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毛泽东文集》抗战胜利三个月来的局势和今后若干工作方针


(一九四五年十一月十二日)

最近时局发展很快,自从苏联出兵、日本投降后,三个月来有点手忙脚乱,国共两党加上美国都是如此。现在,我们的情况是列车上了轨道。过去的游击部队正组成强大的野战军。再就是又一个几千里的长征,派遣去东北的干部已在路上的就超过三万,彭真[2]来电说已收到三千人,不包括山东去的。我们组建的野战军,算上已经走的和部分正在走的有:聂荣臻[3]第一野战军原定七万人,现在不到七万;贺龙[4]三万人,现在也不到三万;刘伯承[5]七万;陈毅[6]七万;李先念[7]三万;粟裕[8]五万。关内这六大军区,加上东北一个军区(林彪[9]二十万),共七个大军区。六大军区三十二万野战军,东北算二十万,共五十二万,再过几个星期,组建工作大体可以完成。

派十九万军队去东北,这是有共产党以来第一次大规模的军事调动。已到九万,正在走的十万。已到李运昌[10]部一万、沙克[11]部二千、曹里怀[12]部二千、黄永胜[13]部四千、刘转连[14]部五千、杨国夫[15]部七千、梁兴初[16]部七千、萧华[17]部二万、万毅[18]部一万五千。黄克诚[19]部三万五千,几天后就出关。李运昌到得早,部队已扩大为十万。现在山海关正在打,已打了一星期。从时间上我们还能争取本月的最后十八天,因为本月底苏军就要撤走了[20]。黄克诚部如到锦州,这一线老兵就在六万以上。在葫芦岛、营口,国民党军今天还未登陆,可能不登了。仗只在山海关打,时间是完全有的。蒋介石准备空运部队,但美国不出飞行员,苏军不走也不能空运。两星期内我们如能在山海关坚持住,葫芦岛、营口国民党军队不登陆,争取到这两条,我们就有办法。沙克以满洲人民自卫军名义不许美国中将巴贝登陆,他们就没有登陆。最近两星期是一个关键。

我们控制东北的可能性在增长。国民党军在葫芦岛、营口没有登陆,按苏军是允许他们登陆的。国民党政府外交部长要求共军撤退,苏军说这是中国的事。以后他们也可能登不了,只有山海关还能坚持争。国民党的兵力尚未集中,平、津要守备,石家庄那里的五个师又手忙脚乱。他们利用空隙进入石家庄五个师、进入济南两个师,但现在都动不得。现在他们计划从北平运一个师到长春,但天津司令部说共军在那一带有十万兵力,不能运走。现在他们顶多可能运三个军。

东北的事情,我们只能做不能说。现在有一部分政权我们接收了,枪接收了十二万支,还有些炮,工厂也接收了一些。再有一两个星期,苏军撤走前,必须接收完。接收要有人有兵,现在真正在沈阳附近接收的不多,那方面很紧张,正在进行争夺战。现在差的是长春、哈尔滨,要有个把团,待苏军一走我们就接收。

我们正在调动十万兵力,罗荣桓[21]部四万,叶飞[22]部二万二千,谭政[23]带五千,杨得志[24]部二万二千,陈赓[25]部一万二千,共十万零一千人,准备夹击国民党军。现在用海运,每次六千人,三天一次,迄今没有遇到过危险。东北三千多万人口,我们去了这么多干部和兵,也差不多了。

在关内,可以说国民党军的三路进攻[26]已被我们打破了。今年八月,傅作义率部六万多人,沿平绥线东进,占领已被我们解放的城镇,来势很凶。晋察冀、晋绥两军区部队集结、整训约一个月后,第一个回击就把傅部打到了平地泉,以后一直打到归绥。昨天我们总攻归绥,计划一直打到五原、临河去[27]。现在傅的原计划是被打破了,我们即使不能取得归绥、包头,他要再进攻也困难了。在上党战役[28]中,阎锡山的主力被消灭了,将官被捉者二十七人。这一仗意义很大,我们已无后顾之忧。上党区是出兵出粮之地。平汉战役[29]打了十天,是这几仗中主要的一仗,使国民党几十万大军北进受阻了。现在潼关至徐州这一带有国民党军三十个师,因为这一仗,他们不能前进了,李先念的部队与苏北新四军也起了钳制作用。新四军调山东的只到了两个旅,就配合山东军区部队消灭了吴化文[30]部,过几天,再到四个旅,共十八个团,力量就更大了。在同蒲路,陈赓纵队攻占了洪洞、赵城。陈赓部调离太岳,因此太岳还要组织几个团注意防范胡宗南[31]。

蒋介石在重庆开会[32],实际上是研究如何对付我们。目前国民党对付我们的兵力,最多有一百二十七个师(四十九个军),实际上广州新一师只能出个把团,南京的新六军只能向浦口睃一下,所以充其量也不过五十个军。现在我们已搞掉了他们九个军,只剩下四十个军了。目前他们要再增加兵力是困难的,除守备要点外,能够进行野战的不会超出一半,而我们的野战军大体已组成了。这一时期,我们缴获的枪支有二十万。

我们的方针,既要确定同蒋介石谈判,同时准备蒋一定要打。蒋采取两面策略,我们就学他,也实行两手。我们没有因谈判而影响军事行动,集中了军队,打了三个大仗[33],东北也派去了干部。

总的来说,蒋一定攻,我坚决打。现在还不能说:我们已控制了东北,在华北占了优势。只有确实打下来了,才能说是我们的。到那时,我们才能提出东北自治的问题。控制了东北,是不是不允许国民党插足?可以允许的。但他们却决不允许我们插足,现在美蒋一定要把我们整下去,给我们压力很大,没有别的方法,只有打。谈判是要谈的。我们不成立中央政府,蒋介石下讨伐令,我们也只是要他收回成命。解放区人民代表会议也可以开。如他取消第十八集团军,我们朱彭[34]就搞解放军,我们还可以打电报要他收回成命,取消错误政策。也有一种可能是他不下讨伐令。

美国实际上在干涉中国内政,但也有弱点,必须声明不干涉。有消息说它要派二十万美军来,但没有得到证实,可能不致搞到这样。就是来二十万,分布在中国也相当稀薄,也弱得很。美国无产阶级声援我们,纽约举行示威是事实,周恩来同志已打电报去了。

蒋军的基本弱点有二:兵心不固、民心不归。还有弹药不济,粮食不足,打仗全靠火力,我们一个冲锋它就垮了,一个手榴弹可以缴它五挺机关枪。还有天时不利,蒋军中南方人多,去北方打仗冷得很。其中最主要的还是军心与民心。另外还有杂牌军叛变的可能,如孙良诚[35]可能过来,张岚峰[36]也有可能。此外还有刘汝明、曹福林、商震、冯治安[37],再加三十八军[38]。高树勋[39]造成的影响很大,通电传得很广,现在已令各处庆祝。破路也成了宣传战,他们说我们破坏复员,我们说这是制止内战的手段之一。我们组织了破路司令部,公私兼顾,群众得到铁轨和枕木,积极得很。蒋军来势很凶,对我们压力很大,除抵抗以外,别无办法。我们不打肯定是被消灭,打顶多也是被消灭,为什么不打呢?我们打而胜之的可能性很大。

打下去是否会引起世界大战?我看不会。苏联在战后必须休养生息,它不愿再发生新的世界大战,要引起大战,除非有谁去进攻苏联。只要有现在的条件,苏联不帮助我们,我们也不怕。美国实际上是在干涉中国,但只要我们不断打胜仗,他也得考虑。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对苏联能取得胜利,很多人不相信。现在对我们能打胜,就更不相信了。白崇禧[40]的秘书说,白无论如何不相信他们打不胜。如果我们能坚持半年,蒋介石和美国都可能重新考虑问题。

解放区现在要搞生产与减租,新区要搞大的减租运动,彻底地普遍地搞。如果做到这一条,人民群众的元气是会恢复的。对地主的土地是不是要没收?七大的方针还是减租减息,要彻底减,把地主的威风打下去。

生产方面,明年要有组织地搞粮食和日用品。现在大兵团作战,消耗很大。搞工业生产,我们没有大城市,只有中等城市。

如果不彻底减租,群众的情绪不能提高,对生产也没有兴趣。现在要划分前方和后方,不要造成后方工作无人管。恐怕还要两个月,才能走上轨道。

在东北,经济工作是个很大的问题。什么本溪湖,什么抚顺,谁会搞?少奇[41]同志前面说了,谁会搞谁就搞。现在平绥线上开火车的,还不就是那些老人。东北工业占全国百分之八十,要把这百分之八十的工业搞起来,用日本技术人员是可以的。

根据中央档案馆保存的讲话记录稿刊印。

【注释】

[1]这是毛泽东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讲话。

[2]彭真,当时任中共中央东北局书记兼东北人民自治军第一政治委员。

[3]聂荣臻,当时任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

[4]贺龙,当时任晋绥军区司令员。

[5]刘伯承,当时任晋冀鲁豫军区司令员。

[6]陈毅,当时任新四军军长兼山东军区司令员。

[7]李先念,当时任中原军区司令员。

[8]粟裕,当时任华中野战军司令员。

[9]林彪,当时任东北人民自治军总司令。

[10]李运昌,一九○八年生,河北乐亭人。当时任东北人民自治军第二副司令。

[11]沙克(一九○七——一九九三),辽宁丹东人。当时任冀中军区参谋长。

[12]曹里怀,一九○九年生,湖南兴宁(今资兴)人。当时任冀鲁豫军区参谋长。

[13]黄永胜,当时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教导第二旅旅长。

[14]刘转连(一九一二——一九九二),湖南茶陵人。当时任八路军南下第二支队司令员。

[15]杨国夫(一九○五——一九八二),安徽霍丘人。当时任山东军区第七师师长。

[16]梁兴初,当时任山东军区第一师师长。

[17]萧华(一九一六——一九八五),江西兴国人。当时任东满临时指挥部司令员兼政治委员。

[18]万毅,一九○七年生,辽宁金县人。当时任滨海军区副司令员兼滨海支队支队长。

[19]黄克诚,当时任新四军第三师师长兼政治委员。

[20]苏联军队原计划于一九四五年十一月底撤离中国东北回国,后延期至一九四六年三月开始撤退,五月初全部撤完。

[21]罗荣桓,当时任东北人民自治军第二政治委员。

[22]叶飞,当时任新四军第一纵队司令员。叶飞及所部后因中共中央军委改变计划未去东北。

[23]谭政(一九○七——一九八八),湖南湘乡人。当时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

[24]杨得志,当时任晋冀鲁豫野战军第一纵队司令员。杨得志及所部后因中共中央军委改变计划未去东北。

[25]陈赓,当时任晋冀鲁豫军区第四纵队司令员。陈赓及所部后因中共中央军委改变计划未去东北。

[26]指一九四五年八月中旬以后,国民党军队沿平绥、同蒲、平汉、津浦等铁路线,由西向东、由南向北分三路向华北解放区的推进和进攻。在西路,傅作义部四个军由绥西出动,在占领归绥(今呼和浩特市)、集宁等城市后,沿平绥路东进,逼近张家口;胡宗南部八个军由关中出潼关,主力沿陇海路东进,一部沿同蒲路北折,准备再沿正太路东进,夺取石家庄并进取北平、天津;阎锡山部七个军,以主力占据同蒲路沿线,一部侵入晋冀鲁豫人民军队所控制的晋东南长治地区。在中路,孙连仲部三个军,由豫西出郑州沿平汉路北进,准备打通平汉路,与胡宗南会合于石家庄。在东路,李品仙部两个军占据浦口、蚌埠,沿津浦路北进,准备与李延年部四个军在徐州会合。国民党的意图是,迅速控制华北等战略要地和交通线,分割解放区,打开进入东北的通道,以强大的军事压力,迫使中共在谈判中屈服。

[27]这里讲的是绥远战役,见本卷第34页注[1]。

[28]上党战役,见本卷第35页注[8]。

[29]平汉战役,见本卷第38页注[1]。

[30]吴化文(一九○四——一九六二),山东掖县人。当时任国民党军第五路军总司令。

[31]胡宗南,当时任国民党军第一战区司令长官。

[32]指一九四五年十一月九日至十六日蒋介石在重庆主持召开的国民党军事会议,会议作出在六个月内击溃共产党军队,然后实行分区“围剿”的部署。

[33]指上党战役、绥远战役和邯郸战役。

[34]朱,指朱德。彭,指彭德怀(一八九八——一九七四),湖南湘潭人,当时任第十八集团军副总司令、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

[35]孙良诚(一八九三——一九五一),河北静海(今属天津市)人。当时任国民党军第二路军总指挥。

[36]张岚峰(一九○二——一九五二),河南柘城人。当时任国民党军第三路军总司令。

[37]刘汝明(一八九五——一九七五),河北献县人,当时任国民党军第五战区副司令长官。曹福林(一八九一——一九六四),河北景州(今景县)人,当时任国民党军第二集团军副总司令兼第五十五军军长。商震(一八八七——一九七八),浙江绍兴人,当时任国民党政府参军长。冯治安(一八九六——一九五四),河北故城人,当时任国民党军第六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

[38]指国民党军第三十八军。一九四六年五月,该军副军长孔从洲在河南巩县率部起义。

[39]高树勋(一八九八——一九七二),河北盐山人。原任国民党军第十一战区副司令长官兼新八军军长,一九四五年十月三十日率该军及河北民军约万人起义。参见本卷第38页注[1]。

[40]白崇禧(一八九三——一九六六),广西临桂(今桂林)人。当时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副参谋总长。

[41]少奇,即刘少奇。


分类:毛泽东 书名:《毛泽东文集》第四卷 作者:毛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