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氏家族全传》1.应邀为蒋贺寿


> 1966年10月的一天,陈立夫收到了蒋介石的一封信。

这封信使陈立夫刚刚平静的生活又起波澜。

蒋介石在致陈立夫的信中,关怀地询问他在美国的生活近况,并邀请他回台湾 定居。

信中还透露,1967年是蒋的80寿辰,准备好好庆祝一下,希望陈立夫返台。

关于回不回台湾的问题,陈立夫又踌躇起来:虽然上次返台,见蒋介石对自己 不冷不热,只关心生活不关心政治,但自己多年来对蒋介石毕竟是忠诚的。既然蒋 介石已经盛情邀请,还是去为好。

虽然在美国过隐居生活,也有乐趣,且已适应,但这里毕竟是异国他乡,台湾 是自己的国土,那里的一山一石,一草一木,都亲切无比,还有那些同仁亲友们, 常常在梦中相见。离开故土10余年了,落叶归根啊,如果台湾能容,如果蒋介石是 出于真心真情,回台湾定居也是自己的宿愿。

陈立夫权衡利弊,觉得自己应该回去。

上次回台蒋介石未能执意挽留,因为蒋经国的根基还没有扎牢,CC的势力还很 顽固,陈立夫留在台湾,无形之中又加大了CC派的势力,蒋经国又多了一个障碍。 况且,那时候,陈立夫还年富力强,尚能担当重任;如今满头银发,老气横秋,即 使放在位置上,也不中用了。

再说,年龄大了,锐气也减了,重返政坛的愿望自然熄灭了许多。所以,这时 候,蒋介石召陈立夫回台湾,是没有一点政治目的的。

这一点,陈立夫心里十分清楚。

就在此时,陈立夫想起了蒋介石有一次过生日的情景。

1946年,蒋介石60大寿,国民党的头头脑脑们互相争宠,都想借此时机,献给 蒋介石一件最心爱的礼物,以讨得蒋介石的欢心。担任“中央”秘书长的朱家骅别 出心裁,发动各大学特别党部铸了九个鼎,准备在蒋介石寿辰之日,献鼎祝寿。

朱家骅知道蒋介石的脾气,拍好了,皆大欢喜;拍不好,会惹一身臊。

为了做到有的放矢,朱家骅在铸鼎前给蒋介石打了一个报告。

蒋介石看了看报告,顺手签了一个“阅”字,表示同意。

朱家骅非常高兴,赶紧筹备铸鼎事宜,准备在祝寿大会上献给蒋。

这事很快被CC派的人知道了,马上报告给了陈立夫。

陈立夫感到若蒋介石接纳了这九个金鼎,今后必会更加恩宠朱家骅,而对CC派 不利,所以,他要想办法,不让朱家骅的“阴谋”得逞。

陈立夫找到蒋介石,直截了当地问道:“朱家骅想在你60寿辰时献上九个金鼎, 可有此事?”

蒋介石点点头,表示默认。

陈立夫说:“我认为总裁万万不能接纳,朱家骅此举居心叵测,不可琢磨啊。”

蒋介石不以为然道:“不就是献给我的一件生日礼物吗?有什么居心叵测,不 可捉摸的?”

陈立夫说:“总裁寿辰,作为部属出于对您的尊崇,献上礼物,本是人之常情, 无可非议,但朱家骅要送的礼物,就已经超过了为您祝寿的范畴,所以,我说他居 心叵测,不可琢磨。”

蒋介石认真起来:“你又言重了,怎么就超出祝寿的范畴了?”

陈立夫说:“为总裁铸金鼎,造价过高,礼物太重,对您影响不好。另外,为 什么朱家骅不铸10鼎,8鼎呢?这里边是有奥妙的,也是有政治目的的?

蒋介石说:“你言重了吧?”

陈立夫接着说:“朱家骅这样做,等于把你比作皇上,说你一言九鼎。其实, 这等于讽刺你在党内实行专制,压制民主……还有……”

蒋介石一听,似乎有些道理,他一扬手打断了陈立夫的话。

陈立夫却并没住口:“另外,总裁,这样会使反你的人抓住借口,大做文章, 将来会后患无穷啊。”

蒋介石把手一扬,站了起来:“别说啦!本来我们党内就派系复杂……唉!立 夫这一提醒我,我脑子才开窍,老啦,老啦。”蒋介石说着敲了敲自己的脑门。

陈立夫心中一阵得意。

蒋介石感到没法下台,只好把怒气都撒在朱家骅身上,在大会上蒋介石把朱家 骅臭骂了一顿,弄得朱家骅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有苦难言。

弹指一挥间,这件事已过去20年了,现在想起来,陈立夫感到心里很不是个滋 味,感到当时的争夺倾轧,既有些天真,又有些无奈。

1966年10月26日,陈立夫第二次返回台北。

为了怕引起别人的猜疑,陈立夫在机场告诉记者,他这次返台的目的只是为蒋 介石祝寿,别无他意。

他还说,他献给蒋介石的寿礼是集数年精力完成的《四书道贯》一书。

陈立夫这次在台期间,与蒋介石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

陈立夫感到,这次蒋介石真诚坦率多了,跟他上次回来态度大不一样,几乎是 推心置腹,无话不谈。

蒋介石寒暄了一阵以后说:“立夫,我这次让你回来为我祝寿是假,请你回台 湾定居才是真啊!”

陈立夫忙说:“为总裁祝寿,也是立夫的幸事,中国有句古话‘人活七十古来 稀’,总裁已满80高龄,仍然红光满面,腰板挺直,乃是我辈的一大福气呵!”

蒋介石拍拍陈立夫的肩膀:“树高千丈,落叶归根啊,立夫曾为我党做过杰出 贡献,如今流浪他乡,中正乃心中不安啊,你能回台北来,我们常在一起叙叙旧, 聊聊天,我这心里就会踏实一些。”

陈立夫道:“多谢总裁关照。”

宋美龄在一边插话道:“立夫在美生活多年,城府更深了。在报纸上看到过你 在美国养鸡的报道,说你颇精通养鸡之道,并且乐此不疲,十分逍遥自在。”

陈立夫道:“夫人过奖,立夫只是随遇而安,平日里也有思乡之苦啊。”

宋美龄又说:“听说你除了养鸡之外,还著了不少书,什么时间拿出来让我也 拜读拜读。”

陈立夫道:“我的《四书道贯》就是献给总裁的寿辰礼物。”

宋美龄抢过来说:“中正归中正,我归我呀。”

陈立夫道:“我这一本给夫人就是了。”

陈立夫说到这里,想起了离台前,宋美龄曾送一本《圣经》给他,让他在那里 得到心灵的安慰,他还十分不礼貌地回绝了宋美龄。

现在想起来感到好笑,好笑的不在于自己当时的冲动,倒是宋美龄关心自己的 方式,实际上,他不需要别人的安慰,真正能安慰他的是自己。


分类:民国历史 书名:陈氏家族全传 作者:李西岳、苏学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