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100回 云鬓珠兰宫中憾秋扇 荒村古墓棺内走龙蛇


却说崇祯帝自登位,屈指已经十五年了。这十五年中,宰辅屡更,至大学士温 体仁致迁,杨嗣昌入相嗣昌为边帅杨鹤子,父子剿贼,先后误国,因颟顸被御史徐 镜仁弹劾,下诏系狱。崇祯帝拜周延儒为大学士,参与军国大事,并总督天下兵马。 明朝宰相,威权的重大,历朝没有比延儒更胜的了。崇祯帝也很敬重延儒,每逢到 奏对的时候,崇祯帝终是下位拱手,温言慰勉,还连连向延儒作揖道:“朕以无道, 致令天下大乱,今敬以明代江山托先生,幸先生无负朕所托!”慌得延儒俯伏不迭, 涕泣垂泪道:“臣敢不尽心以报陛下!”

时清兵正破辽蓟,败信传到京师,崇祯帝惶惧不知所措。

朝廷大臣如姚明恭、张四知、魏藻德、蔡国用、方逢年等一班腐儒,又都懦弱 不足道。崇祯帝万分没法,谕令周延儒督师出御清军。延儒的为人,也胆怯如鼠, 逗留通州,犹豫不进。这样地挨了三个多月。清军统兵的是豫王多铎,在各地饱掠 一番,满载归去。周延儒见清兵已退,谎言是自己所打退的,便择吉班师回京。

崇祯帝本视延儒中流砥柱看待,闻得获胜归来,自然喜欢地了不得。又派尚书 曹黄宣、吕端敏等,远远地出城去迎接。

延儒骑马直进皇城,至九级坛前下马,进了乾清门,上奉天殿觐见。崇祯帝亲 自步下丹墀,延儒要待行礼,崇祯帝一把拉住道:“卿为国家宣劳,功盖日月,朕 的列祖列宗,且在地下感激,以后无须对朕行这样大礼。”说罢即命在承仁殿赐宴。 延儒谢恩毕,自去赴宴。宴罢,上谕下来,晋周延儒为崇义侯,加公爵。一时的宠 幸,阉朝无出其右。

那时崇祯帝的崇奉延儒,也就可想而知。哪里晓得延儒献给田贵妃的绣履,恰 好被崇祯帝瞧见,便怒田贵妃私通外延臣子,立时下谕将田贵妃贬入安华宫,叫她 僻处自省。田贵妃被贬,含着两行珠泪,凄凄惨惨地进冷宫去了。崇祯帝既谴责了 田贵妃,余怒未息。这件事廷臣已微有闻知。锦衣卫骆无野,上疏劾延儒拥兵不进, 清军自退,冒认军功的弊窦,一齐和盘托出。崇祯帝阅奏,不觉大怒起来,又以延 儒进献绣履,心上本来很是鄙薄他,怎经得骆无野的疏上,说得延儒误国欺君,简 直是个阿谀小人,于是传旨,宣周延儒入见,崇祯帝痛与斥责。吓得延儒免冠磕头, 额角碰在地上,蓬蓬有声。一头零涕认罪,血流满脸。原来磕头太着力了,把额皮 磕碎,弄得流血不止。崇祯帝看了,怒气早平了一半,反生一种悯恻之心,叫周延 儒起身,念他侍朝有年,准免迁戍,令免职归田。延儒奉谕,好似丧家狗一般,急 急忙忙,抱头鼠窜地出京去了。崇祯帝自贬了田贵妃,虽还有一个袁妃,但宫中却 比前寂寞了许多。那个袁妃,又不如田贵妃的善侍色笑。在田贵妃未被贬时,逢到 崇祯帝有忧患不乐的时候,终是以温婉的言词,再三譬喻劝解,崇祯帝往往破颜一 笑,忧虑尽释。

现在田贵妃被禁,崇祯帝惚惚如有所失,心上常常念及田贵妃。惟令旨已出, 为威信关系,当然不能出尔反尔地收回成命。幸得田贵妃有个女弟,闺名唤做淑英 的,芳龄还只有十七岁,却出落得玉肤莹肌,相貌异常地娇艳。这位淑英姑娘,因 她的姐姐晋了贵妃,她也不时进宫,后来索性留居在宫中了。

及至田贵妃受贬,淑英姑娘也跟了她姐姐,去幽居在冷宫里。

到得无聊时,便来御园中玩耍一会儿。田贵妃有了她的妹妹相伴,倒也不甚孤 寂。

有一天上,崇祯帝同了袁妃,往游瀛台,见稻香院里,一个丽人在那里打着秋 千。崇祯帝只当她是后宫的宫女,细瞧她生得眉目如画,玉容带媚,那种娆娆婷婷 的姿态,不减于田贵妃。崇祯帝把淑英姑娘召到面前,细细地一询问,才知她是田 贵妃的女弟。崇祯帝继统以来,国家多故,对于六宫嫔妃,大半未曾充备,不过虚 悬名位而已。今天见了那淑英姑娘,不由地心中一动。即命袁妃退去,自己携了淑 英姑娘的玉腕,两人并肩着游行花丛。其时兰香满院,蜂蝶过墙,正当春明的天气, 花香袭人。崇祯帝一手牵着淑英姑娘,亲折了一朵珠兰,替她簪在鬓上。宫女们在 旁看了,一齐跪倒给淑英姑娘叫贺,羞得个淑英姑娘粉颊通红,低头蝤蛴,几乎抬 不起头来。崇祯帝微微地对淑英姑娘笑了笑,双双偕入玉樨轩中。是夜崇祯帝就在 轩中,临幸淑英姑娘。

自经此一度团圞云梦,谁不知道淑英姑娘已服侍过皇上?

终不能荣膺贵妃,至少也是个选侍了。谁知崇祯帝因国事蜩螗,忧心如焚,把 临幸淑英的事,早已抛置脑后。这样的一天又一天,田贵妃也以为她女弟当受封典, 哪里晓得始终是消息沉沉?弄得淑英姑娘上又不上,落又不落。如要出宫适人,怎 奈已恩承雨露,当然不能私行遣嫁。讲到嫔妃,又不曾册封过,真是冷落悲秋,伤 感欲绝。除了和她的姐姐,深宫僻处,相对零涕之外,其中的痛苦,向谁去诉?过 不上几时,河南开封被围,忽得到解围的消息。崇祯帝与周皇后对饮赏花,袁妃侍 侧,崇祯帝似觉郁郁不欢。周皇后已经会意,乘间进言道:“田贵妃出居深宫,多 时不见,今可宜她侍宴。”崇祯帝默默不言,周皇后便代传上谕,往安华宫召田贵 妃。不多一会,田贵妃姗姗地来了。行礼已毕,崇祯帝见她玉容瘦损,华颜较前减 折了许多,不禁为之垂泪。田贵妃更是哭得呜咽凄楚。很快乐的席上,变成了愁云 满罩。还亏得周皇后在旁劝说,田贵妃才收泪起身,提壶斟酒。周皇后把匠贵妃手 中的金壶攫过来道:“这是宫女们的事,你何必那样自卑?”

田贵妃一笑就坐,由是后妃间感情渐深,至于亡国,不曾有过龃龆。崇祯帝的 与田贵妃,宠爱也一如旧日。只苦了那个淑英姑娘,崇祯终想不起她。田贵妃屡次 要想起及,见崇祯帝的心境日坏,举止也大异从前,稍拂意思,便要喝骂鞭挞。外 郡的警信,差不多一日数起,不是这里被围,就是报那里陷落。

贼势浩大,边廷烽烟,连年不息,把个崇祯皇帝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似的, 一天到晚短叹长吁,书空咄咄。田贵妃知皇上忧劳国事,心力交瘁,哪里有什么闲 暇管宫廷琐事?这样的耽误下来,淑英姑娘却始终不曾受着册封的。后来闯贼进宫, 还干出一段惊人的事儿来,那是后话不提。

再说李自成攻陷河南,杀了福王常洵,声势大振。自成又进围开封,退而复进, 四次乃陷。陕抚汪乔年谕米脂县令米脂为李闯故乡,发掘自成祖墓。县令边大绶, 奉了汪乔年的命令,往各处探询,都不知道自成的祖墓在那里。经大绶私下探访, 获住了李自成的族人,严刑拷问。那族人熬刑不过,自愿做个乡导,边大绶大喜。 当即带了胥役和工人,携了铁锄之类,竟往李家村的西土山畔。这族人指着山麓中 的一座荒坟,说是自成的祖父母与父母合瘗的地方。边大绶喝令工人,锄头铁耙一 齐动手。顿时掘开坟土,露出了垂朽的棺木来。大绶命开棺验视,连破三具,尽是 些粼粼白骨。

到了第四棺中。尸身并未溃烂,衣服整齐。尸体上一条鳞甲密密,似龙非龙的 东西。金光遍体、头生双角,只是两眼还未睁开,被日光曝得俯伏不能动。边大绶 叫工役,以铁钳烧红,向着那蛇身刺去。泼刺地一声响亮,青烟直冒,蛇身跃起十 丈,堕下地来,约有孩臂粗细,长可三丈余。黑气四射,触鼻即倒。

工役被毒气所侵,死伤六七人。边大绶忙领众工役,刀锄齐上,才把那条金甲 蛇打死。于是用巨瓮置石灰,投蛇瓮内,呈解入省。由边大绶修了公文,述明掘墓 的经过。

汪乔年看了呈文,皱眉说道:“边县令所掘的坟,是李自成祖父母的,还不是 他始祖的寝穴。听说自成的历代祖宗,共瘗一处,棺椁有十六具,墓中有铁灯两盏。 昔有仙人点他的墓穴,又作两句谶语道:”铁灯发光,李氏为王。‘这样说来,没 有铁灯的不是李自成的祖墓。“当下汪乔年仍令幕下,把呈文驳回。谓李自成祖墓, 不止四棺并葬,还须再加寻觅发掘。

边大绶奉谕,又饬了差役,四处去访寻,终不曾得到头绪。因这掘坟墓的事, 非叛逆不道的祖坟,是不能任意发掘的。边大绶深恐掘错了,那就要弄出事儿来, 可不是玩的。只得上复汪抚台,回说寻找不到。

汪乔年执定不相信,回顾左右道:“陕人既有‘铁灯光,李氏王’的谣言,谅 非无因的,边令寻访不着,待俺自己去找去。”汪乔年的为人,憨直而有胆力。做 官的声名,很是不差。

乔年要发掘李自成的祖墓,实在他进京觐见时,受崇祯帝的密谕,所以不达目 的不止。那时汪抚台便带了三四名亲随,两个得力的家丁,连夜潜赴米脂。边大绶 闻得那汪抚台亲到,忙率着部属出城迎接。汪乔年叮嘱大绶,不许声张以致走漏风 声,使李自成知道,必派人防护,进行就棘手了。边大绶领命,真个密不透风,分 头寻觅。汪乔年又找了著名的堪舆家,向米脂的西山地方,周围细勘有无龙穴。这 样明访暗寻,双方并进。

不到几天,有一个堪舆家报告来,在西山的乱冢丛中,寻到一所佳穴,虽说不 定有皇帝之气,但穴间四面皆石,煞气极盛,子孙当为盗首。乔年见这堪舆家的话 说,很有些和李自成的行为相符,就领了工役人等。到堪舆家所指的地方察看。墓 冢都已深陷地中,露在地上的,只有石钵大小一类坟顶,恰巧是十六座。原来李自 成家世代清寒,祖宗的棺木,无地可埋,一起抛在乱葬丛里,胡乱搬些土泥掩了, 就算是安葬了。年深月久,棺木下陷,人家不疑是坟墓,所以无论如何打听不着了。 汪乔年见墓顶数目,与谣相同,吩咐工役,开始发掘。第一个坟,据说是李自成的 始祖,棺内的尸骨,已尽行消灭了。阖棺都是红色的蚂蚁,整千盈万的,正不知哪 里来的。第二三四具的棺打开,棺中满贮着清水。水里有无数的金色鲫鱼,一闪闪 随水游泳。棺破水泻,卿鱼被土石阻住,不得游出,立时涸死。还有其余的棺内, 有虾蟆,有小孑孓。最奇的是一对白色的鸟儿,口吐白雾,也从棺中飞出。汪乔年 令工役噪逐,乱石纷投,追至百步外,白鸟中石落地,折翅而死。又有一具棺内, 是一只兔儿,大如野獾,初见日光,尚能跳跃,转眼自毙。

开到最后一棺,据说是李自成的曾祖,也就是葬在龙穴正中的。当锄及墓门时, 有白蚁无数,纷纷飞出,半晌方得飞尽。

再开掘进去,棺前有木菌两朵,形似擎灯。菌上火光熊熊,好似烧着一盏铁灯 一般。其实那火光是地气所致,并不是真火。

汪乔年看了,不禁大喜道:“这才是闯贼的祖坟,和儿童的谣言,确是符合的。” 说着令工役并力发掘。好一会工夫,始全棺毕落。棺上一条巨蛇,护着棺身。那蛇 生得青鳞白斑,秃尾锥头,遍身盘绕着,棺木都被遮掩了。工役等见蛇体很大,吓 得呐喊一声,往后奔逃。蛇被喊声警觉,忽然一响腾空而起。

汪乔年见蛇来势凶恶,拈弓搭矢,只一箭射去,正中蛇的左目。

那蛇长啸一声,似空山老鹳的鸣声,眨眨眼蛇便飞空,不知飞到哪里去了。汪 乔年瞧不见大蛇,着工役开棺。

棺盖一启,众人又齐齐地吃了一惊。只见棺内的尸首完整,面目焦黑,眼珠赤 色,大若龙眼,突出在眼眶外面。脸和身上,都生青色细毛,茸茸似绿茵,风吹微 微作动。尸的手脚指甲,长已四五寸,蜷旋如勾,又似龙爪。尸脑有小穴,穴上遮 有白翳。翳经空气,闪耀不定。汪乔年亲自执着铁锥,把脑门里的白翳刺砍,轰然 作响,犹如巨雷。汪乔年惊得面如土色,工役尽奔。巨声过去,尸脑中飞出一条赤 色的小蛇,长约四尺,粗不到一寸。头上有角,颔下有须,腹生四足,尾似棕叶, 两目灼灼有光,俨然是条龙形。那赤小蛇飞到了棺外,腾起数十丈,向红日乱咋, 大有吞噬日光的气概。惜飞起不过数十丈,便坠下地来。又复腾空,对着红日怒目。 这般地三起三堕,跌倒了地上乱滚,转眼就化做了一堆血水。

这时汪乔年和一班工役,看得目瞪口呆,半晌说不出话来。

赤小蛇既自化红水,众人始敢上前。汪乔年令将尸骨舁出,积薪在尸旁,燃火 焚烧起来。臭恶气味,莫可名状,十里外犹能闻得腥味。乔军见诸事已毕,把所有 的棺木,一古脑儿焚毁了。

又使堪舆家镇了穴道,才领着工役等,回转县署。令尹边大绶照例接待,汪乔 年因时世不靖,连夜赶还省中。一面修疏,把掘墓毁尸的事,据实上闻。

时李自成方围襄城,上谕令汪乔年往援,乔年奉旨,统兵赴襄城。城内粮饷已 尽,甚至杀老弱的民兵充饥。守城的是致任御史韩进辉与知州庞茂公,竭力死守, 众心不懈。自成挖土成穴,灌火硝百担,要待燃火轰城。进辉命军士担水进穴,火 硝着水,火不得燃。自成正在恼恨,忽报米脂祖墓被巡抚汪乔年发掘,并言有龙飞 出。李自成顿足大骂,势必回兵攻陕,杀乔年以泄掘墓之仇。于是令兵土奋死扑城, 襄城于是日为自成攻破,屠戮人民官吏,阉城无一得免,虽鸡犬不留一只。自成屠 城方罢,又报汪乔年领兵来援襄城了。自成跳起来道:“报俺祖宗尸骨暴露之恨, 就在今日了!”说毕,大驱兵马迎接上去。那汪乔年赴援襄城,在半途上闻得襄城 已经失守,方拟退兵。忽见对面尘土飞扬,人喊马嘶,知道贼兵来迎。只得将人马 摆开,列阵方已,自成领了贼众,似风卷残寻般驰来。乔年部下诸将,见贼势汹汹, 人人面现惧色。汪乔年恐贼兵硬冲阵,下令射住阵脚。

李自成骑着高头乌驺马,挺身当先。望见敌阵上的帅旗,大书一个“汪”字, 自成把鞭梢遥指着,回顾贼兵道:“掘俺祖坟的就是此人。你等给俺把他擒来!” 说罢直跃上前,贼兵马军齐上,势如潮涌,锐不可挡。汪乔年挥兵抵敌,官兵哪里 遮拦得住?被贼兵的马队,冲得七零八落,四散奔走。汪乔年领着五百名劲卒,及 勇将孙盛、徐芳突围而出,望西疾驰。自成大喝一声,军士放箭,一刹那间,万矢 齐发。汪乔年和孙盛、徐芳两指挥,都被乱箭射死于阵上。自成叫斫下乔年的首级 来,破脑吸髓食之,谓是泄恨。自成破了襄城,杀了陕抚汪乔年,又连陷了城,杀 总督傅宗龙,又破商水扶沟,攻陷叶县,将军刘国能遇害。自成累克诸城,声势越 大,流贼如“曹操”、万里眼、“老回回”左金玉等,都来依附自成。

讲到自成的用兵,每到一处,攻城不下,便集诸将计议。

众口纷纭,莫衷一是的当儿,自成却闭目瞑坐,听众人献议。

听到后来,择众人中最是两全的计划,立决立行,从来无丝毫犹疑。又兵丁分 黑白大队,黑衣兵都骑马执大刀,临战时以便冲锋;白衣兵是步队,一例手执长矛, 随在马兵的后面。若与官兵相遇,马兵疾驰出战,看看人马将乏,下令马兵退后, 步兵挥长矛冲出,勇不可挡。倘步兵再不能取胜时,即挥动马兵复出,马步兵混合 力战。马步兵仍难取胜,命分左右后退。拥铜铸大炮直出,炮内实火药并铁子,轰 然一发,千百人可以立毙。于这时马步两兵,挥左右并上。这种野战法所向披靡, 真是战无不胜哩。要知贼众横行怎样,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