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血肉长城》100. 南京大屠杀(1)


南京城,残暴的松井石根叫嚣“发扬日本武威,慑服中国”。

1937年12月13日,日军占领了南京城。占领军官兵们在坍塌的南京城墙上狂叫,日本国内也是一片欢呼声。

“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这是古人对于古都金陵物是人非发出的慨叹。但是,自从南京陷于日军之手,任何诗人对这座城市的感慨,都叹不尽南京市民的痛苦和悲惨。野蛮的日军无恶不作,顷刻间就把中国的首都,变成了人间地狱。

日军攻进南京后,松井石根和谷寿夫宣布“解除军纪三天”。于是,日军丧心病狂的大屠杀开始了。

南京一个外国侨民,在日军攻占南京时的十二天里,每天记下了所见所闻,英国《曼彻斯特卫报》派驻中国的记者田伯烈做了报道。

1937年12月13日,星期一

今天,劫后的南京,满目荒凉,一片焦土,到处是毁坏的痕迹。南京陷入彻底的无政府状态。要是看到兽性勃发或狂醉的日本兵从强奸女人的地方走出来,就知道情况很危险。我们看到日军劫掠最可怜的穷人,连一个铜板和一件棉袄都不准保留,连人力车夫的车子也无法幸免;我们看到日军从难民区里拖出成百成千已被解除武装的中国士兵,把他们杀死,或当作练习刺杀的对象;我们看到大批妇女惊恐万状,悲伤哭泣……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了人间地狱。

12月14日,星期二

日军潮水一般涌入城内。恐怖时代随之开始,而且恐怖的程度日益加剧。

国际委员会主席雷伯和秘书史密斯,曾造访日军司令部,请求阻止令人难再容忍的骚扰行动。这次造访终归是徒劳。

晚上,日军把附近一个收容所中的一千三百个难民全部拖走,用绳子捆着,押向刑场,却听不到一声呜咽。我们目睹当时的情景,心里痛苦极了。

12月16日,星期四

早晨,我们开始听到强奸妇女的事情。据我们所知,有一百个妇女被日军劫去,其中七个是从金陵大学图书馆劫走的,在家里被强奸的妇女更是不知其数。

12月17日,星期五

劫掠、屠杀和奸淫有增无减。昨日白天和夜间,日本兵强奸了一千名妇女。一个兽兵在强奸时,婴儿在旁哭声不断,兽兵便把他活活掐死。医院里挤满了受难者。

12月18日,星期六

早餐时,李格斯说,住在他家里的两个女人,昨晚被强奸了。威尔逊报告,一个五岁的女孩子被送进医院,她被日本兵刺了五刀;一个男人身上有十八处刺刀的伤痕。下午,有四五百个恐怖过度的妇女,涌入我们的办公处要求保护。

12月19日,星期日

日本兵放火,燃烧甚烈,据说有几处也要烧。一天内日本兵闯入一些外国侨民的住宅,达十次之多,搜劫住宅内的难民,强奸妇女。难民区中有七个清洁工,日本兵杀死其中六人,一人负伤逃出。街道上有很多尸体,全是死去的平民。

12月20日,星期一

暴行在继续进行。全城大火蔓延。下午我同史密斯乘车外出,重要的城区太平路一带,烈焰冲天。向南走,看见日本兵在店内纵火,他们忙着把货物装进军用卡车。夜间,我从窗口眺望,十四个地方冒出火舌,向天空飞腾。

12月21日,星期二

我们14日访问日本使馆的田中参赞,面交二十二名外侨署名的抗议书,要求终止纵火骚扰的不幸事件。雷伯住宅的对面已经起火。他的花园里还住着四百多个难民,吃的问题更加严重了。

12月22日,星期三

我同史波林走向办公楼附近的一个池塘,看见五十具平民的尸体,手被反绑着,其中一人被削去了半个脑袋,他们大概是牺牲于军刀之下吧。黄昏,我同李格斯步行回家,日本兵强奸了李格斯住宅内一位五十四岁的老妇人。

下关电灯厂姓吴的工程师向我们讲起了一件事情:该厂共有五十四个职工,工作很负责,直到南京失陷的最后一天才停止工作,避入英商和记银行。日军借口该厂属于国营(实际是民营),便把其中四十三名职工拖出去枪决。

12月23日,星期四

农村师资培训学校收容所里的难民,又有七十个人被拖出去枪杀。日本兵可以随意乱抓中国平民。任何人,只要手上有硬茧,就可作为当兵的证据,他就必死无疑。

中午,从外面送来一个人,头部被烧焦,眼睛和耳朵被割去,鼻子只剩下一半,惨不忍睹。我们把他送到医院,他在几小时后死去。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日军把几百人绑在一起,浇上汽油,点火焚烧,他就是其中的一个。我在鼓楼对面,看见另一个死人的头部和臀部也有同样的烧伤,这种兽行令人难以置信!

12月24日,星期五

七个日本兵盘踞在圣经师资培训学校,他们强奸妇女。在我们办公楼的附近,三个日本兵强奸了一个十二岁的女孩!街上仍然有很多人被刺伤。

12月27日,星期一

今天进入日军占领南京的第三个星期了。日军仍然毫无纪律,骚扰和暴行事件日益增多,不知还有多少罪行不属于我们的所见所闻。


分类:抗战史 书名:血肉长城 作者:王纪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