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09回 鱼磬声中纳番妇 旌旗影里嫁王妃


却说香狸公主,本是西夏主李安全的爱女,安全为保持国土计,只得将爱女献 给成吉思汗。成吉思汗因她是大邦的公主,也十分看重。那香狸公主呢,不但生得 面貌娇艳,只讲她的身上,已和常人不同了:她平日在宫中,梳洗从不曾用一点香 料,身体上自会生出一种香味来。每到了暑天,盈盈的香汗,真叫人闻了心醉。这 种香味,非兰非麝,异常地可爱。她自己也不知道,那香味究从什么地方来的。安 全也为这个缘故,所以取名叫香狸。

那时,成吉思汗的几个儿子当中,除了崔必特守东部,忒耐出镇青海,只有一 个阿魁,却住在和林。成吉思汗几次要想立阿魁为嗣,终碍着长幼问题,不曾确实 决定。但讲到阿魁的为人,外朴内奸,对于成吉思汗,似乎很尽孝道,成吉思汗也 越发喜欢他了。当成吉思汗病时,乏力兼顾朝政,便令阿魁代理,又叫耶律楚材帮 助着他。阿魁在初监国时候,要在他老子面前讨好,政事无论大小,终是兢兢自守, 就是见了朝里的诸臣也极廉恭有礼。至若宫内外的婢侍小臣,他一样地把珍宝去结 识他们。凡得到好处的内臣,无不在成吉思汗面前,替阿魁揄扬。不上半年,朝中 都是阿魁的世界了。一班成吉思汗信任的臣子,见大势已经改换,便也来趋附阿魁 了。

阿魁见他老子病势日益沉重,想是不起的了,况大权在握,胆也一天大似一天。 后来,居然出入宫禁,私下和那些宫嫔侍女,干些不正经的勾当。这样过了一年多, 后宫的女子,差不多已被阿魁玩遍了。在阿魁的心理上,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 每到成吉思汗榻前去问疾,那两只贼眼,终不住地瞧着香狸公主。有一天上,阿魁 晋谒成吉思汗,恰巧成吉思汗睡着了,阿魁也不去惊动他,便独自一人到养颐殿里 去坐等着。那养颐殿的地方,本是成吉思汗老年办事的所在,到养颐殿来的人,除 了左右宰辅,奉召入殿议事外,其余自皇子以下,一概不准擅入。这殿的对面,便 是香宫。原来香狸公主浑身是香气,宫里都呼她作香妃,成吉思汗也爱宠她不过, 将她所居的地方,题名唤香宫。那天阿魁坐在殿里,觉得很为寂寞,就立起身来, 信步望对面走去。

他此时本是乱走,原没有什么存心的;谁知合当有事,往日香狸公主,在成吉 思汗那里侍疾,差不多寸步不离的,今日忽地想起好几日不梳洗了,趁回宫更衣, 令宫女替她梳了一个长髻,洗罢了脸儿,正要走出宫来,却和阿魁碰个正着。阿魁 见香狸公主,不禁笑逐颜开,低低地问道:“公主什么时候回宫的?咱的父皇可有 些转机吗?”香狸公主见问,紧蹙着双蛾,徐徐地答道:“主子春秋已高,非得好 好地调养,怕一时不易见效呢!”阿魁听说,便噗哧一笑,那香狸公主的粉脸已是 一阵阵地红了起来。

阿魁见她面泛红霞,那种妩媚姿态,愈显得可爱了,因一头笑,一头涎着脸问 道:“公主这几天独宿,倒不觉得冷静吗?”香狸公主见阿魁说的话已不是路,就 正色说道:“这话不是太子所应说的,被人传扬出去,就不为太子自己计,难道也 不顾主子的脸面吗?”阿魁笑道:“深宫里的事,有谁知道呢?

公主请放心吧!“说着,伸过手去,拍着她的香肩。香狸公主大惊,忙将阿魁 的手一推,连跌带撞地逃向成吉思汗的寝宫里来。阿魁哪里肯舍,也就在后面赶去。 幸喜香宫离寝殿不远,香狸公主慌慌忙忙地跨进殿,未免重了一点,把成吉思汗惊 醒了,便探起头来问道:”怎么你这般慌忙?“香狸公主恐成吉思汗生气不好实说, 便带着喘扯谎道:”太子要见主子,臣妾先来报知,不期在毡角上一踢,几乎倾跌, 致有惊圣躬,是臣妾该死!“成吉思汗听了,也不说什么,只点点头,便问:”太 子在哪里?“这时,阿魁也走进了寝殿。原来他见香狸公主逃进寝殿,怕她告诉了 成吉思汗,心上很怀着鬼胎,所以蹑手蹑脚地在外听着。及至听见公主一番的谎话, 不觉暗自庆幸,还当香狸公主有情于己哩。又听得成吉思汗问起他来,就乘势走了 进去,请过了安,父子俩谈些国事,阿魁便退了出来。

从此以后,阿魁在香狸公主面前,很下一些功夫,但那香狸公主,终是正言厉 色的,不肯稍为留点颜面给阿魁,阿魁兀是不甘心,然一时不到手,只好慢慢地候 机会罢了。那天外面闹着刺客,成吉思汗吃了一吓,昏过去了,外面虽然把刺客获 住,成吉思汗的头颅,可已给马英割去了。这个消息传出去,阿魁为了继统问题, 自比别人赶得早一些儿。他一脚跨到床前,见床上躺着一个没头的尸首,不由得天 性发现,也点点滴滴地流下泪来。

哭了一会,才收住眼泪,回过头去,见香狸公主已哭得和泪人儿一般,杏花经 雨,益见娇艳;阿魁忍不住,便去轻轻攀住她的玉腕,低低安慰着她道:“人已死 了,不能复生;公主保重玉体要紧!”其时西贵人也伏在那里,哭得死去活来,却 一点也不曾留心别的。其余的宫女嫔妃,虽立满在床前,阿魁并不见她们避忌,何 况成吉思汗一死,大权已属阿魁,还惧怕谁呢?哪里知道香狸公主的芳心里,主意 早经打定,她想成吉思汗死后,自己正在青年,有阿魁这般的人在着,终久是不免 的,等他来相戏的时候,给一点辣手他瞧瞧,也好叫他心死。

阿魁哪里知道公主这样的打算呢?偏偏成吉思汗才死在床上,他别的不问,却 先调戏起香狸公主来。

那时节香狸公主媚眼生嗔,柳眉中隐隐露出一股杀气,只见她狠命地一摔,把 阿魁的手撒开,四处一望,床沿上放着一把带血迹的宝剑,正是马英割成吉思汗头 颅用过的。香狸公主更不怠慢,顺手提起了宝剑来。阿魁疑公主要把剑砍他,吓得 倒退了几步,香狸公主将剑握在手中,指着阿魁说道:“咱虽不是正妃;也和你父 有敌体之亲,你却不顾人伦,几次把咱调戏,咱心想告诉主子,奈主子方在病中, 一听见称这种禽兽行为,岂不要气坏了主子?所以咱就隐忍着不说,希望你良心发 现,早自改悔。谁知你怙恶不悛,且乘主子新丧,又来欺咱了。

须知咱虽是个女子,也是一国的公主,平日读书知大义,不似你这灭伦的畜生, 全不顾一点儿廉耻。但咱怎肯和你一般见识呢?现今主子既死,你是蒙族的君王, 咱就不难为你,总说一句,咱的颈可以断的,志是不可移的,你如其不信,咱就给 你一个信给你瞧瞧。“

香狸公主说罢,把宝剑扬了扬,随手捋起左臂的罗袖,露出玉也似的粉臂来, 却见她把银牙一咬,飞起一剑,向玉腕上挥去。阿魁和许多宫女嫔妃,及西贵人等, 初时听着香狸公主的一番话,觉得义正辞严,心上都暗暗佩服。大家齐齐地瞧着她, 只是呆呆地发怔。这时见香狸公主,仗剑要砍左臂,不觉吃了一惊,阿魁也吓得面 容失色,忙抢上去夺时,已是来不及了,但听得“哎呀”一声,猩红四溅,落在地 上,变作了瓣瓣桃花。香狸公主那只左臂,早挂落在腕上。她在这个当儿,也就是 花容惨淡,娇躯无力,因此挨不住身,竟噗地倒下尘埃了。

慌得一班宫人,忙去扶持她起身,细看那公主,气喘微微,星眸紧合,已是昏 过去的了。

阿魁很为着急,一面叫人去请太医,一面令官女在公主的耳边呼唤着,叫了半 晌,才见香狸公主悠悠地醒转来,那羊脂般的玉容,已和纸差不多。断臂上鲜血还 是流个不止。不刻,太医也来了,赶紧用药,替公主敷在臂上,香狸公主只是忍着 疼痛,不肯受药。经西贵人和宫女们等再三地劝慰一番,那太医把药掺好了,用布 把公主的断臂扎住,由宫女们将她扶进香宫去了。

阿魁见公主走后,摇着头吐着舌道:“真好厉害呢!”说着便走出寝殿,早见 一班文武大臣,伺候殿外,还有一个侍卫,手提着那个刺客的头颅,等待呈验。因 捕刺客时人多手杂,已将努齐儿乱刀剁死了。众大臣见阿魁出来,一齐站班请安, 阿魁略略点首,叫侍卫把头去埋了。这时耶律楚材朗说道:“皇上既已宾天,国不 可一日无君,请殿下早正大位,以安人心。”话犹未了,只见亲王推多,高声说道 :“依下臣愚见,殿下仍旧监国,待诸王齐集,开一御前会议,再定大事就是了。”

耶律楚材也大喝道:“先皇遗命,谁敢有违?多言者,即请皇命从事!”这话 一出,殿前各王公大臣,自默无一言。于是大家便拥着阿魁登大汗位。阿魁升殿后, 便大封功臣:文职如耶律楚材、刘复、何鲁、留人杰等,均晋一等参议,同平章事 ;宋降将刘整、张士杰、何鲤庭辈授招讨大将军。这时木华黎、兀鲁、哲别以及别 耐勒、忽撒诸人,死的死,阵亡的阵亡了。

新得蒙汉将领,若史天泽、史天倪、阿术,俱加左将军,拜赤颜为大元帅,养 兵训士,准备征伐。

又封妻子那马真努伦为晋妃。阿魁又命建起宏文殿来,为诸臣朝参之所。耶律 楚材因蒙人的礼制,非常的不雅,大臣觐见主子,只屈身叩头,把后足一跷身体儿 一伏,就算是请安,也是君臣的大礼。但照这种样子,不是很难看的吗?楚材把它 提议出来,阿魁汗令参议处议定,无论王公大臣,朝见主子,须按着汉人的礼制, 三呼称臣,不自称奴才而不名的陋习,从此革去。故蒙古人臣,见君主不自称奴才, 这是和清朝不同的地方。也亏了耶律楚材,轻轻一议,倒把蒙臣的身价抬高了。

后上朝,汉蒙的礼节一般无二,都是阿魁汗时改过的。

那阿魁汗既据了大汗位,崔必特和忒耐处,先报给成吉思汗的噩音,两人名遗 使密议,主张是夜回和林奔丧。继接到阿魁汗嗣位的消息,以成吉思汗在日,曾有 遗言,自不便争执。

过了几天,阿魁汗的谕旨到了,封崔必特为宁王,忒耐为鲁王,两人不敢违命, 只好拜受。阿魁汗一面各处颁敕,一面替成吉思汗发丧。文武大臣,循例举哀,和 林的人民,也都挂孝三天。

但成吉思汗临殁,把头颅失去,若宣传开去,不免骇人听闻。

所以由阿魁汗下谕,宫内大小臣工,不许泄露出去,却另用檀木雕了一颗头颅, 放在成吉思汗的腔上,才照帝王礼成殓。这一场大丧,热闹得几乎把和林挤飘了, 纵横一世的成吉思汗铁木真,至此总算完全了结。后人有诗,叹成吉思汗铁木真道 :

一角荒丘葬竹西,夕阳衰草满荒堤。
香奴宫阙今安在?不见雕梁堕燕泥。
三月烟花系主怀,佳人犹忆倚天街。
和林昔日繁华地,二四楼头失宝钗。

阿魁汗初践大位,很想继父未竟之志。所以他继统两年,屡次亲征,得部下的 将士用命,接连地破了慕里蛮部、也而鲜部,又联合了宋朝,进窥金国。这时的金 主守绪,是个酒色糊涂的君王。他终日和爱妃迺美英,除欢饮取乐外,朝事一点也 不问。帝王的政权,都委给了近臣崔立。那崔立的为人,奸佞有余,而保国不足的。 亏了皇叔完颜巴克图,竭力地支撑,可是气数已尽,独木难成林,政事一天天地窳 败下去。

等到蒙古和宋兵杀到汴城,崔立举城投诚。守绪站不住脚,忙与元帅哈达,侍 臣杨沃衍,左丞相阿里哈等,黑夜遁赴归德。

这里蒙古兵先进汴城,蒙将布展,下令把京城中的金珠钱物,一齐掳掠了,载 入军队的辎重车中。宋师大将孟琪,进城慢了一步,却分文不曾取得,便去报知总 帅赵葵,赵葵听了愤不可遏,便欲和蒙军反脸;经众将苦谏,才勉强分兵助蒙。阿 魁汗登位的第六年上,蒙宋两国,同破了金邦。守绪自知亡国之君,无颜出降,就 自经殉国。哈达等俱战死,皇叔完颜巴克图、完仲德,总帅徐永麟,都自刎而死, 金国至此灭亡。总计从阿骨打建国,传了六代,换了九个君主,统计一百二十年。

那时,金城里火光烛天,蒙古和宋兵,分东西入城。蒙将布展,遣密使往迎阿 魁汗,阿魁汗接着,率铁骑三千驰到金邦,亲自出示安民。又把金城中的储积,尽 拨入蒙古名下。凡金国的富户,都令出宝助饷。金国的皇族,有的是钱粮,缺的是 人才,以致弄到亡国。阿魁汗这样地一搜刮,真可算是满载而归。

等到宋朝兵将察觉,要想如法布置一下,所存的已是余沥,寥寥无几了。为破 金邦的缘故,蒙古和宋朝,暗中早结下了仇恨。

不过,宋朝终算仗蒙古的扶助,灭却金邦,报了掳二帝徽宗钦宗之憾。如果没 有蒙军,宋兵单独去灭金邦,怕不见得这般容易哩。

阿魁汗与宋朝,名称上是联合攻守,利害相关,其实蒙古兵处处占着便宜。阿 魁汗既志得意满,便和宋朝瓜分了金国土地,命大元帅赤颜,驻重兵镇守,以防宋 兵的觊觎,自己却下令班师。不日大兵回到和林,一班文武大臣在十里外跪接。阿 魁汗进了都城,便大设筵宴,庆功三天。大家正在歌功颂德的当儿,忽快马报道: “慕里蛮部叛,守将马亚列门战死;现在百户莫尔暇蟆,收拾残兵,退守五柳堤上, 深沟高垒,不敢出战。但五柳堤若失,布罗堡必危;虽那里有猛将李云、白蒲禅, 恐也未必守得住了。”阿魁汗听报,不觉变色起身,把酒杯掷在地上,恨恨地说道 :“慕里蛮部这样的奸恶,俺还须亲征。

把他的部族,也似这只杯子一般地破碎了。才出俺胸中的气愤!“说着下令, 明日军将齐集校场听点。阿魁汗正气冲斗牛,只见左将军阿术,徐徐地致词道:” 末将不才,愿代主子出师一行。“阿魁汗说道:”既是将军愿去,俺叫史家兄弟做 你的后军。“阿术拜谢了,退下来自去点兵。阿魁汗又吩咐史天泽、史天魁,各率 兵五千,去援应阿术。但阿魁汗出征,足足的两年多才得把慕里蛮部平定。

阿魁汗自破金邦后,未免目空一切,渐渐地有些骄纵起来。

他平生的过处,就是迷信太甚,尤其是好和喇嘛亲近。这喇嘛的名称,蒙人谓 高僧的意思。那喇嘛都崇信佛法,自立成教。

他们喇嘛教的起始,是从印度的佛教,传到了吐蕃西藏,便创起一种教来。一 般教徒,叫作喇嘛,大家称它作喇嘛教。

那时,喇嘛教的势力,渐渐传播开来,蔓延到了蒙古。蒙古的人民,大半无知 识的,对于佛教,却非常敬重,阿魁汗以信佛的缘故,也极其尊祟喇嘛。人民见阿 魁汗这样地敬奉着喇嘛,大家越发信任了。有句古话:上行下效,阿魁汗因尊僧信 佛,那些愚民也极端迷信,喇嘛教在蒙古,一天盛似一天,直到如今,还打不破那 种迷信。而且元朝的后代顺帝,甚至于因迷信亡国哩。

当阿魁汗的时代,佛教在蒙古算是初盛。和林地方的高僧,没一个不是阿魁汗 养着他。内中有了个叫托哒的,阿魁汗奉他做大国师,凡有国家大事,出兵之类, 必先问过大国师,以定吉凶。一天,来了一个吐蕃的大喇嘛,自称为佛子。于是由 托哒荐给阿魁汗。那大喇嘛叫卜底休,据说是道术高深,能更改人的性情,一经卜 底休施过法术,刚强的可化为温柔,柔弱的立刻刚强,真是十分灵异。还有佛家的 秘术,就是一夜能御十女的法子。卜底休说,这秘术本是古时庄子所传,潜心练习, 可以长生不死。阿魁汗听了大喜,便跟了卜底休学长生术,将朝政大事,转抛在九 霄云外。他学了一会,自信已很明白了,把御女的要道,先行试验着。拿宫中的那 些宫女,来做他试验的牺牲晶。阿魁汗试了几次,觉得灵验得很,把卜底休当作真 的活佛般看待。

然阿魁汗专门和那些宫女玩闹,日久却有些厌起来了。那卜底休对于阿魁汗说 道:“主子宫里的女子,都是俗骨凡胎,倘要求仙人的长生术,非去找真有仙根的 女子不可。”阿魁汗笑道:“到什么地方去找?只请活佛指示。”卜底休想了想, 忽然笑道:“分明有神仙在那里,几乎当面错过了。”说罢匆匆地出去。不一刻, 领了一个蕃妇进宫来。但见她黄发蓬松,面目晦黑,脸上却涂满了胭脂,加上她一 张血盆的大口,望去真是可怕。阿魁汗看了,诧异道:“这便是神仙吗?”卜底休 正色说道:“主子不要瞧她不起,她的确是具有仙骨的人。大凡仙人,外貌都不扬, 若讲到内功,却非常人所及了。”阿魁汗便向蕃妇问道:“俺欲求长生,你可有什 么法子?”那蕃妇把头一扭,低头笑道:“主子要成仙不难,民妇自有妙术。不过 仙家秘术,只能意会,不能口传,今晚主子可安排着香案,请大师建起坛来,民妇 当将秘术传给主子就是了。”阿魁汗见说,半信半疑,只吩咐内侍,预备起香案。

到了晚上,卜底休领了十几个喇嘛进宫,就宁安殿前,布起佛坛,殿上霎时灯 烛辉煌,鱼磬杂作,铙钹叮噹。阿魁汗坐在一旁,看那蕃妇作法。这时那蕃妇已将 衣服脱去,腰上缠着青布,红绫包头,赤足仗剑,左手捻着诀,口里喃喃地念个不 住。这样地东指西跳,捣了半天的鬼,便退入后坛去了。停了一会,又复出坛来跳 着,接连地三次,那蕃妇突然大喝一声,坛上的铙钹,也敲打得震天价响,早见炉 中一缕香烟,直上霄汉。坛中的喇嘛,齐齐宣着佛号。那蕃妇对阿魁汗说道:“神 仙降临了,快打扫净室,便可传道了!”阿魁汗也莫名其妙,只得一一依她。那蕃 妇微微笑了笑,携着阿魁汗的手,走往静室里去了。这里由卜底休,令把神坛撤去。 第二天上,阿魁汗居然纳蕃妇做了神妃。谁知他天天跟蕃妇学长生术,不到几年工 夫,学得一病不起,竟随了阎罗王做鬼去了。阿魁汗一死,他的儿子贵由还在稚年, 总算勉强嗣了位。贵由立不到三年,又复殁死。这样一来,引出臣子娶皇妃的艳史 来。要知后事怎样,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