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103回 花影隔帘倒乱鸳谱 哀声满野折断雁行


却说开封巡抚高名衡,闻得贼兵猝至,忙命兵士闭城,并引黄河之水,环绕城 壕,使贼兵不得近城。李自成领兵赶到,见沿城四面是水,连炮火都不能攻他了, 自成咆哮如雷,独眼中几乎迸出火星来。正在这个当儿,忽报军中获了奸细,自成 叫绑上来,却是一个长不满三尺的矮人。自成怒喝道:“你唤什么名儿?谁使你来 探谍军情的?从实讲来!”宋献磕了个头道:“小人名宋献字献策,并非奸细,乃 是来助大王破城的。”自成大笑道:“胡说!咱这是强兵猛将,正不知多少,围城 三次,不曾攻下。你这个阘茸的相貌,有多大本领,敢信口狂言?”宋献正色道: “这是军事,岂可妄谈,自蹈罪戾?”自成说道:“那么,你且讲怎么破得此城?” 宋献答道:“小人在本处卖卜,略晓阴阳,兼知地理。如今城内引水自固,大王只 消堵住上流,把河水倒灌入城去,不出三天,这城还怕它不破么?”自成大喜,命 牛金星把宋献看管着,待破城之后放他。

一面命贼兵决水,不到半天工夫,但叫得河水汹汹,好似万马奔骤,直向城中 灌去。高名衡正亲巡城,猛见白浪滔天地滚来,要待搬上去抢堵时,哪里还来得及? 霎那间满城是水,平地水深丈余,急得名衡连连顿足,不知怎样是好。

城内民兵大乱,号哭之声连天。副将陈永福,保了周王恭枵,驾着一艘小舟, 爬山逃走。等到贼兵起来,周王、高名衡、陈永福等已经走远了。后来陈永福们降 了李自成,暂且不提。

当下自成已驾了大舟,由城头上冲人城内。这时百姓多蹲身在屋顶上,弄得逃 也没有逃处,只好束手待擒。贼中规例,围一日城破不杀,两日杀三分之一,三日 杀三分之二,过了三天,就得屠城无赦。现在自成已三围开封,前后凡七个月,才 算攻下,自成已恨极的了,又兼围城时伤了一目,变成独眼龙了,因此恨上加恨, 自然要屠城的了。于是自成乘船进城,先把屋上的百姓,一个个地捆绑起来。可怜 城中已绝粮三天,都饿得面有菜色。贼众缚好了人民,杀散了官兵,方在上流去了 堵塞,水势立刻退尽。自成下令,将所缚得的百姓,男子不论老幼,一概斩首。女 子择年轻美貌的留在帐里侍寝,年老的妇女发给各营,替兵土们涤洗执爨。又把周 王邸中的官人侍女,一并捕来,自成选了几名最美丽的,其余的都派与帐下的兵士。

又将仓库打开,令贼众任意取舍。

这样的闹了十几天,忽警骑报到,京中遣孙传庭,领兵来援开封了。自成听说, 吃了一惊道:“孙老儿不比别人,倒要留神他一下的。”即派马文宗为先锋,自己 领了大兵,前去迎敌。谁知孙传庭已得知开封失陷,便按兵不敢轻进。过了几天, 陈永福领败兵来依传庭,谓周王偕高名衡,星夜往浙江去了。

传庭闻贼兵势大,越发觉得胆怯。讲到孙传庭的为人,倒是个身经百战的名将, 从来不肯出兵退缩的。这时逢到了李自成,不知怎样会畏首畏尾起来,致令贼众威 势日盛,酿成后来的大患,岂非天数么?那自成也怕孙传庭多谋,他见传庭不进, 便也驻兵自守,两下对垒,经月不战。

贼军中本无饷糈趸着的,一个多月不动兵,弄得无处劫掠,贼营就要乏食了。 自成恐军心变乱,被孙传庭所乘,忙召牛金星、宋献策即宋献,时已释出,经自成 拜为护军参议商议粮饷的救济。宋献策笑道:“急救的方法倒有一个,不知大王能 行不能?”自成大喜道:“参议的妙计,咱没有不从的。”宋献策道:“大王军中, 所多的是妇女,千百成群地豢养着,一旦有起事来,宁不累赘?莫如效那好生之德, 把那些妇女,一并释放了。但她们身虽得脱,仍旧无家可归,值此乱世,任她们漂 流各处,早晚要落在匪人手里,不是弄巧成拙吗?依在下的愚见,将这般妇女,无 论老少,一古脑儿用布袋装了,叫士兵们弄到市上,听人购买,每袋卖钱两吊,或 是米谷五斗。那没有妻子的人,出两吊钱可得妻子,大王也积少成多,军中不愁没 有粮饷了。”李自成听了,拍手笑道:“这个计较很好,咱们就立刻去办吧?”当 下派了牛金星为监督,命妇女们缝就布袋万只,把老少妇女,一齐装入袋内,抬往 市中,悬榜招买,每人五斗或钱两吊,即可取得布囊一个。这样的一来,不曾取妻 的,都负钱担米,到市中来换妻子。不过置在布囊内的妇女、瞧不出她的面貌和年 龄,又不能开了布袋拣选的,由是弄出不少笑话来。

有一个少年男子,出两吊钱取了一个布袋,很高兴地负到家里。及至解开布囊 来瞧时,不禁目瞪口呆,做声不得,原来囊中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妪,把来做祖母 还赚年长,休说是做妻子了。那少年没法,只好自认晦气罢了。又有一个少年,也 买了一个布囊,当场在市上打开,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妇人。

那少年怔了半晌,又去购了一只布囊来。及至打开布囊,仍然是一个老太太, 而且年纪比方才的老妇人更大了。那少年满肚地懊丧,恨恨地说道:“俺是来取妻 子,不是来认祖母和母亲的,要了这些老太太去养老吗?”说罢回身便走,引得市 上的人,一齐大笑起来。兵士们见那少年逃走,吆喝一声,飞步追上,一把扭住了 那少年,高声骂道:“你这个混蛋!既出钱买了妻子,为什么不把她带去?”那少 年给兵士一拖,早吓得面色如土,颤巍巍答道:“俺不要这样老妻。”兵士也笑道 :“你嫌她老,难道别人就不嫌她老的么?况且这是你的运气不好,自己去拣来的, 不能怪着别人。倘多和你一般的,嫌着年老,就撇下了管自己一走,叫那些老妪, 孤伶伶地去依靠谁呢?”那少年没法,只得领了两个老妪,哭丧着脸儿,唉声叹气 地回去。市上的人,又大家笑了一阵。

还有一个老翁,老年丧偶,便也出了两吊钱,想买一个老妻回去,以慰暮年的 寂寞。谁知打开布袋来,倒是一个娇娆的美人儿。那老翁不禁喜出望外,笑得一张 瘪嘴,几乎合不拢来。

哪里晓得那美人儿,也赚那老翁年纪太大了,心里十分不愿意。

恰好旁边一个美少年,买着了一个老妪,在那里发怔。美人便悄悄地对那少年 丢了眼色,两人一个撇下老妪,一个撇了老翁,手携着手,很亲热地走了。那老妪 明知自己配不上那个少年,只呆立着不做声。

独有那个老翁,却不肯相舍,忙三脚两步地赶上去、拖住那美人儿说道:“你 是咱买了,已是咱家的人了,怎么跟着别人,敢是想逃走不成?”那少年听了,不 等他说毕,把两眼一睁,高声喝道:“谁是你的人?哪个是你买的?”说时指着那 美人道:“她是俺的妻子,是俺刚才买来的。你这样大的年纪,还要冒认人家的少 妇,不是妄想么?”那老翁气得火星直冒,大喝道:“怎么话!这少妇是咱家买来 的,怎说是你的?青天白日,容得你这样胡赖么?”那少年怪叫起来,大骂:“你 这个老悖!好没来由,俺的妻子,你想胡赖人家的,倒说俺是胡赖!你这一把年纪, 难道是活在狗身上的?”那老翁被少年一顿羞辱,越发咆哮如雷。一老一少,为了 一个女子,两下里由斗嘴而进至殴打,大家扭住了一团。

旁观的人,围绕了一大群。那少年撇下的老妪,这时也走过来了。少年看见便 指着那老妪,向众人说道:“列位请看那老头儿不是无理么?他自己买了这位老太 太嫌她老,见俺的少妇,他忽然说少妇是他买的,硬要把俺的妻子认做是他买得的。

列位试想想,俺肯甘心的么?“众人见说,又把那老妪打量一下,都来向老翁 劝道:”老相公,你就平一点气儿吧!即使那少妇真个是你老相公买得的,你已有 了年纪的人,要她来也没甚用处。就是那少妇,也未必愿意跟着老相公的,况这位 老太太,恰好和老相公是一对,以老配老,天凑姻缘,足够娱老相公的晚景。何必 定要那少妇呢?“那老翁见众人都帮助着那少年说话,气得胡须根根倒竖,一手扭 住那少年,一手拖住了少妇,把头摇得和鼓似的,嘴里不住地说:”反了!反了! 少妇是咱家买来的是咱的人了,怎么来混赖咱家的,世上没有公理了!“众人见劝 不醒那老翁,如要劝那少年弃了少妇,让给老翁,这是当然办不到的了。

那少年被老翁拉着手臂不得脱身,不由地也心头火起,便蓦地把老翁一摔,一 面去搀了那少妇,趁势将老翁一推。老翁立脚不稳,一交倒在地上,挣扎起来,死 命地望着那少年一头撞去。众人见老翁来势凶恶,忙七手八脚地把他拉住。老翁被 少年摔了一交,撞又撞不着,气得他手脚也发了抖,面皮铁青,说话连舌头都僵了, 兀是指天划地地说着,颈子涨得很粗,青筋根根绽起,口边上的涎沫四溅开来。又 因舌头僵了,说话更其含糊,别人也不知道他说些什么,倒把闲着的人,看了老翁 这种怪相,都忍不住哈哈大笑。那老翁吃众人阻止,不许他去打少年,弄得发起急 来,嗔着两只昏花的老眼,大有遇人即噬的气慨。正在难分难解的当儿,恰好游巡 宫马文宗经过,望见众人围如堵墙,疑是什么人闹事,便分开了众人,走上前去。

那少年眼快,早巳瞧见一个军官装束的挨进人丛来,忙迎将上来对着马文宗深 深地唱了个喏,把自己买得一个少妇,老翁要冒认他的话,从头至尾,很安详地讲 了一遍。

马文宗点一点头,接着询问老翁,那老翁已是气急败坏,哪里还说得清楚?又 兼操的闽浙口音。马文宗是山西人,益觉听不懂了。那老翁只顾滔滔不绝,文宗也 不去理他,回顾那少妇道:“你心上怎样?”那少妇指着少年道:“他既买我来, 我自然是他妻子了。”文宗听说,把手一挥,是叫他们走的意思,那少年和少妇, 便高高兴兴地走了。那老翁待要去追,被文宗伸手拦住道:“你这老儿好没分晓! 人家取了少妇,干你甚事?”又指着老妪道:“快领了她回去吧!”老翁哪里肯听, 还待倔强,引得文宗性起,霍地拔出霜雪也似地一把宝剑来,大声喝道:“你不走 吗?”老翁这才慌了手脚,不知不觉地双膝跪倒。文宗叫起身速去,老翁不敢违拗, 只得领了那老妪,抱头鼠窜地走了。那班闲人又大笑了一场,谓那老翁不识时务, 一样地领着老妪走路,能够早听了众人的相劝,就不至于出这个丑了。

又有一个老儿,是个员外打扮,也出两吊钱,买了一个布囊,心里想弄个美人 儿,把来纳做簉室。当下命家仆解了布囊,里面果然是位俊俏佳人。那知趣的仆人, 口里向老主人道贺,喜得那老员外眉开眼笑,万分的得意。不料那美人忽地跪在地 上,呜呜咽咽地哭将起来,一边哭着,口中不住地叫着舅父。

老员外听了她的呼声,睁了花眼,定睛细看,不觉喊声:“哎呀!”忙把那美 人扶起来。

原来美人不是别个,正是自己的外甥女儿,也就是未婚的婚妇旧习,表姊妹和 表兄弟可以结婚。今则因血统关系,虽婚不生效力。老员外一团高兴,到此冰释。 这布袋美人是那时一种名称买的人很多,得着佳妇淑女的也有,买着半老徐娘和龙 钟老媪的也有。他如兄弟买得姊妹,老父买得女儿,子买妻得母,翁买妾获媳。种 种酿成的笑话,一时说不尽许多。

李自成卖去了这些妇女,得银数十万两,米一千余斛,充作了军饷,又可支持 一月了。光阴白驹过隙,转眼半个多月。

李自成见孙传庭的兵马不进不退,想自己和他对垒,徒耗糈饷。

要待望别处发展,进恐非传庭敌手,退又怕官兵来追,正是进退维谷、左右为 难了。于是和宋献策等密议,设法进兵他邑。

宋献策说道:“传庭老于军事的人,我们的营寨若一移动,官兵必趁势袭剿, 那时军心一乱,就不易收拾了!”自成说道:“那么怎样才得妥当?”牛金星说道 :“依咱的意思,主帅可领兵先行,咱们随后慢慢的进发,就不患官兵来追赶了。” 自成如言,当夜便率同劲率五千名,向确山疾驰。传庭闻极,见贼兵大本营不动, 未敢轻易追逐。牛金星待自成去远,乘夜驱兵潜遁,及至孙传庭觉察,贼营内不过 悬羊击鼓,贼众早已遁走了。自成兵进确山,陷了汝宁,擒获崇王由樻并弟由樽。 由樽是英宗的第六子,见泽的第六世孙,出封汝宁。时守汝宁的是监军孔会贞,总 督杨文岳,督兵登城死守。李自成令设云梯千架,一声鼓响,三军齐上。文岳率兵 拒杀不及,孔会贞忙领家将来救应,贼兵已经入城。杨文岳与孔会贞,亲自挥戈巷 战。

贼兵越来越多,杨文岳力竭被擒,孔会贞受伤堕马,也给贼兵擒住了。自成既 破汝宁,令推崇王由樻上前。由樻吓得面容失色,愿拜伏投诚。独由樽不应,并破 口大骂。自成怒道:“你身已受缚,还敢倔强么?”喝左右推出去砍了。由樽回顾 由樻,高声说道:“哥哥,兄弟要和你长别了!”这一声又悲怆又惨痛的呼唤,就 是石头人也要下泪,何况由樻,到底是同胞兄弟,又不是甘心降贼的。

因此忍不住走下阶陛,一把抱住了由樽,放声大哭起来。

由樽更哭得回不过气来。自成大怒,叫随行的亲兵,用皮鞭将由樻打开。左右 拖着由樽,带拽带推地出去了。不多一会,小兵捧着一个血淋淋的人头进来。由樻 看了,大叫一声,昏倒地上。杨文岳和孔会贞,认出首级是崇王兄弟由樽的,不禁 义愤填胸,顿足痛骂自成:“逆贼!擅杀帝胄。俺生既不能啖贼肉,死必为厉鬼杀 贼!”自成听了狞笑道:“你这样的求死,咱偏使你慢慢地死。说罢,命先把杨文 岳绑出城外,架起九级钢管的大炮来,装入火药和铅丸,燃着药线,对准了文岳的 前胸,轰然的一炮,打的杨文岳的前胸变成了血肉模糊的一个窟窿。

心肺五脏,都流了出来。孔文贞在城门上瞧见,大叫:“先把咱杀了,和杨总 督一块儿去!”李自成叫把孔会贞拖到草地上,将会贞倒伏在炮门口。轰的一声, 一个忠心耿耿的孔监军,只弹得肤肉崩裂,肠胃纷飞。自成坐在马上,拍手哈哈大 笑。由樻目睹这种惨酷的情形,掩面不忍瞧看。自成杀了杨文岳和孔会贞,下令屠 城。可怜汝宁的百姓,只杀得男哭女啼,惨呼声达四野。

那些贼兵,分头杀掠,只有美貌的女子,赦宥不杀,被贼众驱入帐中,任意寻 乐。贼寨内的妇女,大都不着衣裩,但披玄色的轻纱,遮掩着上下体。就轻纱中望 去,仍然纤毫毕露。

其时汝宁城中,道无行人。夕阳西垂,即已鬼声啾啾。兵燹之后,又继以大疫。 崇王痛弟惨死,一面私自收殓,又不敢公然去祭奠。悄悄地叮嘱小校,把由樽的棺 木,暂厝在荒寺里。崇王偷个空儿,往疚前去痛哭一番,并暗暗祝告道:“弟如英 魂有灵,护兄出得虎口,早晚与你复仇。”说罢叩头起身,竟自出寺,也不再回贼 寨,便一口气狂奔出城。是夜星月无光,一路上阴风淅淅。崇王急急地逃走,倒也 忘了畏惧。正走之间,忽听脑后啼声大声,火光乱射,却是贼兵追来了。崇王心慌, 几乎惊倒在地。不知崇王走脱否,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