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11回 一声霹雳定龙穴 满室芳菲涎虎儿


却说海山和那美人,并立在红毹毡上,经杜卜扶着他跪拜起来。海山方摸不着 头脑,只听侍女们一声娇喝,拥着海山和美人,望里就走。到了一个所在,但见绣 帘高卷,碧毯铺地,牙床上垂着罗帐,瞧上去好似女子的闺阁。那些侍女们,把海 山同美人,一齐推在室内,砰地一声,倒合上了门,笑着管她们自己走了。

这里海山细看那美人时,见她黛含春山,神带秋水,娇颜似玉,香鬓如云,那 种艳丽的姿态,正是刚才席上的美人儿。

海山定了定神,看那美人低垂粉颈,比在筵前更觉妩媚可爱了。

因微笑着问道:“姑娘是留不哥的什么人?为什么和俺做起亲来?”那美人听 了,俯首嫣然一笑答道:“留不哥便是俺的父亲,王爷难道不知吗?”海山皱着眉 道:“留不哥在咱的幕下多年,从不曾听见说他有女儿的。”那美人不禁脸一红, 徐徐地说道:“我本来是杜卜的女儿乌绵,留不哥是我继父,他为爱王爷的人品出 众,所以把我嫁给王爷。”海山听了,才得明白过来,不觉笑道:“那么他们何不 说明了,却要鬼鬼祟祟的,弄得俺如睡在鼓里一般。”乌绵噗哧地一笑道:“当时 讲明了,怕王爷不肯答应。现在侥幸得配王爷,幸蒙不弃,收为侍妾,也就感激不 尽了。”海山听了乌绵婉转温柔的一片话,呖呖的莺喉,听在耳朵里,直叫人心神 得醉,忍不住将她搂在膝上,觉得乌绵的身体,竟轻若无物。海山笑道:“古时有 个身捷如燕的杨贵妃,今天俺却也相信了。”乌绵掩着樱唇微笑道:“我听得父亲 说起,只有掌上舞的赵飞燕,倒不曾听见过身轻如燕的杨贵妃。”海山给他一驳, 面上早红起来,便搭讪道:“俺不曾读过汉人的书,只乱说一会罢咧。”于是两个 谈笑了一回,就双双同入罗帏,成就他们的百年夫妇。

第二天早上,海山起来,出去拜见了留不哥夫妻和杜卜,行了翁婿礼之后,留 不哥又设宴款待。宴毕,留不哥吩咐府中仆役,备了车辆,送海山、乌绵回王府去。 海山和乌绵新婚夫妇,自有他们的乐处。光阴迅速;转眼已过了半年,伯颜的使者, 从都中到了,便来见海山,海山听说铁木耳暴崩,也很为感伤。一面草草束装,和 乌绵、留不哥等,将政事托付给杜卜,星夜匆匆登程,不日到了都中,自有文武大 臣出城迎接。当下祭过了天地宗庙,海山便正式嗣位,就是武宗。

铁木耳庙号谥了成宗,仍拜伯颜为大丞相,留不哥做了御史大夫,朝中文武大 臣,都加升一级。这时天下很觉承平,谁知武宗在位,还不到四年,却一病不起。 因武宗没有太子,所以由从弟爱育黎拔力八达继立。爱育黎拔力八达只在位九年, 英宗硕德八刺立。英宗在位四年,泰定帝也孙铁木耳立。泰定在位五年,明宗继立。 明宗在位仅六个月崩。文宗登位,三年又崩。宁宗夏立,宁宗在位不到两个月,却 一病夭亡。那时迎妥欢帖木耳继位,就是顺帝。元朝到了这时,却是亡国之君来了。 后人有诗叹道:

绿杨城郭白杨村,又见车骑出北门。
行色匆忙泣妃后,国亡家破月黄昏。
笙歌聒耳夜未阑,碧水荡舟月已残。
记得当年红绿女,朝朝侍驾五更寒。

碧杨树下,一群的小孩子,在那里驱着牛,一路歌唱着。

他们虽然是一种信口无腔的调儿,却也觉得宛转可听。大家唱了一会,内中一 个小儿,生得虎额龙姿,面目黧黑中,显出他奕奕的神态来。那一群小孩子里,有 几个跳下牛来,去坐在草地上斗石子,正斗得起劲的当儿,忽听得那边一阵的呐喊, 那边跑过十几个童子来,手里各拿着柳枝向斗石子的一群孩子打来。

这时,骑在牛上的黑脸孩子,也跳下牛背,口里大喝道:“你们恃着村中人多, 便来欺负我们吗?”说罢,一手执着牛鞭,迎将上去,那坐在地上斗石子的几个小 孩,也各折了一条树枝,发声喊,大家跟在后面去帮助。那方面十几个童子,经黑 脸孩子上前一顿乱打,打得他们东倒西歪,有的抛了柳条逃走,有的抱着头大哭起 来。跟在后面的几个小孩子,见黑脸孩子得了胜,他们便一拥而上,将十几个童子, 赶得走投无路,有的连血也被他们打出来了。黑脸小孩指东打西的,正在得意万分, 早听得墙角上有一个老人声音在那里叫道:“阿四!你又在这里和人家厮闹了吗?” 黑脸孩子见他的父亲来了,忙住手不打,一头却假作哭泣的样儿,对那老人说道: “爹爹,你不曾瞧见东村的小孩子,他们纠了许多人来欺我们呢。”那老人便从墙 缺里走出来,笑着安慰那黑脸孩子道:“你且莫哭,我们现在吃了亏,等一会儿, 叫你三个哥哥去报复去,如今快跟我回去吧!”黑脸孩子听了,不禁高兴起来,便 去牵着牛,跟他的父亲回家去了。

他们父子两人,一边赶着牛,一边慢慢地走着,不到一刻,已走过皇觉寺的面 前。只见寺里的昙云长老,提着一串念珠,正立在寺门口瞧着他们父子走过,便笑 着说道:“朱老施主,时候还早呢,就在小寺里用一碗茶去吧!”那朱老头儿也招 呼道:“承长老的见爱!我们回去有些小事,改日再来叨扰就是了!”昙云长老点 着头,一手抚着黑脸小孩的头顶道:“好一个福相的官儿!”朱老头儿见说,也笑 了笑,便和昙云长老作别。父子两人,仍赶着牛前进。到了家里,那黑脸小孩系好 了牛,和他父亲走到里面,朱妈妈见了问道:“阿四放牛怎么老早回来了,牛可曾 吃饱了吗?”朱老头儿答道:“什么放牛,他又在外面和人厮打了。”说着,朱老 头儿的三个儿子,都砍了柴,挑着从村外回来。朱妈妈便安排出晚餐来,给他们父 子五个人吃着。

原来,那朱老头儿名叫世珍,固为避难,才迁到江北的长虹县去,他先世本居 在金陵,后来又搬往泗洲,再迁到淮南濠洲府,就是现在的凤阳。但朱世珍初到濠 洲,没有亲戚好友,只有钟离县皇觉寺的长老昙云从前和朱世珍很要好,世珍便去 和昙云商量,就空地上盖了一间茅屋,给世珍老夫妻和三个儿子居住。又代他买了 一只牛,去替东乡富户刘大秀家耕田。世珍的三个孩子朱镇、朱镗、朱钊,却去山 里樵柴,一家人很勤俭地度着光阴。

那个黑脸小孩子,便是世珍的第四个儿子,名字叫作元璋,小名唤作阿四,但 其时元璋还不曾生下来。世珍在东乡做着工,很积蓄了几个钱,想起自己的父亲病 死在泗洲,那棺柩却无处埋葬,寄在一个荒寺里,世珍因此心上很不安耽。过了两 年,便到泗洲把父亲的灵柩运回了凤阳,暂厝在皇觉寺的草地上。

事有凑巧,那刘大秀的父亲,忽然得病死了。刘大秀是东乡的富翁,为人最是 相信风水。他老子死后,却不去安葬,转请了十几个堪舆家,望各处相择吉地。依 刘大秀的欲望,那地上葬下去,子孙至少也要封侯拜相。有了这种佳地他才肯把老 子安葬。那时堪舆家当中,有一位姓胡名光星的,平日本没甚名望的,刘大秀虽把 他请了来,却很瞧不起他,又因胡光星的衣衫褴楼,大家益发对他冷淡了。一天, 胡光星出去,相了一转地理,回答告诉刘大秀道:“离东乡半里多路的九龙冈下, 有一块龙穴,若是葬下去时,不但子孙贵不可言,三年之内,还有出帝王的希望。” 刘大秀听了,冷笑一声道:“我们这种人家,只要出几个秀才举人也够了。想出什 么皇帝,不是自取灭族吗?”胡光星碰了这个钉子,不觉面红耳赤,就是旁边的那 些堪舆家,也一齐笑了起来。

胡光星很是气愤,悻悻地走了出来,恰巧和朱世珍碰见。

那胡光星在刘家,无论上下大小,人人轻视他,世珍在刘家做工,却和胡光星 很讲得来。这时胡光星愤怒填胸,一见了世珍,便把大秀看不起他,不相信自己的 话,对世珍讲了一遍。世珍安慰道:“胡先生,你不要动气,现在的人,大家都是 势利得多,你本领不差,名气却不及他们,只好暂为忍耐一些儿吧!

将来等时运机会,再和他们说话不迟。“胡光星听了世珍的话,不觉长叹一声。 大凡失时的人,往往不容于众人,若得一二人去安慰他,自然引为知己,还满心地 感激着哩。

胡光星见世珍做人厚道,每逢遇到不平的事,终和世珍来谈谈,两人就此慢慢 地投机起来。有一次上,胡光星在世珍家里闲话,大家无意中讲起了风水,胡光星 拍着胸脯道:“将来你老兄如百年以后,我须替你选一块佳地安葬。”世珍见说, 不觉叹口气道:“不要说自己了,连我的父亲,直到如今还没有葬地哩!”胡光星 怔了一怔道:“尊翁的灵柩现在什么地方?我倒有一个佳穴在这里,只是看你的幸 运就是了。”世珍摇着头道:“地是我也晓得,哪一处没有?可惜不是我自己的罢 咧!”胡光星正色说道:“我所说的是块公地,谁也可以葬得的,你如其愿意的, 我们明天就去干一下子。”世珍大喜道:“地不论好坏,只要能把亲骨安顿,我的 心也可以安定了。”

胡光星连连点头,便别了世珍回去。

第二天的早晨,胡光星一早就到世珍家里说道:“我葬地已替你相定了,你们 快去舁了灵枢,跟我到九龙冈下安葬吧!”世珍一面道谢,便和三个儿子,扛了他 老子的棺木,同了胡光星,望着九龙冈来。好在世珍住在西村,离九龙冈只有一箭 多路,一会儿就到了冈下。胡光星先把那相盘定了方位,看看日色亭午,胡光星便 指着冈下的石窟,对世珍说道:“时辰快到了,你们把棺木推进去吧!”那九龙冈 的地方,本是树木荫森,山青水秀,景致非常地清幽。世珍见光星叫他把棺材扛在 石窟里,不禁诧异起来道:“这里空地很多着,为什么去葬在石窟里呢?”星光着 急道:“你且莫管它,我自有道理。”世珍心上很是疑惑,再向石穴中瞧时,只见 流水铮锹,好似鸣着古琴一般,越使他徘徊不敢动手了。

怎禁得胡光星的催促,世珍半信半疑,真个把父亲灵柩,和三个儿子舁着,推 进石窟中去。可是,不放进去犹可,等待棺木一进石窟中,但听天崩地塌地一声响 亮,好似青天霹雳,把世珍父子,吓得呆了过去,半句话也说不,出来了。胡光星 在一旁,也不觉吃了一惊,再瞧那石窟的口子,已和虎口一样地合拢了。胡光星点 头叹息。后人有诗赞道:铮纵石窟走江声,二遭天门雁齿横。

遗迹犹存风雨夜,路人遥指说朱明。

世珍怔了半晌,才问光星道:“什么安葬有这般响声?却是什么缘故?”光星 答道:“这叫福人葬福地,人力是挽回不转的。但看二十年后,自有分晓。现在我 的心愿已了,从此一去海角天涯,飘泊无定,或者再得相见,也未可知。”说罢便 辞了世珍,头也不回地去了。后来,胡光星在青田,收刘基做了学生,教了刘基许 多治国的方法。刘基便赶到凤阳,辅助朱元璋开创明基,这都是后话了。

当下世珍留不住胡光星,自和三个儿子回转家中。过不上一年,世珍的妻子朱 妈妈,居然肚腹膨胀,又生下一个儿子来,取名元璋,字叫国瑞,就是前面所说放 牛的黑脸小孩子朱阿四。

在元璋诞生之前,世珍的草棚下,生出几株灵芝草来,一股的异香,只是不散。 到了朱妈妈分娩那天,却是香气满室,红光一缕,直上霄汉。那时,村东的人,疑 是村西有人家失火,还提着救火的器具,奔到了村西来,四处一找寻,见没有什么 火警,心里都十分地诧异。那时濠洲的两个解粮总管,经过村西,就在朱世珍的茅 棚前休息。

两个总管,见救火的人们很是忙碌,便问到什么地方去救火,内中一个乡民, 指着朱世珍的茅棚道:“我们远远地望过来,就是这个棚子里着火,跑到这里,都 瞧不见火了。”两个总管很不相信,问茅棚中是谁家住着。村中人回说是姓朱的, 一个总管就去打门,世珍因妻子正在分娩,还不曾睡觉,听得有人叩门,忙来开了, 见是武官装束,慌得行礼不迭。那总管问道:“你们家里干着什么?

人家当作你棚子里火烧哩。“世珍听了躬身答道:”民人家里并不做什么,不 过民人的妻子分娩,所以直到此刻还没有安睡。“那总管见说是养小儿,即问是男 是女。世珍说道:”叨爷的福,是个男孩子。“那总管听罢,默默地走出了茅棚, 便对他的同伴说道:”这茅棚的人家,正养着孩子,咱们两人不是替他管门吗?将 来这孩子定是个非常人。“说着嗟叹了一会,就回身匆匆走了,世珍留他们喝茶也 不要,竟自去了。

那朱元璋自下地后,他的大哥子朱镇染疫病死了。朱镗和朱钊,因凤阳连年荒 歉,世珍怕立脚不住,便把朱镗、朱钊都招赘了出去,这时家里只有一个元璋了。 光阴荏苒,元璋已是十四岁了。但幼年的时候,却异常地顽皮,每次到村外去终是 和人打架,由世珍出去给人陪礼。元璋到了十七岁上,凤阳地方又是大疫,世珍夫 妇便相继染疫死了。元璋弄得一个人孤苦无依,只得到皇觉寺里,投奔昙云长老。 昙云长老常常对他徒弟悟心说:“元璋不是个凡器,你们须好好地看待他。”过不 上几时,昙云长老也圆寂了,寺里由悟心主持。悟心听了他师父的吩咐,也很优待 元璋;可是寺里的一班和尚,却都和元璋不合,说他吃饭不做事,一天到晚在外面 闲逛。悟心听了众人的撺掇,便令元璋充了寺中的烧火道人,那一班知客和尚又是 得步进步的,私下逼着元璋去樵柴。元璋自幼虽是贫人家出身,倒从不曾吃过这样 的痛苦,现在弄得手穿足破,如何忍耐得住,他因此想起有一个表姊,嫁给扬州的 李氏。维扬李姓,本来是个巨族。元璋心上打定了主意,这一天上,连饭也不吃一 点,到了晚上,悄悄地偷了大雄宝殿上的大香炉,一口气走出村口。

奔了大半夜,看看天色已渐渐地发白了,他一路狂奔着,又负着一只大香炉, 身体自然有些困倦起来,瞧见路旁一个土地祠,就不管三七二十一,走进祠中,便 在神座下一倒身,竟呼呼地睡着了。

待到惊醒过来,手和脚已给绳子捆住了,忙睁眼看时,正是皇觉寺里的几个知 客和尚,他们一面把元璋绑了,一头说道:“他既偷了寺里的东西,应该要当贼办 的,我们把他送到官里去吧?”说着由两个知客和尚,将元璋抬着,望大路上便走。

那路上看热闹的人,却围了一大群,说这样一个少年做贼,真有些儿可惜。元 璋只是一言不发,心上是十分地着急。正在无可奈何的当儿,只听得后面有人赶着 叫喊,那几个知客和尚回头看时,原来是寺里的主持悟心。那悟心跑到面前,忙叫 放了元璋,几个知客和尚不敢违拗,只得把元璋释放。悟心吩咐他们,把那只香炉 抬回去,一头对元璋说道:“你要到哪里去,没有盘费的,也可以和我说明,为什 么偷窃我的物件?况这香炉,还是五代时所遗,又是公家的东西,倘村里查起来, 叫我怎样应付呢?”元璋听着只是低头不作声。悟心便从衣袋里取出几钱银子来, 递给元璋道:“你且拿去做盘川吧!”元璋这时又惭愧又懊悔,要待不接他的,自 己又身没半文,一钱逼死英雄汉,没奈何,只得老脸接过银子,向悟心谢了一声, 回身便走。他匆匆忙忙地到了扬州盱眙,便去寻他的表姊丈李祯。及至寻到了李祯 家里,李祯却出门去了,他表姊孙氏,见了元璋,问起家中情形,知道是来投奔她 的,就对元璋说道:“我们这里,也连岁荒年,米珠薪桂,怎样可以容留你呢?我 看你还是到舅父郭光卿那里去吧!”元璋见说,便问舅父现在哪里,孙氏答道: “舅父如今在滁州,他又没有儿女,你去是一定很喜欢的。”元璋点点头。这天的 晚上,就在他表姊的家里歇宿。

第二天早上,孙氏又略略给了些川资,元璋别了孙氏,取路望滁州迸发。不日 到了滁州,打听他舅父的住处。那郭光卿在滁州,做着盐贩生涯,手下也有一二千 个帮手,滁州地方很有些名气。所以元璋一问便着,光卿见了元璋,果然大喜,便 把他留在家中。

偏偏朱元璋的厄运未去,光卿时常在外,元璋住在家里,一家的大小,没一人 瞧得他入眼。尤其是光卿的堂房侄子,见元璋来了,深怕光卿收他做了螟蛉,分派 他的家产,因越发当元璋是眼中钉了。有时到了吃饭的时候,和婢仆们商议好了不 许元璋吃喝,元璋便天天挨着饥饿。亏了他还有一个救星,就是郭光卿的养女马秀 英。他见元璋很是可怜,便暗中偷点饼饵给他充饥。这样一天天地过去,元璋勉强 挨着。但他的心上,很是感激马秀英。秀英在光卿家里也不是个得宠的人,那光卿 的妻子李氏,又十二分地悍恶,婢仆们有些儿过处,就取皮鞭来责打,有时打得那 当小鬟的女孩子们,似杀猪般叫起来。虽是皮破肉绽,鲜血淋漓,李氏竟半点也没 有怜惜之心,她那家法的严厉,也就可想而知了。所以秀英在没人的时候,便和元 璋诉说着苦处,两人竟是同病相怜了。有一天的晚上,秀英因元璋不曾有晚饭吃, 却悄悄地偷烘了几个饼儿,去送给元璋,不料正和李氏撞见,秀英心慌,忙拿烘饼 向怀里一塞,可是那饼是烘得滚热的,又是初秋的天气,放在怀里,怎么不痛呢?

把秀英灼得“哎呀”地直叫起来。要知秀英怎样,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