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徐州会战》一线浴血厮杀(3)


28日下午孙连仲将由集团军指挥的炮7团1个营(山炮8门)及由第31师指挥的坦克防御炮2门调归第27师使用。

29日晨3时半,27师第79旅向敌开始猛攻。中国官兵奋勇异常,将裴庄之敌击溃。

在台儿庄内,中国守备部队趁27师在城外发动进攻之际,极力向入侵之敌进攻。一线的守卫将士们,抱着宁死不失一寸阵地的决心,与敌人作着殊死的搏斗。战场上,随处可见赤着臂、跣着足,挥舞着大刀,冒着枪弹向敌人阵地施行反冲锋的守军士兵。杀声、喊声、枪声、爆炸声使台儿庄一带沸腾了。

为了收复失地,池峰城决定组成敢死队,当官兵们知道这个消息后,报名请战者上百名。

池峰城对我官兵的英勇壮举、牺牲精神深为感动,当即选定了57位。

入夜,在炮火的掩护下,57名敢死队员,均穿戴日军军服、钢盔,腰间挂满手榴弹,手持短枪。他们分数路爬墙入城,插入敌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入敌阵。一时间敌阵内喊杀声四起,爆炸声轰鸣。中国敢死队员在敌掩蔽部内与敌人展开激烈的拼杀。敢死队员受伤倒下了,便拉响身上的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激战至午夜,收复掩蔽所5个、房舍数幢。西北城角之敌明显受到削弱。

战斗结束后,英勇的敢死队仅剩下13人。池峰城亲自接见他们,对他们的勇敢献身壮举表示赞赏,并决定每人奖大洋30元,以资鼓励。勇士们对池峰城表示道:“感谢师长的奖赏和鼓励,然而钱我们不能收。我们以必死的决心去战斗的目的,是要确保我们以及我们的子孙不做日本帝国主义的奴隶,是为了争取民族的生存。比起死去的弟兄,我们是幸运的。如果收下了钱,我们将对不起死难的弟兄们。”

为了鼓舞守军的士气,第5战区向军委会请求,派中国军队飞机对徐州战场作“象征性参战”,即不要求空军承担保卫指挥中心徐州市的任务,也不要求其长期配合陆军作战,只对台儿庄一线敌军阵地,作数次示威轰炸。

30日清晨,台儿庄附近的空中传来飞机马达的轰鸣声。

不一会儿,碧蓝的天空中果然出现了9架银燕,日军阵地上的鬼子们见有飞机来临,以为又是他们的飞机前来助战,便纷纷晃动太阳旗,以示前线敌人阵地的位置。岂料,飞机在阵地上空盘旋了几周后,突然向日军阵地俯冲投弹。日军阵地顿时全面开花,浓烟滚滚。日军在毫无戒备的情况下被这突如其来的轰炸弄蒙了,日军嗷嗷乱叫着,四处乱窜。

中国军队飞机完成轰炸任务后,相继飞临中国军队阵地上空,低飞摆翼,向坚守阵地的英勇官兵致敬。此时,已认出中国军队飞机的卫士们纷纷跃出战壕掩体,举枪脱帽,欢呼雀跃。许多士兵流下了激动的热泪。中国空军首次在台儿庄上空的出现,对坚守阵地的我方将士起了很大的鼓舞作用。

当台儿庄的守卫将士们与敌拼死搏杀、苦苦支撑之时,30日晚,第31师接到几日来杳无音信的第20军团之第52军关麟征军长的电示:“军以任务关系,不克及时南来,殊引为憾,现奉命以全部攻击台儿庄之侧背,31日午后可与敌接触,我辈铁血男儿,决当与敌一拼也。”

截止28日,台儿庄激战从23日开始,第31师已与南下的日军进行了5天血战,早已超过了汤恩伯要求其坚守3日的期限。但汤恩伯并没有兑现他战前许下的诺言:一旦31师与日军接战,第20军团即挥师南下,夹击日军。那么,第20军团这几日在干什么呢?

说穿了就是力避与日主力相遇,保存实力,根据战局发展,相机而动。从汤恩伯和第20军团的行动看,汤军团并没有贯彻本战前制定的作战计划。其第85军没有在24日拂晓前解决枣庄附近之敌、占领枣庄,第52军也没有在24日拂晓开始向峄县进攻。

其实,汤恩伯对于第5战区能否守住台儿庄、临沂是缺乏信心的,在他看来,如果这两个方面不保,那么,他的第20军团在峄县与日军主力接战,就有受到日军夹击的危险。反之,如果台儿庄、临沂中国军队能守住阵地,挫败日军进攻,最大限度地消耗敌军,那么,打疲惫之敌是更容易、更省力,更有把握,也更便于获得战功的。

因此,汤恩伯一方面做出了避免与日军主力接战的部署,一方面谎造军情,应付李宗仁和31师的不断来电。以主力先攻击枣庄之敌为由,将第20军团主力置于枣庄以北山地,按兵不动。

直到28日汤恩伯仍没有全部南下的决心和部署,置李宗仁的命令于不顾,一再寻找借口,将第85军留于山区,而命第52军的一小部分南下侧应孙连仲军,以机动的态势,可打可走。当时的52军,除军直属部队外,还有8个团的兵力,按汤恩伯的计划,仅派出3个团。这样的分散使用兵力,关麟征一开始就是不赞成的。他主张要打就集中力量打,而不要零敲碎打。因此,关麟征在28日并未做出派3个团迅援台儿庄的部署。

李宗仁见汤军团迟迟不来,于28日晚10时给汤恩伯发去电令:“台儿庄方面孙集团陷于胶着状态,敌我均在困难中,贵军应为有力之援助迅速南下夹击之。”

接到李宗仁电报,汤恩伯仍一再拖延。

29日深夜,李宗仁再次给汤恩伯发去命令。但汤军团这时的行动仍然迟缓,第52军第2师的侦察小队虽于29日下午曾抵达台儿庄以北10余公里处的张楼一带探察敌情。但其主力此时却在台儿庄以北30公里以外地区。

30日晨,第52军始抵台儿庄东北约25公里处的兰陵镇,随后向西南方推进。但直到30日下午,孙连仲仍未能与52军取得联络。

李宗仁对汤军团的避战行为十分不满。将汤军团的避战情况电呈蒋介石知晓,同时于30日晚8时再次电令汤恩伯:“着贵军团长以一部监视峄县,亲率主力前进,协同孙军肃清台儿庄方面之敌。限时(31)日拂晓前到达,勿得延误为要。”

汤恩伯接此电令后,知军令不可再违,方开始督促所部加紧进攻,他本人也于当晚前往洪山镇、兰陵镇指挥。

52军接令后,其主力于31日拂晓前,从距台儿庄以北十几公里处的甘露寺,向日军侧面压过来。在中国军队优势兵力的猛攻下,日军节节败退。战至午后3时,中国军队先后攻克马庄、大庄、张楼、贾家埠、小集、兰成店、三佛楼等地,收复村庄十余座,将战线向前推进4公里。

至此,台儿庄一线防御的压力暂得到缓和。


分类:抗战史 书名:徐州会战 作者:高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