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111回 愤争红颜思引狼入室 忍弃白发为揖盗开门


却说李自成据了京城,自己尊为皇帝,只是不敢升坐御座。

百官朝见,都在偏殿。又命改是年——崇祯十七年为永昌元年,传谕诏工匠铸 永昌钱,字迹模糊不辩,又命熔去重铸,依然铸不清楚。再命三次铸钱,还是不成。 自成大怒,令把金银铸成每重斤余的大饼,中穿巨孔,共熔铸成四十三万七千五百 六十枚。又命铸永昌玺印,屡铸不成,自成怒不可遏,令将国库中的所有玉石金银 铜铁各印,一齐销毁了,愤气方得略平。

那时朝中的诸臣,没有一个不受鞭掠扑笞。自成使宋献策录名,按着官级献银。 一品大臣及王公外戚,每日献金银各一斗。二三品的,挨次照减,违忤者或是凿去 眼睛,或是敲去牙齿,或刳去鼻头,或摘去耳朵。不到旬日之间,满朝文武大臣, 个个弄得只眼缺鼻,独耳破唇。那几个敲去牙齿的廷臣,于陈述时无齿漏风,言语 未免含糊,自成嫌他们讲话不明白,令侍卫割去舌头。又有剜鼻的说话嗡嗡不得响 亮,自成着割去剜鼻者的臂肉,为代补缺鼻。还有凿去眼睛的,上朝时候,自成嫌 他独眼难看,又疑心是学着自己——自成亦独眼,一目于陷河南时所创——便叫侍 卫去剜了罪犯的眼珠来,替独眼的补上。

以致血流满脸,眼不曾补好,痛倒要痛死了。

自成见补眼的仍补不成,索性把那只好的眼睛也剜去了,弄得独眼的成了盲目, 退朝下来,只好摸索回家。可怜那些朝臣一再的受刑,满朝人,除了牛金星等一班 贼党之外,凡是投诚的大臣,竟没有一个是五官周整的,都被自成糟蹋得变作五形 不全,好好的朝堂,好像是一所残废的病院了。到了后来百官都不敢再去上朝,大 家闭门不出。自成见没人朝参,不觉大怒,命小张侯按着所录的姓名,一个个地逮 系了来。一般贼兵,见残疾的人就捉,独眼缺鼻的官员,铁索郎当,络绎道上。京 师的百姓,当作一桩新鲜事儿看,还指指点点地说道:“某官员是第一个迎贼入城, 如今可变作瞎眼了。”又一个说道:“某官员也是投顺贼兵的,现在连鼻头也没有 了,那是不忠的报应了。”众人议论纷纷,听得那班残废的官员人人低着头,含羞 无地,心里虽是十分懊丧却已来不及了。

当贼兵攻陷外城的当儿,吏部尚书蔡国用,侍郎程国祥,大学士范景文,三人 相约:贼若破城,即行投河自尽。第三天上,内城由太监曹化淳献门,贼兵一涌而 进。三人闻得贼兵已经进城,自然要行践约了。侍郎程国祥,深怕蔡国用和范景文 不能如约,自己独死未免太不值得,便唤仆人吩咐道:“你可到范相公的家中去探 视一会,看看,范相公此刻在家里做些什么,立即来报我知道。”仆人领命,去了 半晌回来说道:“小人到范相公那里,见相府中正闹得乌烟瘴气,一家哭声大震, 听说范相公已投河殉节了。”程侍郎听了,倒抽了一口冷气,觉得自己若偷生,岂 不愧对亲友?抚心自问,也无颜见地下的范景文。想到这里,就咬一咬牙,决意投 河自尽。于是一口气奔到了河边。

时春寒正厉,侍郎寻思道:“就这样跳下去,天乃太冷!”因脱去了靴儿,坐 在河边,先把脚伸在河中试探一下,觉得水寒刺骨,忙缩足不迭道:“这股寒冷, 怎样可以投河?”就赤足步行回家。不料他的妻子罗氏,闻得侍郎投河殉难忙也引 带自缢。及至侍郎不忍寻死,回得家来,侍郎夫人倒气绝多时了。程侍郎见夫人自 缢,悲愤交并,暗想我难道不及一个妇人吗?不如也自缢了吧!想罢即取带打结, 悬在床档的旁边,先定一定神,才顿足切齿地把颈子套进了带结中,双脚一缩,身 子还不曾悬空,觉喉中如有物阻塞着一般,气急又是难过,幸得吊得极低,慌忙脚 踏实地,去了带结,心想自缢也是极受罪的一件事。思来想去,一时终筹不出死法, 只得回身出来,叫那仆人到蔡尚书国用府中去,看蔡相公死了没有,立刻回报。

仆人如飞地去了,不一刻回来说到:“蔡老爷和夫人小姐及几个爱姬,正团团 地围了一桌,在那里大嚼咧。”程侍郎听说,不由地哈哈大笑道:“俺晓得老蔡未 必不肯死,且去看他去!”说着便着好了鞋袜,匆匆地跑到了尚书府,一直冲进大 门,高声叫道:“老蔡,你还不曾死吗?”

蔡国公方面南高坐着欢呼畅谈,听得有人唤他,不觉吃了一惊,忙举头看时, 见是侍郎程国祥,顿然记起相约投河殉难的事来,不禁满面含羞地起身说道:“不 瞒老哥说,我因决计自尽了,现在和家人设宴诀别。你来得正好,大家喝上几杯, 死了也好做个饱鬼。但不知范相公怎么样了?”程侍郎苦着脸答道:“俺也为了这 件事。听闻说老范已经践约自尽了。那么我们偷生,怎样对得住老范呢?”蔡国用 变色道:“景文果然死了吗?”程侍郎正色答道:“谁和你开玩笑?方才俺从他们 家门前经过,见大门上高高地悬幡哩!”

蔡国用呆了半晌,毅然说道:“死吧,死吧!我们且饮上几大觥!”说时邀程 侍郎入席,亲自斟了一杯递给了程侍郎。

于是你一杯我一杯,已喝得有些醉醺醺了,程侍郎带醉说道:“老蔡,时光不 早了,俺看早晚横竖是一死,趁贼兵还没有杀到,俺们践了老范的约吧!”蔡国用 没法,只好跟着程侍郎,两人一前一后同到门外的河滩边。但见洪流滚滚,道上已 半个行人都没有,只隐隐地闻得远处喊杀连天,火光不绝。程侍郎说道:“老蔡, 你可听见吗?贼人正在焚掠杀戮,俺们可以下去了。”蔡国用皱着眉头道:“那你 先下去吧!”程侍郎哪里还答应得出,两人你推我让,都不肯先行投河。末了,两 人手搀着手,慢慢地从沙滩走下河去,由浅入深,河水才没到脚踝,蔡国用的两脚 叫已发颤,口里连声说道:“不好!不好!”程侍郎也停住脚步,不敢再走。两人 立在浅水滩上,索索地只是发抖,面上惨白得没了人色。正在进步不得的当儿,忽 然见蔡国用的爱姬莲娘从府中飞奔出来,莺声呖呖地向蔡国用说道:“你倒舍得去 寻死了,撇下我们到哪里去?快起来吧,我们要死一块儿死去!”蔡国用见说, “哇”地一声哭出来了,回顾程侍郎道:“让你去留芳百世,做个忠臣,咱可不愿 意寻死了!”

说罢,带跌带爬地走上岸去,程侍郎也忙回身跟了蔡国用登岸,重行进了尚书 府,莲娘还不住地骂个不住。蔡国用一声不则的,和程侍郎换去了身上的湿衣,一 面叫烫上酒来,两人对饮解寒,三杯下肚,蔡国用叹口气道:“好好的人,为什么 无端要去寻死?古人说得好,蝼蚁尚且贪生,好死不如恶活,倘我们也和老范似地 真个去跳在河里淹死了,还能够这样的对饮吗?”程侍良池叹道:“说他做甚,只 算俺的内心晦气罢咧!”蔡国用诧异道:“尊夫人已殉节了吗?”程侍郎道:“倒 不是吗?”因把他夫人闻知自己投河,便自缢而死的话,约略说了一遍,蔡国用也 为之嗟叹不置。两人对饮了一会,才尽欢而别。哪里知道两人投河又止,畏死偷生 的事,被仆人们传播出来,弄得京城的士大夫没有一个不晓得,大家当作一桩新闻 讲,一时传为笑谈。

那时崇祯皇帝殉国的消息,传到了吴三桂的军前。三桂拥着大兵,却怕李自成 势大,只是按兵不动。正在观望不前,忽报李自成遣使来到,吴三桂吃了一惊,当 即命左右传进帐中。

使者礼毕,呈上吴襄的书信,三桂拆开来看时,见上面写道:长白吾儿知悉: 今吾君已逝,新主登极。汝自幼稚得膺荣爵,不可谓非一时之侥幸。顷者明祚调残, 天命已定。识时务者俊杰,自当及早弃甲来归。奈何犹自恃骄军,拥兵观望乎?

大丈夫须顺天循时,择主而事,当不失通侯之赏,亦所以成孝道之名。苟执迷 不省,则父遭惨戮,家属受屠。既不能忠以报君,又不获孝以护父。臣节有亏,身 名两败,祈三思之。书到之日,宜即遵行,慎无踌躇,自贻伊戚也。此嘱!

三桂读了他父亲的手书,半晌犹疑不决。要想投诚,恐被世人唾骂。如其不降, 又怕自成势盛,自己敌他不过。正在犹豫不定,又报京师有都督府的仆人求见。三 桂急命唤入,那仆人叩了个头起身,三桂忙问道:“京中怎么样了?”仆人禀道: “都中自闯贼攻破城垣之后,到处焚掠杀戮,不论官民,除了殉节的大臣府第不曾 蹂躏外,其余无一幸免。”说到这里,三桂喝住道:“别的不用你说,俺只问你家 中怎样了?”仆人答道:“都督府已被贼兵劫掠得不成样了”三桂不待那仆人说毕, 接口问道:“人口都无恙吗?”仆人垂泪答道:“太老爷给贼掳去,太夫人因此急 死”

那“死”字才吐得一半,三桂带怒骂道:“混帐!谁来问你太老爷太夫人?俺 问的是陈夫人可安?”仆人吓得屈了半膝,颤巍巍地答道:“陈夫人已被闯贼掳往 营中去了。”三桂失惊道:“这话当真吗?”仆人哭丧着脸答道:“那是小人亲眼 看见的。”三桂听罢,蓦地从腰间拔下那宝剑来,“啪”的一剑,将案桌斫去一角, 直飞出丈余外。又嚎牙切齿地恨道:“闯贼!李自成你这逆贼!俺吴三桂和你势不 两立了!”说罢呛啷的一声,将宝剑掷在地上,帐下将士都齐齐地吃了一惊,三桂 怒气冲冲地拂袖进后帐去了。这时部下的诸将,个个惊疑不定,正不知三桂是什么 用意。还有那李自成差来的使者,见三桂这种情形,知道有些不妙,又回想至吴三 桂的父亲吴襄,现拘留在自己军中,谅吴三桂断不致忍心弃父,会有什么变卦出来, 所以放大了胆,在营中安心等候回书。

到了下午,吴三桂便点鼓升帐,大集诸将商议道:“闯贼现居神京,逼死皇帝, 这样大逆不道的流贼,还敢挟俺投诚,未免欺俺太甚,列位可有破贼的良策?”说 罢,将吴襄的手书传观诸将,时帐下总兵郭壮图、马宝,副总兵胡国柱、马雄,参 议夏国相,谋士孙延龄,副将高大节、吴琛等,看了吴襄的劝降书,大家默默无言。

独参议夏国相说道:“将军欲讨闯贼,虽是名正言顺,怎奈吴老将军软禁贼寨, 宁非投鼠忌器吗?”三桂愤愤地说道:“本爵三桂时封平西伯,故云君国之仇未复, 岂能复顾私情?况古有大义灭亲,昔项羽欲烹太公,汉高祖犹言分我杯羹。

今日本爵尽忠不能尽孝,那也顾不得许多了。“说罢则传自成的使者上帐,喝 令刀斧手推出斩首。夏国相谏道:”两国相争,尚不斩来使,遑论草寇的走狗,何 足污我斧钺?“三桂点头说道:”参议之言有理,命割去使者的耳鼻,令回去报知 自成,义师不日到了,叫闯贼准备肉袒请降就是了!“使者抱头鼠窜地连夜回京中 去了。这里三桂选择吉日,慷慨誓师,口口声声为国驱贼,说得声泪俱落,将士人 人流涕,个个义愤填膺,都当三桂是真个忠君爱国。哪里晓得他这样地愤兴义师, 还是为了一个美人陈圆圆,却假着君国大仇的名儿,利用军心,也算狡猾极了。又 命夏国相起草作了一篇讨贼檄文,颁行各处。檄文道:闯贼李自成,以么麽小丑, 荡秽神京。日色华光,豺狼突于禁阙;妖氛吐焰,犬豕据乎朝廷。逼帝后于泉台, 填小民于沟壑。绝无惠德,只事淫威,本夜郎自大之心,窃天子至尊之位。又复穷 极悍恶,昼夜宣淫;更旦逞尽贪残,日夕抢掠。于是神州赤县,变成棘地荆天;嗟 我首都京华,化为妖坎贼窟。

本爵身膺边陲之寄,心怀君国之忧。悲象魏凌夷,愤枭酋残虐。

爰兴义师,藉除暴逆。凡我官吏,尔侪军民,当知国家厚泽深仁,自应报本; 亲睹闯贼凶悍惨酷,群起诛奸。挥逐日之戈,奏回天之力。顺能克逆,诚志所孚, 义声所播,一以当百。试看禹甸之归心,仍是朱家之正统!

吴三桂颁了檄文,又大集诸将商议道:“本爵此次为国复仇,义师一举,天下 响应。但在直捣京师的当儿,第一要兵力雄厚,俾得一鼓逐贼,然后择皇族近支, 重立明祚。不过这句话谈何容易?现在贼人拥百万之众,俺如没有相当的实力,只 怕未必能够成功。”诸将齐声说道:“将军忠忱为国,义师所经,势如破竹,何患 贼兵不灭?现下寡众虽悬殊,所谓一以当十,丑类自是不敌。”三桂摇头道:“不 是这样讲的,俺已等得熟了,目今建州方在兴盛的时候,他们也曾受过明朝的恩典, 俺将致书与建州皇帝,晓以大义,向他借一旅之师以平国乱,谅他们也不至于见拒 的。”夏国相道:“建州现在方强盛,虎视眈眈,正苦没有机会,今若借他们的兵 马定乱,他们以为有机可乘,倘乱定之后,将军对于这是兵强将勇的建州人又怎样 地处置?这引狼入室的计划,犹之饮鸩止渴,还是不干得好。”

吴三桂因志在夺回陈圆圆,把关系利害毫不计及,一心要向建州借人马,听了 夏国相的话,便微笑答道:“参谋远虑果然不差,但俺去借建州的兵马,将来乱定, 权还在我,以俺的意思,至多把辽蓟两处作为酬谢他就是了,还怕他争皇帝做吗? 俺主旨已定,列位且退,待俺借到了建州人马,再同心戮力地讨贼去!”诸将听了, 都面面相觑,半晌作声不得。夏国相私自叹道:“吴将军不听好言,他日必有后悔 的一天。”当下吴三桂不听夏国相的谏劝,连夜修成一封书信,差了一个专使往建 州借人马。其时清朝的太宗皇帝已经宾天,太子福临接位,年纪还只有九岁,由里 族多尔衮做了摄政王,一切朝中的大事都是摄政王一个人独断独行的,福临不过是 个傀儡罢了。

至于其他的亲王大臣,只有官职而无权柄的,谁敢说半个“不”字?

原来,清朝的英明皇帝即清太祖努尔哈赤共有十四位皇子。这十四人当中,除 了八皇子皇太极即太宗已嗣位做皇帝外,就中最是英毅有为的,要推九皇子多尔衮 了。那多尔衮的为人,外貌似极诚悫,胸中却是机诈百出,在满洲旗人当中,的确 算是个杰出的人材了。当英明皇帝未逝世时,诸王子里面最喜欢的是多尔衮,满心 要立他做个太子,又恐蹈了废长立幼的覆辙,所以始终不曾定夺。英明皇帝死后, 多尔衮还不过十四五岁,虽说是聪明伶俐,到底年龄幼稚,做不出什么能为来,所 以这个皇帝的大位,终被八皇子皇太极占去。但皇太极死后,这大位应该是多尔衮 的了,他却不要做皇帝。若知多尔衮为甚不要做皇帝,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