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03回 温柔乡英雄避难 脂粉计儿女留情


却说孛端察儿挟着美妇人,跨了秃鞍的马飞也似地望着豁秃里村便走。这里慕 尔村的人民起初瞧见孛端察儿和那美妇人说笑玩着,还疑他们是素来认识的。后来 看见孛端察儿把妇人搂上马背时,那妇人又没叫喊,连放马的主人也当他是搂着玩 哩。不料那妇人的丈夫阿尼周正从村外回家,一眼瞧见妻子被人抱在马上,便来拦 阻着孛端察儿道:“你将我的妻子拥着做甚,还不放手么?”阿尼图大声说着,孛 端察儿只当没有听见一般,一骑马直冲出村外去了。那妇人在孛端察儿的怀里,假 意叫起来。阿尼图知道这人抢他的妻子,慌忙去告诉村人,放马的主人也忙着备马 去迫。一霎时间,慕尔村上一片的鸣锣声和人们的呼叫声。不一刻中,村人已多齐 集,于是各执着器械,骑马的在前,步行的在后,由慕尔村的村长杜摩下令,和头 目纥里、马塞巴等纷纷赶出村来。

这时古讷特还没有晓得孛端察儿闹出祸来,兀是呆呆地等在那里,却被一个眼 快的村民看见,指着古讷特对杜摩道:“劫人的强盗,就是适才射箭的三个少年, 他是三人中之一,也是盗党呢!”杜摩听了,便指挥马塞巴来捕古讷特。古讷特见 不是势头,要待逃走已是万万来不及的了。只好拔出佩刀和马塞巴动手。

村民一声喊,将古讷特四面围定。副头目纥里,却帮着马塞巴双斗古讷特。想 一个古讷特有多大的本领,早吃马塞巴一棍扫倒,纥里便上去把他获住,登时绳穿 索绑的似捆猪般将古讷特捉进村中去了。这里村长杜摩仍领了众人,飞骑来赶孛端 察儿。孛端察儿既逃出慕尔村,巴不得那马立时驰到豁秃里村,好和那妇人实行取 乐。可恨那匹马却不惯秃鞍的,因此走了半里多路,马的后脚打起蹶来了。他愈是 心急,马却越走不快,恼得孛端察儿性发,提起拳头在马股上乱打。正在这当儿, 忽听得背后锣声大震,马蹄的声音杂沓,料得是后面追到。再回头瞧时,已远远地 望见有四五十骑马似旋风般疾驰而来。孛端察儿知是走不了,便把那妇人挟在左手 肋下,右手拔出宝剑,倒骑了秃马,预备且战且走。

慕尔村民已是逐渐迫近,为头一个彪形大汉,手挺长矛一马当先,正是那村长 杜摩。后来跟着纥里和马塞巴。杜摩追着大叫:“强人慢走,快快下马受缚!”说 时紧一紧手中的矛,望孛端察儿刺来,孛端察儿忙仗剑相迎,才交手得数合,纥里、 马塞巴和后面的壮丁一齐杀将上来,就使孛端察儿有三首六臂,怕也不能取胜。何 况身畔还带着一个女子,更觉得转侧不灵了。当下孛端察儿拦挡不住,只好催马逃 走。

忽见村民队里,一个步行的丁勇,手执着蛮牌,用滚刀的绝技,奔到孛端察儿 的马前,把马脚上砍了一刀。那马负着痛,身躯前高后低,拿孛端察儿和妇人都掀 下地来。此人是谁?便是那妇人的丈夫阿尼图。他因为妻子的缘故,所以奋勇向前, 格外出力。亏了孛端察儿手脚灵活,一到地上翻身向阿尼图一剑,把他执蛮牌的那 只手削去了五指。阿尼图受了伤,只得退后,村长杜摩和马塞巴、纥里等众人虽然 猛勇,但孛端察儿已变了步战,他们长枪大戟反不能用力了。杜摩便大吼一声,掷 去长矛,跳下马去,抢了一把短刀,恶狠狠地战孛端察儿。纥里、马塞巴等见村长 下了马,便也纷纷下马,一齐围绕上来,和围古讷特似的将勃端察儿围在中间。孛 端察儿只有独臂用劲,又要顾着那妇人,他左突右冲,累得一身是汗,终杀不出重 围,孛端察儿心慌,欲要释却那妇人竭力死战,又觉得舍不得。看看围的越逼越近, 四面都高叫着:“强盗授首!”孛端察儿仰天叹道:“我难道今奉死在此地吗?”

正在危急万分,猛听得喊声震天,慕尔村人民纷纷倒退,却见一支生力人马, 望着西边正面直冲杀进来,孛端察儿精神抖擞,并力杀将出去。里外夹攻,把慕尔 村民一阵杀退。孛端察儿见前面的勇士带来百来个壮丁,杀得很为厉害。仔细一照 却不是别个,乃是自己的兄弟哈搭吉。其时,哈搭吉杀了半晌,回过头来问孛端察 儿道:“古讷特什么地方去了?你手搀着的女子又是谁人?”勃端察儿答道:“女 子是我抢来的,古讷特却不曾看见。”哈搭吉大怒道:“你去强抢了人家的女子, 闯下大祸来,将古讷特陷死了,还有颜面回家来呢!咱们今天非同去寻着了古讷特, 你也休想躲避得过。”哈搭吉说罢,逼着孛端察儿去寻古讷特。孛端察儿素来知道 哈搭吉的脾气,倘违拗了他势必两下里火并。因敷衍着他道:“兄弟!你且莫性急, 古讷特是决不会遇害的。我们休息一会,再去找寻不迟哩。”

哈搭吉大叫道:“谁是你的兄弟?你是咱母亲的私生子,又不是咱们的亲手足, 怪道你忍心把古讷特害死了!”孛端察儿听了,不禁脸儿一红,大怒道:“你诬蔑 我是私生子,你却是谁养的呢!”哈搭吉也怒道:“难道不成咱是私生子么?不要 多讲了,你既害了古讷特,咱就先杀你的淫妇。‘说罢便一刀望着那妇人砍去,那 妇人急忙闪躲着,伸手来挡着刀时,已把一只指头砍下来,那妇人便坐倒在地。孛 端察儿怒不可遏,举起手中的剑向哈搭吉似雨点般砍来。哈搭吉叫声来得好,也舞 刀相迎,两人一来一往,在平地上斗了起来。

正厮拼着,忽见那边一个人飞奔地走来,口里高叫道:“二位哥哥不要自打自, 快快杀追兵呀!”孛端察儿和哈搭吉听了,大家停了手看时,只见古讷特气急败坏 地奔来,后面慕尔村人飞也似地追着。看看追到,马塞巴一马当先,捻着一枝钢枪, 向古讷特便刺。古讷特慌忙避过,这里哈搭吉早大踏步上去迎战。那面纥里也舞起 双锤来帮助马塞巴。孛端察儿见了,便仗刀来战纥里。四个人两个骑马,两个步战, 似风车般地厮杀着,把慕尔村和豁秃里的人民看得呆了。

这时古讷特也去找了一把刀,飞身前来助战,五个人杀得难解难分。那边慕尔 村人民后队已经赶到,大众发一声喊,一齐冲杀上来。豁秃里的壮丁正待上去,孛 端察儿杀得性起,便大吼一声,挥剑把纥里砍落马下。马塞巴心慌,拨转马头便走。

许多民丁见主将败走,也纷纷各自逃命。哈搭吉和古讷特领着壮丁,趁热大杀 一阵,那些慕尔村人民只恨爷娘生的脚短,逃得慢的都吃哈搭吉砍倒了。这一场血 战,将慕尔村人民杀伤了大半。哈搭吉望着古讷特说道:“咱们乘胜索性杀入村中, 去掳掠他一个爽快!”古讷特应着,兄弟两个一前一后,带了几十个壮丁飞奔地去 了。

孛端察儿见他们去远了,却回身来看那妇人,只见她坐在地上,花容失色,砍 去的手指上兀是流血不止。孛端察儿赶紧替她割下一条衣襟来裹着,一面扶她起身, 慢慢地望豁秃里村走去。不一刻到了自己的帐篷里,孛端察儿扶她坐在皮椅上,去 热了一杯牛乳来叫她吃着,一面问着她的姓名。那妇人说:“小名叫作玛玲,娘家 姓雷特氏,丈夫叫作莫拉阿尼图。”孛端察儿听了,便把玛玲拥在膝上,低低地用 温言安慰着她。那时哈搭吉和古讷特已饱掠了回来,百来个壮丁都扛着枪来的物件 和几个美貌女子。外面人声嘈杂着,惊动了里面的阿兰姑娘,便出来瞧看。听说两 个儿子劫了许多东西回来,不觉大喜,忙帮着他们来检点各物。阿兰姑娘问起孛端 察儿时,哈搭吉说道:“那祸还是他一个人闯出来的,如今他大约和那妇人寻欢去 了。”阿兰姑娘见说,忙问什么缘故。当下由古讷特将前后的事略略讲了一遍。正 在说着,只见孛端察儿已领了玛玲过来拜见母亲阿兰姑娘。他一眼瞧见了哈搭吉, 兀是气愤愤地要和他厮打,经阿兰姑娘把孛端察儿和哈搭吉劝开。可是此后慕尔村 民同豁秃里的民族也结下了不解的仇怨来。

这样,一年年地过去,阿兰姑娘死了,孛端察儿和那个玛玲却生下一个儿子, 取名叫做赤列兀札。赤列兀札生子迈敦,迈敦生哈不达。哈不达却生了九子,第五 个儿子密儿丹,生了三个儿子,大的名兀秃,第二个名叫拖吉亶,最小的唤作伊苏 克。三子当中,要算伊苏克最是英雄。便由密儿丹替他娶了个妻子,叫作艾伦。那 时伊苏克东征西讨,他的部族便一天盛似一天,各处的小部也纷纷地来投诚。只有 那塔塔儿部不服,伊苏克就和他开战,一仗打下来,擒住了塔塔儿部酋长铁木真。

伊苏克获了一个大胜,班师归来。恰巧他妻子艾伦生下一个儿子来,伊苏克这 一喜,真似比得着宝贝还高兴。又因那儿子生得相貌魁梧,声音洪亮,便对艾伦说 道:“此子将来决非凡物,他下地时我正打大胜仗擒住铁木真,那么就取名叫作铁 木真,算作一个纪念吧!”

又过了几年,艾伦又生了三个儿子,一个叫忽撒,一个叫别耐勒,最小的叫作 托赤台。铁木真到了六岁上,伊苏克一病死了,遗下了四个孤儿,还都在幼年。伊 苏克的两个哥子兀秃和拖吉亶又都是没用的,因而他们的部落便年不如年地衰败下 去了。双丸跳跃,铁木真已十六岁了。在这当儿,那慕尔村的民族,联合了赤吉利 部族,领兵三万来攻豁秃里村。可怜铁木真内没实力外无救兵,只好同了母亲艾伦 和三个兄弟出外逃命。

母子四人走在半途上,给乱兵一冲便各自冲散了。弄得铁木真只影单形,好不 凄凉。但他孤身一个人要待回去,那豁秃里村早被慕尔村民蹂躏得草木无存了。当 下,铁木真痛哭了一会,忽然想起他的母亲艾伦,本是弘吉刺人。现在母舅麦尼做 着弘吉刺的部长,族里十分兴旺,不如去投奔了他,再图慢慢地报仇。

铁木真主意已定,便望着弘吉刺部那里走去。弘吉刺的部族,本在古儿山的西 面,若到古儿山去,非经过那慕尔村的外境不可。铁木真怀着鬼胎,深怕被他们认 出来,那性命就要保不住了。铁木真心里是这样害怕着,然他当时给乱兵冲散,既 没有带得干粮,又不曾携得一些费用。跑不上十多里路,已觉得腹中饥渴起来。铁 木真一时没法,只好挨着饿,一步步地向前走着。

看看到了慕尔村的境,铁木真怕被人认识,却把衣袖掩着脸,匆匆地望古儿山 前进。走了半里多路,前面有一条小河横着,铁木真口渴极了,便走到河旁,蹲下 身去,用手掬着水狂饮。吃了半晌,觉得肚里很是膨胀;就立起身来不吃了。及至 回过身来,背后立着一个女郎,手里提了一只木桶,桶里盛着满满的一桶马乳。看 她年纪约莫十六七岁,却笑吟吟满面春风地瞧着铁木真吃河水。铁木真见她桶中的 马乳,便已馋涎欲滴。

他原饿得慌了,见那女郎很和蔼,就做出似笑非笑的样儿,向那女郎央告道: “姐姐,你桶里的马乳可能赐一点给我充饥吗?”那女郎见说,把头颈一扭,微笑 着说道:“这是生马乳,我家有熟的在那里,你就跟着我回去吃吧!”铁木真忙谢 道:“只是劳及姐姐了。”说时那女郎嫣然一笑,便引着铁木真慢慢地望着家中走 去。不一会到了一个大帐篷里,那女郎却莺声呖呖地叫道:“爸爸,有客来了。” 那帐篷里面,早走出一个老人来,一头应着,一面问道:“是谁来了?”一眼瞧见 铁木真,不觉呆了一呆。那女郎便对老人附着耳朵说了几句,老人点点头,回身引 铁木真到了帐篷里面,那女郎已捧了一大碗马乳出来,放在铁木真的面前。铁木真 也老实不客气,就捧着碗一连气喝了一个干净。那老人等铁木真吃好了,便很慈祥 地问道:“你不是伊苏克的儿子铁木真吗?”铁木真见说,顿时吃了一惊,知道他 是慕尔村人,和自己是对头冤家,正要拿话去掩饰,那老人笑道:“你切莫疑心, 我和你的父亲也有一面之交,我看见你的时候,你还只得五六岁哩。当你进来时, 我看了觉得有点相像,现在越看越对了。”铁木真忙向老人行了一个礼道:“小子 此次是逃难出来的,望老丈包涵则个。”

那老人还礼道:“你既到了我的家里,我决不泄漏出去。如今外面捕你的人很 多,且在我家里住上几天再说吧!”说着叫他儿子齐拉、女儿玉玲出来和铁木真相 见。铁木真才晓得刚才的女郎,是老人的女儿玉玲,那老人的名字呼作杜里宁。

其时大家方谈得起劲,忽听得外面人声嘈杂,齐拉出去看了看,慌忙地跑进来, 乱摇着两手道:“快躲过了!村长绵爽领着民兵来我家搜人哩!”铁木真听了,吓 得往草堆里直钻,那老人也慌做一团。倒是玉玲说道:“且不要着急,后面的草料 棚夹板底下倒可以躲人的,不如令他去蹲在下面吧!”那老人听了,赶紧叫玉玲引 着铁木真去躲藏,自己便去迎接那村长绵爽。

那绵爽穿着一身的武装,佩刀悬弓,露出一脸的骄傲气概。

一走进门,便向四面望了望道:“你们家藏着豁秃里人吗?快把他送出来,让 咱们带去!”杜里宁躬着身答道:“村长不要错疑了,我们和豁秃里人是世仇,怎 敢藏着他不报呢?”绵爽冷笑一声道:“明明有人瞧见一个豁秃里人同了你女儿回 家来的,怎么说没有?”杜里宁说道:“是谁瞧见的?”那绵爽便鼻子里哼了一声, 仰天狞笑道:“你莫管他是谁看见的,既说没有藏着,咱们可要搜一搜了。”杜里 宁说道:“村长不相信时,请自己看就是了。”绵爽也不回答,便一挥手叫兵丁四 下里搜来。

那班民兵,便如狼似虎般地向四下里搜寻了一遍,回说没有。绵爽不信,便自 己去前前后后找寻了一遍,却指着那堆草料说道:“这下面不要躲着人吧?”杜里 宁正要回答,绵爽喝令民兵,把草料一齐搬去。杜里宁怕真个被他找了出来,:心 里十分着急,又不敢去阻拦他,就是齐拉和那位玉玲姑娘,也只是呆呆地在一旁发 怔。那绵爽见草堆搬完,不曾有人,似乎很为失望。便搭讪着对民兵们说道:“敢 是他们看错了。”说罢,慢慢地踱了出去。十几个民兵也乘势一哄地都走了。

杜里宁见绵爽去了,便暗暗叫声侥幸,齐拉回顾玉玲姑娘道:“倘给他揭起夹 板来,我们此刻的性命还有吗?”玉玲姑娘答道:“不是么,我终当他要看出来的 了,真是天幸呢!”

当下杜里宁和齐拉同去打马乳了,吩咐玉玲姑娘须要格外小心。玉玲姑娘应着, 等他们父子走出了门,便悄悄地回到草料棚前,把夹板轻轻地揭起来道:“他们已 去远了,你走出来吧!”铁木真在下面听了,把身体钻将出来。只见他满头的灰尘, 脸上弄得七花八竖,竟和偎灶猫一般了。玉玲姑娘忍不住格格地笑了起来,铁木真 却摸不着头脑,忙问道:“倒没有给他们瞧出来吗?”玉玲姑娘把他脸上一指道: “痴子,被他们瞧了出来,你还能够在我家吗?你没有瞧见刚才多么危险,我们一 家几乎吃你害了!”铁木真见玉玲姑娘一派的天真烂漫,不觉也笑着说道:“多亏 了姐姐,将来自然要重重的拜谢。”玉玲姑娘听说,只笑了笑说道:“你看天已晌 午了,我去取些食物来给你充饥吧。”铁木真谢了声,玉玲姑娘自去。过了半晌, 玉玲姑娘果然拿了一碗马乳,几个菠子饼来递给铁木真道:“你且慢慢地吃着,吃 好了把那碗轻轻打几下,我就会知道的。”铁木真点点头,玉玲姑娘便回身自去。

铁木真吃了马乳和饼,因肚里吃饱了,精神顿觉好了许多,正要起身到后帐篷 去玩玩,忽见玉玲姑娘慌慌张张地走进来道:“外面人声很是热闹,怕又要来捉你 了。”铁木真听了,慌得连跌带爬地钻入了夹板下面去了。玉玲姑娘把板盖上,才 姗姗地走到外面,只见走进来的却是杜里宁和齐拉,她才把那颗芳心放下了。

光阴最快,眨眨眼已是夜了,这时玉玲姑娘胆已吓小了,不敢把铁木真就放出 来,直待夜已深了,杜里宁早去睡觉,齐拉独自出去打猎去了,玉玲姑娘这才燃了 火,取了食物,走到草料棚里,将火放在地上,从夹板下叫出铁木真来。一面把食 物给他,一头笑着问道:“你肚子已饿了吗?”铁木真答道:“饿倒还好,只是躲 在这夹板底下又黑暗又气闷,实在有点忍受不住。好姐姐,夜里没人来的,请你给 我想个法儿,换一块地方躲躲吧!”玉玲姑娘笑道:“你倒一经老虎口里脱身,便 想上天哩。”铁木真便姐姐长姐姐短地一味哀求着她,玉玲姑娘见他说得可怜,便 指着那堆草料道:“停一会儿睡在这个上面,比较那夹板下好得多嘛。”铁木真对 着那草堆望了望,引得玉玲姑娘大笑起来。那种笑声好似山谷鸣莺,清脆流利,真 是好听极了。可怜,铁木真和女子们亲近,这时还是第一次哩。

且这当儿,草料棚里,玉玲姑娘和铁木真之外,又没有第三个人,孤男寡女深 夜相对,加上玉玲姑娘那种粉面桃腮妩媚娇艳的姿态,就使是石头人也要按不住意 马心猿了,何况铁木真呢。他见玉玲姑娘笑吟吟地对着自己,不由得心儿上乱跳, 忍不住把她的香肩一拘,脸儿和脸儿冲并着,一面便轻轻地说道:“这里很冷静的, 却叫我一个人睡着,真是怕人得很,姑娘就陪着我坐一回儿吧!”玉玲姑娘笑道: “我哪里有工夫,哥哥打猎快要回来了,我还要去帮他开剥野兽哩。”铁木真也笑 道:“他一个人去打猎,怎么能够就来?我却不相信。”铁木真说道,便一斜身体 两人一齐坐倒在地上,玉玲姑娘又不觉嘻嘻地笑了。铁木真趁势将她一按,早把玉 玲姑娘玉按倒在草堆里,这时玉玲姑娘已笑得娇躯无力,好在玉玲姑娘也是个情窦 初开的女孩儿家,怎禁得铁木真的一逗引,自然而然地半推半就,在草堆上成就了 他们的好事。他们俩正在欢爱的当儿,忽听得外面齐拉回来,玉玲姑娘慌忙推开铁 木真去开门去了。

这里铁木真却假装在草堆上睡着。

不一会,天色渐渐地明了,杜里宁已起身,齐拉仍到外面去打马乳,玉玲姑娘 去捧了饼饵来给铁木真吃。铁木真就拉住她,要她一块儿同吃,玉玲姑娘不禁红晕 上颊,微微一笑也就坐了下来。两人都是初尝温柔滋味,好似新夫妇一般说不尽恩 爱和甜蜜。过了一刻,玉玲姑娘去了,只见杜里宁背着手,慢慢地踱进来。铁木真 忙起身,杜里宁便对他说道:“外面风声很紧,你可曾知道吗?”铁木真见说,吓 得不敢作声。忽听得前帐篷脚步声乱响,齐拉慌着走进来说道:“那村长绵爽领着 几个亲信的兵丁又来我家搜人了!”杜里宁听了大惊,铁木真更惊得和木鸡一样。 不知铁木真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