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氏家族全传》5.图穷匕见“CC”发难


陈立夫对政协会议做出的决议极为不满,他三番五次找蒋介石,聆听他的指示。 蒋介石经常半眯着眼,似睡非睡。有一次,蒋介石命令陈立夫对政协决议“就 其牵革之大端,妥筹补救”。 经过一阵密谋,决心撕毁政协决议,以武力和恐怖对付共产党。 实际上,政协会议召开前后,CC特务就一直从事着破坏活动。 在政协会议开会的第六天,也就是蒋介石在开幕词中宣布了人民四项自由的第 六天,政协陪都各界协进会第四次夜会在沧白纪念堂举行,到会群众1000多人。 会议由协进会理事阎宝航主持,张东苏、郭沫若两先生讲政协开会情形。 在张、郭二人讲话之前,就有特务出来捣乱打口哨,鼓倒掌,大喊大叫。 听众纷纷要求把“耗子”赶出去。 张东苏先生说:“人民太苦了,抗战胜利了,要这些军队干什么?我们要大裁 兵,全国军队同时公开整编,以后军队要成为国防军,不能再有党军!” 这时,台上忽然跳出十几个五大三粗的大汉,冲张东苏吼道:“政府军队是国 军,不是党军!” 还没等张东苏说话,又有十几个特务站了起来,一齐起哄。 张东苏被激怒了,声色俱厉地道:“是党军,是国民党的党军!” 群众也跟着喊起来:“对,是国民党的党军!” “军队是国民党的皇家卫队!” “是皇家狗!” “养这么多军队,打日本的时候干什么去了?” 在群情激怒之下,特务们不敢作声了。 接着,郭沫若讲话,他的发言使大家哄笑了几次。 郭沫若说:“今天上午大会是讨论军事问题,想来会场定会是杀气腾腾,可是, 今天上午会场却是一堂和气。倒远不像今晚沧白纪念堂这般杀气腾腾的样子。” 郭沫若接着又述及民盟、青年党及中共关于军事问题的方案。当他说到“今后 军队应为人民服务,不能像现在这样鱼肉乡民”的时候,台下的特务们又公开捣乱 了。 郭沫若怒不可遏,痛斥特务们:“连政府都是协商,你们为啥要这样!” 但特务们不听那一套,继续哄哄乱叫,不让郭沫若讲下去。 郭沫若哪里知道,政府在政协会上协商,陈立夫早就派CC特务们开始了捣乱活 动。 会议终于开不下去了。 协进会第五次大会于17日晚举行。 李德全主持会议,原国民党代表邵力子、青年党代表曾传到会作报告,因当天 政协散会较晚,曾只好委托李璜代讲。 李璜向大会报告了青年党在政协会议上的提案内容,希望政协会议取得成功。 特务们狂呼: “打倒异党派!” “拥护国民党!” “拥护蒋总裁!” 报告人讲完后,一人特务骂了一声:“民主?民主你妈的x!” 邵力子是在李璜讲话之后到会的,当时会场秩序已经陷入混乱。 大会主持人向邵力子汇报了特务公开捣乱的情况,邵当即宣布休会。 这次大会又不欢而散。 18日晚,第六次民众大会召开。 大会由李公朴主持,请邵力子和中共代表王若飞作报告。 邵力子在报告中说,请大家不要抹杀国民党在推翻清王朝、进行北伐和抗日战 争中的作用,希望国事要在和谐中解决。 中共代表王若飞指出:解决问题必须互相承认与互相尊重,有了这个条件,才 能和谐地解决。 王若飞在讲话中还指出:蒋介石提出“军队国家化”的实质,就是想一口吃掉 八路军、新四军,消灭人民革命力量。 王若飞的讲话,引起一阵激烈的掌声。 这时,中统专员刘俊山等人却突然敲起小锣,拿起木棍、石块向讲台上投去。 顿时,讲台上乱作一团。 特务们嗷嗷大叫,石头像雨点一般向讲台投去。 王若飞怒不可遏:“你们太卑鄙了!” 许多群众立即奔上讲台,在石子纷飞中,奋不顾身,把王若飞送上轿车,直送 到沧白堂大门之外,让汽车安全行驶。 一个在会场发了言的青年,刚刚走出大门就被殴打,腹部受伤,一些群众上去 搀扶,也同样遭到殴打。 不少群众头部、腹部受伤,特务们哄闹着扬长而去。 第七次民众大会于19日晚举行,由章乃器任主席,请张群、吴铁城和梁漱溟作 报告。 张、吴二人因故未到会。 梁漱溟在会上报告了《整军方案》和民盟提出的主张:军队不应该属于私人, 不属于党派,不属于地方。 这时,一些特务打手又开始甩石头,放爆竹,致使一青年左眼受伤。 l月27日,协进会举行第八次会议,这次大会下午2时在沧白堂举行,到会军民 约3000余人。 大会一开始,便有特务骂大街。 郭沫若回答听众问题时,十几个特务一起围攻过来,破口大骂,不准他讲下去。 开完会,郭沫若走出大门,又遭到一群特务包围辱骂。 郭沫若不理他们,继续往前走,特务们却尾追不放。 “沧白堂事件”完全是由CC派特务一手制造的,客观地说,是由陈立夫具体策 划的。 陈立夫制造这些事端的目的,在于破坏政协会议的召开,但是阴谋却未得逞。 陈立夫不甘心,又找陈果夫商量下一步的行动,经过密谋,二人制定了一个方 案,在方案实施之前,他们一起去见蒋介石,争取他的同意后再下手。 陈果夫因为病情日益加重,很少再身体力行了,但见中共的影响因政协会议而 日益扩大,他再也顾不上什么“道之以德,齐之以礼”了。 陈果夫、陈立夫乘一辆小车急赴园林,向蒋介石报告。 蒋介石自政协会议开以后,一直打不起精神来,他经常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 侍官传二陈求见,蒋介石半眯着眼睛半天才说:“让他们进来吧。” 陈果夫、陈立夫进屋后,先问候蒋介石,然后坐在沙发上。 蒋介石看了他们一眼,欠欠屁股,算是打了招呼,然后又眯上双眼,似睡非睡。 陈立夫说:“委座,我们又商量了一个计划,想给你汇报一下。” 陈果夫说:“政协会议召开以后,共产党的影响在日益扩大,和平、团结的呼 声越来越高,我们不可等闲视之啊!” 蒋介石像没听到二陈的话一样,继续半眯着眼睛。 陈果夫与陈立夫交换了一下眼神,二人跟蒋介石共事多年,深知蒋的脾气秉性, 但从来没像今天这个样子。 陈立夫见蒋介石尽管半眯着眼睛,但还是在听着他们讲话,便把和陈果夫一起 拟定的方案向蒋介石汇报了一遍。 蒋介石仍然一声不吭。 陈立夫急了,再次追问蒋介石方案是否可行。 蒋介石半睁了一下眼睛,不闭上了,仍然没吭一声。 陈立夫看看陈果夫,意思是:怎么办? 陈果夫站起来说:“走!” 陈果夫毕竟比陈立夫老练,也更熟悉蒋介石,他知道,蒋介石无言等于默许, 再问下去也不会表态,若急了,还会发火。 陈立夫亲自出马,召集国民党重庆党部委员方治、中统局副局长叶秀峰等人面 授机宜。 陈立夫向特务们正式发布命令:要以“民众对民众”的办法来破坏各界人士庆 祝政协会议胜利结束的活动。 方治、叶秀峰按照陈立夫的指令,经过一番密谋,做出四项决定: 一、转变会议内容,设法推出刘野樵为大会总主席,派擅长辩论的国民党员参 加演讲。 二、把握会场情绪,发动国民党员、三青团员及社会服务队队员共600人参加大 会。 三、请警察局派警察到场维持秩序,逮捕人犯。 四、挑选干练的人担任大会司仪,控制扩音器,参加大会的党、团、队员应于 10日上午8时到达会场,环立主席团前,保护主席团之安全。 经过紧锣密鼓的布置,拼凑了9人的主席团。 与此同时,恢复了早已停刊的《新蜀夜报》作为进行破坏的宣传工具。 叶秀峰也调动大批中统特务,进行了严密布置。 总队长龚景华、行动组长郑蕴侠负责调配人员,检验武器,做好了一切准备工 作。 陪都各界庆祝政协会议成功大会定于2月10日上午9时半在较场口广场举行。 全市欢腾,人心振奋。 远至数百里以外的学生,许多住在乡下的教授学者和各界知名人士,前一天就 纷纷赶到城内。 郭沫若偕夫人、保姆一家6人提前赶来参加。 参加大会的团体,带着各自的群众队伍,按时陆续进入会场,到会群众有1万多 人。 8点刚过,政协代表及筹备会选定的主席团尚未到达,而国民党御用组织的“9 人代表团”在800多名特务打手的簇拥下,提前进入会场。 这800多名特务打手以20多人为一组,分30多个组,分布在主席台上下四周。 一个未经大会聘请的军乐队坐在主席台上。 刘野樵、吴人初、周德侯“等9人主席团”跑上主席台,气势汹汹地向筹备会工 作人员索取“主席团”标志。 李公朴是筹备会推定的总指挥,当他走向主席台时,刘野樵劈头问道:“谁是 大会总主席?这总主席是谁选的?” 李公朴被问愣了,他不知刘野樵的来历,便说:“等主席团到齐后再共同商量 吧。” 这时,章乃器到达会场,刘野樵又与章纠缠。 章乃器厉声问:“你们是干什么的,是主席团的人吗?” 还没等李公朴使任何眼色,马上窜出来几个特务,其中一个特务抓住章乃器的 脖领,当胸就是一拳,还有一个特务大骂道:“老不死的,我让你凶!” 这时,台上台下的一些特务打手,趁机起哄:“开会!开会!” 刘野樵、吴人初、周德侯、庞仪山等趁势霸占了讲台,并控制了扩音器。 李公朴、施复亮与刘野樵磋商总主席的人选。 章乃器提出筹备会提出的是李德全。 刘野樵提出吴人初。 吴人初则提出刘野樵。 正在各执一词,难以敲定之中,扩音器里传来周德侯的吼叫声:“我们选占中 国人口百分之八十的农会代表刘野樵担任总主席!” 周德侯的声音刚落,几百名特务齐声叫好,并热烈鼓掌。 周德侯便宣布庆祝大会方程: 一、开会。 二、奏乐。 三、学党歌。 四、读总理遗言。 五、请大会总主席刘野樵讲话。 特务们又一阵起哄,鼓掌。 面对眼前的形势,李公朴、马寅初、章乃器、郭沫若义愤填膺。在忍无可忍的 情况下,他们大声齐呼:“请大会总指挥李公朴同志讲话!” 李公朴刚走到台前,一群特务马上包围了他。 李公朴厉声问:“你们要干什么?” 一个特务挥动拳头咬着牙吼道:“你说干什么?揍你!” 另一个特务也凶狠地说:“今天我们要给你们放放血!” 几个特务一拥而上,把李公朴连推带打弄下台,一阵拳脚相加,大打出手。 台上台下,秩序大乱。 李公朴被扯着胡须围着会台转,胡子被扯掉许多,头部被铁尺打伤,顿时血流 如注。 特务们一边打人一边乱吼乱叫。 “请勿打人!”郭沫若挺身而出,护住李公朴,并大声喊道。 这时,一个膀大腰圆的特务上来指着郭沫若的鼻子质问道:“你是谁广 “我是郭沫若,你们为什么打人?”郭沫若大声反问他。 那特务伸出拳头对准郭沫若的眼镜狠狠地打了一拳:“打的就是你郭沫若!” 郭沫若趔趄几下,差点跌倒,他在地上乱摸眼镜,幸由中国妇女联谊会负责人 朱宝粹捡起,并把他搀扶到一边。 马寅初也屡遭拳脚,身上的马褂被剥走,文稿也被抢走。 施复亮被追打到会场附近的一家小杂货店内,特务还不罢手。 正在这时,市参议会长胡子昂赶到,趁机用车把施复亮接走。 打得正激烈,周恩来赶到会场,目睹被打的李公朴、章乃器、郭沫若等人,禁 不住不胜悲痛,连声痛斥:“这是什么国家!这是什么国家广 当群众离开会场后,特务们仍在场上吵吵闹闹,冒充大会名义,通过了所谓 “宣言”,大肆攻击《政协决议》。 特务们还把会场上的布标、旗帜、桌凳抢劫一空。 陈立夫导演的这场闹剧推向高潮,特务们洋洋得意,欢呼胜利。 陈立夫并没有就此罢休,2月22日,他所指挥的100多名CC特务,在光天化日之 下,闯进重庆《新华日报》社,历时两个多小时,将报社营业部四层楼各室逐一彻 底捣毁,门窗桌椅,荡然无存,杯碗炉灶,片物不留,书籍报纸,逐一撕毁,满地 狼藉,惨不忍睹。 报社营业部主任杨黎原,图书科主任徐君曼及职员管俗民等人都遭到殴打,有 的受轻伤,有的受重伤住院抢救。 6月下旬,上海各界人士鉴于蒋介石已决心发动内战,联合发起组织上海人民和 平请愿团,由马叙伦、胡厥文、胡子婴、雷洁琼等为代表,于6月23日赴南京请愿。 然而,当他们到达南京下关火车站时,早已被陈立夫布置好的中统特务们蜂涌 而上,对代表们围攻殴打。 马叙伦、雷洁琼等多人受伤,陈立夫又酿成了“下关惨案”。 中共代表团当夜得到消息后,即向国民党提出严重抗议,并要求查办凶手,保 障人权。 京、沪各报刊也纷纷对这一消息进行了报道,全国舆论哗然。 蒋介石见事情闹大了,对陈立夫大发雷霆。 陈立夫效忠蒋介石才不遗余力地制造这一系列事情,但事后却遭到蒋介石一顿 臭骂,心里自然窝火,但事情毕竟闹大了,影响造出去了,他因此有苦难言。 蒋介石见陈立夫默不作声,缓和了一下口气说:“你处理好善后事宜吧。” 陈立夫回来后,有气没处撒,他把叶秀峰找来,骂他不该轻易伤人,把事态扩 大。 叶秀峰委屈地说:“我是完全按你的旨意办的呀。” 陈立夫说:“你知道吗,现在连我们党内也有人对我们不满。马歇尔也骂我是 ‘反动分子’,你搞得这是什么?” 叶秀峰仍不服气:“本来不想把事情闹这么大,但到时候就不好收场了。总之, 都是按你的旨意办的。” 陈立夫把手一扬:“我体得跟你争!” 叶秀峰看了一眼陈立夫,吓得不敢再说什么了。 陈立夫觉得自己的态度也有些不对头,忙说:“事情过去就过去了,没什么了 不起。”停了一下,他又狠狠地说:“对付共产党,我什么都不怕!”


分类:民国历史 书名:陈氏家族全传 作者:李西岳、苏学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