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氏家族全传》2.忍辱相随


 1949年1月1日,国民党中央广播电台播送了蒋介石发表的元旦文告,其中有一 段文字曾引起争论:

“……只要和议无害于国家的独立完整,而有助于人民的休养生息,只要神圣 的宪法不由我而违反,民主宪政不因此而破坏,中华民国的国体能够确保,中华民 国的法统不致中断,军队有确实的保障,人民能够维持其自由的生活方式与目前最 低生活水准,则我个人更无复他求,……个人的进退出处,绝不萦怀,而一惟国民 的公意是从。”

元旦文告发表之前,陈立夫、谷正纲等CC的人曾提出删去这段文字,谷正纲甚 至啕陶大哭,认为蒋不能下野谋和,以免影响人心。

但是,蒋介石没听他们的劝说,仍指示按原文发表。

陈立夫一字一句地听着广播,心如刀绞,万念欲灭,精神崩溃。他担心的不仅 是国民党的成与败,更忧心的是自己的命运,如果蒋介石真的第三次“引退”,他 将失去靠山,他苦苦经营的CC机构包括自己的命运,就日暮途穷了。

蒋介石为什么要发表这一文告呢?蒋经国在1949年1月1日的日记中,曾对此做 了一个不尽符合实际的回答:

“父亲近曾缜密考虑引退问题,盖以在内外交迫的形势下,必须放得下,提得 起,抛弃腐朽,另起炉灶,排除万难,争取新生。

“上年11月末起,长春、沈阳相继沦陷;徐蚌会战失败……我等全部撤离徐州, 12月下旬,行政院长暨各政委又因币制改革而总辞,全国不安。

“上月24日,华中‘剿匪’总司令白崇禧电吾父亲,主张与共党谋和。李宗仁 随即宣布和平主张,提出五项要求:

“(一)蒋总统下野;(二)释放政治犯;(三)言论集会自由;(四)两军 各自撤退30里;(五)划上海市为自由市,政府撤退驻军;并任命各党派人士组织 上海市联合政府,政府与共党代表在上海举行和谈。彼等并公开主张;‘总统下野 后,由李副总统继承大任。’上月30日,白再发通电主和,河南省主席张珍,亦同 日要求‘总统毅然下野”。在此中感迫胁持之下,以父亲生平抱负、人格及人性, 无论如何,决不能接受。纵欲忍让为国,亦不能即时引退也。

“父亲因一面计划答复白崇禧等,一面发表文告,申述政府对和平的立场与具 体办法……盖欲按即定计划,主动引退,且暗示军民作心理上之准备也。”

在蒋介石发表元旦文告的当天,新华社发表毛泽东《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新年 献词。

l月14日,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发表关于时局的声明,声明提出八项条件,作为 国共和谈的基础,条件如下:

一、惩办战争罪犯;

二、废除伪宪法;

三、废除伪法统;

四、根据民主原则改编一切反动军队;

五、没收官僚资本;

六、改革土地制度;

七、废除卖国条约;

八、召开没有反动分子参加的政治协商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接受南京国 民党反动政府及其所属各级政府的一切权力。

一个月以前,也就是在1948年12月5日,中共宣布了国民党43名头等战争罪犯, 蒋介石列为榜首,陈立夫也榜上有名。

蒋介石再也坐不住了。

1949年1月21日,南京国民党总统府宽大的会议厅里,将星云聚,高官满座,国 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临时紧急扩大会议在这一沉闷的气氛中开始了。

国民党总裁蒋介石,仍然和往常开会一样,最后一个到达会场,今日却失去了 以往的威风凛凛,自命不凡。

蒋介石扫了一眼像霜打的庄稼一样耷拉着脑袋,坐在四周的同僚们,本来想慷 慨陈词地发一通开场白,然后再光光彩彩地宣布“引退”,一见气氛如此低沉,只 好也压低了语调:

“诸位同志,我党自孙中山缔造以来,在三民主义旗帜的辉映下,凭全党同志 的精诚团结,浴血搏斗,历经艰难险阻,渡过了诸多难关,获得了国民真诚的拥戴, 取得了剿匪与抗日的巨大胜利。”

蒋介石说到这里,有意识地停了一下,四周环顾了一下,见大家没什么反应, 又接着说:

“但是,自民国三十六年来,由于种种原因,建国事业受到挫折,三民主义陷 入迟滞,勘乱剿匪不尽人意。中正毕生革命,只知为国效忠,为民服务,实现孙先 生遗志,从而履行革命者之神圣使命。

“为有助于国家的独立完整,有助于民国休养生息,有助于三民主义的发扬光 大,我有意与共党息兵言和,决定即日引退,让德邻(李宗仁)代行总统职权,与 共党进行和谈。”

蒋介石沉痛地宣布“引退”,有人很平静,有人却感到震惊。

谷正纲、谷正鼎、张道藩还没等蒋介石说完,就失声大哭。

张道藩站起来,一边擦眼泪,一边恳求说:“总裁不能引退!”

谷正纲忙跟着疾呼:“总裁应继续领导我们与共党作战到底!”

接着,顾祝同、何应钦、吴铁城、戴季陶、周至柔、桂永清、汤恩伯、吴鼎昌 等也声泪俱下。

陈立夫对蒋介石提出“引退”,早就知道消息,但听到蒋介石自己宣布“引退” 时,还是禁不住泪流满面,等大家都说完后,他站起来说:“委座乃我党之领袖, 国府之栋梁,民族之精英,此时引退,对党对国对民,损失将不可估量,还望委座 三思而后行。”

蒋介石见挽留自己的都是被毛泽东宣布的战犯,他培养多年的得意门生,多少 得到了一点慰籍,但很快被凄凄楚楚的感情淹没了。

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明白,东北失守,徐蚌失利,财政崩溃,党内腐朽,已到了 不可收拾的地步。

激流勇退,把李宗仁推上台,自己操纵幕后,不失为权宜之计。

蒋介石振作精神,摆摆手说:“我已做出决定,请不必挽留,党国的前途,就 拜托德邻和诸位同志啦!”

李宗仁本想说几句挽留的话,但又极不情愿,他略谦恭地说:“先生一走,恐 怕德邻难以担此重任。”

蒋介石目不对人地说:“德邻老弟,你就不要推辞了!我决定五年之内不问政 治,你只管放开手脚干,有困难我做你的后盾。”说着给蒋经国使了个眼色。

蒋经国立即将一份拟好的文件递给蒋介石,蒋介石接过文件递给李宗仁:“我 这里拟了一个文告,你签个字即可就职视事。”

李宗仁接过文告看了起来。

“德邻老弟,办完移交,我就离开南京回溪口去,一切都拜托你了。”蒋介石 皮笑肉不笑地对李宗仁说。

李宗仁展开文告:

“中正自元旦发表文告,倡导和平以来,全国同声响应,一致拥护。乃时过兼 旬,战争仍然未止,和平之目的不能达到,人民之涂炭,局其有极。因决定身先引 退,“以冀再战销兵,解人民倒悬于万一,特依据中华民国宪法第49条,‘总统因 故不能视事时,由副总统代行其职‘权’规定,于本月ZI日,由李副总统代行总统 职权。

元务望全国军民暨各级政府,共矢精诚,同心一翊赞李副总统,一致协力,促 成永久元和平。中正毕生从事国民革命,服膺三民主义,自十五年由广州北伐,以 至完成统一,无时不以保卫民族、实现民主、匡济民生为职志。同时即认定必须确 保和平,而后一切政治、经济之改进,始有巩固之基础。

“故先后20余年,只有对抗日之战坚持到底,此外对内虽有时不得已而用兵, 均不惜个人牺牲一切,忍让为国。往事斑斑,世所共见。假定共党果能由此觉悟, 罢战言和,拯救人民于水火,保持国家之元气,使领土主权克臻完整,历史文化与 社会秩序不摧残,人民生活与自由权利确有保障,在此原则下以致和平之功,此固 中正馨香祝祷以求者也。”

李宗仁看完,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蒋介石被心腹们的眼泪感动了:“诸位同志不要悲痛,我并不是真心想离开, 撇开大家不管,共产党将锋芒对准我蒋中正,我暂时走开,由德邻来主持局面,形 势很快就会好转的,到时,我们还会见面的。”

“先生什么时候动身,我们好到机场送行。”李宗仁说。

“是的,我们一起送委座国奉化。”陈立夫也附和着说。

蒋介石克制住自己,装出一副和善的样子:“大家公务都忙,就不必造了。” 心里却愤愤地想:这帮家伙等不急啦,这就赶我走。

蒋介石与大家-一握手作别,走出会场,钻进轿车,直奔中山陵。

陈立夫等人急忙尾随而去。

蒋介石来到孙中山的雕像前,取下法兰绒礼帽,脱下白手套,深深三鞠躬。

蒋介石离开中山陵,令驾驶员驱车直奔明故宫机场。

陈立夫为了表示对蒋介石的忠心,遂驱车前往机场送行。

谁知,蒋介石却立马把脸变得铁青,根本不理陈立夫。

陈立夫不知何因,毕恭毕敬地说:“祝委座一路顺风,多多保重!”

蒋介石却厉声说:“你们不要表忠心了,我已经明白了,共产党没有打败我, 打败我的是自家的国民党!”

陈立夫不由一怔,也不敢正视蒋介石一眼,更不敢说什么。

蒋介石却得寸进尺,用手指着陈立夫的鼻子说:“就是你们一班人!”

陈立夫默不作声。

蒋介石临上飞机又扔下一句:“从今以后我再也不入中央党部的大门。”

“美龄号”专机起飞了。

陈立夫等人被蒋介石骂得面红耳赤,呆呆地望着飞机徐徐飞上蓝天。

陈立夫对蒋介石的下野痛心疾首,表示自己的忠心,蒋介石不但不领情,反倒 把陈立夫臭骂一顿,这是令陈立夫意想不到的。他感到不解、委屈和愤恨。

蒋介石却认为二陈坏了他的大事,是二陈操纵党务,培植CC系统,使党内派系 重叠,矛盾叠出,是二陈搞特务政治,激起天怒人怨,才导致了他的失败。

蒋介石根本不愿承认所有这些都是他一手操纵二除干的,却把一切罪责都推到 二陈身上。

蒋介石还对陈立夫去美国支持杜威竞选一事颇有成见,尽管去美国是他派的。

1948年,美国总统大选年,从选举一开始,民意测验的结果就对杜鲁门不利, 以后杜鲁门虽竭尽全力,但仍摆不脱不利的局面,共和党候选人杜威的民意测验得 分远远超过了杜鲁门。

民主党候选人在选举前处境不利的形势使蒋介石看到了希望,共和党人杜威在 反共上是非常坚决的,不像杜鲁门那样有缓和余地。

杜威如果获胜,就意味着美国政府不仅不会像杜鲁门那样设法赶蒋下台,反而 会坚决支持,杜鲁门控制很紧的对蒋介石的“有限援助”政策就会结束,大批美援 就会源源而来。

美国政府深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政府贪污腐化无能,而共产党却蒸蒸日上, 因为如果想保证国民党不被共产党击败,必须将以蒋介石为首的“贪污腐化的一伙” 赶下台,另选比较有作为的人上台取代蒋。

这样,便出现了1948年美国支持李宗仁竞选副总统的一幕。

在美国,支持李宗仁,指责蒋介石政府腐化堕落的主要是执政的杜鲁门政府。

杜鲁门在1945年因总统罗斯福逝世,以副总统接任总统职位,三年来,几乎处 处和蒋介石作对,很多事情不让蒋如愿。

蒋介石看到杜威胜利在望,便毫无顾忌地以杜鲁门之道,还治杜鲁门之身,支 持共和党候选人杜威当选。

蒋介石先是特命中国驻美大使顾维钧向杜威授特种“吉星勋章”,并命当时在 美国的孔祥熙、孔令杰父子大肆活动,为杜威拉选票。

为了表明对杜威的坚决支持态度,蒋介石命陈立夫携400万美元,以参加美国道 德重整会的名义,在美国两院议员中,大肆活动。

蒋介石的活动,引起了杜鲁门的注意,尤其是陈立夫携巨款在美国上蹿下跳的 活动,使杜鲁门相当反感。他说:“他们使许多众议员听他们吩咐。”

可是,蒋介石终于打错算盘,在大选举行前的最后一个星期,杜鲁门神话般地 扭转了局势。

1948年11月7日,杜鲁门在美国大选中击败了杜威,当选总统。

而在此时的中国,三大战役正在进行中,国民党政府军事失败,人心离散,美 援又迟迟不来,蒋介石忧心如焚。

在这种紧急情况下,蒋介石又决定由宋庆龄出访美国,以协商美援事宜。

1948年12月10日,杜鲁门夫妇约见宋美龄,宋美龄向杜鲁门提出了再提供30亿 美援军事援助的要求。

杜鲁门回答说:“美国只能付给已经承诺的援华计划的40亿美元,这种援助可 以继续下去,直到耗完为止,美国不能保证无限期地支持一个无法支持的中国。”

随后,杜鲁门向报界发表了一个声明,宣布美国向蒋介石提供的援助已经超了 38亿美元。

蒋介石急需得到的美元没有盼来,却于12月30日收到了白崇禧发自武汉的逼宫 电报,才不得已下野。

杜鲁门对南京政府和蒋介石本人确实厌恶之极,在逼蒋下野后,一方面支持李 宗仁和谈;另一方面,为保证其在中国的影响,避免中国倒向苏联,甚至不惜抛弃 南京政府,和共产党建立正常关系。

蒋介石对此愤慨之极,而又无法发泄,无奈,他把一肚子气都撒在陈立夫身上。

一天,蒋介石对陈立夫说:“有人说美援下不来,就是你陈立夫去美国造成的。”

陈立夫感到心里委屈,又不好直接顶撞蒋介石,只是说:“委座,您也这样认 为吗?”

蒋介石把头一扬:“当然我也这样认为。”

陈立夫不服气地说:“可去美国为杜威拉选票是你派我去的呀。”

蒋介石瞪了陈立夫一眼,没说什么,起身走了。


分类:民国历史 书名:陈氏家族全传 作者:李西岳、苏学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