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102回 细语莺声三桂杀贤妇 雕弓翎羽永福射闯王


却说唐王的世子慈耀,经义士黎崧拼死力相援,终算出险。

黎崧护慈耀到了土冈上,自己也力乏气竭,倒在地上,口里直吐出血来,把个 慈耀急得只是痛哭。讲到这黎崧,本是溧阳人,十六岁就入泮,以为不难飞黄腾达。 谁知文章憎命,久困场屋,弄得一贫如洗,以是流落江湖,飘零唯有琴剑。那时恰 值唐王入觐,见了黎崧人品端谨,文章华美,便延他到南阳邸中,教授那世子慈耀。 黎崧感唐王知遇,誓必相报。现在唐王阖门殉难,黎崧抱着一腔义愤,想保全唐王 一脉便挥刀大呼,护慈耀出了重围,自己竟至力尽昏厥。偏偏慈耀又逢到贼兵,大 家一阵的乱踏,可怜把一个忠烈义士黎崧,活活地践做了肉饼。及至聿键登位,追 赠黎崧封典,慈耀还亲自至祭。聿键亦袭爵唐王,为聿镆之兄,时因罪锢凤阳,后 郑芝龙等拥之正位,即隆武帝。今野史稗乘,多指系唐王聿键之子,或言聿镆之子, 误矣。盖慈耀乃聿键之犹子也。但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当下副总兵马雄,见世子慈耀被贼众执住,上前奋勇争夺,杀散了舁慈耀的贼 众,抢过慈耀来。贼将牛金星,是李自成的岳丈,为人骁勇善战,凶残无比。他瞧 见慈耀被劫,拍马亲自来追。马雄深怕众寡不敌,慌忙马上加鞭挟了慈耀,和五十 名步卒,风驰电掣般地逃走了。牛金星追赶不上,方才自回。那马雄救了慈耀,把 他送往成国公朱勉的府中避难去了。

再说吴三桂自获得陈圆圆后,终日沉湎酒色,对于国事,简直丝毫都不放在心 上。那时还是温体仁当国,便荐举吴三桂出驻辽蓟。上谕下来,命吴三桂即日出京。 三桂一时舍不得离不开圆圆,才疏告了病假。大宗伯董其昌致书三桂,苦苦劝导。

三桂只做充耳不闻。三桂的妻子卢氏,小名叫做玉英,也知书识字,倒是一个 贤妇。她见三桂迷恋着圆圆,不但寸步不离,甚至弃官不为,违逆上命。眼见得荒 职欺君的罪名,是逃不了的。不幸被朝臣参上一本,这颗头颅,少不得要和颈子脱 离的了。

这位卢氏夫人,是读书达礼的淑女,怎肯隐忍不谏?因乘圆圆不在三桂旁边的 时候,把大义规劝。三桂听他夫人说得义正辞严,心上也自觉惭愧,弄得不好回答。 及至一见了圆圆,将他夫人的话说,又都抛到脑后了。夫人以三桂不听良言,异日 必自后悔,平时于言语之中,带讽带谏,谓美色是祸水,可以亡国破家,万万不可 受其蛊惑。否则身败名裂,可以立待。

三桂见说,终是默默地不做声。

谁知卢夫人的话,被圆圆的侍婢听得,就一五一十地去告诉了圆圆,还加些不 好听的言语在里面,把个陈圆圆气得玉容铁青。等吴三桂进房,圆圆便一头倒在三 桂的怀里,号啕大哭。

三桂忙问怎么事这样悲伤?圆圆撒娇撒痴地说道:“妾承将军的青眼,不以蒲 柳之姿见弃,无如他人不容贱妾侍候将军,妾请将军见恕,今后当削发入山,虔心 修道,期在来生,再报将军的德惠吧!”圆圆说时,泪随声落,待到说毕,从衣袖 内掏出一把金绞的小剪来,望着万缕青丝上剪去,慌得三桂忙伸手去夺住,乘势把 圆圆抱在膝上,一面安慰她道:“你且不要这样地烦恼,是谁欺负了你?俺立刻就 给你出气。”

圆圆收了眼泪,冷笑一声道:“莫说得嘴响,等一会儿狮声一吼,只怕金刚要 变了菩萨了。”三桂听了,知圆圆是讥讽他惧怕妻子,不禁勃然变色道:“俺哪里 是畏惧她?平时她总是唠唠叨叨地,俺不和她计较,不过留点颜面与她罢了。”圆 圆故意拿粉颈儿一扭,看着三桂道:“你如其真个不怕,贱妾也不至于被她鱼肉了! 妾在当初,谓将军是个英雄,所以不惜败节相从。倘使知将军力不能庇一个爱姬, 空有虚誉,那时贱妾虽至愚,也将不倾心于将军,以自蹈苦海了!”这几句话,激 得三桂直跳起来道:“玉英贱婢!太不识好歹,待俺和她算帐去!”说着回身便走, 圆圆急忙扯住三桂的衣袖道:“将军何必这般急,此刻你没来由地跑去,不是去碰 她一鼻子的灰么?看来还是忍耐着,将来慢慢地设法图她就是了。不然弄假成了真, 又要怪贱妾搬嘴饶舌了!”

三桂哪里肯听,心头愈加火冒,眼中几乎出烟。一手洒脱了圆圆,一口气奔到 他夫人的房里,把妆台拍得和擂鼓一般,大骂,“贱妇!俺不僧薄待了你,你为什 么去欺压圆圆?”卢夫人见三桂杀气腾腾的一副样儿,明知是受了圆圆的唆使,但 自己问心,未尝得罪圆圆,也从来没有龉龃过,怎说去欺压她呢?想着正要回话, 三桂不等她说出,早伸手啪的一下,打在夫人的脸上,接着就是一顿的拳足,打得 个卢夫人摸不着头脑,忍不住放声大哭道:“我自进你家的大门以来,自己想也不 会有失德的地方。如今有了那妖狐指圆圆,你便忍心来糟踏我么?你既这样薄倖, 我活着也没甚生趣,倒不如死在你的手里吧!”夫人说罢,一头望着三桂撞去。三 桂向房边一闪,卢夫人扑了个空,险些儿倾跌了。要想回过身来,三桂已怒不可遏。

这时夫人的云髻已被打散,三桂趁势把她青丝扭住,飞起左脚,只一靴脚踢去, 卢夫人的小肚子上,踢个正着。你想纤纤的弱质,经得起这一脚的么?可怜踢得夫 人捧着肚子,只是往地上蹲下去。因她还怀着三个月的身孕,这时却蹲在地上发哼。 吴三桂冷笑道:“你方才撒泼,此时又装腔给谁看?”说着又是两脚,踢在夫人的 腰肢上。卢夫人狂喊了一声,鲜血吐了满地,两眼一翻,挺手躺脚地离了痛苦的尘 世,往生极乐国去了。三桂见他夫人倒地不动了,回顾丫环仆妇道:“你们不要去 搀扶她,看她诈死到几时。”说罢,出房到圆圆那里去了。

这里那些仆妇们,晓得卢夫人已受伤不轻,因碍着三桂,不敢插嘴。等三桂走 后,大家七手八脚地把夫人去扶起来时,哪里还扶得她动?细细地一瞧,原来已气 绝多时,不过身体还略有点温暖罢了。一班丫环仆妇吓得慌做了一团。内中一个仆 妇,忙去报知吴太夫人。太夫人听了大惊,急急地扶着两个丫头,一拐一瘸地亲自 前来瞧看。见卢夫人已口鼻流血,手足冰冷,眼见得不中用的了。吴太夫人垂泪问 道:“怎的会弄到这个样儿?”丫环们将三桂殴打的情形,约略述了一遍。

吴太夫人大怒,叫把三桂唤来,气愤愤地说道:“我这个媳妇,是很贤淑的。 你却听了狐媚子的教唆,活活地把她打死了。难道没了王法吗?”三桂很倔强地应 道:“孩儿既打死了她,准备偿她的命就是。”吴太夫人越发大怒道:“你为了个 妖妓,甘心身蹈法网了。我却偏要那狐媚子来抵偿!”太夫人越说越气,吩咐仆妇, 去把圆圆拖了来,一面叫看过家法。那圆圆装做蓬头散发的,满眼流着泪,噗地跪 在太夫人面前,吴太夫人指着圆圆骂道:“你这淫婢,狐迷了三桂还不算,又撺掇 他打死结发妻子。好好的一个贤妇,断送在你手里了。现在我就替我那贤媳妇报仇, 也打死你这个妖淫的狐媚子!”太夫人说着,唤掌家法的使女:“给我重重地打这 妖妇!”那丫环使女们,眼看着三桂不敢动手。

吴太夫人看了这种情形,怒气再也按捺不住,夺过使女手里的鞭子,没头没脸 地望着圆圆乱打。圆圆两手捧着粉脸,伏在地上痛哭。太夫人骂道:“妖狐精!你 恃着脸儿媚人,却把人也害死了,还舍不得受刑么?”太夫人一头说着,把圆圆的 玉腕拉开,瞧准着她的粉脸打去。圆圆急忙闪避,因用力太猛了,将太夫人也一齐 牵带过去。太夫人到底有了年纪的人,被圆圆这一扯,一个倒栽葱跌倒下去,恰好 伏在圆圆的身上。许多的婢女们,慌忙把太夫人扶起,气得太夫人高声痛骂,仆妇 们忍不住都掩口发笑。吴三桂见圆圆兀是坐在地上饮泣,待要上前去搀她,被太夫 人喝住。圆圆索性放声哭了起来,太夫人怒道:“淫婢子还敢撒野么?”说时又要 拿鞭去鞭她,忽听外面人声嘈杂,家人们嚷道:“老太爷回来了!”三桂听说,便 回身出去迎接。

不多一刻,吴襄慢慢地从外面踱了进来,由三桂陪了他父亲,同入后堂。还没 有坐定,吴太夫人已扶杖出来。见了吴襄,大声说道:“逆子已打死了媳妇,相公 待怎么办哩?”吴襄吃了一惊,忙问怎么打死的。吴太夫人将三桂迷恋陈圆圆,无 故打死妻子的话,怒气勃勃,指手划脚地说了一遍。吴襄听罢,霍地立起身来道: “杀人偿命,律有专条。逆子自取其咎,罪有应得。咱们既是知法犯法,莫叫台官 弹劾,咱们还是自己去出首的好。”说毕,一把拖了吴三桂,竟自出门投刑部衙门 去了。这里吴太夫人指点婢仆,把卢夫人的尸体舁到了堂前,料理收殓。陈圆圆见 没人去睬她,就独自哭回房中去了。吴襄将他儿子三桂,送入了刑部,侍郎汪煦, 不敢擅自专主,在第二天早朝,奏明崇祯皇帝。

崇祯帝下谕,令汪煦勘讯明白,按例惩办。那时大宗伯董其昌,听见吴三桂因 杀妻下狱,便四处替他奔走,设法挽救。

时宰相李建泰,是董其昌的门生,经其昌托他转圜,建泰当然一口答应。到了 第十三天上,汪煦录吴三桂的口供,系因愤杀妻,当下据实上奏。崇祯帝本恶吴三 桂受命不赴,逗留都下。

这时吴三桂犯了国法,方要下旨严惩,只见大学士李建泰奏道:“三桂虽然有 罪,其才略尚有可取。值此国家用人之际,望陛下开恩,暂恕他的罪名,令赴边关 拒寇,带罪立功,以赎前愆。”崇祯帝沉吟了半晌,御笔批道:“吴三桂凶暴杀妻, 本应坐罪,姑念年轻误犯,着以副总兵留任,出镇山海关,带罪立功,无得违忤! 钦此。”

这首上谕下来,吴三桂得释放出狱,垂头丧气地回到家里,被他父亲吴襄痛骂 了一顿。接连是董其昌来了,劝三桂即日遵旨出京,否则罪上加罪,就不能挽回了, 三桂唯唯听命。其时都下谁不知道吴三桂杀妻的事,幸而卢夫人的母族,没甚势力 的,只好忍气吞声罢了。然人人说三桂贪色无义,迷恋陈圆圆,殴死结发妻。平日 以大英雄大豪杰称许三桂的,一变而讥三桂是个没出息的了。就是最倾倒三桂的皇 亲田畹宏遇,也弄得瞧不见三桂了。三桂内受父母的责骂,外遭亲友的讥评,也有 董宗伯一日三次,前来催促他出京。三桂到了这时,心上虽舍不得圆圆,无如在京 已四面楚歌,即使强行挨延着,也觉乏味得很,势不得不离去都门了。于是过了几 天,亲自去部中领了文书,即日辞陛出京。在三桂的意思,想把陈圆圆带去,惟碍 着向例,武官上任,不得挈带眷属的。况有董其昌从中阻挡,吴襄也不许他携带圆 圆,吴三桂万分没法,只好把携眷的念头抛开。

到了起行的那天,陈圆圆还坐着一乘小轿相送。一声号炮,画角齐鸣,吴三桂 统着五千名步兵,一千马队,耀武扬威地离了御校场,浩浩荡荡地望山海关进发, 陈圆圆直送到四十里外。

参军王为慰,向吴三桂催促。三桂不得已,吩咐将圆圆的小轿停住。吴三桂自 己跳下马来。两人相对,默默地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这样的好一会,说不出半句 话儿。还是圆圆强装做笑容,说了声:“将军保重!”,“重”字还不曾吐出,眼 圈儿一红,声音就呜咽了。三桂也忍不住纷纷流下泪来,两人越哭越是恋恋不舍。 王为慰再三敦促,喝令小轿折回。两名轿夫,听了参军的号令,一声吆喝,抬起了 陈圆圆的轿子,飞也似地回转城中。吴三桂呆呆地瞧着,直等陈圆圆的轿子望不见 了,方才懒洋洋地上了马,领着军队,往山海关去了。

再讲那个闯王李自成,陷了南阳,破了禹州,进兵来袭开封。开封巡抚高名衡, 副将陈永福,登城坚守。周王恭枵,时就藩开封,见贼兵围城很急,城内又乏粮饷, 便立刻捐金三百万,作为军糈,又开谷仓,赈济贫民,城内欢声大震,相誓死守。 周王又飞章进京告急。崇祯帝阅了奏疏,惶惶莫决,又没有将才可供遣使,只有前 督师孙传庭,被谗系狱,这时实在无计可施了,就把孙传庭从狱中提出。崇祯帝亲 加慰谕,命他领兵往援开封。传庭奉旨,连夜统兵起程。

怎奈逢着了大雨兼旬,道路泥泞难行,器械也多半发锈,马匹草料受了霉湿, 吃下肚去,马瘟大作,骑兵营马匹死伤过半。行程越发迟缓了。李自成领了贼众, 围困开封两月,城仍不下。自成大怒,命贼兵在城墙下,掘了大坑,灌了火药百担, 燃火轰城。一声霹雳,火星乱飞,尘烟障天,火药却倒轰过来,把贼兵轰死了三四 千人。自成大惊。又命将所铸的红衣大炮取来,向城上轰击。轰然一响,大炮炸裂, 贼兵又死了无数。自成大怒,令把大炮装好了,拿美貌的妇女,剥去衣裩,赤身倒 坐在炮口,翘着一双金莲,对准了城门轰去。但听得天崩地塌地一声,火炮轰出, 城门击去了半边。自成下令抢城。巡抚高名衡督着兵丁,慌忙放下千斤闸来。贼兵 又多压死闸下,有破头流脑的,有五脏崩裂的。

贼众见不能得手,仍旧败退下去。李自成恚恨万分,把鞭梢指着城上骂道: “咱若破了城池,定杀得你们不留鸡犬!”

正在高声谩骂,不提防副将陈永福,乘自成不备,暗暗拈弓搭矢,嗖的一箭射 去。不偏不倚,中了自成的左眼。自成大叫一声,从马上直翻下马鞍。陈永福急忙 开城杀出,来捉自成,已被贼兵抢救去了。自成左目受创,因箭头有毒,眼眶红肿 起来。

经医生拔出箭头,连同眼珠一齐拔出。从此自成的左眼,便成了盲目,而且溃 烂不止,疼痛欲绝。一天到晚,只睡在床上,不能起来处理军情。自成没法,只有 弃了开封,下令退兵。高名衡见自成退去,开城令人民担柴取水,以资军用。一面 令警骑刺探贼兵消息。自成虽然退兵,心里却咬牙切齿地发恨。过了两天,左眼的 肿处略消。忽报开封城门太开,百姓多出城采樵。自成听了,从榻上跃起道:“火 速还兵!报咱射目之仇。”说罢,令贼众衔枚疾行,一日夜行三百里来袭取开封。 要知开封怎样陷失,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