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血肉长城》132. 火烧长沙(2)


长沙如失陷,务将全城焚毁,望事前妥密准备,勿误!

这可是非同小可的事情!张治中不敢怠慢,立即赶回省政府,找到陈诚,低声问道:“这次长沙采用焦土政策,你的意见怎样?”

“当然要做的。”陈诚肯定地说。

军命难违,张治中无奈,只得找来酆悌、徐昆和文重孚共同商讨,制订了周密的计划,并约好了动手的信号。

这时候,关麟征的第三十二军团驻防在新墙河,日军还没有开始向他们发动攻击,长沙附近根本没有日军的人影。但是,长沙南门天心阁外的伤兵医院失火,准备执行放火任务的几百名军警宪特,以为这是放火行动的信号,便手拿火把,肩背油桶,逐街逐巷、挨家挨户地放起火来。

长沙的东门、西门和北门,相继燃起了大火,一时间,全城陷入一片火海。留在城里的老百姓,有的被放火队叫起,有的在睡梦中惊醒,都以为日军真的打进城了,个个胆战心惊,争相夺路而逃,顿时,城市上空弥漫着一片哭爹喊娘的叫声。

大火蔓延伸展,火头越来越凶,温度越来越高,历史名城长沙,在此初冬乍寒的夜晚,变成名副其实的火炉,烈焰吞噬着一切生命。

有一队国民党军警的放火队,大模大样地来到寿星街的八路军驻湘办事处大门口,照例往房屋上浇汽油,准备用火把点燃。屋子里跑出一名战士,身穿灰色棉军装,右胳臂上挂着白底蓝字的“八路”臂章,挡住国民党士兵的手,急切地说:

“这是我们八路军办事处的房子,不能烧”

“什么办事处不办事处,哪个机关的房子都得烧”

“政治部周恩来副部长正在里面办公,你们不能乱烧”

“焚毁全城,这是上峰的命令,周副部长的房子也得烧”

“上头谁的命令?周副部长怎么还不知道?”

“当然是蒋委员长的命令!没有他的命令,谁敢烧”

手持火把的宪兵,点着了浇在屋檐和门上的汽油,火焰熊熊燃烧起来。当周恩来和叶剑英下楼时,大火已经把二楼吞没了。他们和办事处人员一起冲出侧门,走上街道。周恩来昂头四望,满目火海,夜风不断从湘江边吹来,火势越烧越大,一座座建筑物在火里倒塌,人群从燃烧的屋子里狂奔出来,逃难的人们拖儿带女,扛着箱子,抱着被子,你挤我撞,涌向前去。年老体弱的人走不动,挤不过,有的就倒在地上,后面涌来的人不由自主,从他们身上踩踏过去,呼救声和儿童的哭声,震撼着黑暗的大地!

周恩来等人从火海里冲出来不久,郭沫若带着政治部第三厅的先遣人员赶来了。两厢汇合在一起。郭沫若紧握着周恩来的手说:“恩来同志,你们受惊了”

“我们没有什么,倒是长沙人民受惊受害了!有些人还在火海呢”周恩来挂念着长沙的三十万市民,其中包括许多外地逃来的难民。他想马上返回长沙,看看长沙烧成了什么样子,探望大火中的长沙民众。叶剑英和郭沫若完全同意他的想法。于是,周恩来请郭沫若把第三厅的主要工作人员组成长沙工作队,迅速出发。他们带着办事处少数工作人员,跳上了来时的那辆破卡车,向长沙疾驶而去。

周恩来等人赶回长沙,和张治中匆匆研究了灭火方案,就投入紧张的救火工作。

整个长沙笼罩在浓烟烈火之中。藩城堤喻家巷老三号的向娭毑,是一位孤寡老人,六十多岁年纪,又身染重病,多日粒米未进,四面袭来的热风灼得她走投无路。门已被大火封住,连窗户都向屋里涌进火头。她被灼烤得实在无法忍受,就爬进水缸,初时觉得好受一些,但没多久,熊熊烈火就把她烤得昏死过去,直到水缸中的冷水被煮沸。当人们从废墟中找到向娭毑时,这位老人已被活活地煮熟了,唯有一张恐怖的眼紧紧地张开着瞪向天空。

同一时间,一对母女也被煮熟在自家的水缸之中。

伤兵医院着火时,伤兵们在地上乱爬惨叫,抱住看护小姐不放手,几名女护士跟他们一起活活烧死,几位活着的护士头发都被烧光 被火灼烧的伤兵,发出哀厉的惨嚎。

这嘲文夕大火”,把长沙烧毁十分之九,成了一片废墟,两万多人和五万多栋房屋被大火吞噬。弥漫在全城的焦煳气味,满目的破砖残瓦和败壁颓垣,使张治中无法日日面对,他觉得精神即将崩溃,请求蒋介石给他处分。

大火第二天,蒋介石从南岳来到长沙,外国侨民和外交使团人员纷纷询问:“日军未到,城先烧了,这是为什么?”蒋介石自知理亏,表示一定要严办失职人员。他要办个茶会向外国人道歉,手下却苦于买不到茶叶,因为商店都烧光了,只得到乡下去弄了些茶叶来。

蒋介石听完了人们的诉说,下令枪毙酆悌、徐昆和文重孚,对于张治中的处分,则是革职留用,办理善后。

关于国民党火烧长沙,郭沫若在《洪波曲》中有这样一段追问:

放火烧长沙,是国民党人在蒋介石指使下所搞的一大功德。他们是想建立一次奇勋,模仿库图索夫的火烧莫斯科,来它一个火烧长沙市。可惜日本人开玩笑了,没有出场来演拿破仑。撒下了一大滩烂污,烧了百多万户人家,更烧死了未有统计的伤兵和老弱病残的市民,到底谁负责呢?


分类:抗战史 书名:血肉长城 作者:王纪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