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汪精卫与陈璧君》28章 视察清乡区的闹剧


1941年春,抗日战争已进行三年多的时间,日寇急于想从侵华战争的泥潭里拔出脚来,以从事新的军事冒险。在对华北实行残酷“扫荡”的同时,又决定对新四军活动最活跃的华中地区进行“清乡”。

汪精卫卖国残民,为虎作伥。在日本主子的吩咐下,成立了一个庞大的反共军事组织———“清乡委员会”。汪亲自兼任委员长,以陈公博、周佛海兼任副委员长,由特务头子李士群兼任秘书长并负实际责任,李的重要助手汪曼云兼副秘书长。准备在其统治区,分期分批实行“反共清乡”。为此调动大批伪军配合日寇设置封锁圈,挨户搜索,编定保甲,实行联保连坐,妄图消灭坚持敌后抗日的新四军和游击队,镇压抗日群众。

为配合清乡运动,当时所有敌伪报纸刊物都大肆宣传,说明清乡工作的重要性;并连篇累牍地发社论和汪精卫等的谈话。伪南京政府把这一工作列为最紧急和最重要的中心任务。

6月中旬,汪主持召开第一次清乡地区行政会议,并指出以京沪路沿线作为示范性的实验区,以苏州为中心,四面展开。这次汉奸们一改“议而不决,决而不行”的作法,7月,“清乡委员会”在苏州设立办事处,由李士群兼处长,唐生明任副处长。苏州实验区的范围,划定东自昆山沿京沪路至镇江,南边包括太湖沿湖各县,北到长江南岸包括常熟、江阴,共约二十个左右的县市。

办事处组织非常庞大,有三四百人。汪伪政府海军部将仅有的一条象征性兵舰“卫民号”也拨给办事处指挥,以加强水上巡逻力量。航空署仅有的三架教练机,汪精卫也指定可随时调为侦察之用。这就是当时伪政府宣布的陆海空配合行动的真相。

清乡办事处的真正指挥者是日本特务机关“梅机关”的晴气大佐。此人是李士群的后台,也是办事处的太上皇。

7月中旬,办事处成立,汪原准备亲自到苏州监督宣誓,但因准备赴日本朝见天皇,临时派老婆陈璧君为代表。办事处的所有

职员都要宣誓效忠汪精卫和坚决实现“和平反共建国国策”,努力清乡工作。陈璧君在会议上大喊大叫地说:“大家要打响第一炮,才有本钱可以向日本方面提出第二步要求。”

9月中旬,去日本朝拜天皇的汪精卫回来了。他一听到日寇在南京的派遣军总司令 俊六亲自光临苏州清乡实验区视察,便紧步其后尘,立即决定也要来巡视,并电告李士群做好准备。自然,李士群又要大忙特忙一番,希望汪这次视察能比 俊六更满意,并准备动员大批人来一次空前热烈的欢迎。

因汪精卫决定乘坐日本天皇送他的专机到苏州来,苏州机场就要重新整修。他要到达的那天早晨,机场通往城内的道路被封锁起来,禁止通行。沿途岗哨林立,如临大敌。汪的专机带着刺耳的呼啸降落在苏州机场,舱门打开,使大小汉奸饱开眼福的是,汪竟穿着大元帅戎装,佩着上将领章。这身打扮使汪这个党棍、政客看起来颇为滑稽。原来,汪为表示他的政府和军队都是国民党的正宗,在领章前端加上一个青天白日的国民党小党徽,和后面代表官阶的三角金星并列。伪南京政府的国旗除在青天白日满地红上面加上一面三角小黄旗,上书“和平反共建国”六个字,以与重庆国民党有所区别外,其余都是一样的。到了1943年,三角小旗也取消了。据陈公博解释,取消这面六个字的小旗,不是意味着伪南京政府不反共,因为国民党本身就是反共的;同时,因伪南京政府已追随德、意、日轴心国家正式向英、美等国宣战,今后的任务不只是反共,而且要反英、美等国,所以不要那六个字了。从此,南京和重庆两方面的标志便完全一致了。更使大小汉奸哭笑不得的是,汪竟忘了他穿的是军装,本应行军礼,可是他却像往常戴礼帽一样,脱下帽子,手持着军帽一边向欢迎的人群摇晃着,一边走下飞机。这种不伦不类的礼节,使汉奸们面面相觑,非常尴尬。

汪精卫尽管是文人出身,后为投机政客,但他到南京建立伪政权后,却东施效颦,全要模仿蒋介石,不但把党政军大权一把抓,而且在称呼上也照搬蒋介石的。他不喜欢人们叫他“主席”,而爱听别人叫他“委员长”或“领袖”。伪军官兵们听人提到这些称呼时,也规定要“立正”以示敬意。

李士群很会讨汪精卫的喜欢,他得到汪要到苏州视察的消息以后,给汪安排了一次隆重的军事大检阅,让汪多过一点“委员长”的官瘾。这次受检阅的伪军,除第二军一部分装备较齐,受过正规训练外,其余是一些保安团队,一共凑了几千人。汪精卫到办事处稍事休息,一听到李士群报告给他安排了大规模的军事检阅,对汪来说,确实新鲜,立刻就要进行。检阅仪式开始后,汪好不威风,在得意之余,几乎当场又闹出一场大笑话。原来汪一向穿惯便衣,过去向人答礼时,总是用手把帽子摘下来,频频点头;这一天,他看到队伍经过检阅台向他敬礼的时候,站在台中央的这位大元帅,却慌手慌脚地把右手向上一抬,又准备去摘那顶镶着金边的军帽。他这一举动,可急坏了主持检阅的伪军官,怕他当场出洋相,给日本军官留下笑柄,更怕这些受检阅的伪军士兵笑出声来。幸好,当汪的手触到那硬邦邦的帽檐时,看到旁边的日军顾问等都是在行军礼,他才把手从帽顶边沿落到帽檐侧面,很不自然地停了下来,总算没有出丑。就是这样,香港等地一些报纸还是添油加醋地把汪精卫这次大检阅情况描绘成一个舞台上的小丑一样,弄得笑话百出。

这次随同汪到苏州视察的随员中,除日本顾问外,还有他的宣传部长林柏生、次长郭秀峰、外交部次长兼翻译周隆庠、航空署长陈昌祖、高级随从参谋黄自强,以及大批中、日新闻记者和摄影记者。从他所带的这些随员中也可以看出,此行是为了对外进行宣传。

检阅仪式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完毕后,李士群等请汪去休息。这时,汪却表现出了平日极少见到的兴高采烈的样子,马上又要集合全体官兵来讲话。汪精卫一向爱讲演,而且很有煽动性,这次没有讲稿,滔滔不绝讲了一个多小时,一开始便称赞嘉奖了“这个区短期内取得这样巨大成绩”和一再强调“这次清乡是以苏州区为实验反共场所,应当在全国发扬这种精神”等一类汉奸常话;又放大声音说:“请大家不要忘记,我们从事和平反共建国,都是赤手空拳而来。我们以前是一无所有,现在有了这种力量,这不是偶然的。这是由于大家有‘革命'的精神和信心,由信仰而产生了一股巨大的力量。同时,也是我们的尊敬的‘友邦'和‘友军'给了我们以极大支援的结果。请我们大家千万不要忘记了这些,都是来之不易。”最后,他大声疾呼,要所有的在场的中、日人员都要“爱中国,爱日本,爱东亚!”

当他声嘶力竭、汗流满面地结束这段讲话时,差一点又摘下大元帅的军帽来答谢。那天晚上,他余兴未减地又听了汪曼云向他作做的长篇报告,又翻阅了许多报表,直折腾到深夜。第二天,巡视从苏州循公路北行,到长江边的常熟,这是最不安静的一段地区。比 俊六视察的地区要大得多,也麻烦得多。在汽车上,汪又发了一通空谈和谬论。接着,谈起了他的日本之行。汪这次赴日朝拜的目的,一是向主子谢恩,二是乞求主子更多的施舍。汪乘车抵东京车站时,日本近卫内阁成员倾巢而出到车站迎接。第二天,汪拜会日皇,献上一对古色古香的四曲屏风。日皇也赐给他一点小玩意儿,汪精卫如获至宝,称谢不迭。他向日本新闻记者无耻地透露自己摇尾乞怜的心迹说:“天皇陛下关怀敝国及东亚的前途、策励有加,尤感深念。”他几乎要说出“谢主隆恩”的话来。当时谈起,还感到沾沾自喜。

汪在视察时,每到一地,都先由汉奸们做过充分准备,强迫老百姓倾家而出,扶老携幼来欢迎他。所经之处,也要昼夜加以整修,但无论如何,也无法掩盖这些劫后土地上满目疮痍的痕迹。

从常熟到支塘等地,许多地方都鹄立着一群群面黄肌瘦、衣不蔽体的人民。他们有气无力地挥动着花束和小旗,用那零零落落叫喊声迎接这个他们所痛恨的卖国贼头子。

汪精卫和那些日本顾问及随从人员,对于那些欢迎他们的叫花子一样的队伍,感到极大兴趣。林柏生马上叫摄影记者把这些镜头拍成电影和照片。隔了两天,在敌伪的报纸上便把这些情景形容成为“万人容巷,夹道欢迎,欢呼领袖之声,响彻云霄”的空前盛况了。

汪精卫出巡苏州地区的闹剧,一连演了三天。汪却越演精神越足,毫无倦容,兴致勃勃。临走时还说:“希望大家继续努一把力,这是一切美好的开端,我们今后一切都寄托在这个上面。只有尽力加强我们的反共力量,才能有远大的前途。”

回南京后,汪便发表了一篇视察感想,更是大吹大擂一番。汪对苏州地区的清乡工作有着特殊的兴趣,以后又曾三次赴苏州地区巡视。

汪后来出巡嘉兴,更富有戏剧性。为了替汪布置一个“行辕”,找了一个测字会的乩坛,先搬走在野史上说他演过“扫秦”(秦桧)的济颠的偶像,把原来佛龛加以改装涂抹,改成汪精卫的寝室,又从苏州运去了几堂红木家具,从上海置办了丝织帘幕,还临时装起卫生设备,居然眉目全非,焕然一新了。可是左邻右舍都是些矮房子,不无“有损观瞻”,且也觉得不太安全。于是用竹篱笆把它围了起来,并且在篱笆上涂了一些标语,并胁令住在篱笆内的居民,在汪精卫来的时候,一概禁止出入。

当大小汉奸来欢迎他们的头子时,谁能进车站,谁不能进车站,这个权利落在日寇的嘉兴宪兵队长汤本手里。许多伪浙江省要员被排列在日本居民的“欢迎”队伍之后。这时,天降大雨,伪省府的厅处局长与委员们都身穿大礼服,又没有雨具,被雨淋得像落汤鸡,丑态百出。于是耐不住了,拥到车站门口,和汤本交涉。这时,站台上军乐大奏,汪精卫的专车已进站,这些人不顾汤本允许与否,也不顾日寇兵的拦阻,全体冲上了站台。

伪上海市长、大汉奸陈公博随汪精卫一起出巡,和汪一样身穿军服,挂中将领章,他是以上海市保安司令的身份,作为汪的随员。

汪下车后,便到“驻嘉办事处”听取报告,接着出席了在当地体育场召开的“民众欢迎大会”,这些居民都是被迫而来的。等汪一到,奏起军乐时,乘乱哄哄的时候,就溜了一半。汪看到这般情景,便无精打采地讲了几句话,草草了事,也算有过这么一回事。汪的嘉兴出巡是败兴而归。

汪伪政权中央监察委员的陈璧君,本来就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凡是能出风头的事就少不了她。她看到日本主子,汪精卫、陈公博、周佛海都先后视察清乡,汪伪政权的宣传机器又大肆鼓吹,她岂能落后,也几次到清乡区视察。

陈璧君首先视察了苏州,李士群不敢怠慢,除吃住认真安排外,又准备报告,安排会场。但她只是坐车沿着汪精卫的视察路线转一转,只是摆出架势让记者拍些照片,拿到报上发表,吃喝玩乐,政事一点不问。李士群又投其所好,送给她一批古玩,陈璧君心满意足地走了。

第一次出巡尝到了甜头,陈璧君又要去杭州视察。1943年4月初,汪精卫把清乡委员会副秘书长汪曼云找来,说:“‘夫人'要到杭州去视察清乡,我想请你陪去。不过这次去杭州,不是以‘夫人'的名义,而是以‘中央监察委员会常务委员'的身份去的。”汪曼云一听,心里就明白了,立即说:“先生的意思我懂啦。”他马上给李士群去电报,要江苏省沪杭铁路沿线各县的欢迎标语上一律写成“陈委员”,不用“汪夫人”字样。陈璧君带着一大批随员,坐着由“清乡”委员会向华中铁道公司包的一节专车,由上海西站出发。一走进包厢,只见伪教育部次长樊仲云、考试院院长江亢虎也在车内,陈璧君心里非常不满,当着众人面,又不好发作将樊、江二人赶走,只是气呼呼地对汪曼云说:“到了杭州,你必须对新闻记者说明,江先生、樊先生不是和我们一起的。”

列车进入杭州车站,刚一停稳,月台上乐声大作,欢声雷动,陈璧君正想下车,又退了回来,原来江亢虎已走到陈璧君前面了。江比陈璧君地位高,这样出站,岂不是喧宾夺主,扫了陈璧君的威风吗?汪曼云赶紧上去拉住江亢虎,没话找话地和他谈起来。陈璧君这才派头十足地下了车。

面对欢迎的人群,陈璧君非常得意,谈笑风生,连陈的亲信也很难看到陈这样高兴的时候。接着,陈璧君在浙江省主席傅式的陪同下,来到戒备森严的西泛饭店。陈此行的主要目的是享享口福,在火车上她就向汪曼云提出:“这次我们到了杭州,你应该多介绍一点杭州风味给我们试试。”还说:“只要好吃,即使摊子也不妨。我也知道,怕脏是吃不到好东西的。”的确,杭州的名菜使她胃口大开,她一个人吃完一个红烧羊头,还要加不少冷菜和面食。陈璧君狼吞虎咽地吃完后,抹抹油嘴,为了摆摆样子,又去出席为她安排的“群众欢迎大会”,将自己炫耀了一番。

陈璧君又在几家有名饭店大吃一顿,又上街买了许多东西。临行时,李士群又为每人准备了一大网篮土特产。来时空荡荡的专车,已被各种物品塞得满满的。陈璧君的杭州视察,满载而归。


分类:民国历史 书名:汪精卫与陈璧君 作者:程舒伟、郑瑞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