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陈氏家族全传》1.陈诚说:“把陈立夫送上火烧岛”


1950年,台湾。

当中国大陆欢庆解放,万众颜欢之日,惊魂未定的蒋介石、陈果夫、陈立夫及 其家人们,已退缩在孤岛上唉声叹气,愁绪满怀。

大陆已别,台岛飘摇,内外交困,千疮百孔,台湾面临着严峻的现实。

新华社元旦时评庄严声明:

“绝对不能容忍国民党反动派把台湾作为最后挣扎的根据地,中国人民解放军 斗争的任务,就是解放全中国,直到解放台湾、海南岛和属于中国的最后一寸土地 为止。”

新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显示了旺盛的气势。

美国如何看待台湾,这是蒋介石极为关注的。不料,望穿秋水,等来的消息, 却让蒋介石的希望变成失望,以至绝望。

1950年11月4日,杜鲁门在白宫举行记者招待会,明确宣告,美国政府绝对不插 手台湾事务,“不供给军援与军事顾问于台湾的中国军队”。

华盛顿把蒋介石遗弃了。

台湾内部一片混乱。

台湾面积只有36000平方公里,山脉占去2/3,原有人口600万,承继日本人留 下的工业基础、交通建设,人民生活粗可温饱。可是,眼下蒋介石一下子带来了200 多万军民,是台湾总人口的1/3,人口压力骤增,生产失调,通货膨胀的恶性循环 已经出现。

如果不改善这种局面,仅仅由于经济方面的原因,便可使这个由大陆逃亡来的 政权垮台。

好在蒋介石离开大陆之前,把民间所藏银元、黄金、美钞等几乎搜刮殆尽,全 部存人国库。上海被解放军包围前后,据李宗仁的说法,当时国库库存全部黄金39 0万盎司,外汇7000万美元,白银价值7000万美元,多项总计约在美金5亿元上下, 这些金钞,被蒋介石全部空运到台湾。

这些金钞只能解燃眉之急,但经济如无根本改变办法,迟早要坐吃山空。

台湾的军事力量,亦不可自恃。陆续败退到台湾、海南、金门、舟山、大陈诸 岛的军队,蒋介石号称60万之众,其实是虚张声势。大部分是刚逃出大陆的残兵败 将,或官多于兵,或有官无兵,空留番号。官兵成份也是五花八门,职业军人中, 混杂着大量的被裹胁来的农民、渔民及学生。正规野战师团中,也有保安团等地方 武装拼凑其中。

台湾的空军,计有兵员85000人,各型飞机400架,但缺乏维修的零件,真正能 战斗的仅剩半数。

汽油储存量,也只有两个月。海军官兵35000人,舰艇约为50艘,也与空军一样, 零件缺乏,燃料不足。

靠着这些陆海空兵力;蒋介石虽然口头上说已建起了“海上长城”,但他心里 比谁都清楚,这不过是借以给自己壮胆而已。

国民党内部呢?更是混乱不堪。

没有人相信,蒋介石会在台湾呆得住,跟他一起逃到台湾的“学生”、“同志”、 “部属”们,纷纷四处寻找自己的生路。

以“四大家族”为核心的蒋家王朝,曾在中国大陆风光了几年,而如今也已分 崩离析了。

宋子文被共产党列为战犯,国民党内的政敌又说他侵吞公款,要他交出财产的 一半,国民党军队正兵败如山倒,美国人又骂他腐败,宋子文来了个爹死娘嫁人, 个人顾个人,没有陪妹夫在大陆坚持到底,于1949年1月辞去当时的广东省长职务, 带着妻子张乐怡,往香港转赴巴黎“治病”去了。6月,他又去了美国,从此,便一 去不复返。

蒋介石的连襟孔祥熙呢?自鲸吞美金公债,被宋子文。政学系、CC系联合赶下 台以后,便结束了飞黄腾达的历史。抗战胜利,还都南京,孔祥熙虽有东山再起的 举动,终因美国人对这位贪污美援的皇亲深恶痛绝,迄未遂愿。于是,宋蔼龄从美 国来电,推说她在美开刀,要他前往。孔祥熙顺水推舟,于1947年离开上海赴纽约, 住在里弗代尔的自家别墅,经营他的银行去了。

美国总统杜鲁门曾派联邦调查局查过孔祥熙的个人存款,但所得数目,只是孔 氏家族的凤毛麟角。杜鲁门骂道:“他们全是贼,他妈的,没有一个不是贼……他 们从我们送给蒋的38亿美元中偷了7亿5千万美元。他们偷了这笔钱,又投资在圣保 罗的房地产中,有些投资在纽约这里……”

在“四大家族”中,最忠于蒋介石的,莫过于陈氏兄弟了,他们不仅在个人财 产上清贫如洗,不像孔、宋那样巧取豪夺,贪得无厌,而且在政治上死心踏地的追 随蒋介石,一直到蒋家王朝在大陆上崩溃。

然而,想起陈立夫、陈果夫兄弟,蒋介石心中却有一种说不清楚的厌烦与恼怒。 陈氏兄弟当年深得蒋介石知遇,形成了渗透于党、政、军、文化教育、财经各方面 的CC系。原是蒋介石反共事业的中坚,但很快就开始结党营私,形成“蒋家王朝陈 家党”的局面。

这不能不使蒋介石感到,自己的政治正面临着CC的潜在威胁。

陈氏兄弟为了扩大势力,常常以党内民主派的姿态出现,并且对蒋颇有微词。

来到台湾,蒋介石更是从几方面都觉得CC已是个累赘。

在大陆不得不倚重二陈,是为了借助CC来对付其他派系,现在台岛上只剩下蒋 氏父子,而蒋介石也从自己的大起大落中,看透了人情冷暖与世态炎凉,决意将来 由骨肉至亲的蒋经国继位,卧榻之侧,岂能由他人安睡?

蒋介石自然知道,今后台湾的前途,仍在于美国大老板是否给予支持,而美国 人早就因蒋、陈勾结而对国民党有所抨击,为了取悦美国而牺牲二陈,这笔账细算 起来,还是合算的。

二陈的另外一个对手就是陈诚,来台初期,陈诚便和CC系闹得不可开交。

原来国民党宪法规定,行政院命令须经立法院批准方可生效,后来,李宗仁代 总统期间,立法院曾授予行政院可以行政令代替法律的特权,以使由蒋操纵的行政 院长何应钦与李宗仁抗争。

李宗仁赴美后,“立法院”即收回此项特权。陈诚接掌“行政院”,要求照例 享受这种特权,遭到陈立夫把持下的“立法院”拒绝。

陈诚不服气,又要求代行本属“立法院”的职权,二陈当然把持不让,这下, 趾高气昂的陈诚火了:“授权案乃是被他们CC派所否决,从此,行政院长只有陈立 夫能当,本人决心马上辞职!”并宣布“行政院”立即休会。

陈诚还咬牙切齿地说:“我要把陈立夫和CC分子统统送到火烧岛(即绿岛)上 去监禁!”这在迁台初期的国民党政坛,无疑是一场轩然大波。

这句话被CC派的人听到了,并马上报告了陈立夫。陈立夫知道,陈诚后面有蒋 介石撑腰才如此猖獗,每次跟他斗争,自己总是吃亏,现在CC系又面临低潮,所以 只好忍气吞声。

跟陈立夫预料的一样,在这场斗争中,蒋介石又公开袒护陈诚。

陈立夫初到台湾时,还想整理一下旧部,再展雄威,把CC队伍拉起来。

然而,陈立夫看看自己的队伍,又心灰意冷了,CC系中的人物,有的已经逃亡 海外,有的留在了大陆,有的甚至作了共产党的政协委员。

来到台湾的CC系人物,其实也并不齐心,他们有的已生隐居之心,忙于找房子 安排家属,有的刚从大陆逃出,惊魂未定,甚至不想重操旧业了。

陈立夫感到一种莫名的失落,在蒋介石面前的失宠,与其他派系的互相争夺倾 轧,失去大陆的痛心疾首,以及CC系内部的矛盾重重,人心涣散,使他的锐气衰减 了许多。

在大陆,他的锐气像钢铁,决心一辈子追随蒋介石,跟共产党斗争一辈子,直 到把共产党全部消灭。但是,三年之间,共产党像风卷残云一样,把国民党赶出了 大陆,被国民党统治了20多年的960万平方公里的中国,在一夜之间成为共产党的地 盘,国民党竟被共产党赶到了一个只有几万平方公里的小岛,而且,共产党还要解 放台湾。陈立夫心神不定,后半辈子该怎样度过呢?

尽管陈立夫也怨天忧人,尽管陈立夫也痛定思痛,但是,他参与政治的兴趣丝 毫没有减弱。


分类:民国历史 书名:陈氏家族全传 作者:李西岳、苏学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