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布雷大传

作者:王泰栋
一点感想(代序) 是心脏病突发吗?
为什么自杀? 陈立夫的来电
一束遗书见真情 “要死得清清白白”
“布雷先生完了!” “遂其澹泊之志”
蒋介石痛失“文胆” 遗书的公开发表
“公以处事、诚以待人” 平易近人,但也有亲有疏
陈布雷的最后一段日子 陈布雷的最后一句话:让我安静些
蒋介石大吃一惊前来诀别 友人和妻子回忆
55年后,周宏涛的一段口述 是否向蒋介石忠谏过?
启蒙:四书五经与新式教育并举 从背榜到府试第一名
慈湖之畔覆满同志社 洪佛矢暮年识英才
甬江:退学 西子湖畔:杭高
陈布雷一封爱国信 走进《天铎报》响应武昌起义
首刊《天铎报》 进《商报》撰评论
倒军阀争主权 在北惟颜旨微,在南惟陈畏垒
加入《时事新报》锐气大减 南昌见蒋
蒋介石第一次下野 陈布雷回乡小住 居乡忆旧惟正统
只愿任先生的私人秘书 北平祭告孙总理
浙江省教育厅长:西湖博览会 蒋介石兼教育部长 陈布雷当次长
国民党中宣部副部长:官非宜解 “敌乎?友乎?”
侍从室与陈布雷 随蒋巡视川、黔、滇
杨永泰之自负与陈布雷之谦诚 陈布雷侍从室以外之工作
陈布雷随蒋介石出行另一收获 陈布雷心系灾民与自省
陈布雷之亲情与乡情 两广事变:《报国与思亲》
西安事变:陈布雷忧愤交集 陈布雷在西安事变中大造舆论
绞尽脑汁编写《西安半月记》 陈布雷编《西安半月记》之谜
陈布雷又萌引退之念 在病痛和苦痛中决计随蒋抗日
庐山谈话会:《最后关头》 关于日本“帝国之花”
南京撤出前陈布雷的忧愤 在武汉:最高国防委员会
《抗战周年纪念告全国军民书》 在日机轰炸下的陈布雷
在武汉抗战中陈布雷爱国之心未息 夜探汪精卫
陈布雷在陪都第一年 在重庆时的蒋介石与陈布雷
“宁静致远澹泊明志” 在反共与诱降的逆流中
党内有党,派中有派 陈布雷撰文电加强与西方各国联系
陈布雷痛悼张季鸾 陈布雷对子女、家乡情钟万千
陷入痛苦与矛盾之中不能自拔 为孔祥熙案向参政会做说客
陈布雷感到写文章“难乎其难” 陈布雷心病已重
陪都四年生活点滴 陈布雷与蒋介石之君臣关系
陈布雷已有及早引退与隐遁之想 附:陈布雷(1890—1948)年表
后记  

海内存知已,天涯若比邻,欢迎您加入劝学网以下QQ群,结识志同道合的朋友:
劝学网儒家群(136761088) 劝学网道家群(121709505) 劝学网佛家群(130338651)
劝学网周易群(123208056) 劝学网历史群(154204903) 劝学网国学讲堂群(103317201)
纠错或者投稿联系方式:电话 :020-85626400 联系E-mail:513205549@qq.com QQ联系:513205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