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114回 浅笑轻颦玉人装半面 银筝渔鼓少主宴三更


龙凤旌旗,白旄银钺,一对对地经过了。一阵地鼓乐喧天,绿衣黄带,戴大凉 帽的侍卫,列着队前进。侍卫过去,便是黄盖紫伞,龙头幡、丹凤旗,金爪、立爪、 卧爪、金钺、仪刀、红杖,青灯,日月珍珠旗、朱雀玄武旗、青龙旗、白虎旗,曲 盖,日月掌扇、龙凤掌扇、功德旌、褒功旌,双龙赤帜、双凤青帜,豹旗、虎旗、 狮旗、象旗、风雨旗、雷电旗,龙凤大纛,这一面大纛算是押队。大纛旗之后,是 掮豹尾枪的侍卫官,黄衣黄裤,金带碧靴,状貌都异常地严肃。黄衣侍卫列着队伍 过去,随后是锦衣内监,捧着宝瓶、金盆、金唾壶、金水盂、金交椅、金鼎、金盒、 金烟袋、金提壶等,分作四人一排,很整齐地走着。接着是二十四名宫女,列为十 二对,红杖四对,金纱灯两对,红纱灯两对,珠拂尘两对,金提炉两对,炉中香烟 缥缈,御道上寂静无哗。

这时只见六十四名内监拥着金碧銮辇,辇中坐了摄政王多尔衮。跟着銮辇的是 一座又高又大的凤辇,用一百二十名内监拥护在凤辇的四围,凤辇上端端正正地坐 着珠冠凤帔、雪肤花貌的皇太后即文皇后,满朝的相卿,亲王贝勒以及各部大臣, 都步行随辇。那一天是皇太后下嫁的吉辰,凡銮辇凤辇经过的地方,大街小巷都悬 灯结彩,露天盖起了彩棚,自午门起直达摄政王府第门前,地上均铺着黄沙,护卫 的羽林军,五武一步兵,十武一马兵,街衢上站立得满满的。闲人杂民,事前已驱 逐走了,道上静悄悄地,只有几个鲜衣佩刀的武官,在那里彳亍往来。等到了銮辇 和着凤辇过去,才由摄政王府中传下一道谕旨来,令羽林军马散队。

摄政王多尔衮迎太后到了府中,经宫女们扶皇太后下了凤辇,由亲王贝勒的眷 属福晋格格们迎接太后进了凤仪轩。献茶进点地休息一会,忽听得堂上鼓乐齐奏, 内侍跪报吉时,宫女们扶持皇太后出堂,摄政王多尔衮已貂袍龙衮地立在红缎毡上, 宫女扶皇太后并立了盈盈交拜。大礼行毕,宫女们献了合卺杯,亲王贝勒都在堂前 叩贺,摄政王和太后受贺已罢,方才送入洞房。

又有一班亲王大臣的官眷来新房中叩贺,皇太后心上万分地快乐,吩咐一声: “赏!”早有宫女们抬过宫中带来的金珠宝玉等,分赏给亲王大臣的眷属。那些福 晋格格及满汉大臣的夫人们,一齐谢恩退出。其时摄政王府中大开筵宴,异常地热 闹。摄政王多尔衮亲自出来应酬,这喜宴直闹到三更时分,众亲王大臣才谢宴散去。 摄政王多尔衮自回他的新房去陪伴太后,两人对饮了几杯合欢酒,酒兴初浓,携手 入帏。这一夜中,多尔衮和皇太后新婚旧爱,欢娱自不消说得。第二天早上,多尔 衮入朝谢恩,皇帝下谕晋多尔衮为父皇摄政王,与皇帝并肩听政,同受百官的朝贺。 从此多尔衮和皇太后做了名分的夫妻,享他们鱼水之乐。暂且按下了。

再说吴三桂奉了多尔衮的命令,督师追逐李自成,夺回陈圆圆,自成率着败残 人马逃回陕西,吴三桂不舍,仍统兵西追。

在半途上接到了多尔衮燕京定都的消息,帐下部将一齐放声痛哭,弄得个吴三 桂进退维谷,越发不敢妄动。忽又接到多尔衮第三道飞檄,令进兵西安,追击李自 成,三桂只得督师再进。

李自成已势穷力竭,一听吴三桂兵到,弃了西安,连夜走商洛出潼关,窜扰荆 襄。吴三桂赶至,下三秦,破了河南,复了荆襄。自成败走辰州,转奔黔阳。时贼 兵乏粮,四出掠劫,黔阳四境鸡犬为尽。明川广总督何腾蛟方屯兵黔边,闻自成被 吴三桂击败,便统兵夹攻,大败李自成于罗公山。

自成领了十余骑上山奔避,山上有玄帝庙,自成进庙谒神,忽然中恶倒地。那 时正值乱世,乡民多筑堡自卫,见山上来一绣甲金盔的大汉,腰佩宝剑手执画戟, 倒卧庙中,乡民不认识是李自成,还当是绿林的盗首,于是发一声喊蜂拥上前,一 顿地锄头铁耙,击死自成。那跟来的卫兵,要想上山救援,也被乡人击散。众人民 舁了自成的尸身往见总督何腾蚊,腾蚊亲自验看时,自成头颅已被锄碎,血肉模糊, 无可辨认,及见身上的衣甲都绣五爪金龙,龙尽眇一目,方知为李自成。因李自成 只有独眼,所袭的衣裳靴冠都绣金龙,那龙都是独只眼以肖其形。腾蛟又命搜自成 的身上,得宝玺一颗,系金玉镶成,文曰“永昌之宝玺”自成称帝,建号永昌,曾 铸永昌钱,由是证实确是李自成的尸身无疑。一个残酷凶悍惨无人道的贼首,至此 才死于非命。

又有流贼张献忠,占据四川,自称大西国王。闻得自成死,知自己也将不保, 便选美女百人,昼夜淫乐,淫不遂意,即命蒸食。众妇女恐慌万分,百般献媚,献 忠以淫乐太过,渐成瘵疾。又欲进窥西安,令部将孙可望守蜀,自己扶病进兵。东 进盐亭,正与吴三桂的清兵相遇,未及交锋,贼兵惊走。献忠单骑逃奔,到了凤凰 坡,伏兵骤起,箭和飞蝗般射来,献忠身中数十矢,坠马而死,陆沉中原的两大贼 酋,这时算先后毙命。

吴三桂既剿平李自成,杀了张献忠,下三秦,定河南,破荆襄楚豫,这功绩已 很不小。清廷怕他拥兵助明,忙下一道谕,封吴三桂为平西王,着赴云南就藩。吴 三桂到了这时,虽犹拥大兵,却惧怕多尔衮,把明朝的仇恨,撇在九霄云外,竟俯 首贴耳去安然就藩。及清廷削夺他的兵权,才懊悔不迭,急攘臂起事,可是清朝已 打平各处,天下大定。任吴三桂有多大能力,已不能恢复了。

在清兵初定燕京的当儿,部下诸将有痛哭相劝的,三桂执定说九王必不负我, 终至坐失时机,三桂的庸碌无能真令人可恨。当吴三桂追袭李自成最急迫的时候, 自成气愤不过,把三桂的父亲吴襄立斩于军前。三桂痛哭,誓必报仇。后来将陈圆 圆夺回,拥着美人昼夜宴乐,把不共戴天的父仇绝口不谈了。

经多尔衮飞檄督促,才勉强统兵西进,足证三桂痛哭誓师,只不过为了一个美 人陈圆圆罢了。所以其实奉旨就藩云南,乐得去安闲自在。三桂到了云南,又纳了 个爱姬小蛾,小蛾的容貌和圆圆可称得是伯仲。

三桂自二次夺回陈圆圆,对于爱情,反远不如从前。这是什么缘故?就中有两 个道理,一则是三桂有了小蛾,于圆圆不无分爱,第二是三桂闻圆圆被掳,靦颜从 贼,心里大是不满。

三桂的为人,所坏的是自信太甚。他引清兵入关,以为多尔衮是可靠的,断不 至于负约,以是多尔衮得很从容地定都燕京。

自陈圆圆被李自成掳去,三桂以圆圆对自己爱情极其浓厚,未必肯失身于贼, 因此一心要夺她回来。及至把圆圆夺回,只见她玉容憔悴,娇艳已不如往昔。三桂 意圆圆必思己太切,才愁虑到这个样儿,心上转倍加了一层怜惜。

谁知贼中有个婢女细柳的,在贼营中专一服侍圆圆,这时从贼中逃回,孤身无 处投奔,仍然依赖旧主。圆圆因和细柳在贼中相依日久,也不忍舍她远离,就把她 收作侍女。这个细柳很有几分姿色,三桂不时和她调笑,讲讲谈谈,将圆圆与李闯 的情意竟和盘托出。三桂听说,把爱圆圆的热度,十分中减去了五六,而且言语里 面常常含讽带讥,弄得圆圆心里不安起来。

原来圆圆被掠入贼中,一点没有悲态,反面含笑逢迎。李闯王见了圆圆,也几 乎神魂颠倒,昼夜不离左右。自成本是厌故喜新的,无论怎样的美妇,三四天后, 便弃如敝屣,独有对于圆圆,始终没有驰爱。

圆圆和自成调笑浪谑,形状的秽亵,往往丑态毕呈。自成有侍姬二十余人,自 圆圆擅宠,把众侍姬抛撇不顾,那些侍姬们,个个恨得什么似的。圆圆又唆着自成, 无故将侍姬们扑责,不到半个月,二十多个侍姬,一半死在杖下,一半乘隙逃走。

自成越发欢爱圆圆,甚至白昼宣淫。圆圆也爱自成强壮,极是撒娇撤痴,迷得 个自成昏头昏脑,足有三个多月不理军事。圆圆又笑自成独眼,常闭了左眼,百般 仿效,自成也觉好笑。

一天,自成大宴诸将,叫圆圆侍酒,圆圆却作了个半面装,盈盈地走到席前, 引得诸将哄堂大笑。自成大怒,问为什么这样装束,圆圆笑道:“大王只有独眼, 自然只好看半面。”诸将听了,又齐齐地大笑起来。自成忍耐不住,气得跳起身来, 向圆圆打了两个嘴巴。想自成那样蒲扇般的手掌,打在圆圆又娇嫩又柔软的脸上, 顿时红肿起来,便含泪痛哭回房。自成心上很有些懊悔,忙亲自去慰劝她,这时圆 圆已哭得好似带雨梨花,宛转娇啼,自成分外地怜惜,一面好言安慰,一面把圆圆 拥在怀里,好容易圆圆才止住了哭,定要自成陪她不是。

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这样一个强悍的贼酋,居然屈服在圆圆手里。从此圆圆 常常装作半面,自成只是一笑罢了。怎样呼作半面?就是涂脂抹粉只搽半面,那半 面不但半点脂粉也没有,简直脸也不洗,头也只梳半边。一个美貌的佳人,变作了 阴阳面孔,自成虽是不高兴,然也无可奈何。那时四月里的天气,已十分酷热,圆 圆把轻纱缀成了斗篷,浴后披着轻纱,斜倚在躺椅上纳凉,被自成瞧见了,不觉大 喜道:“这才是一幅太真出浴图呢!”由是便不许圆圆穿上,一天到晚终是披着轻 纱,随时随地可以宣淫。

那吴三桂听了细柳的话,一缕酸气几乎冲破了脑门,知圆圆的憔悴并不是思念 自己,是被闯贼蹂躏到这样的,于是三桂对待圆圆,终是淡淡的。圆圆生性是爱风 流的,如今见三桂宠幸小蛾,自己常常孤衾独抱,少不得憾遗秋扇,嗟怨自己的命 薄。三桂又在酒后和小蛾调笑,见圆圆姗姗地走来,三桂指着圆圆戏呼道:“强盗 美人来了!”圆圆听得,明知三桂讥自己从贼,心里一气,珠泪扑簌簌直滴下来, 经三桂提出“强盗美人”的名儿,府中大小侍婢仆妇都私下相呼,圆圆也亲耳听见 过几次,因自己正在失宠,没有置喙的余地,只好饮泣忍受。

这样一天天的过去,圆圆的环境也日渐恶劣,终日自怨自艾,遂引起她一种抛 弃红尘的念头,这且不提。

再说自崇祯帝殉国的噩耗传到了江南,明致任大吏如江督吕大器、御史史可法、 总督马士英、总兵黄得功、副总兵高杰、进士黄淳耀、巡抚祁渊、大学士高宏图、 都给谏刘宗周一班故臣,都齐集魏国公徐宏基府第,共谋继立。马士英和诚意伯刘 孔昭,以福王由崧是光宗帝嫡侄,伦序当立。时福王避难凤阳,经马世英等迎立。 史可法力争,谓不应乱立福王,众故臣不听,竟以福王告庙,建号嗣统,是为宏光 帝,并在南京修葺旧殿,以马士英为大学士,史可法为体仁阁大学士,吕大器为兵 部尚书,高宏图为文渊阁大学士,刘宗周为吏部尚书。

朝仪初定,马士英擅权,遇事独断:与史可法意见不合,马士英进了谗言,把 史可法调了外任,令督师江北。史可法临行的时候、俯伏午门,痛哭叩头而出。马 士英自史可法去后,益发专横,又密承光帝旨意,杀太子慈烺. 南宁侯左良玉尚在, 闻得马士英杀了太子,不禁义愤填膺,即亲统所部自汉阳渡江,传檄以讨马士英。 谁知天亡明祚,左良玉才过九江,忽然患起病来,旧日驰骋疆场受伤太甚,这时一 齐并发呕血斗余,一病不起。所有部下的将士,也霎时星散。那马士英在朝,专一 排挤同僚,凡才出己上的,必设计除去,以致人心渐离,如吕大器、高宏图等,都 自行辞职。马士英又选江南美女三十名,令学习歌唱,献进宫中。光帝大喜,日夜 在宫内宴乐。又命召淮安伶人进宫演剧,弘光帝自己也习练戏剧,使伶工教授,步 履唱白,务按拍节。弘光帝的资质本极聪颖的,不到一个月,已能歌剧数十出,便 袍笏登场,高歌一阕,句唤“串戏”。又择歌妓中容貌最艳丽的,芳名玉儿,弘光 帝封作玉妃,其余的尽封为侍嫔。

相传弘光帝壮健若驴马,每饮火酒助兴,夜御美女十人,还嫌不足。江南女子 大都纤弱,由马士英下谕选秀,日进美女十人,多半被弘光帝淫毙死后弃尸御沟。 御沟本和大河相通,女尸不系寸缕,顺流浮下,有经父母瞧见的,抱尸在河边痛哭。

这样的传扬开来,江南人民知道马士英选秀的事,人人愤恨,怨声载道,民心 因此渐去。弘光帝却一点也不知,仍居深宫,日事淫乐,和玉妃侍嫔特设夜宴,笙 歌彻夜不停。

这时清廷派豫王多铎收复江南。豫王兵进镇江,总兵王国栋开门迎降,金陵风 声渐紧,马土英还匿了军报,不使朝臣们得知。多铎兵围扬州,史可法竭力地拒守。 多铎致书史可法,叫他弃明投诚,史可法复书拒绝。多铎大怒,率兵士死命相扑, 并架大炮轰城,把城墙轰去一角,清兵从破垣中拥入,史可法见事已急,慌忙跑入 督署,自缢在钟楼下面。多铎自进攻扬州,屈指已九十余日,所以怀恨极了,下令 闭门屠城,把城中的百姓杀得鸡犬不留。满人进关,虽也到处杀戮,要算扬州地方 屠戮得最惨,不论男女老小,见一个杀一个,连杀十天,真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渠。 总兵黄得功、高杰,抚台祁渊,致仕大学土高宏图,尚书刘宗周,也都殉难。

故都督刘仁佑阖门议尽节,自仁佑以下,妻子江氏、子如义如仁、女沐英、媳 李氏秦氏、甥女毛淑娟、甥婿王文靖、外甥毛馥、外孙成龙,以及婢女仆人庸妇, 一门计四十三人尽行投江。自尽之前,恐尸身流散,便把绳儿连缀起来,系成一串, 一个个地挨次下水。后来经人捞起尸体埋葬时,捞得了一人,觉得还有尸身在河里, 索性拖将起来,一连共得尸身四十三具,一时目睹的人无不为之咋舌。又有一个樵 夫,平日砍柴度日,清兵进城,樵夫忽然大哭回家,对他的妻子吕氏说:“俺采薪 三十年,只知皇帝姓朱,现在却换了妖人来了,好好的人,哪里穿这种冠服?”说 罢又哭。第二天上,便一口气跑上山巅,从上面直坠到地下,脑浆进裂地死了。又 如一个秀才,蓦见了清兵,愤愤地说道:“我读书到如今,自黄帝制衣冠起,相传 今天,没有见过这种服装。”说着便狂奔着回家,闭门绝食,竟自饿死了。

那时清兵破了扬州,进取金陵,势如破竹。金陵既陷,弘光帝星夜逃往芜湖。 马士英出降,豫王多铎也知道马士英的奸恶,命把他倒悬起来,下面堆着干柴,柴 上燃着了火,慢慢地烧着,马土英大叫无罪,也没人去睬他,不到一刻,已是熏熟 了。多铎陷了金陵,又进芜湖,弘光帝不及逃走,被清兵获住。

金铎令械系进京。不知弘光帝怎样见害,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