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血肉长城》101. 南京大屠杀(2)


纵火还在继续。今天城南有两所基督教教会学小被焚毁,德国商人的起士林糖果店也起火燃烧。……

这位外国侨民在日记中的记载,尽管只是他在局部所见所闻的一些情景,却很有代表性地揭示了日军在南京犯下的暴行。从他的见闻中,读者可以看出,日军对中国的战俘和平民中的男性加以滥杀,而对中国的女性则是先奸后杀。

一份出自红十字会的调查报告,记载的情况和上面日记中的描述如出一辙。

山西路一所住宅内,日本兵在强奸一位妇女,丈夫在一旁哀求他们放过妻子,结果夫妇都被刺死。

隆冬时节,一个日本兵发现雪地上有被强奸致死的裸妇尸体,便抓来一个市民,强迫他与尸体交合,市民抗拒,立刻惨遭杀害,日本兵还朝裸妇尸体下部连戳几刀。

有一户人家,屋里住着姑嫂三人——一位少妇和两位少女。几个日本兵闯进来,机警的少妇连忙躲藏到屋内的草堆里。两少女来不及躲避,惨遭日本兵蹂躏。少妇听见大一点的姑娘喊了一声“嫂嫂”,便不再吭声。小姑娘大哭大闹一阵,也没了声息,只听到兽兵们发泄的狂笑,少妇吓得浑身发抖。两小时后,兽兵离去,惊魂未定的少妇,壮起胆子,蹑手蹑脚,回到房里一看,只见小姑娘躺在桌底下,下身血淋淋的,胸口和肚皮被刀戳了两个窟窿,肚肠都流了出来。大姑娘赤身露体仰卧床上,浑身血污,下身还插着一把刺刀。这副场景给了少妇太大的刺激,她疯了。

日本随军记者小俣行男在1982年出版的《侵略——中国随军记者的证言》一书中,记载了日军在南京的所作所为,都是他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其中有一段,谈到日军对中国妇女的摧残。

女人是最大受害者。年老的,年轻的,全部遭殃。日军从下关把女人装上煤车,送到村庄里,分给士兵。一个女人供十五到二十个士兵玩弄。士兵们在仓库周围选一块有阳光的地方,用树叶之类铺在地上,手里拿着有中队长盖章的纸条,脱下兜裆布等候着,轮流强奸。强奸完了,将女人统统杀掉,残忍至极。

一位外国的牧师,在写给友人的信中,也描述了日军在南京的烧杀奸淫。

赤手空拳的平民,遭到日军枪杀,已经超过一万名,其中不少是老弱妇孺。据德国同事统计,强奸案达到两万件,其实很可能不止这个数字。仅金陵大学一处,就有一百多件强奸案是我知道全部细节的,还有三百件得到了证据,这样的痛苦与恐怖,是令人无法想象的。仅仅在金陵大学这个地方,女孩小至十一岁,妇女老至五十三岁,都有被日本人强奸的。在其他难民群中,七十二岁和七十六岁的老太太也不免于难。在校场上,十七个日本兵在光天化日之下轮奸一个妇女。事实上,这些强奸案有三分之一是在白天干的。

几乎城内每一建筑都屡遭搜劫,车辆、粮食、衣服、被褥、钱财、钟表、地毯、书画和各式珍玩等等,都是搜劫的目标。大多数商店,先是被无法无天地明抢暗窃,三五成群的士兵又在长官指挥之下,有系统地将它们洗劫干净,把赃物装上货车,然后放火把商店烧毁。

这里每天都有好几处火警,很多路段的房屋被他们烧毁。我们手头还藏有一些日本兵放火用的化学品导火线,纵火的全部过程从头到尾我们都亲眼目睹了。大多数难民所有的衣物被日军洗劫一空。

日军对南京妇女的先奸后杀,还有一些残忍的事例。

南京市民姚家隆,携带家眷在中华门斩龙桥避难,遇到日军,妻子被日本兵奸杀,八岁的幼儿和三岁的幼女在一旁哭泣,日本兵用刺刀将他们挑起,扔进火里,活活烧死。

中华门外,日本兵轮奸了一位少女,又强迫过路的僧侣和她交媾,僧侣拒绝,日本兵便割下僧侣的生殖器,导致僧侣死亡。

当时,南京的中国妇女人人自危,纷纷跑到外侨国际委员会划定的安全区躲避。但是安全区内不安全,日军趁着黑夜,翻墙而入,搜索中国妇女,不分老幼,一律强奸。国际救济委员会在金陵女子大学设立了妇女收容所,约七千多名妇女在这里避难。但是,她们在这里也避免不了日军的强暴。日本兵挨户搜索妇女,大展淫威,还不满足,每天把大卡车开到收容所,劫走大批妇女。女人们无助的号哭之声,传到几里之外。从十二岁到七十岁的妇女,都成了日军奸淫的对象,稍有不从,便造惨杀。

难民区的有些妇女,为了避免受辱,只好女扮男装。但是,日军又把她们当作男人拉去做壮丁,真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有一次,日寇抓了一批女扮男装的中国人,用绳索捆绑,一个日本兵触到其中一个被捕者的胸部,觉得可疑,便解衣检查,发现都是女人,便将她们全部奸淫。事后,剥光她们的衣服,裸体钉在墙壁上,活活钉死。这些可怜的女人,有的两只乳房被削掉,有的下身被搅烂,有的被切开腹部,肚肠被挑出来,死状惨不忍睹。

在南京,孕妇也逃不过日军的毒手。一些孕妇被日本兵奸淫,事后用刺刀开膛破肚,将胎儿取出来蒸熟吃掉!

世界舆论也有把南京大屠杀称为“南京强奸事件”的,中国法官梅汝璈战后在远东国际法庭上的发言证实了这种说法。


分类:抗战史 书名:血肉长城 作者:王纪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