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血肉长城》140. 新四军北上抗日(3)


峨山头得胜后,谭震林知道日军不会善罢甘休,命令各部队撤回原驻地,抓紧休整,以备再战。

果然,日军连日调集两千多人,在13日午夜扑到孙店附近。一场恶战就要开始。14日凌晨,日军开始攻击。谭震林部署在孙村和马家坝的第一营与第三营死死挡住日军来路,使他们无法迂回赤沙滩。日军集中主力猛攻第二营防守的汤口坝乌龟山阵地。

从上午8点开始,陈仁洪率领第二营主力与日军浴血奋战。激战中,陈洪仁身负重伤,不肯离开阵地。谭震林把指挥所推进到日军八二迫击炮射程以内的坝钉山上,手持驳壳枪,到前沿巡视战斗。

汤口坝密集的枪炮声牵引了繁昌民众的注意。他们纷纷参战支前,连国民党繁昌县县长徐羊我也带人抬着担架上前线。乡亲们把饭菜挑上来,把伤员和牺牲的官兵抬下去。副营长马长炎高喊:“乡亲们,敌人还在进攻!大家等枪声停了再来吧”

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大娘,领着两个小姑娘,提着满篮子饭团爬上山来,把饭团一个个送到战士们手里。第二营斗志旺盛,堵住汤口坝寸土不让。日军两千多人从早打到晚,精疲力竭,失去了进攻能力。

陈洪仁四十八年后担任济南军区政委,回忆了当时战场上的景象:

阵地前,敌人的尸体像秋天割倒的稻草捆一样,密密麻麻地躺倒一片。拖尸体的敌人像蚂蚁,在烟幕弹的掩护下,在田坎和阵地前的死角蠕动。这时,我们看到了难以想象的事情,法西斯匪徒不仅用战刀把死者的头砍下来装进大麻袋,而且把重伤兵的头也砍下来!他们在尸体上浇上燃烧剂,点火烧起来。田野上到处冒起了焚烧死尸的黑烟,难闻的臭味顺着北风一阵阵刮过来,整个汤口坝成了日军的火葬场,几百具日军士兵的尸首,在烈火中化为灰烬。

汤口坝战斗在这天深夜结束,“繁昌血战”从此扬名。新四军第三支队共毙伤四百五十多名日军,击毙川岛中佐,缴获了大量武器和军用物资,自身伤亡一百多人。

云岭的新四军军部得知繁昌的战果,叶挺和项英通报表彰第三支队和战功卓著的第五团。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部也给谭震林发来贺电:“该支队指挥得力,将士同心,殊堪嘉尚。”

这年8月1日,素有“窑将军”和“徐老虎”之称的徐海东,在延安出席了追悼平江惨案死难烈士的集会。会后,他走到毛泽东身边,说:“主席,我该上前线了。”

毛泽东何尝不想派这位虎将出征?但念他先后九次负伤,现在又有结核病,不由得沉吟再三,十分关切地询问:“身体好些了吗?”

“好了,一打仗就更好了。”徐海东回答。

“打仗可以治病,这是你的发明。”毛泽东笑道,“好吧,你准备出发吧”

徐海东和刘少奇一起来到华中,11月抱病出任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副指挥兼第四支队司令。

12月18日,滁县地下党派侦察员送来情报:驻南京、明光和蚌埠一线的日军,调集两千多人,配有九二步兵炮和山炮十多门,“运送炮弹的骡马辎重不计其数”,还有骑兵助阵,推进到了滁县、沙河集和全椒等地,准备大规模打击淮南路西北地区的新四军。

局势明显不利于新四军。在路西地区,可供徐海东调遣的部队只有三个团,其中一个是刚成立的新兵团。第七团驻在周家岗,那里是滁县一路日军“扫荡”必经之路。第九团驻在藕塘附近。南面古河一带,是李本一的国民党军队的防区,这人立场不稳,真打起仗来,新四军还得防备他搞背后偷袭。

徐海东不打算和日军硬拼,决定诱敌深入,把日军放进周家岗一线,在通往复兴集的要道上打伏击。他率领支队部迅速赶到第七团团部,坐镇指挥。

21日,战斗打响。经过三昼夜激战,第七团和第九团打死打伤和俘虏一百六十多名日军,击毙日军中队长毛高千穗,活捉一名日军分队长,乘胜收复了周家岗、复兴集、大马厂和古河等地。从此,新四军在津浦路西地区站稳了脚跟。

但是,徐海东并不满足。他给第七团算了笔账:“你们消耗子弹八千多发,太不划算。”

徐海东过度劳累和紧张,身体顶不住了。在战后的总结会上,他话没讲完,便口吐鲜血,昏倒在桌子边。从此,年仅三十九岁的徐海东,只能坐在担架上,跟随部队作战。

这一年11月7日,新四军第一支队和第二支队的领导机关奉命合并,成立新四军江南指挥部,陈毅任指挥,粟裕任副指挥,统一领导第二团、第四团和新编第三团、第六团以及“江抗”主力与丹阳游击纵队合编的新四军挺进纵队。11月底,中共中央中原局书记刘少奇到达大桥镇新四军江北指挥部。12月19日,刘少奇电告中央及项英:武汉失守后,皖东完全有可能建立相当完满的根据地,现在时机已失,而大有发展希望的是苏北,应集中最大力量发展苏北。项英不同意刘少奇的建议,要求新四军主力继续留在江南,发展安徽、浙江和江西。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则按照刘少奇的指示,积极派出下辖四个团和挺进纵队北渡长江,在扬州和泰州地区开展游击战争。另外,第四团和挺进纵队一部合编为苏皖支队,向江北的仪征、天长和六合地区发展,开辟苏北抗日根据地。


分类:抗战史 书名:血肉长城 作者:王纪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