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日本天皇投降内幕》十一家皇族被取消


在停战一个多月的时候,宫内省给秩父宫、高松官、三笠宫等十四宫家和朝鲜 王族各发来一份文件。

除了上述直系三宫以外,还有东伏见、伏见、山阶、贺阳、久迩、梨本、朝香、 东久迩、北白川、竹田、闲院十一宫家。还有虽非皇族,但受皇族待遇的朝鲜李王 家。

由宫内大臣签发的这份打字文件,日期是1945年9月26日,题目是“关于取消 军籍后皇族殿下的职务问题”。

文件正文说:“希望取消军籍后皇族殿下,大致能从事下述一项或二项以上的 职务”。并把认为适当之职务分列为四项。

“一、教育、文化、学术、体育、产业、社会事业、国际事业等有关公益团体 的总裁及其他荣誉之职位。

二、神宫或适当神社的神职。

三、适当的宫内官员。

四、根据经历和专业,在适当学校和研究机关的职位。”

这时候,皇族们谁也没想到,两年后除直系皇族外,都被剥夺特权而成为平民。

皇族们在停战后,仍和战前一样,从天皇那里领取高额的年薪和特别赐金,生 活有了保障。各皇族自己还有股票、债券、山林等财产,每年还有大量收入。宫内 省还给各宫家送粮食、肉和黄油。还特别供应汽车用的汽油。

但在日本投降、美军作为占领军登陆后,因为担心日本将会发生变化,所以每 月在宫内省开几次“皇族情报恳谈会”。皇族们聚在一起,请讲师讲内外形势,交 换意见和信息。

各皇族在第一次聚会的时候都是穿军装,以后逐渐换上西服。开会时,有时皇 后也来参加。

进入10月,东久迩宫稔彦王辞退首相以后,秘密地通过木户内大臣和石渡宫相 向天皇提出,请求将自己改为平民。理由是作为皇族,感到了战败的“道义上的责 任”。10月10日,东久迩宫在会见《朝日新闻》记者时,谈到了此事。他还说,除 了天皇亲骨肉的三位直系皇族外,其他都应改为平民,华族也应辞去爵位。

听他这么一说,官内省慌了手脚。石渡宫相对记者团说,东久迩宫本人请求改 为平民,也不是不可以的。但东久迩宫家改为平民,是不可能的。

贺阳宫恒宪王也认为皇室应负战败责任,除三位直系皇族外,其他都应改为平 民,并且也提出了申请。

其他皇族都因东久迩宫和贺阳宫突然提出这个奇怪的问题而迷惑不解。在开皇 族情报恳谈会的时候,一见到他们二人,大家都尽可能少接近、少谈话,以免被卷 进去。 闲院宫春仁王在苦苦思索两人是否是轻举妄动。停战的时候,闲院宫是主张继 续打下去的急先锋。他认为皇族对上“辅佐”天皇,“对下”居于指导国民之地位, 这是生来便具有的使命,“改为平民,就轻视了这使命,妄自卑下,对形势随声附 和”。其他皇族也都这么说。

10月22日,宫内省发表说关于皇族改为平民间题,天皇不予批准,这就给这场 争论打上了终止符。

于是闲院宫放心了。12月1日,他身穿陆军少将军服,胸佩功一级金鵄勋章和 大勋位菊花大缓章的略章,乘汽车来到六本木。根据占领军的命令,从9月起禁止 佩带军刀,他也只好割爱了。他走进被烧剩下的照相馆,照了一个相。这是取消陆 海军的最后一天。

在宫内省发表皇族不能改为平民的同一天,总司令部指令冻结皇室财产,也包 括皇族的财产。

另一方面,为适应“民主化”的潮流,宫内省在着手修改华族令。

10月20日,宫中传闻说近卫公爵将发表声明,号召直系皇族以外的皇族改为平 民和取消华族制度。木户内大臣也慌忙打电话给近卫确认此事。近卫当时是内大臣 府的夭皇高参。但是,近卫否认说,只有他本人请求辞退爵位,并在26日口头提出 申请。10月29日,有马赖宁伯爵号召全体华族“奉还爵位”。

这时,政府和宫内省都想把华族制度做些修改,并未想全面取消它。

对于华族,宫内省根据爵位每年支给年薪。此外,有一部《华族世袭财产法》, 为防华族因事业失败失掉财产、损伤体面,对主要财产定为“世袭财产”而予以保 护。

进入11月,宫内省在担当华族问题的主管机构“宗秩寮”里设审议会,研究修 改“华族令”。宗秩寮审议会由枢密顾问官、公、侯、伯、子、男爵各爵代表、官 内官员组成,于11月22日召开第一次会议。在这次会议上提出的意见和讨论的问题 主要是对今后的华族是袭一代还是袭三代。并提到今后应允许返还爵位,应该取消 华族世袭财产法等。

12月7日,根据审议会回答咨询,将华族令做了部分修改,并予以公布。

所说部分修改,其实是只对其中一条稍做调整。原第二十六条规定,华族的爵 位“不能保持其体面时”应作为丧失处理,改为“有特别事由时”。在这一条上又 增加“对前项请愿,宫内大臣在宗秩京审议会审议后报请敕裁之”内容。

在京华族们听到修改华族令实质上是一点也没动,都放了心。

在公布新修改的华族令的前一天,币原首相在议会答复社会党议员的质问时说, 为了取消华族的“政治特权”,在研究修改贵族院令。贵族院创立于1890年,由皇 族议员、华族议员和敕任议员组成。但是,贵族院虽以华族为中心,即使取消贵族 院,也不能改变华族制度。

迄今为止,正式提出辞退爵位的只有田中光素伯爵、佐竹敬治郎男爵、福原基 彦男爵三人。近卫公等几人虽“表示”拜辞,但只是口头说说而已,不能算正式申 请。修改后的华族令公布后,华族们一时放了心。他们每一见面都弹冠相庆他说: “这回可好啦!”

但是,总司令部打算强制进行的日本改革,比日本方面想的要剧烈的多。总司 令部在发表的声明和指令中,已表明了这种意向。于是,政府决心取消华族世袭财 产法,于12月27向日下届议会提出了取消的议案,第二天,总司令部发表声明说要 “除去形成夭皇制的支配网”,“用一个接一个的指令剥开旧体制的躯壳,相继去 掉封建制的触手”,并举出军队、国家神道、警察、“纣建官僚”等是“邪恶之根”, 但没提到皇族和华族。

1946年一开始,修改宪法便成了重大话题,而皇族改平民和取消华族制度问题 暂时被搁置起来。然而此时,粮食告急,共产党要求把天皇作为战犯审判,并要求 “废除天皇制”,还在全国各地组织“给我米游行示威”。

2月,战争中日本陆军曾把在南方缴获的“战利品轿车”赠给各皇族,也被总 司令部没收了。闲院宫气愤他说:“连这种无意义的事都要干涉。”

对十四家皇族第一次的沉重打击是在1946年5月23日,总司令部发布指令,剥 夺皇族在经济上的“包括免税的各种特权和免除义务”。至此,从宫内省支给的年 薪完全停止,对财产照章课税,并把在各宫家当佣人的宫内省职员完全撤回。

宫内省虽接到总司令部的指令,但并未和大家讲明皇族们对指令应取何种态度, 只是在5月28日和31日的皇族情报恳谈会上,加藤进宫内次官出席并做了解释。

在为期两天的座谈会上,皇族们十分气愤。他们说即使是总司令部的指令,但 有关皇族的重要事情也应该事先打个招呼,不应独断决定。对此,加藤次官几次无 言以对,又几次平身低头认错。一位皇族指责说:“你们真不中用,应该撤职。”

闲院宫后来回忆这两次座谈说,加藤被“各皇族激烈责间,这一天加藤次官的 态度是毫无诚意的”。

闲院宫认为总司令部要使日本软弱,以至灭亡,而多数日本人反而把美国看成 救世主,为此他非常生气。他在想,占领政策在暗地里强制日本政府,表面上让日 本装成自愿改革,使日本“走向自灭”。

但这是总司令部的命令,谁也没有办法。

各皇族虽然还保留着称号,但收入来源已绝。不仅如此,还要缴纳庞大的财产 税。各皇族家的佣人已减少,并不得不放弃不动产。还得和飞涨的物价抗争。

十四宫家中,官邸未被战灾烧毁的只有高松、久迩、朝香、竹田四家。秩父、 东伏见、北白川三宫只剩下一部分。

秩父官原先就在御殴场疗养,三笠官、东伏见宫住在叶山,闲院宫在小田原, 久迩宫则把涩谷正宫代町宏伟的官邸贴上封条,搬到常盘松町狭窄的房间里。

各皇族先后卖出别墅和土地。以前就少有不动产的三笠宫家交上财产税后,因 为所剩无几,和李王家一同在馆林买进山林,雇些受战灾的人,在搞开垦业。

各皇族因受战灾,日用品受到很大损失,因为没处买,在各皇族间开过几次闲 置物品的交换会,拿到交换会上的有咖啡茶杯,花瓶、毛巾、茶壶、牙刷、女扇等。

进入9月,由于总司令部施加了压力,除直系皇族外,其他十一家皇族改平民 问题不得不由宫内府着手具体落实。

闲院宫说这是“缩小皇室方针”的一部分而表示反对,但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11月29日,应天皇的召唤,各皇族来到宫内省大楼内的谒见室。李王垠和方子 妃也来了。大家已经知道,集会的内容是取消皇族问题。

皇族们坐在排成两行的椅子上,正面有个金屏风,前边有一把带金色菊花椅背 的倚子。

天皇走进来,坐在金屏风前。他穿的是西服。

除了秩父宫、高松宫、三笠宫直系皇族以外,到会的还有闲院、东伏见、伏见、 贺阳、久迩、梨本、朝香、东久迩、北白川、竹田宫。还有宫妃、有封号的孩子们 等。山阶宫因常年患病,没有出席。此外,李王家的户主李王垠和方子妃也在其中。

天皇发言:“根据麦克阿瑟司令部的要求,除了秩父、高松、三笠三宫外,其 他皇族全部改为平民。实在是对不起,请大家谅解。”

天皇只说了这么几句。室内一时沉默起来。

“什么时候开始?”

贺阳宫小声问邻座的敏子妃。敏子妃摇摇头,没有回答。贺阳宫想问天皇,但 欲问又止。

平素,天皇在皇族的集会上讲话时,总是由最年长的梨本宫致答辞,但今天却 没走这个过场。梨本宫身芽晨礼服仍留着白胡子,在静静地坐着。去年12月,他因 战犯嫌疑被捕,4月才被放出来。

天皇起立走出谒见室。他从进来到走出,只有两三分钟。

高松宫目送着天皇的背影,心里在想,恐怕也没有什么可说的啦!皇族们也没 有交谈什么,相继离去。

闲院宫曾认为皇族是“国家之重镇”,反对改为平民。这次陛下发了话,也只 好抛弃个人意见服从了。

正好一年前,贺阳宫表态说作为皇族的一员,深感战败之责任,决定“拜辞皇 族身份”。这回他好像很痛快。他的晨礼眼空袭时被烧了,这次穿的是西服。

李王妃方子在想,陛下的处境也很困难,和天皇相比,我们的困难便不算什么 了。李王垠仍和往常一样无表情,在等候汽车。祖国朝鲜已经独立,无论怎么说, 作为日本王族留下来已是不可能了。

贺阳宫问何时改平民,是因为未明确规定时间。新宪法在本月初已经公布。预 定在来月初向议会提出的皇室典范修改草案,对于宫家数和皇族数也未做规定。新 宪法仅仅对华族在第十四条明确规定,“不承认华族及其他贵族制度”。

据说十一家皇族改为平民是在来年初。

12月24日,为十一家皇族改为平民召开了皇族会议,天皇为议长,皇族的成年 男子全员为议员。清水枢密院仪长、松平宫内大臣、木村笃太郎司法大臣、细野良 长大审院(明治宪法下的最高法院——译者注)长等参加。议题已经明确,很快就 被通过了。

1947年1月16日公布了新皇室典范和皇室经济法,两者都有很大改变,在大日 本宪法时代,皇室是不受议会干涉的,这回是完全置于议会的监督之下。皇族会议 被改名为皇室会议,首相任议长,在此外的九人议员中,皇族议员只限两人。关于 年号,旧皇室典范第十二条规定“即位后,更新年号……”,这次没有规定。

去年末,对向议会提出的新皇室典范,三笠宫在答复《朝日新闻》记者采访时 说,天皇如不得重病,不承认其自行退位;皇族男子结婚,须经皇室会议同意。我 认为这两项侵犯基本人权。对皇族男子的婚姻,三笠富强调说:“新宪法规定,婚 姻由两性的同意而成立。如果审查充当妃殿下的女性资格,皇室会议将以什么为标 准、怎样才算合适呢?”

最后他说:“迄今为此,没有对皇族进行性教育。担当皇族教育的人,认为性 不洁,是坏事,极力避免之。对于皇族也不应特殊,希给以正常的教育。”三笠宫 住在叶山,从去年3月起,常乘满员电车去东京。2月,公布了对皇室和各宫家适 用于财产税法的皇室令。在明治宪法之下,对皇室和各宫家免征租税。1945年12月, 总司令部指令政府对皇室和各宫家实行课税。

根据政府发表的数字,天皇家的财产定价总额为3,710,716,336日元, 其九成即3,338,260,702日元作为财产税以实物缴纳。同时,也发表了十四 宫家的财产定价额和税余。头一笔是高松宫家,财产定价额1,253万日元,税金 1,002万日元。接着是朝香宫家,财产定价额1,067万日元,税金844万,日 元。最少的是三笠宫家,财产定价额113万日元,税金63万日元。这是个一份报纸 只需两角五分的时代。

4月份,根据新选举法举行第一次统一地方选举、第一次参议院议员选举、第 二次的第二十二回众议员议员总选举。在4月5日统一地方选举之前,选举的总管 内务省对此三个选举,除天皇、皇后外,给三十三名成年皇族寄去了参选的门票, 因而与宫内省发生了争执。

港区政府给贞明皇太后送去了参迹的门票,因为内务省的选举人名册里有贞明 皇太后的住所和名字。

内务省的理由是,新皇室典范并未规定皇族无选举权。旧选举法规定,仅“帝 国臣民”有选举权,新选举法“帝国巨民”已改为“日本国民”。皇族既是“日本 国民”,当然应有选举权。但对天皇本人,新宪法第四条明确规定“无关于国政之 权能”,当然不参加选举。但不知为什么,内务省没有提起皇后是否是“日本国民”。

各皇族家接到门票,有些不知所措。其中有的在向宫内省请示。

宫内省感到惊异,向内务省反驳说,在新宪法实行前,旧皇室典范仍有效,皇 族是没有选举权的。并且附带说,新选举法未说清楚。内务省又发表谈话说,宫内 省的见解是个“大错误”。

由于宫内省向大宫御所和各宫家通知说没有选举权,结果皇族们都”弃权”了。

十四宫家自去年5月以来,从天皇发给的年薪到宫内省给的收入,全都断绝了, 并且还得缴纳巨额的财产税,家计十分窘迫。各皇族和宫妃已经尝到缺钱的滋味。 在去年4月以前,东久迩宫的年俸是一万两千日元,而被“赐下”的年薪就是十一 万日元。

在新宪法实行的两天前,宫内省给将改为平民的十一宫家发来了印好的“请愿 书”用纸。

“鉴于最近国情,深察大势所趋,今后愿放弃皇族身份,在皇室之外以辅皇运 而全世务,谨请改为平民,以尽微衷。”

改为平民,是以十一宫家自愿的形式向天皇提出申请的。不难设想,当时如有 一宫家拒绝签名,政府和宫内省在法律上一定艰难处理。

1947年5月3日新宪法实行。几天后,天皇接受总司令部的请求,会见了鲍尔 道因博士。

天皇因总司令部请求(也许说要求更合适)会见,也就只好接受了。麦克阿瑟 对新闻记者或从美国来的、自己认为重要的客人,总是打发到天皇这儿来。

鲍尔道因博士六十四岁,是当时美国进步文化的知名人士,是和平主义团体美 国市民自由联合会的会长,这次应麦克阿瑟的邀请,来日本做短期访问。

天皇会见博士时说,“我相信联合国、麦克阿瑟将军和和平。”鲍尔道因博士 问无皇:“对占领政策您有什么看法,请告诉我。”天皇回答说:“我对麦克阿瑟 将军给予的理解和他的能力给以非常高的评价,并表示尊敬。希望他能一直日在日 本,直到占领军的使命完成之日。”

其后,鲍尔道因写道,我会见了日本的“天皇蜂(王)”。

10月,对十一家皇族申请改平民的户主,由松平庆民宫内府长官(宫内省已改 为宫内府,大臣改称长官)发来一封打字的通知。正文说:“根据所请,依照皇室 典范的规定,经皇室会议通过,自昭和22年(1947年)10月14日起,和○○妃殿下 一同,决定脱离皇族序列,已经奏闻圣上,敬谨通知如上。”

不同的是,在宫妃名之处,若有儿子则写成“○○太子殿下”,如有女儿,则 写成“○○公主殿下”。

总司令部对改为平民的皇族,还进行了追查。政府对改为平民的皇族,由天皇 给各宫家赐金,总额为四千九百万日元。总司令部干涉说,对军人的皇族不得发给。 所以对闭院宫。仅给直子妃一百零五万日元。山阶宫因病于昭和7年(1932年)从 海军少佐退役,因为只一个人,就犯赐金取消了。

改为平民后不几天,贺阳恒宪从下落合的暂时住处出来。独自一人走了十五分 钟,来到中落合的区政府办事处。他的名字已经从“皇统谱”中删除,成了无户籍 的人。“皇统谱”是记载天皇和皇族身份的户籍簿。

贺阳来到窗口,向年轻的工作人员说:“早安,我是贺阳,这次改为平民,来 报户口。”说着从衣兜里拿出一张申报表,上边有他全家人的姓名,并都盖了印章。

十一宫家改为平民后,国家支给的年薪已被取消,为保持皇族体面,他们已不 得不为生活而奔劳。有的在制造、贩卖香水,有的在经营有歌舞助兴的餐馆,有的 当上了新兴宗教的教祖。


分类:抗战史 书名:日本天皇投降内幕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