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02回 夸神箭倾城卜一笑 亲美色秃马羡双驮


却说巴延听得怪叫声,不觉吃了一惊,忙把阿兰姑娘一推,跳起身来,向草地 上去寻那把佩刀。因为他初见阿兰姑娘影儿的时候,还当是歹人,蒙古的强盗是随 处皆有的,所以巴延便拔出刀来防备着。及至瞧清楚是阿兰姑娘,那把刀自然而然 地撂在地亡了。如今听着怪兽的叫声,急切去找那把刀,一时又寻不着它,急得巴 延眼眶的火星直冒出来。亏得月明如镜,巴延觉得眼前白光一闪,定睛看时,那把 如霜雪也似的钢刀,分明踏在自己的脚下,因心慌了,只望着四边乱寻,倒不曾留 神到自己的脚下面,这时给月光一照便发见出来了。巴延赶忙拾刀在手,再看阿兰 姑娘,早吓得缩做一堆。

那怪声却连续不断地叫着,只见西面树林子里,闪出一只异兽来。从月光中瞧 过去,身体很是高大。只讲那怪兽的两只眼睛,好像两盏明灯似的直射过来。巴延 深怕惊坏了阿兰姑娘,便一手绕起了发髻,拿刀整一整,大踏步迎上前去。怪兽见 有人来了,也就竖起铁梗般的尾巴,大吼一声,望着巴延直扑过来。巴延忙借一个 势儿往旁边一躲,翻身打个箭步,已窜在那怪兽的背后,顺手一刀砍去,但听得劈 绰的一响,似斩在竹根子上,却砍下一段东西来。

那怪兽负痛,便狂叫一声,倒在地上乱滚。巴延正待上去砍它,忽然林子里跳 出一个人来,手执着一把钢叉,只一叉搠在那怪兽肚里,眼见得是不能活了。巴延 细看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兄弟都忽。当下都忽先问道:“哥哥说不出来打猎 的了,怎么又会到这里来呢?”巴延见问,就把玩月遇着阿兰姑娘的事约略讲了一 遍。又指着死兽说道:“俺刚才似砍着一刀的。”说时俯下身去,拾起斩下来的那 段东西一看,却是半截箭竿,还有翎羽在上面哩。巴延悄然道:“怪道当时像砍在 竹根子上差不多了。”都忽接着说道:“这是咱所射的药箭,那畜生中箭之后,望 这里直窜,咱却顺着叫声追来,它后臀那枝箭吃你截断,箭镞钻入腹里,所以那畜 生熬不住痛,便倒下来了。倘使在未受创时,只怕你未必制得它住哩。”

巴延听了,只摇一摇头,便和都忽来看阿兰姑娘。只见她闭紧了星眸,咬着银 牙,索索地伏在草地上发抖。巴延看了,又怜又爱,赶忙也向草地上一坐,伸手把 阿兰姑娘的粉颈扳过来,望自己的身边一拥,再拿双手捧住她的脸儿,向月光中瞧 看。可怜,她已是花容惨淡,娇喘吁吁,额上的香汗还不住地直滚下来。巴延便附 着她耳边轻轻地安慰她道:“姑娘不要惊慌,那孽畜已吃俺杀死的了。”阿兰姑娘 听说,才微微睁开杏眼,低低地问道:“真的吗?几乎把我的胆也吓碎了。”说着 便欲挣起身来。怎奈两条腿没有气力,再也挣扎不起来,重新倚倒在巴延的怀里。 巴延笑着说道:“姑娘切莫性急,再安坐一会儿,等俺来扶持你回去就是了。”

阿兰姑娘一头倚在巴延的身上,却扭过头来对巴延瞅了一眼,现出一种似笑非 笑的媚态,似乎表示感激的意思。这时巴延大得其情趣,一个娇滴滴柔若无骨的阿 兰姑娘,居然拥在怀里,怎不教人骨软筋酥,何况是初近女性的巴延,自然要弄得 魂销意醉了。只苦了个都忽,木鸡似地立在旁边,瞧到没意思时,就盘膝坐在草地 上,从腰里取下烟袋来,低眉合眼地吸着淡烟,以消磨他的时间。

看看斗转星横,明月西沉了,巴延才扶着阿兰姑娘立起身来。可是她那样娇怯 怯的身体,又是受了惊恐之后,怎样能走得动呢?只得把一只玉臂搭在巴延的肩上, 巴延也拿一只手搂住她的纤腰,二人互相紧紧地靠着,一步挨一步地向前走去。

都忽也立起身来,又掮了钢叉,一手拖着那只死兽,跟在后面。

阿兰姑娘走在路上,虽是巴延扶着她,她那双足站不稳,香躯儿兀是摇晃不定。 倘那时有人瞧见这副情状,一定要当作一出《杨贵妃醉酒》看哩。当下,巴延扶着 阿兰姑娘,直送她到自己的帐篷里,便有蒙古小婢出来接着,搀扶进去了。巴延才 回头来,同了都忽回去。

两人走到了半路上,碰着了随都忽出去打猎的小兵,牵着都忽的黑马,迎上前 来。因都忽出去的时候,本来骑马的,后来为追那野兽,就下马步行,恰恰地遇上 了巴延。于是都忽把死兽和钢叉交给了小兵,自己和巴延踏着露水,回到自己的帐 篷里去安息去了。

光阴流水,春尽夏初。蒙古的气候,在七八月里已寒冷如严冬了,但在初夏的 时候,却又十分酷热。巴延自从那天送阿兰姑娘回去之后,才知道遇见阿兰的地方 叫做马墩。那里风景清幽,虽没有山明水秀那么可爱,在蒙古沙漠地方也可算得是 一处胜地了。因为阿兰姑娘不时到马墩来游玩的,所以巴延也常常等候在这里。两 人越伴越亲热,英雄美人,却正式行起恋爱主义来,一见面就是情话缠绵,你怜我 爱的,几乎打作了一团。

一天晚上,巴延打猎回来,卸去身上的猎装,匆匆地望着马墩走来。及至到了 那里,却不曾看见阿兰姑娘,巴延便坐在草地上,一面等着阿兰姑娘,一头解开了 胸脯纳凉。这样地过了好一会儿,仍不见阿兰姑娘的影踪儿。巴延心下疑惑道:她 是从来不失约的,今天不来,莫非出了什么岔了吗?想着就立起身来,一头系上衣 襟,信步望篾尔干家中走去。

将近帐篷那里,远远瞧见篾尔干坐在门前,正在举杯独酌,一个小卒侍在旁边 斟酒,只不见阿兰姑娘。巴延遥望了一会,不觉寻思道:她难道已经睡了吗?又想 :阿兰姑娘是睡在后面的,何不到帐篷后去瞧瞧呢?巴延主意打定,也不去惊动篾 尔干,却悄悄地兜到了后帐篷来。一眼看见帐篷门儿半掩着,从门隙中望进去,只 见烛影摇摇,显见得阿兰姑娘没有安睡哩。

巴延大着胆轻轻地把门一推,那门已呀地开了,便侧身挨了进去,四面一看, 寂静得竟无一人。古时有句话叫作“色胆包天”,巴延这时也不问吉凶,回身将门 掩上了,蹑手蹑脚地挨到里面,走过两重帘幕,便是阿兰姑娘的卧室了。

巴延走到了门口,见一个小婢,在门旁的竹椅上坐着一俯一仰地打盹,室内床 前一张长桌上,高高地燃着一枝红烛。巴延潜身蹑过那小婢的面前,走近牙床,但 见纱帐低垂,床沿下放着一双淡红色的蛮靴。巴延暗叫一声:惭愧!原来阿兰姑娘 果然安睡了。再回头看那小婢时,索兴垂着头呼呼地睡着了。

巴延暗想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岂可错过?当下便伸手去揭起纱帐来,那阵荡 人心魄的异香,却直冲过来,早把巴延的心迷惑住了。

就灯光下看阿兰姑娘,只见她上身单系着一条大红的肚兜儿,下面穿着青罗的 短裤,露出雪也似的玉肤来。巴延恐她醒着,用手去推了推,阿兰姑娘动也不动, 她一手托着香腮,依然朝外睡着。那睡中的一副媚态,真是红霞泛面,星眸似凝, 双窝微晕却带微笑,不是极妙的一幅《海棠春睡图》吗?巴延看到情不自禁的时候, 忍不住低头去亲阿兰姑娘的嘴唇,觉得她鼻子里微微有些酒香。想起篾尔干适才在 门前饮酒,阿兰姑娘不会饮的,必定喝醉了,因此这样好睡。巴延晓得姑娘酣睡正 浓,就轻轻捉起她的玉藕般的粉臂,放在鼻子上乱嗅,又解去她胸前的大红兜儿。 巴延这时真有些挨不住了,便趁势一倒身,和阿兰姑娘并头睡下。正待动手,忽觉 阿兰姑娘猛然翻过身来,轻舒玉腕,把巴延紧紧地搂住道:“你真的爱我吗!”

原来阿兰自认识了巴延,每天在马墩相会,终是情话絮絮。人非草木,孰能无 情?弄得她夜夜梦魂颠倒,云雨巫山,醒转来时仍旧是孤衾独宿,不由得她唉声长 叹。此时阿兰姑娘将巴延一搂,大约她又在那里入梦了。她万万也想不到,真的会 和心儿上人同衾共枕的。当时阿兰姑娘将巴延一搂,又闭目睡着了。

巴延自然乘间温存起来。阿兰姑娘从梦中惊醒,睡眼惺忪地向巴延瞟了一眼, 便银牙紧咬假装着睡去,一任那巴延所为了。

过了一会,阿兰姑娘杏眼乍启,嫣然对巴延一笑道:“你怎的会进来?”巴延 笑嘻嘻地答道:“俺等你不耐烦了,所以悄悄地掩进来的。”阿兰姑娘拿巴延拧了 一把道:“你倒会做贼呢!”两人说说笑笑,正到得趣的当儿,突然地听到前面帐 篷里大叫:“捉贼!”巴延吃了一惊,也顾不得阿兰姑娘了,跳起来夺门便走。那 在帐外打盹的小婢,已惊觉转来,正打着呵欠回身过来,恰和巴延撞了个满怀。巴 延将她一推,把小婢跌了一个筋斗,巴延忙三脚两步飞也似地逃出去了。

其时已是四更天气,月色西斜,寒露侵衣。蒙古的气候在暑天的夜晚里却异常 凉爽,一到了四五更天时,竟和深秋差不多了。巴延一脚跨出门外,不觉打了个寒 噤。又怕他们追来,想自己也算是个总特身分,不幸被人当作贼捉,岂不闹成笑话 吗?巴延心中一着急,脚底下越软了,几乎失足倾跌。这里篾尔干正在醉卧,猛听 得家人们呼喊捉贼,酒也立时醒了,忙一骨碌跳下床来,就壁上抽了把宝剑,大踏 步赶到前帐篷去帮同捉贼。蒙古的窃贼,本和强盗差不多,一般的带着利器,于紧 急时便预备对抗。

篾尔干跑到前门,只见十几个家将,已拿两个贼人围住了在那里动手。篾尔干 正待向前,忽见外甥马哈赉领着数十个壮丁,各执着器械弓矢,一齐赶将进来,迭 二连三地喊:“有贼!”“有贼!”篾尔干听得了,知道贼还不止两个,要想招呼 几个壮丁,望后帐去时,马哈赉已率领着壮丁,争先往后面去了。

因他听说阿兰姑娘的房里有贼,便挺着一把鬼头刀很奋勇地奔入来。马哈赉赶 到阿兰姑娘的房中,并没有瞧见贼人。方待动问,那小婢一头喘气,用手指着门道 :“贼已逃出去了!”马哈赉听了,把刀一挥往外便走,几十个壮丁也蜂拥地跟了 出来。

巴延正望前狂奔,听得脑后脚声缭乱,晓得有人追来,那条路有三里多长,却 是一片的平阳,急得没有藏身之处。巴延没法,只得尽力地奔逃。一口气跑了有半 里路光景,马哈赉紧紧追赶,看看赶了一程,追不上巴延,便吩咐壮丁们放箭,几 十张弓齐齐望巴延射来。巴延遥闻得弓弦乱响,急急引身避开,后腿上早着了一箭。 他仍忍痛奔跑,无奈足筋上被了创,奔走渐渐地缓了。那马哈赉却毫不放松,似旋 风般在后赶着,眼见得是要赶着了。巴延一路逃走,瞧见前面已有一座大林子遮住, 便暗自叫声:“惭愧!”忙连纵带跳地窜入树林子里。把牙咬一咬,恨恨地说道: “一不做,二不休,他们既苦苦地相逼,俺就和他们较量较量。”说着,便隐身在 一株大树旁,等待着他们追来。

那马哈赉和众人赶到林子边,已不见了贼人。众人怕有埋伏,只远远地立着不 敢近前。马哈赉愤然说道:“他进退不过一个人罢了,怕他什么呢?”说着便扬刀 望林子里直扑进去。

后面的壮丁,大家一声呐喊,纷纷随着马哈赉冲进林子。巴延在暗中看得清楚, 认得为首的是阿兰姑娘的表兄马哈赉,知道是个劲敌,便乘他不防备,突然地窜将 出去,飞起一脚把马哈赉手中的刀踢去,只顺手一掌打得马哈赉一交直跌出林子去。

几十个壮丁发声喊一拥上前,巴延却施展出武艺,把前面几个踢翻,夺了一口 刀在手,来一个砍一个。走得较近的,便被他拖住手脚倒掷入林子边的深潭里去了。 这一阵子杀得那些壮丁七零八落,剩下的十几个,早滑脚逃走了。马哈赉吃了个大 亏,更兼左肩上受了伤,也爬起身一溜烟走了。

巴延很是得意,才欲回身走时,忽见后面有人声和马嘶声,火光照成一片,却 是篾尔干领了家将壮丁,亲自来追赶了。巴延着忙道:“不好了!刚才幸得月色朦 胧,不曾给马哈赉等瞧清楚。此刻篾尔干燃着了火把前来,倘吃他看了出来,如何 对得起人呢?”巴延一头想着,料来逃去是万万来不及的,一时情急智生,便拣一 棵大树纵身上去,看枝叶茂盛的桠枝上骑身坐着。不一刻工夫,篾尔干迫到,吩咐 从人向树林里四下搜寻,只有几个杀死的尸身,此外不见半个人影。那些从人回说 贼已遁去了。篾尔干见杀死了许多人,不觉点头道:“那贼的本领怕也不小,并马 哈赉也被打伤哩!”说罢,令把尸首草草掩埋了,领着壮丁等自回。

但当捉贼的时候,阿兰姑娘不住地坐在床上发抖,又怕巴延被他们当贼捉住了。 后来听得获住的贼有两个,知道不是巴延。然不知马哈赉去迫巴延是怎样,及至听 见马哈赉受伤回来,篾尔干亲自去追赶,不免又替巴延担心。过了一会,篾尔干回 来了,却没有迫着巴延,阿兰姑娘这才把一颗芳心放下了。

再讲那巴延躲在树上,给寒风一阵阵地吹来,腿上的箭创又非常疼痛,因此伏 在丫枝上缩作一团。好容易等篾尔干搜寻过了,掩埋尸首已毕,慢慢地离去了林子, 巴延始敢爬下树来。

只觉得浑身骨节酸痛起来,便一步挨一步地回到自己的帐篷里,一倒头就呼呼 地睡着了。

第二天上,巴延醒来,已是头眩身热,肚里很是不舒适。

这是因他干了那风流勾当,骤然吃着惊吓,逃出来时受了凉露侵蚀腿际,既被 了箭伤,和马哈赉等狠斗时用力过了度,挣出一身汗来。结果去爬在树梢上,给冷 风一吹,寒气已是入了骨了。似这般的三合六凑,四面受攻,任你巴延怎样的英雄, 到了这时怕也有些挨不住吧,所以巴延的病一天沉重一天。蒙古在塞外荒漠之地, 除了巫师,又没良医,因此不上半月工夫,一个生龙活虎似的巴延便生生地给病魔 缠死了。

当他临死的当儿,叫他兄弟都忽到了床前,叹口气说道:“兄弟,俺如今要和 你长别了”都忽呜咽着答道:“哥哥,保养身体要紧,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来?”巴 延摇着头道:“俺是不中用了。自恨一世只有虚名,身后却一无所遗。记得俺有一 把佩刀,是两千年传下来的宝物,现在留给你做个纪念东西吧!”说时,从枕边取 出那把刀递给都忽。都忽一头接着,那眼眶里的泪珠不由得簌簌地直滚下来。巴延 一眼瞧见,高声喝道:“人谁不死,怎的作那儿女的丑态!不过俺的仇是要你报的, 那仇人就是马哈赉。”都忽听了,方待回话,看巴延已奄然逝世了。

都忽大哭了一场,便把巴延草草地埋葬了,一心一意地只想着报仇的法儿。但 巴延的死耗,传到了豁秃里村上,篾尔干等都替他叹息。内中的阿兰姑娘,听着巴 延的噩耗,早已哭得死去活来。豁秃里的人民以总特巴延既亡,村中不可无主,照 例是应该副总特都忽升上去。他们嫌都忽年轻少威望,就公举马哈赉做了总特。都 忽见仇人得志,这一气非同小可,便连夜收拾了马匹行装,遣散了兵卒,只身投奔 赤吉利部,预备乘隙报仇,只碍着篾尔干,不便和豁秃里人民开衅。

那阿兰姑娘自巴延死后,终是郁郁寡欢。大凡一个女孩儿家,在不曾破身前, 倒也不过如是,倘一经迁过男性,再叫她去独宿孤眠,便休想按捺得住。阿兰姑娘 又是个爱风流的女子,因而月下花前,时时短吁长叹。亏得她的表兄马哈赉,常常 来和她亲近,阿兰姑娘这颗芳心,就慢慢地移到马哈赉身上去了。

事有凑巧,她的父亲篾尔干病笃了,遗言叫阿兰嫁了马哈赉。他们两人,趁篾 尔干新丧中实行结缡了。可是,阿兰姑娘只和巴延一度春风,早已珠胎暗结,所以 嫁了马哈赉之后,不到七个月,却生下一子来。马哈赉见那孩子头角峥嵘,啼声雄 壮,心里很高兴,也不暇细诘了,便替那孩子取名叫作孛端察儿。过了几年,阿兰 姑娘又迭举两雄,一个叫哈搭吉,小的名古讷特。当古讷特下地的第二月上,马哈 赉却被都忽派刺客把他刺死,总算给巴延报了仇。然从此赤吉利部民族和豁秃里村 民结下了万世不解的深仇。

韶华易老,日月如梭,阿兰姑娘渐渐地色减容衰,他那三个儿子却一天天地长 大起来。眨眨眼孛端察儿岁了,阿兰姑娘常对他说:“赤吉利部是杀父的仇人。” 孛端察儿也紧紧地记着。

一天,孛端察儿和哈搭吉、古讷特弟兄三个,去到呼拉河附近游猎,只见慕尔 村的人民正在乌利山下较射。村前围着一大群男女,在那里瞧热闹。山麓中插着箭 垛,许多武装的丁勇,弯弓搭矢望箭垛射去,也有中的,也有射不到的;一箭中了, 第二矢便射不着了,终看不见有连中的。孛端察儿笑着对古讷特道:“你瞧他们的 箭术都很平常的。”哈搭古不等他说毕,忙接口道:“那怎及得你来呢!”激得孛 端察儿性起,便大叫道:“你敢和我较射么。”哈搭吉应道:“怎么不敢!”说时, 随手取弓拈矢,连发三箭,只听得叮叮噹噹响着,果然齐中红心。这时慕尔村民众 的目光都移到三人身上,还不住地喝着采。

哈搭吉十分得意,瞧着孛端察儿道:“你也射给我看。”孛端察儿侧着头道: “似你那正面射,又有甚希罕?你瞧我背射也射着它哩!”哈搭吉当是取笑他,顿 时大怒道:“你既这样说,射不着时,休怪我鞭打你就是了。”古讷特知道他两人 斗劲,又因哈搭吉生性暴躁,就去劝孛端察儿道:“自己的兄弟,何必定要较量?” 孛端察儿只是微笑着,一手缓缓地去腰里取了弓矢,真个背着身去,接连三箭,也 中红心。看得慕尔村的人民,齐声赞着神箭。

人群中有一个二十多岁的美人,一双盈盈的秋水,瞟着孛端察儿嫣然一笑,孛 端察儿也还了她一笑。这时只气得哈搭吉暴跳如雷道:“你的箭功夫很好,我输给 你吧!”说着回身大踏步走了。古讷特在后叫他,哈搭吉连头也不曾回得。孛端察 儿要紧瞧那美妇,也不去睬他,只叫古讷特跟着自己就是了。

当下,孛端察儿在慕尔村里走了一转,两眼只是向那美妇人注视,那美妇人也 望着孛端察儿瞅了几瞅,又微微地一笑掩了门走进去了。

孛端察儿恋恋不舍地在门前走了几次,这才和古讷特去乌利山打猎去了。待到 回来,经过慕尔村时,村里已静悄悄的寂无一人,再看那刚才的美人,正立在门前 徘徊。孛端察儿大喜道:“那不是天作之缘吗?”便令古讷特在一旁暂待,自己潜 身上前,跑到那美妇人的背后,轻轻地双手向纤腰中一抱,吓得那妇人慌忙回顾, 粉脸恰和孛端察儿的脸碰一个正着。那妇人红着脸道:“这般啰唣,给人家瞧见算 什么呢?”孛端察儿见她可欺,便涎着脸笑道:“好嫂子,此时没人瞧见的,还是 随着我回去吧!”那妇人把孛端察儿一推道:“怎样好跟你走?难道你是强盗吗!” 这一句话倒将孛端察儿提醒过来,就一手牵住她的玉臂,一步步地向草地上走去。

那妇人屡屡朝后退缩,孛端察儿如何肯放呢?恰巧那草地上有一匹没鞍马啃着 青草。孛端察儿突然地向那妇人肘下一搂,翻身跳上马背,在马股上连击了两掌, 这匹没鞍辔的秃马,便泼刺刺地疾驰着去了。不积压孛端察儿逃往何处,再听下回 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