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血祭卢沟桥》第二十三章 血祭卢沟桥


前章说到张自忠送走宋、秦、冯一行,自己回到梭子胡同私寓,一夜难眠,第二天天刚放亮,电话铃响了,他去接电话,原来是宋哲元家里打来的,报告宋的武衣库私寓发生的情况。宋、张等高级将领开过军事会议,宋没有通知家人即行南撤。今日清晨,有很多日本浪人冲进武衣库宋宅抢东西,与手枪队冲突起来,宋宅已被洗劫,张自忠此时也毫无办法。后来得知,宋的女儿等人通过关系,逃到东交民巷德国使馆的避难所,又转天津,接母亲逃离虎口。在宋自保定来电话之时,张自忠将情况告诉了宋哲元。

日本兵攻下南苑以后,迟迟没有正式进入北平城内。其中原因之一,在南苑战役中,日军的川岸所部、河边所部,实已被打残。作者曾到南苑旧址采访,据乡民目睹者介绍,当时日本兵死得很多,大约是中国士兵的一倍。抓来乡民抬尸体、烧尸体,烧了近11天。

再有,北平城内尚有兵力,很可能要进行巷战。

二十九军撤离北平的第二天,北平城内人心惶惶。可是,有一部分人极为高兴,这就是那些汉奸,他们弹冠相庆,庆祝北平失守。

29日清晨6时半,他们就麇集到铁狮子胡同的“进德社”(即冀察政务委员会会址),今井武夫武官和松井太久郎特务机关长召集他们,商议成立治安维持会。

30日下午2时,北平市地方维持委员会成立,委员长由前清元老、北洋政府的政客江朝京代任,委员有亲日实业家冷家骥和邹肃荪、吕均、周履安、潘毓桂、齐燮元等,由日本宪兵队队长赤藤,冀察军事顾问笠井等充当顾问。之后,又有大批的大小汉奸进来充实伪政权。如:北洋政府的众议院议长工揖唐,曾任过天津市长的王克敏,等等。

30日,张自忠接到宋哲元从保定打来的电话,传达蒋介石的命令。只要继续谈判,迟滞日军,所有条件均可接受,一切责任由中央政府负担。张自忠奉命派潘毓桂、陈觉生等人与日方交涉谈判。此时,潘毓桂和陈觉生正在争论,两个人之中,谁更算日本人。因为陈母是日本女人,而潘妻也是大和民族,不过潘的干女李香兰也是日籍,现在正在歌界、影界发红发紫,他给日本帝国培养了人材。这也是潘的优越条件。潘、陈见到张,冷冷地斥责张不识时务,反而要求张自忠通电反蒋反共,宣布独立。

前面介绍过,参加广安门大战的部队是赵登禹的一三二师独立二十七旅六七九团,此团于7月20日才调入北平城内。同时调来的还有该旅六八一团,调入城内以后即换成保安队服装。六七九团守卫东便门、广渠门、左安门、永定门、右安门、广安门等处(即外城),团部设在天坛内。六八一团守卫安定门、东直门、齐化门(即朝阳门)至东交民巷(即东城),团部设在禄米仓。7月28日宋军长等人撤离北平,带走二二一、二二二两个团。六七九、六八一团仍留城内,情势骤然变得险恶。当日城鼠社狐都出来活动,周思靖带来日本顾问中岛,来见二十七旅旅长石振纲,中岛即在广安门之战被二七九团所俘者也,掉在粪坑里的樱中顾问没有前来,也许因摔到城下又淹入粪坑,已经一命呜呼。中岛表现出不记前仇,不打不成交的姿态,一个劲地想和六七九团交朋友。

29日,中岛约六七九团官兵在旃坛寺见面,向官兵们讲话,说:“大日本和你们支那是同文同种,应该共存共荣,这次卢沟桥发生了不幸的事件,是你们支那不认识大日本在东亚的主人地位,误解了大日本和你们支那提携合作的意思,真是遗憾之至。现在你们二十七旅负了北平治安的责任,我看你们都很忠实,想借重你们的力量,把你们改成保安队,继续维持北平的治安,保证对你们没有恶意,请你们大家放心。26日你们在广安门,把大日本的佐藤茂书记官打死了,还伤亡了许多日本弟兄,这是不幸的误会,更是遗憾可是你们的主官是哪一位,我要和他见见面,做个朋友。”

六七九团团长刘汝珍,在广安门城楼上,与中岛顾问是见过面的,这时候中岛顾问又提出和他交朋友。台下的官兵怒吼起来:

“他是我们中华民国的英雄,我们要打你们”

“你们吃了亏,还想报仇吗?要干咱们马上就干”

中岛解释说:“我钦佩你们的英雄行为,问出你们官长的姓名,想和他做个朋友。你们误解了我的意思。”

周思靖了解官兵的心态,因为他是中国人,他知道这些官兵们,怀里揣着手枪或手榴弹,这些官兵一怒,手枪或手榴弹就会走火。他低声对中岛用日本话说:“这帮子兵痞是不好对付的,我们在广安门就吃了他们的亏。走为上。”二人在台上形容狼狈,匆匆而去。

当时,守军的最高官长应该是张自忠,可是北平城内谣诼四起,说张自忠已经当了汉奸,他们也不再信任张了。等了两日,既无上级命令,日本人和维持会不断派来说客。降则为民族罪人,战则无畏牺牲。环境恶劣,形势危迫,三千人的命运悬于千钧一发之际,机会稍纵即逝。

8月1日下午4时,石振钢旅长、张傅焘参谋长,六七九团刘汝珍团长,六八一团赵书文团长开军事紧急会议。首先刘团长发言:“日寇欺我太甚,北平环境太劣,改成日本人的保安队,便是民族的罪人,我们宁死不屈。”

张参谋长附议赞成,反对改编。赵团长也表示同意。

刘团长继续说:“我们马上突围,在突围以前,先把北平城内的日寇杀个一干二净,杀尽以后,再拼着我们的头颅和热血,突围出去。”

突围的方案,马上全体通过。不过对杀尽城内日寇再突围,看法不一。不但要毁坏千年以来的北平文化名城,恐怕再难脱身,于是前议作罢。最后议决突围方向:

南:大江门——南苑——固安——保定。

西:西直门——三家店——长辛店——保定。

北:安定门——小关——马房——清河镇——羊房——南口。

看来只有出安定门去南口,投奔刘汝明一四三师。会议决定:1.当晚10点开始突围;2.分多路,走小径;3.官兵不准放枪,士兵一律上刺刀,准备白刃战。

晚10点钟,北平城内漆黑一片,所有的店铺都上了门板,偶尔从哪家闪出一点点微光,像坟地的鬼火,远远地传来挎笼卖夜宵的小贩的叫卖声:“肥卤鸡——”说是叫卖声,不如说是哭泣,那声音惨淡而凄清。

六七九团六八一团官兵,已经在各部官长的带领下离开营房,崭新的捷克式步枪上,已经上好了雪亮的刺刀,在惨白的月光下闪烁着瘆人的寒光,他们衔枚疾走,土路上响着噗噗噗的脚步声。惊醒的人知道又发生了事情,他们披衣扒门隙而望,见是中国军队持枪行动,他们开门送别,队伍很快过去了。他们带着遗憾怅惘关门睡觉——这一夜很难睡着。

部队有如黑夜的海潮,巨浪般地涌向安定门,他们顺利地出了城,到了小关镇,然后又分路前进,到城西北70余里的羊房村集结。从小关镇再向北走,即是阮玄武旅驻守的北苑,阮旅目前尚有6000余兵,本想行至此与阮部联系,但阮部在日兵的重兵包围之下,而且对阮部情况不详。虽然在出城之前,已将日军的电话线割断,日军可能因无法联系,这里驻守的日军尚不知道消息,但是一旦不慎,部队可能被阻于此,城内日军追出,部队将受夹击之苦。因无法与阮部联系,部队须急速行军,在天亮之前脱离险区。石振纲旅长与刘团长商议,决定部队向西行,经马房越平绥铁路,尽量躲过清河镇的日军驻地,再奔羊房。

部队刚刚向西行不远,到了马房附近,马房南有一条小河挡住去路,小桥之上有一独木小桥,部队力争从小桥通过。不想小桥有日军守军,火力很强,战斗打响,马上枪声一片,震破夜空。先头部队急了眼,枪弹齐发,很快击毙敌人十余名,后续部队陆续赶到,日兵向马房村中逃去,又在村中架起机枪,但没敢还击。部队一拥而过小河。枪声惊动了北苑和清河镇的日军。

旅长石振纲看到此情,知道前面必遭日军阻击,天一放亮,日军飞机也必来轰炸,也许就在今天将全旅覆没。再看日军锋芒,势不可挡,战至何日?戎马倥偬半生,最后落得血洒荒野,尚不如升斗小民,还可妻子儿女团聚。为国为民终是虚话。国者,上面腐败而互相倾乱,作为军长的宋上将,这次丢了北平、天津,国人要拿他问罪,委员长说不定拿他作替死鬼,军长一倒,作为他的亲信部下也成了孤魂野鬼,不如早退步抽身,不去做汉奸,也可做个富家翁……想到这里,他心灰意冷。他支开部下,脱下戎装,趁着天尚未明,返身向北平方向走去。

石旅长离队以后,马上由刘汝珍团长继任旅长,指挥军队火速西进。刘团长屈指算了一下,由天坛到清河不过40余里,若是平日,两个小时即可赶到,可是现在已经凌晨4点多了,那夏日的日头出来得特别早,东方已经放出了鱼肚一样粼粼的白光。前面还不知道会遇到敌人什么样的阻击。天若一亮,敌人的飞机必然要跟着队伍轰炸,这是最讨厌的。

到了清河机厂附近果然先头部队与日军又发生了战斗,先头部队的指挥官排长魏万清首先阵亡。刘汝珍代旅长命令:“不顾一切牺牲,冲过去。”还好,日军的兵力不大,除了牺牲几名官兵以外,冲过了敌人的阵地。杀声刚落,前面又响起了枪炮声,声音稠密,前面是日军独立十一旅团濑良支队的主阵地。如若久冲不过,身后北苑的日军就会追了上来,这支突围部队就突围不出去了。如若这时,被包围的阮玄武突然起事,此是最好的机会,一是支援了突围部队,二是自己也可能脱身。可惜,北苑的阮旅毫无动静。

刘汝珍代旅长只有咬紧牙关,命令冲锋,冲过去,别无它法。

部队按照代旅长的命令,枪炮一齐开火,步兵端着刺刀如羊群一样地冲了上去。日军的火力非常猛烈,冲在前面的官兵很快倒下了一片。这是突围队伍的生存之路!以死去换生!日军的枪炮射击没有间断,突围部队冲锋也没有停止,前面的刚倒下,后面的已经冲了上来,就在日军的机炮步枪不断喷射火舌之下,突围部队踏着同伴的尸体上来了。太阳从东方放出了一天中最早的光芒,射到突围部队的脸上。在日军的宣传教育中,中国军队都是胆小鬼、都是草包,听见枪响就逃跑。濑良支队是入关以来第一次和二十九军官兵认真交锋,今天是怎么了?这些中国士兵不是和宣传教育中的形象一样,他们端着刺刀红了眼睛,刺刀尖对着你,瘆人,发悚!日本兵气堕了,他们不由自主退出了阵地。刘部占领了敌人阵地,阵地前倒下了百余名战友。

部队不能停,要火速前进。前面战斗又打响了。这回更加麻烦。日军的主阵地之战,因天尚未明,再加上仓皇应战,效力发挥不佳。现在天已大亮,日军已有准备,除步兵以逸待劳阻止之外,又出动了10余辆坦克和20余架飞机。这回,日军好像摸着了突围部队的意图——急于突围出去。因突围部队原本沿着铁路路基向西北方向走的,突然与日军遭遇,突围部队必然是被压迫到路基一旁。两军在铁路两旁对起阵来,日军阵地是依据这段弧线型的铁路,利用土岗和工事建立起弧线形的包围圈,并将铁路前方阻断。突围部队现在被压迫在一个新月形的包围圈里,除可以铁路不足半米高的路基为依托外,形势非常险恶。

日军并不急于进攻,只要突围部队一露头,日军的机枪就咯咯咯扫射过来。坦克车也不紧不慢地向前移动,坦克炮轰轰地向路基射击,力图破坏突围部队的依托。

“他们在等什么?飞机?铁路钢甲车?”刘汝珍想着,他的身上不由得渗出了汗。他用袖子抹了一下额上的汗珠。这里呆上一秒钟,就等于向死亡、向全军覆灭接近一步。果然,敌人的飞机来了,它们在突围部队的头上绕了一圈,返过身来就在他们阵地上扫射轰炸。顿时阵地爆炸声起,血肉与泥土横飞,硝烟与灰土罩住了阵地。

刘汝珍急中生智,在这里等死,不如冲出去与敌兵和坦克搅和到一起!刘代旅长立即下命令:“冲出去,向敌人阵地冲去1两千多名官兵,马上一跃而起,不顾生死向日军阵地冲去。眼前300余米的距离一冲即到。那些阵地上的日军正在看热闹,在仰着头为大日本的空军欢呼,没有想到刹那之间,中国军人冲到了他们的眼前。中国士兵冲到眼前,只好拼刺刀,可是日本教程中规范是:先退出枪膛中的子弹,再上刺刀,然后再端起枪,这程序自然很有道理,可以使士兵对开枪或是拼刺不再犹豫不决。现在中国士兵迅雷不及掩耳地冲到面前,他们反倒犹豫不决起来,是开枪?是上刺刀?这些中国士兵倒不犹豫,枪膛里有子弹,敌在远处就开枪,敌靠近处就拼刺。这下子,日本兵乱了,两军在阵地上乱打起来。那十几辆坦克就更加被动,它们在地上转起磨磨,不知该向哪里开枪开炮,只见手榴弹在它们的肚皮底下嘭嘭嘭地爆炸。走为上,它们的上策是赶快逃走。

一场混战,突围的军队占了人数上的优势,日本人的阵线垮了,该死的已经死了,该逃的也逃了。刘代旅长站在阵地上大概一看,他的部下倒下了有500人左右,日军死的也不下这个数,还击毁了两辆日军坦克一辆卡车一辆汽车,还有卡车3辆、坐车5辆,完好的停在阵地附近。只好将其炸毁,带上可带的战利品——轻机关枪2挺、步枪20余支、掷弹筒、骡马等。

时不宜停,突围部队继续迅速西撤,以期尽快脱离敌人。西去羊房尚有30里路,沿途均是平地农田,日本飞机不会放过这极好的机会,一路追着突围部队扫射轰炸,突围部队伤亡很惨。待到达羊房,脱离了敌人,刘代旅长清点部下,沿途阵亡将士约1200余人,骡马200余匹,其他枪支弹药一时难以统计。余部还剩1700余名。留在绥靖公署的人员及逃逸出来的三十九旅官兵也跟了上来,队伍发展到4000余人。

部队小憩,准备转进南口。南口镇距羊房尚有30里鹅卵石沙滩地和一段沙土荒原,南口背靠巍峨的军都山峰,虽然清楚可见,归队的心情急如星火,但队伍出发也必须在太阳落山以后,不能再作日本飞机的靶子。

沙滩上的夏夜是清凉的。天上一弯新月,没有云,斗在转,星在移。这一夜是轻松的。黎明前突围部队到了南口。他们几乎变成了俘虏,因为中央军十三军汤恩伯部已经开到了南口,这些突围部队还穿着保安队的服装。经过交涉,汤恩伯部与在张家口的刘汝明联系,刘告诉该部是舍弟刘汝珍部,前来归队。汤部某师长为其精诚所动,慨然拿出4000套军服,请他们换上。刘部后来划归刘汝明师,八年之中,驰骋于民族解放的战常

留驻北苑阮玄武旅6000官兵,几日来一直在日军的包围之中,阮见形势危迫,动员官兵突围。三十九旅官兵系张自忠旧部,见张自忠未走,不肯弃离官长,意见不一,发生内乱,参谋长张禄卿秘密与日方联系,要求作保安队,日方不允。阮玄武见带不动部队,只身逃到北平城内,后来经天津逃到内地。阮旅官兵6000名被解除武装,交出步枪5000支,轻机枪200挺,山炮迫击炮8门。

守卫卢沟桥和宛平城的吉星文团和后来增援的一个团,也最后告别卢沟桥,告别古都北平。两天之前,当宋哲元将军一行取道三家店到长辛店时,日军即用重炮猛轰长辛店,幸好铁路员工采取应急措施,将列车开到洋旗(入站前1公里以外的信号旗)以外,宋一行才得上车南下。翌日,长辛店铁路员工为断平汉铁路,也带着工具撤往保定,自此平汉铁路交通断绝。吉星文团只好步行去保定。

冀东保安队分队南撤之时,恰遇前来支援的流氓军长孙殿英部,孙部借口其着保安队服装,将其部截击缴械,武器收归己有。官兵只好徒手到保定集合。队长张庆余到了保定,在路上恰遇孙殿英,孙掉转马头即走,张庆余状告孙殿英,孙只好将武器如数交出。张队长到宋将军处报到,宋哲元叹息地握着张的手说:“你这次起义,不负前约,惜我军仓卒撤离,未能配合作战,深觉愧对。”

不久,蒋介石电召张庆余去南京,报告起义经过,蒋安慰说:“你这次在通县起义,虽败犹荣,不必懊丧,所有损失,由余饬军政部立即予以补充,以便休整后再投入战斗。”蒋接着又问:“你既捉住殷汝耕,却为什么不杀?”

张回答:“当时本拟将殷逆枭首示众,以平民愤,而昭炯戒。因冀东伪教育训练所副所长刘春台劝阻,说殷逆系何部长(指何应钦)和黄郛(蒋的契兄)委员长的亲信,派他到冀东担任专员,一定御有中央密旨,我们似不宜擅杀。”

蒋听罢,未置可否。

殷汝耕被日军截走后,惊吓一场,后一直闲住北平,不肯再出面任伪职。抗战胜利后,被处死刑。

且说,张自忠还只身留在北平,现在已无意义。8月7日,张宣布辞去一切职务,随即秘密住进东交民巷东口的德国医院(今北京医院)。几天后,派副官廖保贞找到美国侨民福开森,请他设法帮助。福开森慨然允诺,张自忠化装成学者,住进福开森家。不久,张的旧部联名写来一信,要求张早日回军,张即在一张纸条上写道:“学校既已开学,岂有不前往上课之理。”9月7日清晨4时,张自忠身着工装出门,乘美国商人甘先生汽车,出朝阳门去天津。此时,张自忠面黄肌瘦,形容憔悴,疲惫不堪。他把家事粗粗安排之后,9月10日拂晓,乘英国驳轮到塘沽,再换乘英商轮“海口号”南下。张自忠到青岛后即遭韩复榘软禁,并押往南京,在冯玉祥、李宗仁的力保之下,后来担任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转战鲁皖豫鄂,参加指挥淮北之役、临沂大捷、展庄战斗、徐州突围、潢川战役、长寿店之战、鄂北两次大捷。1940年5月16日枣阳战役中,张自忠将军到最前线阵地——南瓜店山坡的高冈指挥,敌人冲上山头,张总司令已多处负伤,敌弹已穿透前胸,周围随员均战死,两个日本兵冲了上来,张将军跃起抓住敌枪与日兵搏斗,战死沙常他是抗战爆发以来,殉国难的第三位上将军。是年49岁。

宋哲元将军到保定以后,因几年来郁怒于胸,形劳神伤,病入膏肓,退出军旅,展转养病于湖南衡山,四川重庆、成都。1940年4月到锦阳,病重不起,临终前念念不忘到前线杀敌,反复叨唸:“一个军人不能在战场上,反而病在床上,不能再参加战斗行列,也不能看见抗战胜利,死也不能瞑目。”

终年56岁。

秦德纯、冯治安、刘汝明、吉星文等,后来因人所共知的原因,于1949年退居台湾,秦、刘、冯退休后成为芳邻,经常风趣诙谐地谈起往事。

刻骨铭心轰轰烈烈的八年抗战,中国军民牺牲2000多万人。他们战死沙场,他们填于沟壑,他们血染大地。中国应该记取什么?中国人应该记取什么?


分类:抗战史 书名:血祭卢沟桥 作者:马立国、半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