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101回 玉石俱焚藩王殉难 琴剑飘泊义士拯危


月冷风凄,夜色溟潆中,都现出一种凄凉的景地。荒草萋萋,磷磷的鬼火,往 来犹如游萤。村舍中的屋民,都已死亡流离,断垣败墙里面,难得有凄楚的哭声, 从破壁中透了出来,真是呜咽怆恻,叫人听了酸鼻。道上的碎石,处处染满了碧血, 折臂损头的尸体,东横一个西倒几人,白骨粼粼,随地皆是。

似这样的惨象,就是铁石人见了,也是要下泪了。那时正是闯贼李自成屠戮了 叶县,村舍市镇,尽成荒丘。百十里相望,朝不见人烟,夜不闻鸡犬。似这般地浩 劫,翻开历史来,只怕要算是第一页咧。

李自成既屠了叶县,又分兵往屠扶沟,直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渠,十室九空, 道上寂无人迹。自成尚以为未足,又屠了商水,进兵南阳。唐王聿镆,太祖高皇帝 子柽之七世孙,和总兵猛如虎,登城拒守。

讲到这位唐王,也有一段很香艳的情史在里面。聿镆的为人,性情很是柔弱, 一切的言辞举动,温文妩媚,极类女子,更兼他的丰姿俊秀,仪容翩翩。往时乘车 上市,那些小家碧玉,都要倚窗窥视。见了这美貌的王孙,谁不艳羡?只恨自己没 法去侍奉这样的隽逸丈夫罢了。唐王既生得这般漂亮,害得南阳的无郎小姑,真是 如醉如狂。唐王每同了邸中的仆役出游,一般小女儿,几演掷果的故事,所以当时 的名士柳三三,尝作《南阳纪事》诗:“绿柳紫烟春色好,路人争说看唐王。”当 时唐王的风仪,于此可见一斑了。

其时南阳城西,有一家做编篱生涯的张小二,因家景清寒,和他老妻女儿,早 晚工作。编好了竹篱,由小二担着去卖,一天赚得一二百文,一家三口,并一只小 黄犬,也终算勉强度得过去。不到几时,张小二忽然一病死了,剩下母女两人,孤 苦相依。赖着十只指头儿,一针针地刺下来胡口。张小二的妻子马氏,自小二死后, 把她的女儿碧桃,越发看得她和掌上明珠似地,连风吹都要怕肉痛的。穷人养娇儿, 这话的确不差。但碧桃姑娘的性儿很聪敏,什么绣花刺绢,没有一样不是精工绝伦。 凡碧桃姑娘所绣的东西,拿到市廛上去,总是比别人的卖得快。那些市侩,甚至交 相争夺,因此索碧桃姑娘绣物的,几乎尸槛为穿。

有一天上,碧桃姑娘方绣余倚窗闲眺,恰好唐王聿镆从楼下经过。这碧桃姑娘, 已是双九芳龄,正在伤春的时候。骤然看见唐王那种风度翩翩的样儿,不由地芳心 姑醉,怔怔地伏在窗上。那手中的一幅罗巾,不知不觉地掉下楼去,不偏不倚,正 落在唐王的背上。唐王忙伸手取下那方罗巾来,见巾上绣着一朵芙蓉,旁边一头高 冠的雄鸡,是含高官锦衣鸡称锦衣公子荣归之义,却绣得栩栩如生,的确是神针妙 手。唐王细看了半晌,知道是闺中人的手迹,便抬起头来,向楼窗一瞧。果然见一 个妙龄女郎,看了唐王嫣然一笑,粉颊儿微微泛着红霞,蝤蛴低垂,掩窗进去了。 唐王就把罗巾纳在袖中,竟自回邸,倒并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谁知碧桃姑娘自经 见过了唐王之后,芳心中深深印着,时时去倚窗眺望,终不见有那天美少年经过。

光阴逝水,转眼春去秋来,黄花遍地。南阳的士大夫,都效那载酒看花,持螯 赏菊,纷纷到城西的金谷圃中,置酒高会。

唐王也常常偕着一班墨客骚人,往菊圃中游赏,还借此哼几句五言七古,点缀 目前的佳景。那金谷圃距离碧桃姑娘的家中,只不过一箭之路,到圃中去的,都要 经过碧桃姑娘的楼下。王孙公子,舆马相接。碧桃姑娘也倚楼窗,瞧看热闹。蓦见 那个美貌公子,也在众人丛中,不禁芳心一动,把香躯斜靠在窗口,一手支着腮儿, 只是呆呆地幻想。

唐王和众士人饮罢席散,各自归去。唐王也跨了一头小驴,背后跟了两名卫护, 一路慢慢地游览回邸。那时夕阳西垂,暮鸦还巢,烟锁池塘,好似一幅天然的晚景 图。唐王骑在驴背上,不觉见景生情,口里还低声吟哦,正在寻觅佳句。举手瞧见 窗楼上的美人,只顾对着自己发怔。唐王因她呆得可笑,忍不住回头微笑。哪里晓 得这一笑,碧桃姑娘在窗楼上,瞧得十分清楚,她以为唐王的笑,是有情于己,忙 也回眸还了唐王一笑。

唐王却控驴径过,毫不在意。碧桃站娘是有心的,从此便短叹长吁,早思暮想 的,不免郁闷出一场病症来,渐渐地弄得卧床不起,一病奄奄。碧桃姑娘的母亲马 氏,心下异常着急,一面请大夫给她调治。医生说她心事太重,定有什么忧虑系念 着,倘若要这病痊愈,非将心病释去,是万不能见效的。马氏听了医生的话,就再 三向碧桃姑娘盘诘,碧桃姑娘只是不肯实说。

到了后来,看看病势一天沉重一天,马氏哭哭啼啼的各处求神拜佛,又去盘问 她的女儿。碧桃姑娘自己也知道病状已危,想来是隐瞒不住了,便将遇见唐王的事, 细细地讲了一遍。

马氏皱眉道,“这件事可就难了!南阳地方的王孙公子很多,不知你钟情哪一 个?”碧桃姑娘喘着气道:“休管他哪个,总之南阳城中,没有再比那人好的了!” 马氏听了,四下去询邻舍亲朋,都说除了绰号唤做小潘安的唐王,端的没有第二人 了。马氏见说,把舌头吐了出来,半晌缩不进去。因此匆匆地回来,对碧桃姑娘说 道:“好儿子!此去已打探明白了,你所钟情的那个人,是帝王贵胄,邸中的姬妾, 正不知有多少,岂少你这样一个人?如其是平常百姓,做娘的还可以替你去设法, 现在他们自己人做着当今皇帝,休说你老子是编篱的贫民,就使是一二品大员,只 怕也未必高攀得上。好儿子,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碧桃姑娘听了,好似兜头浇 了一勺冷水,浑身冰了半截,只装做没有听见似的闭上眼睛一语不发。

这样的又挨过了几天,碧桃姑娘的病症,越觉得沉重,连说话的舌头都僵了。 马氏彷徨无计,坐在床边上,泪盈盈地哭又不敢哭响,两只眼泡哭得红肿像个胡桃。 碧桃姑娘嘴里虽不能说话,心上都是很明白的,要哭时泪已枯了,睁睁地瞧着她母 亲马氏苦笑了两声。母女两个厮守着竟然寸步不离。直到了三更时分,碧桃姑娘忽 然神气清醒起来,泪汪汪的向马氏说道:“女儿的病,看来是不中用的了。可怜母 亲枉自辛苦了一场,万不料白头送了黑头,说来也真是伤心!但是女儿这条心,始 终不能放怀,那叫做因爱致死。既已为了他丧了性命,倒不能不给他一点消息。” 说着就绣枕下面,摸出一个小小的纸包来,递给马氏道:“女儿横竖是垂死的人了, 母亲须要把这包儿去送给那人,好叫他知这女儿是为他而死的。”碧桃姑娘说到这 里,一口气回不过来,两眼往上一翻,竟昏死过去。吓得马氏大哭小叫,掐唇提发, 闹了好一会,碧桃姑娘方才悠悠的醒转,可由是昏昏懵懵地,气息奄奄,知觉已失 了。

马氏呜呜咽咽地哭到天明。在碧桃姑娘病未沉重的当儿,见她母亲这般悲恸, 自然要劝住她的。这时碧桃姑娘自己也顾不了,任她母亲哭得力竭声嘶,再也不能 安慰她的母亲了。马氏又哭了半天,见她女儿仍然这般昏迷,便取了碧桃姑娘交给 她的纸包儿,一路问着唐王的府第。有人指示了她,马氏就放大了胆,向唐王的邸 中走将进去。被管门的仆役阻住,盘诘来历。马氏指手划脚地说了一遍,弄得个管 门的摸不着头脑,不许马氏进去。马氏不禁大怒起来,随手只一掌,打得那门仆火 星直冒。门仆大骂:“哪里来的疯妇,到王门上来撒野?”于是把马氏扭住了,要 想撵她出去。马氏死也不肯,乘势倒在地上,大哭大叫地闹个不住。王府中的仆役, 闻声都赶了出来,大家做好做歹地劝马氏出去。因她究属是个妇人,不好过于为难 她。这马氏哪里肯受劝,哭声反而越发较前闹的响了。

这样的一闹,惊动了府内书斋的唐王,亲自出来诘问,马氏坐在地上,见内厅 走出一个鲜衣华服,风度翩翩的官人来,心想那人必定是王爷了,就霍地从地上爬 起来,扑地跪在唐王的面前,把自己女儿,怎样堕下罗巾,被王爷拾去,第二次倚 窗,又见拾巾的王爷经过,对了窗上微笑,害得她女儿染成了相思,目下奄奄待毙, 要求王爷大发慈悲,一救她女儿的性命。

说罢,伏在地上放声大哭,又从衣袋里掏出那个纸包来,双手呈上。唐王听了 马氏的一番话说,蓦然忆起了拾巾的事儿来。

回想那天从金谷秋圃中看菊回来,在驴背上确曾见一个女郎瞧着自己发怔,难 道天下真有这般的痴心女子么?唐王一头想着,一手把马氏的纸包接过来,拆开瞧 时,见又是一幅同样的罗巾,巾上泪痕斑斑,系拿猩红的鲜血,咏成七言两首,唐 王便慢声吟那诗句道:侬亦风流自爱才,凭窗绣凤数年来。

终缠绮孳楼头望,剩有香魂绕碧梅。
深夜几疑蝴蝶梦,颠狂舞柳岂亲栽?
新愁犹忆憾秋菊,莫道相思付劫灰!
一笑春风逸趣生,天涯消息不分明。
空吟竹影香闺月,愁拨琵琶碧草行。
颠倒梦魂浑如醉,风流终负玉郎情,
红丝难缔成惆怅,何日嫦娥弄玉笙?

诗的上首,题着“唐王殿下”,署名是个“碧”字,却写得歪歪斜斜地,似已 乏力书不动了。唐王读罢,不由地吃了一惊。暗想她怎么会知道俺是唐王,又想这 种女子,也可算得是痴情极了。于是笑着向马氏说道:“承你的女儿这样多情,可 惜俺邸中侍姬已充,安插不下了,只好辜负你的女儿了!”马氏见说,忙磕了个头, 流涕说道:“王爷的恩典,可怜民妇只有一个女儿,不幸死了,将来民妇去依靠何 人?还求王爷救民妇女儿的性命吧!”说毕,放声大哭起来。

唐王见马氏哭得悲伤,心早软了一半。想世间上的事,真无奇不有,自己的女 儿染了病,却寻到俺的邸中,没来由要把女儿送俺,不是叫俺很为难了吗?又读那 诗句,觉得她情意缠绵,词义怆恻,唐王这时也有些心动了。以为这样的多情女子, 是天生的情种,俺既拒绝了她,应当要亲自去安慰她一番,使她知道俺不是个无情 人,那么她虽死也不至怨俺了。唐王打算已定,便令马氏起身,微笑着说道:“你 且不要悲哭,俺就和你看你的女儿去。”马氏听了,立时转悲为喜,收了眼泪,侍 在一旁。

唐王吩咐家仆,备起几匹马来,领了四五名健仆,及两名侍卫,一齐上马。叫 马氏在前引导,一行人望着城西进发,眨眨眼到了马氏家门前。由马氏引到她女儿 的房内,家仆侍卫,都站住门前侍候。唐王独自走进房去,马氏向碧桃姑娘叫道: “好孩子,你醒一醒吧,你那个王爷来了。”碧桃姑娘正在昏昏沉沉的当儿,一听 她母亲的话,两眼微微地睁开来,看见一个美丈夫坐在榻前,正是那天驴背上的心 上人。碧桃姑娘自己是在梦中,瞧了又瞧,看了再看,忍不住一阵心酸,哇地一声 哭出来了。唐王坐在床沿上,仔细看那碧桃姑娘,见她玉容憔悴,面庞儿比在楼头 时,已消瘦了许多,青丝散乱,却不减她的妩媚。又见她抽抽噎噎地哭得似雨后芙 蓉,愈增娇艳。唐王一手把着她的玉臂,低声地安慰。碧桃姑娘越哭越是伤感,几 乎又哭到咽不过气来。唐王倒被她哭得没话可以慰劝,呆呆地瞧着一声不则。俗话 说,女子的眼泪,是最厉害的东西,无论你是坚韧钢铁,也要被她哭软了的,何况 唐王究竟不是铁打的心肠,因对碧桃姑娘说道:“你只顾安心调养好了,俺决不负 你的。”碧桃姑娘才止住了哭,唐王自回邸中。从此碧桃姑娘的病,一天天的减轻, 不到半个月工夫,已能起床步行了。

光阴似箭,过了两个月,碧桃姑娘的精神,这时早经复原。

于是要她母亲马氏,向唐王去提议前事。唐王感碧桃姑娘情深,便把她迎归邸 中,并给马氏赡养费二千金。碧桃姑娘自进了唐王府,唐王爱她善侍色笑,宠幸逾 于他姬。那王府中婢仆,以碧桃姑娘是个编篱的出身,大家很瞧不起她。及至见碧 桃姑娘处事和蔼,众人又都赞她一声好。府中大大小小,没有一个不和碧桃姑娘要 好的。

谁知花好不长,唐王纳碧桃姑娘还不到半年,李自成率贼众进攻南阳。唐王取 出私财百万,大犒军士,又召集了新兵四千,与总兵猛如虎竭力守城。哪里晓得召 集的新兵,多半是些无赖游民,暗下通了贼线,乘夜偷开北门。贼众就一拥而进。

猛如虎领了部众,拼死巷战,到底寡不敌众,贼兵矢如飞蝗,把猛如虎射得同 刺猬一样,死在路上。那唐王闻得贼已进城,要想逃走时,邸外贼众,已围得铁桶 相似,喊杀声震四野。

唐王知道不能脱身,忙召集邸中的姬妻和王妃周氏商议大计。这时碧桃姑娘泪 盈盈地立在诸姬丛中,唐王高声说道:“今已事急,俺是决不从贼的,只有身殉了。 你们速速各自谋逃生去吧!”话犹未了,碧桃姑娘首先应道:“王爷尽忠,妾辈自 应尽节。”说毕,一头望庭柱上撞去,脑浆进裂地死了。唐王只说了声“好!”接 着小监报道,“王妃自缢了。”唐王连道了几个“好”字。一霎时美妾艳姬,纷纷 投井的投井,自缢的自缢,莺莺燕燕,转眼都一个个玉殒香消。唐王点头微笑,随 后自己从壁上拔一口霜锋宝剑来,待要望着颈子上抹去,那外面的贼兵,早已打破 了大门,似潮水般涌将进来。唐王的剑锋方刺着咽喉,剑靶被贼兵夺住,叮的一声, 剑已掷在地上。

贼众七手八脚地一顿乱缚,把唐王捆住了。其时王府中已如鼎沸,丫环仆妇的 哭声盈耳。

唐王有个儿子慈耀,年才十三岁,还在书斋中念书,闻得贼兵杀进邸中,吓得 他大哭起来。在这危急万分的当儿,那教慈耀读书的西席先生,叫做黎崧的,仗着 一把朴刀,从外面直抢入来道:“王爷和王妃,此刻都已尽忠了。咱们快走吧!”

说着一把拖了世子慈耀,如飞般地往后园便走。那时花园的铁门,也被贼兵撞 破,恰好杀进园来。黎崧大喝一声,一手挟了慈耀,一手舞刀,望贼中乱杀乱砍, 好似发狂差不多,贼兵都向后倒退。黎崧杀开了一条血路,护着了世子慈耀,只望 前狂奔。贼众在后追赶,强弩射来,黎崧身中六矢,还负着慈耀,死命地奔走。这 样的一口气赶了四十余里,后面的追兵渐远,喊杀声隐隐可闻。黎崧负了慈耀,走 上一座土冈,遥望贼兵,已距离得很远了,才放下慈耀。

黎崧已是精疲力尽,眼前觉得一黑,哇地吐出一口血来,翻身昏倒在地上了。 慈耀本来已惊得目瞪口呆,这时见黎崧呕血倒下,越发慌得走投无路,一屈膝坐在 黎崧的身边,嚎啕痛哭。不料李自成的部下大将牛金星,领兵从土冈下经过,听得 哭声,一哄地跑上山来,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慈耀四马攒蹄地捆了。黎崧僵倒在地 上,被贼兵一顿乱踏,践得肚破肠流,死在冈上。

慈耀吃贼兵抬下冈去,凑巧副总兵马雄,领了四五十名败卒,退到土冈面前来, 见马步贼众,抬着唐王的世子慈耀,便挥军土退下,自己一马当先,挺枪杀进贼队 中,把舁慈耀的贼兵杀散。背后五十名步卒,一齐上前去夺。不知马雄救得慈耀否, 再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