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血肉长城》131. 火烧长沙(1)


日军还没来到长沙,这里就开始了焦土抗战。

中国抗战以来,美国公众受“孤立主义”影响,并受日美贸易的牵制,一直采取观望态度。直到广州和武汉失陷前夕,罗斯福总统才表示:中国如能阐明广州与武汉撤退的战略目的和今后抗战的意志,他将乐于批准对华借款。不久,罗斯福看了蒋介石在10月30日发表的《为武汉撤退告全国军民书》,在11月10发来电报:“对于中国人民的勇敢抗战及其苦难遭遇,深表敬佩与同情。”

12月12日,美国进出口银行董事会同意向中国提供“桐油借款”二千五百万美元。15日,罗斯福正式批准这笔贷款。这是中国抗战以来美国提供的第一笔贷款。

在罗斯浮表明要看蒋介石态度的那段时间,蒋介石很愿意向英美表明抗战的决心。武汉陷落,长沙暴露在日军军锋之下,蒋介石在这里召开军事会议。他的意思,是想在日军打到长沙时,将这座古城用一把火烧掉,如同他在花园口决堤之前早就打算水淹日军一样。

湖南省政府礼堂里,文武官员黑压压坐了一大片。蒋介石看到省政府主席张治中,劈头就问:“日本人来了,你们长沙准备怎么办?”

张治中说:“我估计日军可能从湘北、湘东两线进犯,可以凭借工事进行顽强的抵抗。”

“你以为这些工事可以抵抗敌人的进犯吗?你以为省府可以在长沙待下去吗?”蒋介石的语气咄咄逼人。

“是的,”张治中说,“作为湖南的省主席和保安司令,我接受时代所课予的新任务,决不躲避责任,决不畏惧艰苦,愿与湖南三千万民众同生死,共患难,誓死保卫湖南”

一年前表示要与南京共存亡的唐生智,觉得张治中这番话和他当时的誓言同样鼓舞人心,作为一个湖南人,他觉得应该有所表示,便接上去说:“文白兄是我们湖南的父母官,他表示坚决保卫湖南,三千万民众听到一定十分振奋,愿意誓死保卫家乡。”

蒋介石见文武官员们都没有领会他的意思,便用启发的语气说:“文白的决心很好,但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大家还有什么意见?”

特意从桂林赶来长沙的冯玉祥,没去体会他这位盟弟的意图,提议道:“除了湖南地方的准备工作,中央也要大力支援,比如部队的粮食和衣服问题,急如燃眉,希望早日解决。”

蒋介石见冯玉祥将他一军,不耐烦地说:“急如燃眉的不是部队的粮食和衣服,湖南是鱼米之乡,物产丰富,粮食和军衣可以就地筹措,不难解决。最急迫的问题是敌人来了,长沙怎么办?”

张治中恍然大悟:委员长并不关心军队如何打仗,他关心的是怎样处理长沙这座省城。他问道:“长沙囤积了不少物资,粤汉路上的火车头和车皮差不多都开到长沙来了,如果日军来了怎么办?是否要趁早运到西南去?”

蒋介石见张治中终于谈到了他所关心的话题,便把自己的意思说了出来:“这些火车头和车皮运到西南,单是空车就把铁路占满了,西南铁路要不要开车?处理的办法很简单,烧掉就是了”

白崇禧马上提出异议:“空车皮和火车头恐怕不好烧吧”

“有什么不好烧?”蒋介石固执己见,“倒上煤油,把所有的火车头和空车皮都烧掉”

张治中试探地问:“长沙呢?”

“还有什么可思索的?都用火烧了”蒋介石加重了语气,“长沙我们不能住了,也不能让敌人来住!都给我用火烧了”

陈诚马上紧跟蒋介石的调子:“委座的训示,不仅对长沙,也可以说,对整个九战区都适用。”

当晚的军事会议变成了讨论放火的会议,而蒋介石则变成了一名纵火专家,对于如何放火,如何烧毁一切,滔滔不绝地讲了两个小时。冯玉祥、白崇禧、唐生智和张治中一再表示反对,也动摇不了他的决心。最后他请大家吃消夜,军事会议草草收常

消夜过后,蒋介石又召来戴笠和长沙警备司令酆悌、警备第二团团长徐昆、长沙警察局长文重孚等人,秘密地叮嘱他们:“局势紧急,今天开会时我讲的,你们都要记住:万一日军要来,我们自己先放火烧光,任何牺牲在所不惜”

11月12日,岳阳失守,日军铁蹄踏上了湖南的土地。这时的长沙,已不见昔日的繁华,市井之间,笼罩着凄凉和肃杀。人们都听说了日军在占领区烧杀奸掳,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更是骇人听闻。长沙的妇孺老幼,提到日本鬼子就谈虎色变。

张治中在淞沪抗战中立下战功,调到湖南主持政局,整整一年时间了。这个安徽人少年时曾流浪四方,目睹中国大众的贫苦,颇有一番抱负。如今国破山河碎,他只能以军人身份兼任一方父母官,常常苦笑。他是极想造福庶民的,然而,在他就任湖南省主席的前三天,长沙上空就第一次出现了空袭的日军飞机。日军的炸弹,如同巨响的警钟提醒他:你是一省之长,也是一名必须率军作战的将军。湖南必须进入战时状态。因此,他提出湖南的建设应是“军事第一”。

现在,他接到报告:大批日军飞机轰炸平江和通城,长沙城内谣言四起,人们都说日军快要杀来了。他正在思考对策,副官急匆匆送来一份密电。他打开一看,原来是蒋介石从衡山发来的:


分类:抗战史 书名:血肉长城 作者:王纪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