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日本天皇投降内幕》麦克阿瑟将军回国


昭和22年(1947年)10月10日,东京审判的基南首席检察官发表谈话说,“天皇对战争没有责任”。

“没有发现日本实业家对战争负有责任的证据。有议论说对天皇和主要实业家应作为战犯交付审判,经长期调查的结果,已经明确这些议论并无正当理由。”

基南的谈话发表在十一宫家改为平民的四天前。

美国方面早些时候就决定不把天皇作为战犯起诉,但明确说明不打算起诉,是从基南的这次谈话开始的。不用说,在总司令部制造的新宪法中充当“象征”的天皇,是不能交付审判的。并且,新天皇制正在稳定下来。正像明治维新的时候,萨摩藩和长州藩的志士们创造了明治宪法的天皇制一样,这次总司令部又创造了新的天皇制。

这一年的4月举行第一次统一地方选举、参议院议员选举和众议院议员总选举,5月实行新宪法,因此,天皇的地方巡视暂时中断。天皇从6月到11月,又巡视了近畿(距皇宫较近的地方——译者注)四县,东北六县、木县、甲信越三县、北陆三县、本州西部的中国地方五县。

从昭和23年(1948年)元旦起,允许普通人到皇宫参加祝贺。因为首次将二重桥向国民开放,来到正门的人如潮水一般。这次对参贺者只进行登记,天皇不出来接见。宫内府原先准备四十册登记簿,因为人数甚多,仅1月1日那天就用了八十册。

1月的1日和2日这两天,有十三万人走过了二重桥。

4月29日是天长节(1949年改为天皇诞生日)。这一天皇宫也对参贺者开放,有三十五万人走进了正门。天皇独自一人站在宫内府大楼旁的恃医室二楼屋顶,向欢呼的群众挥帽致意。

12月23日,对七名甲级战犯执行了绞刑。这七人是东条英机(1884—1948,陆军大将,关东军参谋长、近卫内阁陆相。1941年任首相兼陆相、内相,发动太平洋战争,1944年因战况失利辞职——译者注)、广田弘毅(1878—1948,斋藤、冈田内阁外相,二、二六事件后任首相,近卫内阁外相)、土肥原贤二(曾任驻沈阳特务机关长,九一八事变策划者,挟持溥仪由天津来东北)、板垣征四郎(1885—1948,陆军大将,九·一八事变策划者,任过陆相,支那派遣军总参谋长)、松井石根(1878—1948,陆军大将,中支那派遣军司令官,南京大屠杀的责任者),还有木村兵太郎和武藤章。七人高喊“天皇陛下万岁”后死去(此事在第二天的报纸上,曾用小字报道说他们喊了三声“日本和天皇万岁”)。当天,天皇本打算为了庆祝皇太子生日,全家在一起吃晚饭。他临时取消了这项计划,整天在御文库闭门反省。《朝日新闻》在社论里论述道:“听说绞刑的执行是在新闻记者和其他人员都不许参加的情况下极严肃地进行的。从受绞刑的人数和执行的方法看,再参照美国最高法院一度接受被告的申述,事情始终处理得很慎重,特别是看不到过去那样憎恶和报复的阴影。”

地方巡视在继续。天皇所到之处,摇晃着曾被禁止过的红太阳小旗,并喊起“万岁”声。人们可以正面看天皇,这还是头一次。因此人们都在狂热地欢迎。每次巡视,都有总司令部民政局的担当官员随行,在该地有美国宪兵和美国兵任天皇的警卫,但为了制止涌来的人潮,美国宪兵不得不对空鸣枪示警,士兵们几次不得不用带刺刀的步枪阻挡。在巡视中,还几次出现了有趣的故事。

昭和24年(1949年)4月,天皇巡视四国,从香川县来到爱媛县,在宇和岛,指定了当地最好的一家旅馆“常春藤旅馆”为行宫。“常春藤旅馆”听说天皇来住,花了很多钱把房间和浴室彻底地装修了一遍。天皇来到后,吃过晚饭,也没沐浴就休息了。天皇日常是不太爱沐浴的。

宫中有这么个习惯,天皇有时把自己的衣服类和食物赐给侧近者。天皇洗浴完后,侧近者可以去入浴。这次天皇不沐浴,侍医小岛宪和西野重孝来了,脱光衣服进入浴池后不知怎么,水咕嘟咕嘟地都流走了。

两名侍医在说“怪呀!”,而浴池中的热水很快就流光了。因为是4月份,还不至于马上冻感冒,两人慌忙走出,穿上衣服,回到房间里,才弄清原因。原来从决定巡视、“常春藤旅馆”改修时起,就安排好在天皇入浴之后,按照县议会议长、市长、市议会议长、县议会议员、市议会议员的顺序,捡天皇的剩水沐浴,他们正在别的房间身着晨礼服,威仪堂堂地等待着。为防天皇洗完自己放水,事先把浴池的放水栓设在外面。但是,当他们知道天皇没有入浴,而是侍医们来了,他们大为生气,命令从外面把水给放了。天皇听到这件事很高兴,以后又巡视他处回来,侧近者问:“这次旅行怎么样?”天皇笑着说:“没有发生象小岛洗澡那样有趣的事。”

停战四年后,围绕着日本的国际环境起了很大变化。美苏关系自战争结束起逐渐恶化。这一年的封锁柏林使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并且也给当时被称为“麦克阿瑟的日本”以很大影响。虽然是缓慢的,但对美国来说,日本正在从旧敌国向未来的友好国家转化。

这一年的7月4日是美国独立纪念日,麦克阿瑟将军发表谈话说,“日本是对付共产主义的防御壁垒”。去年1月,美国陆军部长发表演说道:“应使日本成为防御共产主义的壁垒。”

昭和25年(1950年)元旦,麦克阿瑟发表声明说:“日本国宪法并不否定日本国自己的防卫权利。”

1月,全世界共产党的领导机关共产党和工人党情报局,指责了日本共产党的“和平革命”路线。日本共产党干部马上做出反应,决定重新采取暴力革命方式,开始了“燃烧瓶斗争”。以此为契机,6月,总司令部指令政府将共产党中央委员二十四人消除公职。

这种形势起了加强日本保守派地位的作用。

在总司令部消除日共干部十九天后,爆发了朝鲜战争。驻日美军作为联合国军出动。7月初,麦克阿瑟将军指令日本政府,创建七万五千人的国家警察预备队。

还不知道何时签订对日和约,但政府和国会已开始接触有关的具体问题。6月,美国国务院顾问杜勒斯为了研究和约的构思来到日本,和麦克阿瑟、吉田首相举行了会谈。

1951年元旦,麦克阿瑟在新年声明里,强调了集团安全保障和媾和条约问题。2月,杜勒斯为协商媾和条约,又返回了东京。人们已经感觉到,占领不久就要结束了。

1951年4月11日,杜鲁门总统突然解除了麦克阿瑟将军的职务。

华盛顿正在打算使朝鲜战争局部化。然而,麦克阿瑟不但主张要轰炸中国东北,还要让台湾的国民党军投入朝鲜战场,因而双方产生了对立。

由于一张电报,便剥夺了麦克阿瑟盟军总司令、联合国军最高司令官、远东美军和远东美陆军最高司令官的地位。在杜鲁门短短的电报里,不但解除麦克阿瑟职务,还任命李奇微中将接替其职务。

麦克阿瑟接到电报时,正巧和美国上院议员刚刚进完午餐,因为有客人在场,他表情很镇定。

据美国某新闻记者描述说,麦克阿瑟了解历史,有许多长处,但同时又是“利己主义者”,像装腔作势的演员,不承认自己的过失和他人的批评。并有想在日本、美国、菲律宾的教科书里,把自己描绘成大英雄和卓越高官的野心。“麦克阿瑟没把自己看成是一名军人,而可能看成是盟军总司令,是从华盛顿半独立的“国际行政官”。在日本,从政府到国民都习惯于把这位军人看作是至高无上的绝对权威,因此,社鲁门总统一罢免他,便受到很大冲击。

麦克阿瑟原打算担任对日媾和条约会议的议长,在给予日本独立后,再离开日本。并计划在东京召开和谈会议。其后,再参加美国总统竞选,企图当美国总统。

麦克阿瑟接到解职命令立即开始准备回国,并定于4月16日离开日本。上将的专用飞机(在美国,对上将终身提供专用飞机)上原先涂有“SCAP”(联合国军总司令)的标记,将涂改为再度命名为“榜样”号。

当天麦克阿瑟来到宫内府,要求天皇到机场送行。因为麦克阿瑟已是联合国的一介军人,说“要求”不如说“请求”更合适。宫内府立即和吉田首相商量。吉田说,如果不久恢复独立,天皇仍是国家元首,到美国大使馆去送别就行了。

第二天中午,天皇身着西眼,乘黑色奔驰轿车来到大使馆。他和将军会谈四十五分钟后,回到皇宫。这是天皇对麦克阿瑟的第十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访问。

16日上午6时30分,麦克阿瑟乘坐的车队驶出美国大使馆正门。警视厅乐队在演奏《星条旗永不落》,美国陆海空、海军陆战队第4军和曹视厅仪仗队在敬礼。

虽然是早晨,但到羽田机场的沿途,已被五十万市民挤得满满的。其中,通过政府和友好团体动员而来的不过数万人。前后由美军宪兵乘坐十二辆摩托车护送的车队通过时,群众摇晃着用手工制作的星条小旗或摆手。还有的用不通顺的英文写着“请你再来”的横幅,有的喊“万岁”,有许多人在哭泣。麦克阿瑟于6时58分来到羽田空军基地。

这里平时不准日本人进入,今天却例外。以吉田首相为首,众参两院议长、执政党和在野党代表等一百五十人排列音。在陆军和空军的军乐队吹奏《将军进行曲》中,头戴旧军帽,身穿军服式雨衣的麦克阿瑟检阅了飘扬着联合国旗和美国旗的仪仗队。十九响礼炮轰鸣,空中有B29和喷气战斗机在编队飞行。

这是走向总统选举的壮丽的行列。

下边借用《读卖新闻》的报道吧!

“特别是把手搭在吉田首相的肩上,用友爱柔和的衷情长时间握手,惹人注目。其后,感慨颇深地一步一步走近专机‘榜样’号。片刻之间,借别之情猛然爆发,欢送者顿时“哇”的一声离开原位向飞机涌来。自然的感情,无可奈何的感情,形成一股人流,总想接近一步才好。”

麦克阿瑟走到一万田尚登日本银行总裁面前说:‘再见,总裁,要把钱当成宝贝。’上将在金夫人和十三岁的儿子阿萨之后登上舷梯。这时,从日本人的欢送人群中喊起三声“麦克阿瑟将军阁下万岁”。在旁边跟随的总司令部新布尔托大使说:‘将军,今天的日本可以说是您的纪念碑。’”

麦克阿瑟也许仍在作表演,他始终表情严肃。

麦克阿瑟在等着一位日本人,但他没有来。

那位日本人就是天皇。昨天,天皇回到皇宫以后,麦克阿瑟通过副官对宫内府再一次说,仍请天皇到飞机场相送。直到最后,麦克阿瑟还在想,天皇会事先不说而届时来机场相送。

麦克阿瑟和夫人、阿萨站在舷梯上,下边一名美国兵大声喊叫:“将军,干得漂亮!”

还是引用《读卖新闻》的话吧!“再见,祝您平安。在感激的目光和感激的声音相送中,‘榜样’号飞机开始启动。”

7时22分,“榜样”号腾空而起。《读卖新闻》的结尾说:“再见,麦克阿瑟将军阁下。”

这时,天皇在御文库的寝室刚刚醒来,在接电话听侍从报告新发生的事情。


分类:抗战史 书名:日本天皇投降内幕 作者:佚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