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112回 鸟语花香九王爷窃玉 剑光灯影文皇后歼情


却说太宗皇帝的文皇后,是科尔沁部博尔济吉特塞桑贝勒的大女儿,芳名唤作 玉姑,她虽生长在关外的沙漠地方,却出落得桃腮粉脸一双盈盈的秋水,两道弯弯 的蛾眉,衬上她朱砂也似的樱桃小口,轻盈一笑,显出深深的酒晕。更兼她身材袅 娜,柳腰纤纤,芳容的妖娆,体态的妩媚,娉娉婷婷,端的是月里姮娥,洛水仙女, 因此在关外赫赫有名,都称作第一美人。

她还有个妹妹小玉姑,生得和她姊姊一般地婀娜妩丽,年纪才十三四岁,已是 明艳秀媚,玉骨冰肌。看见的人,谁不赞一声“好一对姊妹花,正不知谁家郎君得 消受这样的艳福咧”!

那玉姑到了十八岁上,吉特塞桑贝勒把她许配给叶赫部的世子德尔格勒做了妻 子。吉特塞桑贝勒只顾着门楣问题,以为自己是科尔沁部,和叶赫部缔婚,同是皇 族,门当户对,也算不辱没了自己的女儿。老贝勒是这般着想,倒不曾顾到女婿一 层,配得上玉姑配不上玉姑,只含含糊糊地允了婚事。及至迎娶过去,第一夜洞房 花烛,玉姑偷偷瞧瞧她那个丈夫,不觉吃了一惊,芳心里一阵地难受,早扑簌簌地 掉下泪儿来。因那德尔格勒世子,生得又黑又肥,身体胖得长不满三尺,状貌臃肿 得不成个模样儿,两只骨溜的眼睛,深深地凹在眶内,鼻孔撩天,嘴唇斜缺,倒翻 着一对耳朵,颔下蓬松的茅柴胡须,说起话来,又哑又破碎的喉咙,加上他一张天 生奇丑的面孔,分外见得讨厌。你想玉姑有关外第一美人之称,后来连洪承畴经略 都要被她迷得神魂颠倒,现在嫁了这样一个丑陋的丈夫,怎不叫她心酸落泪呢?

偏偏那个不识趣的德尔格勒见玉姑珠泪沾襟,当她是别母离亲暗自伤心,所以 做出十二分的温存样儿,再三地向玉姑慰劝道:“你不要这样伤心,哭坏了你的身 体使咱心痛,你如若想念你的母亲,咱明天一块和你到岳家去,咱们两个就在科尔 沁部玩它几天再回来不迟。”玉姑见德尔格勒装出又似笑又似哭地一种怪相,笑起 来张开血盆般的大口,那副嘴脸真可恶极了。心中一恼恨,伸手把德尔格勒一推, 回过头去忍不住呜呜咽咽地痛哭不住。德尔格勒自觉没趣,但娶着了这如花似玉的 美貌娇妻,心下实在快活地了不得,休说是玉姑不去睬她,就连打他几个嘴巴子, 他也是情愿的。玉姑一味地哭着,德尔格勒只是一味地向玉姑歪缠,由黄昏直闹到 三更多天。玉姑知道逃不出这个关口,只得叹了一口气,起身卸装安寝,德尔格勒 自然异常巴结,忙着替玉姑脱衣换带,还跪在地上给玉姑褪去了蛮靴,更了罗袜, 诸事收拾停当,夫妻始双双共入罗帏。

第二天的清晨,德尔格勒极早便起身,吩咐卫兵备了两乘绣幔的大轿,摆起了 全副仪仗,六十四名亲兵,和玉姑上了轿,往科尔沁部岳家来。吉特塞桑贝勒与老 妻(礻丑)祜儿福晋,闻报是新姑爷来了,忙叫家人悬灯结彩,安排酒宴。将近晌 午,一骑马飞奔前来说道:“新姑爷的舆从离此只有一箭多路了!”吉特塞桑贝勒 吩咐大开中门,自己和(礻丑)祜儿福晋站在门前迎接。不多一会,锣声当当不绝, 接着是一阵地喝道声,便见仪仗一对对地到来,都排列在大门外的两旁,六十四名 护兵拥着两乘绣幰珠帘的大轿,直抬到二门前停下。六十四名护兵,齐齐地吆喝一 声,这里吉特塞桑贝勒家的卫兵,也列在两边,自大门前起,直立到中门止,一个 个鲜衣华甲,刀枪如霜。

他们见叶赫部的护兵吆喝一声,科尔沁部的卫兵也一声威武,算是答礼。那轿 面前珠帘,也随了这声吆喝声慢慢地卷起,早有科尔沁部侍候着男女厮仆,直抢到 了轿前,男仆扶着新姑爷下轿,女婢已拥了玉姑,和群星捧月似由(礻丑)祜儿福 晋接着,众婢女嘤咛一声,蜂拥般地进内室去了。

吉特塞桑贝勒便也迎接新姑爷德尔格勒进了中门,翁婿相见,行了一个拘腰礼。 这是满洲最尊敬的意思,非接待贵客是不行的。翁婿行礼已毕,家役们已排上宴来。 吉特塞桑贝勒让德尔格勒上坐,自己在侧首陪。又命将叶赫部随来的卫兵人员一概 在外厅赏赐筵宴。正厅上翁婿两人谈谈说说地开怀畅饮,那玉姑经(礻丑)枯儿福 晋和众婢专把她迎入内室,玉姑也不及说话,一头倒在她母亲(礻丑)祜儿福晋的 怀里,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礻丑)祜儿福晋弄得摸不着头脑,忙把她爱女向怀 内一搂,很亲密地问道:“好儿子,什么事要这样伤心?

你只管说出来,有母亲替你作主。“玉姑益发哭得凄惨,含泪说道:”父亲配 得好亲事,你不去看看那人的嘴脸是怎样儿的!“

(礻丑)祜儿福晋听了,不禁诧异道:“叶赫部的世子,人家不是说生得很雄 俊的吗?俺此刻倒没有留神瞧看他。”

母亲正在说话,忽女婢报新姑爷来谒岳母了。(礻丑)祜儿福晋见说,便起身 出房,见吉特塞桑贝勒同着一个又黑又矮的丑汉一路说笑着进来,那丑汉穿着遍体 华服,非但不见一些好看,反而越显出他的丑陋来。(礻丑)祜儿福晋料得那丑汉 就是自己的大女婿了,心里寻思道:“怪不得玉儿要伤心了,看他这副尊容,的确 难看得很。俺家这样如花似玉的好女儿,去配这样一个丑汉,不是要使亲戚朋友们 见笑吗?”(礻丑)

祜儿福晋心下一气,霍地回进房中,不肯出去见礼。经女婢仆妇的相劝,(礻 丑)祜儿福晋哪里肯听?后来吉特塞桑贝勒亲自入内劝驾,又譬喻一番,(礻丑) 祜儿福晋没得推却,只好勉强出来和她女婿德尔格勒相见了,连半句话也没有攀谈, 只不过见了个礼,就顾自己进房去了。吉特塞桑贝勒又陪着德尔格勒到了外厅,重 行入席欢饮。

等到酒阑席散,德尔格勒起身告辞。照例:新女婿上门,岳家要留他盘桓几天 的。这时因(礻丑)祜儿福晋不喜欢这个女婿,吉特塞桑贝勒也并不款留。谁知玉 姑却依在(礻丑)祜儿福晋怀里,死也不肯回去了。(礻丑)祜儿福晋附着她粉耳 低低说了几句,玉姑才含泪出房。只见她妹妹小玉姑一跳一跳地进来,看着玉姑笑 道:“姊姊还要跟了那丑汉回去吗?”(礻丑)祜儿福晋忙喝道:“油嘴的丫头! 姊丈也不叫一声,什么丑汉不丑汉!”小玉姑瞪着两只小眼睛,偏了小嘴儿,把头 一侧道:“什么姊丈,俺家放马的黑奴,要比他好看多呢!”一句话说得一班婢女 仆妇都掩口吃吃地好笑。(礻丑)祜儿福晋待要去扭小玉姑的粉腮,她已三脚两步 地跳走了。玉姑听了她妹妹小玉姑的话,不禁又触动愁肠,直哭得仰不起头来。 (礻丑)祜儿福晋又极力地劝慰着,玉姑只等拭去眼泪,匆匆地上轿回去。

光阴驹隙,转眼三朝,蒙人的俗例:女儿嫁了人,三朝要归宁探父母的。玉姑 挨到了三朝,便独自坐了一顶小轿,带了四名护兵回到母家,一面打发了轿夫和护 兵回去,并由婢女传出话来,叮嘱那叶赫部跟随来的护兵说道:“回上你们姑爷, 俺家姑娘须盘桓几天回去,你们不必派人来接,俺家自会送姑娘回来的。”护兵领 命,自和轿夫抬了空轿回叶赫部去了。从此玉姑住在母家,一过半年多,平日和她 妹妹小玉姑说笑解闷,再也想不到回夫家了。那叶赫部的世子德尔格勒,也曾派人 来接过几次,终是空轿打回。末了,那德尔格勒再也忍耐不住了,便亲自来接玉姑 回去。

(礻丑)祜儿福晋不好阻拦,只得任玉姑回家,但过不上半个月,玉姑又回到 母家了,她一经到了母家,就想不着回去,必定要德尔格勒发急,亲来迫着她回去。 才算到夫家去住上十日八天,至多半个月,又要想到回母家了。德尔格勒有时不许 玉姑归宁,她就寻死觅活,弄刀系绳,吓得德尔格勒不敢阻挡。

由是玉姑归宁,经了整年不回去。初时德尔格勒亲自来接,还跟了他就走。到 了后来,任德尔格勒咆哮如雷,玉姑索性不去睬他了。要她自己想回去就回去,她 自己不愿意回去,任叶赫部的老部主金特石来劝她都不中用的。德尔格勒知道这个 娇妻终久是收不服的,只恨自己生得太丑陋了些,难得闺中人的欢心,德尔格勒心 里一发狠,竟悄悄地跑到莽葛尔山中披发修道去了。玉姑闻得这个消息,好似罪囚 脱去了身上的镣铐,觉得浑身轻松了许多。于是很高兴地天天和妹妹小玉姑到别尔 台山的围场中去打猎。

这别尔台山,在科尔沁、叶赫、玛赛别、建州卫四大部落交界的所在,地面一 半是科尔沁部的边域,却算得个公共的围场,山上的狐兔野鹿等兽类最多。叶赫、 建州、玛赛则三大部的王孙公子常常带来了护兵到山下来打围的。那围场也算得是 一处贵族猎场,因往常的平民是不许到这里来打猎的。玉姑和她妹妹到这里来打猎, 一半也是含着择婿的意思。

有一天上,事有凑巧,恰好建州的八皇子皇太极领着一班侍卫,驾着鹰犬,到 别尔台山来打围,打了半晌,山下蓦地跳出一只白兔来。皇太极弯弓一箭射去,正 射在白兔的尾巴上,那只白兔一蹶一跳地望前直奔,皇太极控着怒马,连连加上两 鞭向前追赶,转过山坡,那白兔被山石一绊,撞倒在地,皇太极跳下马来,伸手待 去捉时,那兔儿颠了两颠,爬起来翘着尾巴又逃走了。皇太极扑了个空,因用力太 猛了,几乎向前倾跌,连忙使一个鹞子翻身,双脚才得立稳。忽听得山坡下面莺声 呖呖地有人喝彩,把个皇太极胀得满脸通红。抬起头来向山坡下瞧看,原来是一群 粉白黛绿的美人儿,也在那里打猎,就中有两个美人,一个有二十来岁,一个约有 十五六岁,一般地生得玉雪花貌,身上都是贵族打扮,其余穿的虽也富丽,终不及 那两个来得华贵,大约是婢女了。皇太极倚在马旁,那两只眼睛好似定了神般的, 呆呆地只是发怔。那个二十来岁的美人,骑在银鬃马上,忍不住把罗巾掩着朱唇, 斜睨着皇太极嫣然地一笑,这笑真是千娇百媚,看得皇太极身体酥麻了半边。

那美人便娇滴滴吩咐婢女道:“俺们回去了吧!”这一声在皇太极的耳朵里, 真好似出谷的黄莺,真叫人魂荡神迷。那美人说了这一句,旁边的婢女就围绕着如 飞地出了围场去了。

皇太极哪里舍得,忙也跨上了雕鞍,疾驰地从后追来。看看一群女子走进一座 皇府中跳下马来,那年长的美人,又回头来瞧着皇太极一笑,姗姗地进二门去了。 皇太极直等到瞧不见了影儿,才嗒然兜转了马头,懒洋洋地回到围场,也无心打猎 了,一路回到盛京,急急打发人来打听,方知那美人是科尔沁部吉特塞桑贝勒的格 格,已经嫁给了叶赫部的世子了。皇太极听说,不由地冷了半截,半晌说不出话来。 从此,皇太极的脑海里,深深有了那美人的印象。

是年因叶赫部帮了明朝攻打清朝的盛京,松山一战,明兵大败,清朝英明皇帝 班师回来迁怒叶赫部,亲统大兵往征,一场血战,打破了叶赫部,恰好皇太极做了 先锋官,他一打进叶赫部,带着士兵大肆劫掠,部下的兵士掳了一个美人来献,那 美人自称是科尔沁部的格格来此探视亲戚的。皇太极出来一瞧,见那美人正是那天 打猎遇见、早思夜想的心上人。原来那时正逢着叶赫部部主金特石六旬大庆,世子 德尔格勒虽已出家,玉姑的翁媳名分还在,所以由吉特塞桑贝勒叫他女儿玉姑前来 拜寿,正在寿筵大张,鼓乐喧天,忽报建州人马已漫山遍野地杀来了。叶赫部主金 特石,慌忙下令张号集队,准备御敌,外面清兵已团团围住,玉姑因此不及逃回母 家,也被困在里面。

清兵攻破城堡,玉姑带了两名婢女从后宫逃走,仍被清兵获住,送到皇太极的 营中。皇太极这一喜,好似天上凭空掉下一件宝贝来,这一夜就在军营的大帐内和 玉姑成就了好事。其间地欢爱自不消说得。

第二天上,皇太极派了亲信侍卫送玉姑回科尔沁部,一面禀知英明皇帝,一面 饬人向吉特塞桑贝勒求婚。吉特塞桑贝勒见叶赫部已亡,建州正在强盛的时代,自 己女儿早晚要醮人的,既有了这个机会,正是求之不得,便一口答应下来。这里英 明皇帝很爱皇太极英武,所有要求自然无有不允的。当即派使臣下聘,择日替皇太 极迎娶。过门之后,一双两好,皇太极和玉姑爱情的深笃,真是到了十二分。及至 英明皇帝驾崩,皇太极恃着威权,居然据了大位,就封玉姑为孝庄文皇后。那时睿 亲王多尔衮,还只有十四五岁,皇帝是他第八个哥哥,又因他年纪还小,常常出入 宫禁,并不避嫌的。皇太极自从做了皇帝即太宗,又纳了两个美貌妃子,对于文皇 后不无分爱,又以军国事繁重,常宿御书房内,一个月进宫不上七八次,又要顾及 妃子,待文皇后的爱情,渐渐不似从前地密切了。

那文皇后是个爱风流的美人,她见太宗皇帝这般冷淡,春花秋月,少不得起一 种香衾辜负地怨怼,于是触景生感,见她小叔多尔衮也生得眉清目秀,齿白唇红, 不免生了爱慕之心。

多尔衮方在情窦初开的当儿,见他嫂嫂这样多情,岂有不领略的道理。叔嫂间 起初只眉来眼去,两下到了情热百度不可遏止时,就在幽宫冷殿偷偷地去偿他们的 心愿。但似这般鬼鬼祟祟的,文皇后终嫌不能畅所欲为,便声言出宫去打猎,在外 面择了两名镶黄旗的美貌子弟,扮做宫女混进了晋福宫文皇后时居晋福宫,从此就 天天行欢作乐,好不有趣。

万不料事机不密,被多尔衮冲进宫来撞见,不觉一缕醋意由脚跟直冲到脑门, 怒冲冲地走出宫去,文皇后见事情弄糟,忙亲身行到宫外,一迭声地叫:“老九多 尔衮是英皇帝第九子!你回来,俺和你说话商量咧!”多尔衮一面走着,一面摇头 道:“没有什么商量,没有什么商量!”急得文皇后三脚两步地赶上去,将多尔衮 一把扯住衣袖,狠狠地瞪了一眼道:“老九!你真的这样硬着心肠吗?”这句话才 出口,文皇后早已呜咽起来了。多尔衮忍不住笑了笑,两人手搀手进了宫,吩咐宫 女和那两名侍候的少年,一并退出宫外。那些宫女们,只听得内室中一会儿嬉笑中, 一会儿哀恳声,唧唧哝哝地从午后直闹到深夜。忽然文皇后唤了两个亲信宫侍进去, 不多一刻,传出一口宝剑来,令将两个宫娥立刻赐死。这两名宫娥,就是镶黄旗的 少年子弟所改扮,只有文皇后亲信宫人知道的。不知文皇后为什么要杀那少年,且 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