和勾琼。三种神器中的两种草薙剑和勾琼必须“同床共殿”,即放 在天皇的卧床上。但这次没有带出来,因为怕被占领军抢走。

在千叶县,所到之处农民和渔民都喊“万岁”或向天皇行拜礼。

天皇还是用不太流畅的语调,和大家无拘无柬地搭话,鼓励他们。

6月18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基南首席检察官发表谈话说,把天皇当作战犯 审判是“错误”的,直到战败“他不过是高居日本国民之上的傀儡”。

皇宫里十分寂静。在新宪法公布之前,日本在纸面上还是大日本帝国,天皇还 握有统治大权。但新宪法公布在即,天皇虽过问政务,首相和大臣也不像过去那样 频繁上奏了。

去年11月,根据总司令部指示冻结皇室财产,结果宫内省简化机构,精减人员, 皇宫里的工作人数也突然减少。到去年末,宫内省在全国有官员、勤杂人员五千多 人。这个数字不包括被改编为禁卫府皇宫卫士总队的两个近卫联队,也不包括皇宫 警察部。

皇宫卫士总队定员三千七百人,持有原来的步枪和机枪,驻屯在吹上御苑西边 的旧近卫第1、第2联队的营房。但由于日本在改变为“民主、和平的国家”,离 队回家的人增多,到3月已减少为五百六十人。宫内省限3月末前,在全国招募卫 士一千人,虽已到期,报名者还不到二百人。

根据新宪法,皇室财产将被国有化,因此皇宫卫士总队所需经费难以维持,所 以在4月1日将禁卫府撤消了。

停战时的皇室财产十分庞大。皇室所有土地达135万町步(1町步=99.2公亩 ——译者注),占日本本上面积的3%以上,相当于神奈川县的五倍以上。其中的 林区由帝室林野局经营管理,拥有木材蓄积量五十六亿立方米,是日本总蓄积量的 8%。此外还拥有日本银行、横滨正金银行、日本兴业银行、日本邮船公司、王子 造纸公司、关东配电公司、满铁(1906~1945年在我国东北横行的南满洲铁道株式 会社——译者注)等二十九家公司的股票、公司债券、国家债券、地方债券等有价 证券,停战时包括现款约三亿四千万日元。停战时日本银行券的总发行量为二百八 十六亿日元,可见其拥有饯数之庞大。

到停战为止,皇室的收入是保密的,但已是世界上最大的宫翁之一。到明治维 新为止,皇室只有小诸侯的收入。当时皇室很拮据,传说天皇喝酒吃生鱼片都不随 便。实行维新后的明治政府,在扩大天皇的权威和权利的同时,把神道定为国教, 逐渐使皇室财产扩大到如今的地步。

总司令部在否认天皇是神的同时,逐步采取了剥夺天皇政治权力的措施。1945 年9月,在决定解散财阀的同时,要求提出皇室财产清单。结果,由宫内省统计报 告,不算美术品、宝石、金银块,共为十五亿九千万日元。

总司令部采取了对“财阀”和“皇室”同等看待的方针。政府为减弱这种势头, 想把一部分皇室财产下放。10月份发表先将箱根、浜、武库三处离宫“下赐”给神 奈川县、东京都和神户市。接着又发表把那须等两处陆军演习地“下赐”给农林省。 但是,总司令部的意思是通过收财产税和国有化将其没收,所以提出备忘录,使政 府决定归于无效。

1946年1l月,总司令部在冻结皇室财产的同时,发出指令说对从来不课税的皇 室,也和普通人一样征收财产税。当时的币原内阁曾对这样处理皇室财产表示强烈 反对,要求将皇室财产的主要部分以“下赐”给政府的形式处理,总司令部没有同 意。

1946年1月,木户幸一前内大臣作为战犯嫌疑已被捕,作为退职津贴,天皇想 下赐给他十万日元内带金,也没有得到总司令的许可。

由总司令部起草的、经议会讨论的新宪法草案第八十八条明确规定:“所有的 皇室财产属于国家。所有的皇室费用须列入预算并经国会表决”。

快到8月15日了。

8月的一天,天皇在永积寅彦侍从陪伴下,在吹上御苑散步。

眼前一片葱绿,几处的白色、桃红色大波斯菊正在盛开。

天皇看到有自己种的野草,便蹲下来仔细看。

这一天,天皇到大本营附属室所在的御苑的北侧散步。大本营附属室是御前会 议用的地下防空洞,去年8月14日召开最后一次御前会议以来一直空着。像砍下半 面山似的,露出厚厚的水泥墙,下边是铁门。前边长着茂盛的灌木,水泥上爬着常 春藤。

天皇停住脚步说:“在那儿养点蝙蝠吧!一定能养住。”

皇宫里有许多鸟类,也有成群的蝙蝠。冬天冬眠,一到春天,晚上便都飞出来 觅食。

根据天皇的意思,宫内省的木工组在大本营的附属室天棚上,钉了些把手,以 便蝙蝠吊在那里。

转瞬来到8月15日。

《朝日新闻》以“接受《波茨坦宣言》一周年”为题,发表了如下的社论: “这一年间,联合国军最高司令官麦克阿瑟将军的伟大功绩,是人人都不胜赞叹的。 我们对将军表示衷心的感谢。将军有对日本和日本人深加爱护的感情,这种感情使 日本人民心服。如果没有这种感情,无论怎样利用天皇和日本政府,也是收效甚微, 绝对创不了今天的伟大业绩的。”

当时便是这样的时代。不知什么原因,蝙蝠没有来大本营附属室栖住。


分类:抗战史 书名:日本天皇投降内幕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