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陈氏家族全传》4.陈果夫劝女人“要做贤妻良母”


为政得人,政通人和,而知人善任,赏罚得中,原非易事。陈果夫说:“从事 政治工作者,一定要随时从这方面体会推究,才有减少用人的错误。而用人必须用 其所长,识人必须识得透彻,任使得法,可以说天下无弃才。”辜仁发“大义灭亲”, 引出了一则桃色新闻。陈果夫发表长篇讲话。劝女人要做贤妻良母。

陈果夫任江苏省主席职务后,第一次向省府职员讲话,内容非常简单。大意为: (一)一切遵照宣誓词实行。(二)前任做得有成绩的事,决萧规曹随,不轻变更。 (三)做事必须科学化。(四)一切工作必须切实。切实两字,还特别说了几遍。 过了若干时,举行省党政联合纪念周。司仪唱了静默三分钟后,不过一分钟便唱静 默毕了。陈果夫乃利用此机会命司仪立正,看准了表,向大家报告3分钟开始,确确 实实的立了3分钟才终止。于是他将切实两字的意义,加以说明:“如说3分钟,必 须恰是3分钟,才算是切实,不可为2分59秒,亦不可为3分01秒,准时到,准时退, 都是切实,今后我人从事建设,不切实即不易成功。中国人马马虎虎的习惯,必须 革除。”自此以后,纪念周中的3分钟静默,便十分准确。全省各县市,也闻风而准 确了。凡县长、公安局长来见时,报告中如有数字不确实,一定当面纠正,以后就 渐渐的不敢再马虎了。这件事看上去很小,但养成了不切实的习惯,因小及大,可 以影响到其他的事。江苏省县政治,所以能比较切实,虽然由于上下努力,但与陈 果夫处处培养切实的风气,也有很大的关系。

陈果夫十分重视省府人和,使大家和谐相处。陈果夫说:“我们常听到有些省 府会议,常常会发生争执,闹到不欢而散。而我们的省府会议,四年零两个月之间, 和和气气,没有闹过一次。为公事,并不是没有争论,但亦是君子之争。一次会议 中解决不了,下次会议准可解决。我们这些委员中,也有个性很强烈,主张很坚定 的。其所以能维持会议的和谐,基本原因还是在乎平时彼此间感情相处得很好。大 家的注意力,又都用在事业方面。所以就没有对人对事的意气之争。我在开会之前, 往往和大家非正式的先聊一阵闲天,造成和谐的空气,然后正式开会,这样,就在 无形中消除了不少可能的争执。我们在甄审县长、公安局长的会议中,也从来没有 人坚持他所提的人非通过不可,因而造成争执,大家都服从多数,多数通过,谁也 没有异言。有时赞成的人数相等时,双方都说请主席决定。主席最后决定后,也从 来没有人退有后言。我们任用县长、公安局长,都由民政厅长在甄审合格人员名册 中,择其人地相宜者,先请示主席,再提出省府会议通过。如大家都认为不相宜, 亦可另定人选,民政厅决无成见。我们对于县长、公安局长的奖惩,亦摊开来公平 处理。有些县长、公安局长,优良努力,但可能因公犯了手续上、法律上的错误, 各厅处依法予以处罚后,省府在开奖惩会议时,一定再予检讨,如他们在政策上并 无错误,则必记他们的功,以抵销他们所记的过。因为功过分明,所以上下间亦无 怨言,大家都在工作上求表现。我们对人如此,对事亦如此。省府会议时,各部分 负责人不单注意其本部分之事,而且兼顾其他,互相批评与贡献意见,成为真正的 省政会议。各厅处重要事项,提出之前,亦必与有关部门互相商量过,所以席间争 执甚少。我平时对于各委员、各厅处局长,各专员、县长、随时接见。各方情形, 凡厅处局长所知道的,我也大半知道。所以开会时,很少隔阂之处,人和两字,我 在江苏任内,是足以自慰的。”

陈果夫在后来回忆文章中说:“我们一到了江苏,首先面临的便是用人问题, 尤其是县长及县公安局长的任用。因为这两者是地方行政中的骨干;两者得人,则 整个人事问题,可说解决了大半。我们当时就决定了县长及公安局长的甄审制度。 甄审本来是各省行之已久的老办法,所不同者,我们是名符其实的把它作为一制度, 而不把它作为应付工具而已。既然成为一制度,最重要的原则,就是县长、公安局 长一定要经过甄审,才能任用,绝对没有例外。这一原则,我们是始终守住的。甄 审设一甄审委员会,甄审委员由省府委员充任之。应审者的资格,及甄审取录的标 准,都有规定。我们开始甄审时,外面介绍而来者居多。到了第三个年头,改变了 方针,除了外面介绍来的特殊优良人员而外,我们的甄审着重在本省任过县佐治工 作三年以上、合乎应审资格而有功绩之人员。上项人员经过专员或县长之考绩特保, 便可参加甄审。这一办法,立下人事制度中循序上进的基础,是很重要的一着。不 仅现在县佐治人员,有了这个上进的希望,都可以因此兴奋努力,而且也可以藉此 鼓励大学毕业生肯从县地方行政下层做起。过去有许多受高级教育者,不愿做下层 工作,就是因为前途没有希望的缘故。我们当时决定这个方针,还有事实上的原因, 因为其时江苏各县的秘书、科长等县佐治人员常常为别的省分拉去当县长或公安局 长,而且往往做得不差。如果在江苏不给他们一上进机会,所有得力县佐治人员都 将转而他就,并且也好像委屈了他们似的。江苏的县,也和别省一样,依其面积、 人口、富力条件,分成若干等级。县长、公安局长的薪俸,也依其县之等级而有差 别。这看来是一极普通而应有的制度,但他细推究,却有问题。因为县政的难易, 并不一定与它的等级成比例。也许一个三等县比一个一等县更难得治理,更需要能 干的人去主持。但向上心是人类的通性,如果苏北某一二等县急需整理财政,想调 一个在江南一等县整理财政有成绩的县长去该县,就有困难了。因为两县县长的薪 俸有差别,由一等县调二等县,好像降了级,如何能使人愿意呢?同时,贫瘠落后 的县分,因为得不到一等人才去治理,也永远贫瘠落后下去,这实在是政治上的一 个问题。不仅县长如此,公安局长也如此。我们有见于此,所以特地规定:第一, 各县县长、公安局长的薪俸在省预算内开支,与各县县预算无关。第二,各县县长、 公安局长的薪级,依县长、公安局长的原有的资历薪阶而定。譬如,一个原来支一 等县薪级的县长或公安局长,调长三等县,仍旧支他原来一等县的薪俸。这样,人 就乐于迁调,而次等县也就可以得到一等的人才,使全省各县能平衡的发展下去。 我们在江苏第四年才实行此办法,可以说开文官官俸职俸分离的创例。但行之未久, 所以外人很少知道。用人行政的重要性,我们经过了3年行政经验,才深深的体会到。 记得34年,考试院曾经制订很完备的官制草案,其时军委会侍从室第三处也曾贡献 许多健全人事制度的意见。惜都搁置在当时的国防最高委员会,直到抗战结束以后, 仍没有一完善的健全人事整饬吏治的方案。古语说:‘为政在人’又说:‘徒法不 能以自行’。我们复员以来政治的失败,没有健全的人事制度,实为其主要原因。 而制度之所以不能建立,大多因主管首长恶其不便于己;换言之,一念之私而已。”

1934年3月15日,无锡公安局总局长李文恭停了第二分局局长刘悼民的职,继任 高崇山奉命前往办理移交手续。刘体民拒不移交,当天携印潜往省会所在地镇江, 找靠山辜仁发。

与此同时,刘悼民的夫人李蓉贞,对高崇山口出怨言,声称,自家男人的官职 是省政府民政厅的派今,凭什么不让屁股坐热就要滚蛋呢?高崇山不理会,两下里 发生争执,大吵了一场。

再说,刘悼民到了镇江,辜仁发正巧被蒋介石召到庐山受训去了。一头撞了个 空,悻悻而返,第2天,回到无锡,靠山没找到,又多了条携印私逃的罪名,夫妻双 双被县政府传讯收押。

于是新闻记者如蜂采花,营营嗡嗡地围了上来,挥笔拟成各报当天的重要地方 新闻。

消息传开,省政府秘书长程天放大感兴趣,总觉内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 立即亲移尊驾,参与开讯,不出3天,果然摸出了隐情。

原来,刘悼民的夫人与辜仁发的夫人李淑兰有来往,那个第二分局局长的职务, 其实是李蓉贞花钱从辜夫人手里买来的。

“这不是卖官买爵吗?”程天放大腿一拍,暗示地方政府马上移交司法,自己 则揣了一肚皮得意,等着往下看好戏。

新闻媒介再次受到鼓舞,一番披露,轰动了整个江苏。

民政厅的官员觉得事情闹大了,匆匆电告正在庐山受训的辜仁发。

读完电报,辜人发急出了一身冷汗。过后想想,留住了青山最重要,决定马上 演一出“大义灭亲”的苦肉戏。当即指使部属:内子瞒着自己犯下罪错,应以盗用 印章卖官敛钱的罪名,会同无锡公安局侦缉队前往上海,将李淑兰及其母亲逮捕归 案。

辜仁发的“大义灭亲”博得了新闻舆论的赞扬。CC系对此颇觉蹊跷,眼看一番 由此及彼的牵连不能奏效,反为辜仁发的把戏所窘,真有点说不出的失望与恼怒。

然而,又是一个想不到,李淑兰在对簿公堂时,矢口否认资印卖官,相反,侃 侃而谈地道出了另一桩事关辜仁发名誉的隐私。

当时,法庭按讯问被告的例行程序,要求李淑兰自述。

李淑兰说:我本湖南长沙人,今年23岁,几年前在汉口经人介绍与辜仁发相识, 那时他正任委员长武汉行营的参议。不久我们正式结婚,但是辜仁发原来是有家室 的,还生有子女,据说是离婚了,后来又听说没有离婚,那个原夫人现在还住在南 京。如果确定,我要告他重婚,谁叫他这么无情,派警察来上海抓我,连我母亲也 一起抓了。

重婚?民政厅长辜仁发重婚?!

新闻界继“大义灭亲”之后,再起波澜。

CC系人物更是倍受鼓舞,马上派人四出查访,结果与记者们一起找到了辜仁发 的原配艾承枚。

这下可有好戏了,CC系的人鼓起三寸不烂之舌,挑唆艾承枚出头控告“那没有 良心的东西”。记者们则拿了大夫人的照片,有鼻子有眼睛地搞起了专访。

李淑兰看见自己的指控有了真凭实据,抢先发难,特地延请上海的著名律师章 士钊撰写诉状,一转身,便从卖官买爵案的被告,变成了控告重婚案的原告。

对此,沪宁道上,争相传说,非但各家报纸采编新闻的记者们为之欣欣然,就 连惯以风月为题的艳情笔客,也大有持手一试的意愿。

舆论喧哗到了这般的地步,庐山上的辜仁发慌了,匆忙赶回镇江,安排对策。 他与省警务处密谋,认为封诸新闻喉舌是眼下首要和必须做的工作。然后,再设法 稳定两位夫人,慢慢和解。

立意已定,辜仁发马上派亲信某督察跑到无锡,会同公安局总局局长李文恭, 在周山浜华盛顿饭店设宴,邀请各报馆编辑与记者,届时施以软硬手。

软的是金钱行贿,硬的预先埋伏下一批打手,在软招失效的情况下,报以老拳 铁腿。

不料,这一内幕被CC探知,故意泄露给了新闻界,各报馆在派出记者赴宴的同 时,也要求县政府与驻无锡的宪兵营予以保护。

宪兵营与县政府已经得到了CC系的关照,自然有求必应,闻风而动。等到宴席 上软招不灵,某督察准备动硬时,忽有手下来报,说火车站、周山浜一带密布宪兵 与县政府政警,情势不妙。随之,硬招失效,某督察在华盛顿饭店诱迫记者的情景, 反而被披诸报端,激得怨骂声一片。

辜仁发弄巧成拙,陷入被动挨打的地步。

3月29日,监察院正式对辜仁发提出弹劾。起初他还指望张群替他转圜,可是这 一场夫人攻汗,由于新闻界的渲染,闹得风波太大,谁也帮不上忙。蒋介石无意做 得太绝,把辜仁发叫去训了一顿,然后建议他自己提出辞职。

4月3日,陈果夫主持第646次江苏省政府会议时,通过了一项决议:“本府委员 兼民政厅长辜仁发呈辞,转呈国民政府准予辞去本兼各职,由陈省主席暂行兼理。”

陈果夫素重齐家,从政者最易受环境影响,而其妻更能左右他。如太太管事与 任用亲戚管钱,都不是好首长,原为好人,每因此受累或转变初衷。专制时代的法 律,一官失职,株连及其亲属,情节重大者竟有夷及九族的刑罚。

陈果夫乃于省府纪念周,提出报告,勋免公务员不仅要“修身”而且要“齐家”。 他以沉痛的口气,报告经过:

“诸位!省府于最近数星期中,发生了辜厅长的一件事,诚属不幸!辜厅长来 苏数月,工作努力,竟因此去职,很可惋惜!现中央已准他辞职,并且命我暂兼任; 我以责任所在,也顾不得身体的衰弱,只得勉力暂时处理。

自此事发生了之后,我们感觉得在政治上工作的人,不仅本身一切行动要加检 点,即一切家庭的关系,’也须特别注意,因为从政者负治理之职,人民所期望者 殷,所责备者严,故各报纸对辜厅长这件事,绝少宽恕。社会上既然抱十二分希冀, 要政的人好,我们自己就应当格外要发,以副其属望。普通的人本来只要能修身, 能尽职,已经够了;但是我们在政治上工作的人,不仅要修身,并且要齐家。大学 上据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确是中国政治的原则,含有 至理。我们在外面做事,对于齐家一层,须时时留意。没有结婚的,于择偶时尤须 审慎;如果一时错误,娶妻不贤,日后她做了坏事,还要你自己负责,还是你自己 受苦。在辜厅长辞职的前一天,我觉得他精神上的痛苦达于极点。所以一般青年, 于择偶时须得留意,以免后悔。女子并非不能参政,但是参政的女子,是以她自己 的头脑才学地位,来做她自己的工作,不是说做妻子的可以干涉丈夫,参与政治。 近来常有人说起,江苏有某县长或某公安局长,本人尚不坏,而他的夫人在外有营 私舞弊的嫌疑。这种事从社会上看来,负责的还是县长与公安局长,而不是他们的 大人!

女子主持家务;对丈夫在外面所做的工作,绝对不可干涉,除非她们自己有能 力去参政。然而即使参政了,与丈夫的政治工作各有职守,也须分别清楚,不能混 为一谈。在外国做了行政长官,虽然有时偕同其夫人同出同行,但是这是私人的关 系;一遇办公事,夫人就走开,不问一切。现在文化日高,当然要使女子懂得政治; 不过要他们懂得,并不教她们去干涉丈夫分内的事。在政治上负责者的夫人,懂不 懂政治,尚在其次,最要紧者还是在尽贤妻良母的责任,使丈夫能专心在外工作; 否则,家治得不好,丈夫内顾分劳,就算不得个贤内助了!故女子要参政须靠自己 的能力,决不能依赖丈夫,妄事干涉。这一点大家须得明白,不可误会。更有进者, 女子匀奢侈,消耗浩大,所谓摩登女子尤甚。在政治上工作者,为了满足妻子的消 耗,就非贪污不可。所以妻子奢侈的丈夫,大多贪污;因为不贪污无以应付。故年 轻人择偶,第一须行为端淑者;第二须能治家者。有了个贤妻良母的内助,则身修 而家齐,然后可以谈到治国平天下。近年来风气日下,女子教育尤坏;以受过高级 教育的女子,有甘为人妾者。这实在因为平时学校里,不请求自立自尊的缘故;因 为教育不良,青年女子便习于奢侈,中馈之事,置诸脑后;这样的女子已够不上做 个贤妻良母,还要在外面干预政治,擅作威福,妇德之凉,一至于此!但这不是女 子之过,父母及教育,应该负责。青年男女在此环境中,都应当十二分的留意;否 则,一定会因为家庭的关系,在政治生命中吃苦受累。

一个人不能有嗜好,一有嗜好,近墨者黑,就会招引一班坏朋友。所以在政治 上负责的人,好货娶妾,固然是败坏官党大戒,即金石书画等风雅嗜好,亦都应当 摒绝。因为有了嗜好,逢迎的人更会投你所好。不知不觉,你就受他们包围了。并 且要一定没有嗜好,做事才能聚精会神;否则,心志分散,就难尽职。心属公务人 员,应当大家提倡新生活,把一切的嗜好,自即日起一概戒除;这样的克己立志, 然后本身能廉洁,政治能清明;否则,嗜好一多,本身欲廉而不得,政治也无从澄 清了。这一点关系政治的前途甚重大,所以顺便提出来,与诸位说说。望诸位都能 身体力行,然后我们才能在政治上负起应尽的责任!”


分类:民国历史 书名:陈氏家族全传 作者:李西岳、苏学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