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日本天皇投降内幕》“象征”天皇的诞生


在宫内省的大会议室,坐席摆成正面、左侧、右侧三行,身穿晨礼眼的老者们 在等候金屏风前小桌的主人。不一会儿,右边的房门开启,同样穿着晨礼眼的天皇 走进来。二十几位老者行最敬礼。

最后的御前会议即将开始。

出席的有清水澄枢密院议长、吉田首相、金森德次郎国务相、美浓部这吉枢密 顾问官等。这次会议是枢密院的正式会议。二十二天前的10月7日,众议院已通过 了帝国宪法修改革案,这次会议的任务是批准这个草案,以便从法律上埋葬大日本 帝国。

会议桌上铺有宫中会议使用的绿蓝红三色织的桌布。去年8月15日咨询投降决 定的枢密院正式会议在吹上御苑的大本营附属室召开的时候,屏风和会议席也是这 样摆着,也铺着同样的桌布。

玉座前的小桌上,也是罩着金红色织锦桌布,枢密顾问官也都穿着晨礼服。不 同的是玉座前的小桌上没有军帽,并且天皇也和那天不同,穿的不是军服。

早晨和煦的阳光照射到室内。在以议长为首的十八名枢密顾问官中,参加过去 年8月15日会议的只有六人。剩下的十二人中,当时的枢密院议长平沼正在甲级战 犯的被告席上接受审判,其他因被清除公职等也换了新人。

天皇容光焕发。一年零三个月前憔悴不堪,如今体重已增加了约七公斤。

清水议长起立,毕恭毕敬地致开幕词,宣布会议开始。接着潮惠之辅副议长报 告枢密院对宪法修改草案的审查情况。潮副议长是由全体枢密顾问官组成的宪法修 正草案审查委员会的委员长。只有议长一人不是委员会成员。

“……宪法修正草案的第一条,已明确维护了国体。”

在简短的报告之后,清水再次起立,要求顾问官们提问题或发言。

枢密院表决宪法修改草案,这已是第二次。这个草案于6月20日由政府提交第 九十次临时帝国议会。在此之前,于6月8日在天皇亲临之下,在枢密院进行了表 决。当时,只有美浓部一人表示反对,但在表决时被否决了。

但是今天谁也没发言。清水只好要求以起立表示赞成、不起立表示反对进行表 决。除美浓部一人外,全都起立表示赞成。

“帝国宪法修改草案现在经多数同意通过。”

从此,以天皇为“象征”的日本国宪法诞生了。

宪法草案是在第九十次议会审议的,这个议会被称为“宪法议会”。负责修正 宪法的主管大臣金森国务相说出一句名言,“天皇是国民向往的中心”,因此,人 们都管新宪法叫“向往宪法”。金森在会议期间共解答间题一千三百六十五次。

然而,议会对政府提交来的宪法修改草案并未作什么大幅度的修改。从总司令 部把用英文起草的新宪法草案交给日本政府到新宪法通过,共用了近八个月的时间。 这期间,对译文作了较大的修改,改成了日语的笔法。

1946年11月3日,在宫前广场召开了新宪法公布纪念仪式。在天皇、皇后的亲 临下,内阁成员、代议士、东京都认员、区议员,区市町(镇)村长、町会长、街 道干部、各团体长官、学校校长、大学、高中生等十万人参加。

这一天发表了两份诏书。一份是恩赦诏书,是天皇称“朕”“命令”政府的最 后一道诏书。另一份是出席这次庆祝会前,在贵族院正式会议上宣读的新宪法公布 诏书,诏书开头说“本日,公布日本国宪法”,没提主语。

天皇在贵族院正式会议后走出国会议事堂回到皇宫,脱下黑色立领的天皇服。 午后,换上晨礼眼,和身穿浅绿色宫中服装的皇后一同乘敞篷马车,过二重桥走出 皇宫。

和煦的阳光在照射着。

看见双马的马车,在广场等候的群众立即欢声四起。天皇挥手示意。身穿黑色 带金辫子礼服的两名驭者坐在前面。

马车来到红白色帐幕前的杉树叶牌楼旁停下。天皇和皇后慢步登上台阶,天皇 头戴札帽。

天皇和皇后并列站在台中央的菊花丛旁。

会场一片寂静。

此时宫前广场的光景,可以借用看台边上记者席中美联社东京分社长布莱因兹 的笔,做一番描述:“广场顿时平静下来。当天皇表情轻松地举起帽子在头上摆动 时,广场上的群众又活跃起来,并以欢声相呼应。欢声稍停,天皇像是怕静下来似 的,又举起帽子摆动。看准时机,首相为天皇喊万岁,群众也像过去疯狂年代一样, 放开喉咙拼命高喊……”

几分钟后,天皇和皇后乘马车返回皇宫。

布莱因兹报道说:“新的欢声又起,从宫城石墙传出回声。欢声似乎要将《星 条旗永不落》的乐曲声淹没。”

我(本书作者)读了当天的美联社新闻,对是否真的演奏了《星条旗永不落》 感到奇怪。警视厅和皇宫警察乐队都是几年后才会这支歌曲的。当时东京都吹奏乐 团曾在场。数年后,当采访该乐团的一名成员时,他说虽无记录,但好像没演奏那 个曲子。接着,他又补充说:“当时,只要是美国的东西,认为什么都好,也许是 真的演奏了。”

美军机关报《星条旗报》的记者,则做了如下的报道:“虽然不能说裕仁入了 神,但从天皇的表情上几乎是见不到高兴的样子的。皇后则不断微笑,像是感到很 幸运似的。

“天皇和皇后在主席台上走了不足一百米,然后乘上马车。欢呼着的群众不断 向前拥挤,把马吓得几次僵在那里。”

这一天,麦克阿瑟将军因新宪法草案是由总司令部参谋临时起草的,为了解释 这一缘由,他发表了如下的声明:“新宪法的制定和议会的各种进步措施一样,将 成为新日本建设的坚实基础。像人类所有的努力一样,新宪法也难免有些缺点。但 从大局看,自停战以来,可以看到我们要走的路是多么遥远。新宪法是迈向世界和 平的巨大的一步。”

《朝日新闻》也以“在新宪法公布之际”为题发表社论,主张将来认为有必要 修改宪法时,应该毫不犹豫。“宪法是国家的基本法,是不应该频繁修改的。但是, 既然是为人民谋福利而存在的法律,就应成为有生命力的东西。”同时还说:“当 然需要慎重,国民也要对修改宪法不断予以注意。”

另一方面,这期间东京正在进行两起审判。一起是5月3日开始的远东国际军 事审判,已有原首相东条、平沼、广田、小矶四人和陆海军将领、大臣等二十八人 入狱,接受审判。另一起是5月19日,以共产党为核心在宫前广场召开的“粮食请 愿”,因手持对天皇“不敬”的横幅,6月份逮捕了公司职员松岛松太郎,将对他 进行审判。这一审判于8月2日开始,在东京地方刑事法院进行。

恰好在众议院通过新宪法的那一天,在市谷原陆军士官学校大礼堂设立法庭, 开始了东京审判。苏联检察官提出起诉说,日本侵略苏联,已到立证阶段。从审判 开始,几次牵扯到“天皇”。二十六人被告中,大川周明因经神失常转到医院,松 冈洋右原外相病死,其他人都决心誓死保护天皇。

总司令部已决定不追究天皇。

1946年10月12日,国际审判首席检察官基南发表声明说,对三天前苏联检察官 开头的陈述,新闻报道曾说“包含着告发天皇的要求”,这是错误的。迄今为至, 检察官们无告发天皇的意思。

另一起审判,即在议会通过新宪法的次日,麦克阿瑟将军发表一篇长长的“见 解”说:“新宪法所体现的……基本概念是,所有的人在法律面前平等,在日本无 论任何个人——包括天皇——给予的法律保护也不能超越普通人。”“在新宪法中, 天皇天生的政治权力和尊严已被除去,而成为‘国家的象征’”,“日本人无论男 女,都有政治权威这种身分”。

松岛所拿的横幅上写着“国体得到维护,朕已吃炮喝足,尔等人民饿死吧!御 名御主”。由于麦克阿瑟的“见解”发表,11月份地方法院决定不适用不敬罪,而 以“毁坏名誉罪”,从重判8个月的徒刑。

新宪法使天皇的地位稳定了,同时,也渐渐产生了一个新的“天皇制”。


分类:抗战史 书名:日本天皇投降内幕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