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113回 风扫残雪三桂夺圆圆 露滴金枝睿王娶嫂嫂


却说睿亲王多尔衮,人家都称他作九王爷,为人精明强干。

在十二三岁时随着英明皇帝出兵打仗,已能运筹决算,策划军机。所以英明皇 帝非常地喜欢他。当太宗继统时,多尔衮年龄还幼小,时常出入宫阙。到了十六七 岁,竟和文皇后勾搭上了。

叔嫂两个,蓝桥暗度,十分秘密。但太宗皇帝见多尔衮材略超群,每每派他去 出征,不能常常和文皇后聚在一块,把个少年风流的文皇后弄得望穿秋水,好容易 盼到多尔衮回来,亲热得不多几时,多尔衮又要奉命出征去了。这一次出征和明朝 军马大战,建州人马吃了两个败仗。及至一打听明督师的主帅,知道就是号称中原 才子的洪承畴。

太宗皇帝听了连连扼腕叹息,又极力赞许承畴,意思是想叫那洪承畴来投诚自 己。与众亲王郡王、文武大臣筹商良策,终想不出两全的法儿。后来被文皇后听得, 就自愿担任去赚洪承畴,居然被她大功告成,生生地把洪承畴弄到建州。不过承畴 虽投降了清朝,太宗皇帝对于文皇后爱情却越发比前淡薄了。文皇后也明知其中的 缘故,只有自怨自艾,想到了伤心时便抽抽咽咽地痛哭一会。那知多尔衮自接了征 伐大权,也不大有闲工夫进宫,文皇后怎肯香衾独抱?便悄悄地向外弄了两个少年 进宫,暂时遣她的寂寞。

其实多尔衮的威权日渐张大,公卿大夫、亲王贝勒多半是他的党羽。大凡朝中 出了杰出的枭雄,自有那些蝇蚁去附他的腥膻,因此朝廷内外杂事,一举一动,多 尔衮无不知道。文皇后有了两个面首的人,早有他的心腹内侍去秘密报知,多尔衮 听了,不禁起了醋意,便乘文皇后不备,昂然冲进宫去。好在多尔衮是走惯的,无 须请旨和宣召等手续。当多尔衮跨进晋福宫门,正值文皇后和两个少年在那里调笑。

多尔衮一眼瞥见,就心里明白,料定那宫人是男子改装的,这鬼把戏原只好瞒 过太宗皇帝,怎能瞒得过多尔衮?所以他脚步也不停,回身便走。文皇后到底心虚, 忙把多尔衮喊住,还要想遮掩一下,被多尔衮一口就道破,文皇后没得抵赖,心里 着起急来。文皇后的宫女从窗隙中偷看,见多尔衮仰着脖子坐在绣椅上,眼瞧着屋 顶,不住地把头乱摇。文皇后斜靠在椅旁,嘴里咭咭咕咕地说了半晌,多尔衮依旧 摇头。一会儿文皇后忽地坐在多尔衮的膝上,伸出雪藕也似的手臂,搂住多尔衮的 头颈附耳说了一会,只见多尔衮把文皇后一推,要立起身来走的样儿,文皇后真急 了,蓦地跪在多尔衮的面前,将头搁在多尔衮膝上,珠泪盆腮地哭了。

这时见多尔衮微微一笑,霍地从腰间拔出佩着的宝剑,一手递给文皇后,宫女 看到这里,不觉手脚发颤,正不知多尔衮授宝剑与文皇后做什么。旋见文皇后握着 宝剑,回头向宫女门外低低地唤了一声,就跑进两名亲信宫女,文皇后命她传出剑 去着那两个改扮的宫娥立刻自刭。文皇后一头吩咐着宫女,她一双盈盈的秋水,兀 是含满了一泡眼泪。宫女领了懿旨,捧了宝剑出去。过了好一会,进来回禀两宫娥 已领旨了。文皇后点点头,皱着蛾眉说道:“他们两人的身体又怎么办呢?”多尔 衮笑道:“叫他们乘着昏夜,丢掉在御河里就是!”文皇后听说,心里老大地不忍, 但一时也没有什么法儿,只得叮嘱了宫侍们,依了多尔衮的主意去做。文皇后自杀 了两个侍候的美少年,宫中更觉比前凄寂了。幸得多尔衮知趣,便天天进宫来和文 皇后欢聚,两人的情热一日高似一日,竟然双宿双飞起来。

那时二贝勒代善已死,代善的长子恭郡王慕赖海本来恨他父亲的大位被皇太极 占去,自己稳稳的一个皇太子弄得落了空,心上如何不气?以是慕赖海在私底下也 结党缔群,要想把皇帝的名分夺它回来,只是凑不到机会罢了。他平日最是愤恨的, 就是他那个九叔多尔衮。因慕赖海常想掌握兵权,以为一旦有了兵马的实力,便不 难举事了。似慕赖海那样的庸才,怎能和多尔衮争竞?结果兵权被多尔衮夺了去, 慕赖海这一气,几乎气得发疯。这时多尔衮和文皇后的秽行,传得盛京都遍,没有 一个人不晓得,所不曾知道的只有皇太宗皇帝一人,慕赖海听得多尔衮已有疵可寻, 不由地直跳起来道:“咱若不趁此机会报仇,还更待何时?”及至转念一想,满朝 里尽是他九叔父的党羽,自己一个没势力的挂名郡王,就使明知多尔衮秽迹昭彰, 又拿他怎样呢?

思来想去,忽然记起一个人来,那人是谁?便是那肃郡王豪格。豪格是太宗皇 帝的义儿,为人极勇敢多智,在建州也要算数一数二的人物。太宗继统后,不时和 明朝开战,豪格领了建州人马,居然独当一面,立正的疆场功劳,很是不小。太宗 皇帝见豪格英勇,早存下了立储之心。豪格听到了太宗的口吻,知自己将来的希望 很大,由是战必身先士卒,建州的武将当中,谁不赞一声肃郡王忠勇绝伦?太宗也 越发喜欢他了。哪里晓得天不由人,是年的文皇后忽然怀起娠来,在太宗皇帝倒还 不甚放在心上,那个肃郡王豪格可就急坏了,深怕文皇后生了儿子,自己的宠幸必 被夺去。偏偏到了文皇后盆,竟一举是雄,把个太宗皇帝乐得眉开眼笑。其实这个 种子,是太宗皇帝的亲骨血还是多尔衮的遗种,局外人却弄不清楚,便是太宗皇帝 自己,也一般地懵懵懂懂,只有文皇后的心里,或者是明白的。但她如其不说出来, 怕连多尔衮都没有头儿呢。

光阴逝水,文皇后所诞的太子,转眼是弥月了。到了那天,满洲的亲王、郡王、 贝勒、贝子和硕亲王、蒙古王公及满汉文武大臣,都联袂进宫,替太宗和文皇后叩 贺。太宗皇帝传谕,亲王、郡王、蒙古王公、贝勒贝子在勤安殿赐宴,满汉文武大 臣在义恭殿赐宴。太宗皇帝自己和文皇后在晋宫设宴相庆。这天的盛京地方,凡街 巷通衢,没一处不是结彩悬灯,商民一例休息一天,鼓乐庆祝。下午文皇后升坐坤 宁宫满洲皇后升坐坤宁宫,是日必行大赏罚。汉族皇后行大赏罚,则升坐凤仪殿, 平时无故不得乱坐,犒赏宫女内侍及亲王大臣,均有赏赍。

其实满汉王公,大小臣工,无不欢呼畅饮,就中满肚子不高兴的,只有一个肃 郡王豪格。太宗皇帝哪里知道他的心事,还叫豪格随着,驾起了銮辇往太庙行礼。 礼毕回来,由礼部拟名,定了一个福字。

太宗皇帝见太子相貌魁梧,啼声洪亮,又值武英郡王阿济格打胜了明军,满载 珠玉金宝班师归来,太宗皇帝更觉乐不可支,便笑对文皇后说道:“这孩子福分很 不差!”正在说着,礼部恰好拟呈一个福字,太宗皇帝大喜道:“巧极了,这样就 赐名福临吧!”日月和穿梭般过去,福临渐渐长大起来,眨眨眼已经九岁了。太宗 皇帝对于豪格虽然宠爱不衰,而于立储两字,却绝口不提。豪格也肚里打算,面上 丝毫不露一些形迹。

在这个当儿,朝臣里面有要讨好文皇后的,暗中主张上疏,请太宗皇帝立储。 消息传播出来,豪格急得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想不出用什么手段去抵制它。事有 凑巧,适当恭郡王慕赖海要报多尔衮的仇恨,亲自来访谒豪格。豪格和慕赖海既有 兄弟的名分,又是同师读书,从前缔交十分莫逆,后来豪格授了武职,慕赖海被多 尔衮挨去,两人的交谊就一天天地疏远了。现在豪格听得慕赖海来了,忙亲自去迎 人,两人携手进了书斋,略为叙了几句闲话,豪格命家人摆上宴席,就一杯杯地对 饮起来。

酒到了半酣,慕赖海先把言语试探豪格道:“兄弟近来闻人传说,皇上将有立 储的意思,老哥可曾知道吗?”豪格见说,正触他的心头事,更兼在酒后,听了慕 赖海的话,不觉冷笑一声道:“皇帝既有了亲生的太子,那是应该立储的,还有什 么话说?”慕赖海故意惊诧道:“这是什么话儿?老哥是皇上的长子,倘果然实行 立储,除了老哥还有谁呢?”豪哥越发气愤,胀红了脸悻悻地说道:“俺不过是徒 有虚名罢了,你和俺是兄弟,怎么也来讥笑俺起来?”慕赖海正色道:“兄弟怎敢 讥笑老哥?老实说一句,你老哥不过拥个虚名,那么谁好算个实在?”豪格见慕赖 海说话有因,忙改笑道:“那福临不是皇上实在的儿子吗?”慕赖海听说,缩一缩 头颈做了一个鬼脸,鼻子里嗤地笑了一声,又喝了口酒,才徐徐地说道:“老哥不 要在那里装傻了,九叔的事,难道不曾晓得吗?”豪格被慕赖海一提,不禁红了脸 道:“俺听是也听见过好几次了,只是听说的都半真半假,究竟怎样,却不能断定 它。”慕赖海笑了笑,方要开口,忽地向四下里一瞧,见豪格身旁立着三四个亲随, 慕赖海就忍住不说了。豪格会意,便挥手令左右退去,慕赖海才低低地将多尔衮和 文皇后的秽史一五一十地和盘托出。豪格听罢,直气得拍案大叫:“俺若不杀这灭 伦的淫贼,还有什么面目立在天地之间?”慕赖海慌忙起身掩住豪格的口道:“老 哥莫这般焦躁,要防隔墙有耳,这厮的党羽极多,哪一个亲王府中没有他的奸细? 倘风声泄露,老兄和兄弟的脑袋就怕要不保了。”豪格这才忍气坐下,两人对酌密 谈。直到了鱼更三跃,慕赖海方行辞去。

第二天的五更,亲王大臣循例入朝排班,朝参既毕,只议了些寻常政事,谕旨 令散值。亲王大臣纷纷地散去,只有肃郡王豪格却随驾左右,竟跟着太宗皇帝进御 书房去了。到了午晌,肃郡王退出,御书房内传出上谕,命内侍备辇进宫。左右的 内侍,见太宗皇帝怒容满面悻悻地登辇,大家吓得一个个怀着鬼胎,静悄悄地随替 进宫,连气都不敢喘一喘。

那太宗皇帝的銮辇方经过德正殿,早有一个内监气急败坏七跌八撞地奔出来, 一直跑到御槽中,口称有急旨宣召近臣,匆匆地选了两匹关外有名的骏马,骑了一 匹牵了一匹,飞般地出大清门去了。不到一刻,便见那起先选马的内监跟在后面, 前头一匹马上,正是睿王多尔衮,跑得面红气喘,兀是不住地加鞭,但看地上尘土 飞扬,八只马蹄缭乱,风驰电掣似地奔向大清门而去。那些值日的官吏和侍卫,见 了这种情形,料想朝中必有变故,皇上这样地飞召睿亲王进宫,不为军情紧急事儿, 定要戮杀亲王或大臣,那可是不言而谕的。果然睿亲王多尔衮进宫还没有一会工夫, 就见内宫跑出八九名内监来,脸上都现出慌慌张张的样儿,各人奔向御槽内手忙脚 乱地各自要一匹马,有几个连鞍也不及配好,飞身上了秃背马,扬鞭飞驰出大清门 去了。

那时侍卫官长努勒梅,是个老于掌故的人,他瞧出内监这般忙迫,料非佳事, 急下令传集通班侍卫戎装侍候,以防不测。

六百名侍卫,不论日班夜班,一齐集起队来,点名方罢,道上马蹄声络绎不绝。 只见郑亲王齐尔哈郎、英武郡王阿济格,恭亲王慕赖海、豫亲王多铎、肃郡王豪格, 贝勒慕赖布、阿巴泰,满达海、汤古巴、巴布泰、巴布海、阿拜、莽古尔泰、搭拜、 德勒格拉、岳立台,贝子阿达礼、罗尼洛、度艾、济尔顿、博勒和、齐喀、屯礼托 达、密度礼,大学士希福刚林、冷僧机、章京图岸巴、梅勒章京礼巴,蒙古亲王克 鲁图南,汉大臣范文程,大学士洪承畴,都督祖大寿,将军祖大远、祖大弼、陈光 新、耿仲明、孔有德、尚可喜等,都形色仓皇,汗流满面地纷纷在大清门前下马, 蜂拥地进去了。

众亲王大臣,到得内廷的温恭殿前,早有内监传谕娘娘懿旨:亲王大臣在此候 旨。众人听说“懿旨”两字,知道宫内有了变故。原来内监去宣召时,并不说明什 么,只说皇上有急旨火速宣亲王大臣进宫。七八名内监分头传谕,那些亲王大臣正 不知有什么紧急大事,距离较远的退朝回去,朝衣还不曾卸去,一听得有旨宣召, 随即上马赶进宫来。这时众大臣呆怔怔地立在温恭殿前,不识是吉是凶,各人都狐 疑不定。忽听得靴声橐橐,睿亲王多尔衮手捧着诏书出来,高声叫诸臣跪听遗诏。 众亲王大臣听得“遗诏”两字,一齐吃了一惊,大家面面相觑,作声不得,只好俯 伏在地,多尔衮便朗声诵道:朕不幸暴病不起,所遗大位,着太子福临继统,众卿 可协共辅,勿负朕意。至朝廷大政,可令孝庄王文皇后会同睿亲王多尔衮协商办理。 钦遵!

多尔衮读罢语书,众亲王大臣才知太宗皇帝已经驾崩。想适才上朝,皇帝还是 好好的,怎地一眨眼就会宾天了?众人你瞧着我,我瞧着你,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多尔衮便大声说道:“大行皇帝既有遗诏,俺们就遵诏办吧!”说毕即返身进宫, 扶着九岁的太子福临登了宝座。多尔衮首先跪下,众亲王大臣到了这时,也不由自 主了,只得循例三呼万岁。

于是改明年为顺治元年,封赏功臣,大赦罪囚。追谥太宗为孝睿毅皇帝,庙号 太宗,尊文皇后为皇太后。又由太后传出懿旨,尊叔父睿亲王为摄政王。这样的一 天,朝事由睿亲王一个人把持,遇本独断独行,亲王大臣都钳口结舌,一句话也没 得说处。

一天忽报明朝的平西伯有使者到来,多尔衮看罢大惊道:“原来明朝的皇帝已 被流贼逼得殉国了!”于是命使者退去,多尔衮便召集亲王大臣,把明崇祯殉国、 平西伯吴三桂借兵定乱的事对众人说了一遍。又道:“值此明朝无主的当儿,咱们 拿代定国乱为名,乘间以图明疆,你们意下以为怎样?”亲王大臣齐声应道:“悉 听王爷处断!”多尔衮大喜,当即打发吴三桂的使者回去,并吩咐道:“俺此番统 兵入关,专为你国驱贼定乱,你可回复吴平西,叫他带了轻骑来关前迎接俺的大兵 就是。”使者叩头起身,星夜进关来报知三桂。

这里多尔衮以豫王多铎为先锋,肃郡王豪格为先锋,肃郡王豪格为中队,留郑 亲王齐尔哈朗辅幼主,自己和武英郡王阿济格,大将扈尔赫等,点起二十万大兵, 辞了太后,浩浩荡荡地望关前进发。晓行夜宿,不日到了山海关,前锋报明军驻扎 关前。多尔衮正要使人探问,早见一队人马素服剃发,直奔多尔衮的军前,正是平 西伯吴三桂。当时进营见了多尔衮,三桂自愿为大兵前驱,多尔衮便递一支令箭给 三桂,命他带明军作为乡导。三桂奉了令箭,率着所部向前疾进,多尔衮统了清兵 随后进关,一路斩关夺锁,攻破贼兵城邑,势如风扫残雪。看看兵过通州,李自成 在京中闻得三桂的大兵已进通州,忙下令收拾起金珠宝物共载七百多车,预备兵败 时逃入陕西,一面亲领贼兵,出京迎敌。

两军相遇,正在大战,蓦然清兵拥出。李自成的贼兵从未见过这种装束,一声 呐喊“妖兵来了”,各自抛了戈矛,回身逃命。李自成大败,退走五六十里。多尔 衮兵不血刃进了北京,又分兵两万交给三桂,令追赶贼兵。李自成也恐三桂来追, 和牛金星等商议抵御,恰好三桂人马赶到,贼兵一见满洲人马,回身便走。牛金星 大叫:“事已急迫,速弃陈圆圆,以缓吴三桂的追逐!”李自成听了,还有些恋恋 不舍,正护着陈圆圆鞭马疾驰,被吴三桂赶上,亲自带住陈圆圆的丝缰,李自成趁 势逃脱。吴三桂夺得圆圆,便收军不赶。九王多尔衮闻吴三桂逗留不进,恐他回京 有变,急督促三桂统兵西进追贼。这里多尔衮就在北京定都,并令飞骑出关,迎幼 主进关,在北京接位,又命多铎领大兵进取江南。当多尔衮燕京定都,满洲亲王大 臣都疑这大位必是多尔衮自己的了,不期地迎接幼主进关,第一个先俯伏称臣,他 这开国的功勋可就不小了。那时满汉大臣提议酬功的办法,汉臣中有知道多尔衮和 皇太后嗳昧事情的,主张皇太后下嫁给摄政王。这议论一出,汉大学士钱谦益竟上 书奏请,多尔衮读了表章,正合私意,忙进宫和皇太后密议,觉得这办法很为美满, 于是下旨准奏。好在那班满洲王公大臣,都不懂得礼节和廉耻的,任听多尔衮怎样 的做去。哪里晓得清朝开国,已留下这极大的污点了。要知太后怎样下嫁,且听下 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