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116回 北风凛凛海道奔黑夜 疑云阵阵噩梦惊深宵


碧树浓郁,万翠丛中隐隐有红墙一角。墙内黄瓦朱檐,小楼半楹,遥望疑是九 重宫阙。小楼的纱窗半阖,鱼声隐隐直从窗中透出,使人到了这样清寂的所在,往 往萌出尘的冥想。那小楼里幽居参经的,是个抛撇红尘的美人儿,就是人人所知道 的陈圆圆。

这时林中野鸟飞翔,石泉水声潺潺。忽听得远远地蹄声得得,有十多骑人马如 飞而来。当头的一位官员,朱顶花翎黄马褂,龙蟠箭衣,腰右荷囊,左佩宝剑,足 登乌靴,风采甚都。

那官员策马到了荒寺面前,把鞭儿授给侍从,霍地跳下马来,三脚两步进了寺 门,一口气走上小楼,口里还不住地叫道,“沅娘,沅娘!你真地舍了俺走了吗?” 陈圆圆正在诵经,听得有人呼她小名圆圆小名沅娘,略略回眸瞧了一眼,见是吴三 桂,便依旧垂了粉颈,只顾自己讽经。三桂叫她,只作不曾听见一般。三桂走到了 楼上,就在窗口上吩咐侍从都在楼下等候,自己就挨近圆圆的身边坐下。他见圆圆 只是不睬,忍不住把经本一把拖过来,却是救拔苦厄的大悲咒。圆圆没了经本,无 可再诵,不觉冷冷地说道:“王爷已有了新欢,早弃旧爱,妾身既已脱离红尘,正 无须王爷来假慈悲,快打马回去,新人冷静了,去陪伴要紧!妾身是天生的薄命, 荒寺栖止,终了残生,已是万幸了。”圆圆说到这里,声音带颤,不由地凄怆起来。

三桂听了圆圆的话,无非含着酸意,忙起身深深唱了个喏道:“以前的事,都 是俺的不好,请你看昔日之情,饶恕了俺。从今以后,俺决计不再这样了,种种要 求你海涵。现俺备了一匹空鞍马,俺和你并马回去吧!”圆圆收住眼泪,正色说道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王爷的确是一片诚心前来。无如韶华易老,岁月如流,以 色容人者,他日色衰爱驰,终有相弃的一日,倒不如无边苦海,及早回头的好!王 爷但请早还,妾身宁伴野草苍松度此光阴,倘要妾身回去,是万万办不到的。王爷 如其是不放心的,即请斫了贱妾的头颅去!”

圆圆说时,便伸手去抽三桂的佩剑。三桂忙按住了剑鞘,那两条腿软绵绵的, 不知不觉跪倒了尘埃。圆圆这时丝毫没有转意,见三桂跪着,她故意掉头坐下,仍 然去诵她的经卷。三桂细察圆圆的意志决绝,那粉脸的严肃连霜也刮得下来,谅想 她伤心太甚,一时非人情可动,只得等她愤气稍平,慢慢地劝她就是。想着便没精 打彩地立起身来,叹口气道:“沅娘,俺终不能忘情于你,此时俺暂为忍耐着吧!” 说毕懒洋洋地下楼,跃上金鞍,回顾圆圆,还是埋头讽诵。三桂点头道:“从来说 女子的心肠比须眉来得残忍,这句话俺今天才相信了。”

三桂回到蒲府,第二天就派了四名使婢来服侍圆圆,又替她在荒寺旁边盖起一 所尼庵。那庵堂共是屋宇五楹,一轩两厢,一楼一大殿,殿上塑慈航道人全身,高 九丈,旁塑龙女善财,左厢是弥勒阿难,右厢是金刚伽蓝。轩中作为客室,陈设古 玩,悬挂书画,琴棋弓箭无不俱备。小楼一楹,是圆圆的寝室,绣幕珠帘不减藩府 闺闼。至建造的精致,画栋雕梁,大殿上玉阶丹陛,碧牖朱檐。楼后小圃植四时花 木,辟畦栽竹,凿沼养鱼。

布置得清静,是华丽中含着幽雅。三桂的对待陈圆圆也算一番苦心了。

到了庵宇落成的那天,三桂就折柬邀客,滇中缙绅大夫到者踵趾相接,尤其是 那些官员的眷属,闻得是吴平西王的爱姬出家,往日素知平西王有个宠姬叫陈圆圆 的,是绝美人,耳名既久,谁不要想瞻仰一下?得了这样的好机会,当然争先恐后, 滇地城里城外,大家来瞧热闹,几乎万人空巷。那时庵中粉垩得金碧交辉,殿宇巍 峨,佛像壮丽。众人见了这般精致的尼庵,已是生平目所未睹,啧啧的传赞声不绝 于耳,都说平西王的如夫人出家到底和寻常的妇女落庵不同。大凡妇女们等到环境 恶劣,逼迫得无地容身,才萌剃发的绝念,如稍有余地,断不肯走这条路的。所以 削发为尼的妇女,大都是困苦不堪,从没有圆圆那样地富贵出家,好好的王爷夫人 不做,却来度那梵声鱼音的清苦日子,把来放在常人眼中瞧去,益发觉得可异了。 于是三三两两,议论纷纷。三桂这天却十分得意,打叠起了全副精神,在大殿两厢 及客轩中亲自招呼来客。茶罢,三桂向缙绅们说了建庵的缘故,只推说圆圆生性好 佛,特为筑此茅庵以从她的心愿。众绅士听了都绝口赞扬,三桂也万分快乐,便拱 手请绅士们赐个庵名。

众绅士大家推让了一会,又讨论了半晌,由一个年龄稍长的缙绅,崇祯年间也 做过一任督粮道,这时就起立躬身道:“昔日慈航证果成道,相传是四月十九日, 今王爷的夫人悟真皈依的吉期,恰当四月十九日,下走等深望陈夫人早证大道,也 和慈航道人一般,那么就取个‘证慈禅庵’吧!”说罢众绅土一齐哄然附和。三桂 大喜,方要叫左右看过笔砚来题名,忽见服侍圆圆的近身小婢从小楼上带跌带爬地 哭嚷下来,口里不住地喊着:“夫人不好了!”三桂吃了一惊,忙问什么事这样惊 慌?小婢垂泪说道:“陈夫人已自尽了!”三桂和众绅士听了,都惊得目瞪口呆, 急急地三脚两步奔上小楼,只见圆圆高高地悬着。三桂大踏步抢将进去,飞身上椅 解下圆圆来,却已气息毫无,玉体如冰了。

三桂这时也顾不得怎样了,一把搂住圆圆的尸体放声恸哭起来。众人见了这种 情形,也个个摇头叹息。三桂哭了一会,唤过那服侍的四名使女,含怒说道:“陈 夫人自尽,你们都在哪里?”使女齐齐地跪禀道:“夫人在自尽之前将小婢们一概 遣出房外,半晌不见夫人的声息,才撬开门儿进去,见夫人已自缢死了。”三桂长 叹一声,吩咐左右将圆圆以王妃礼盛殓了,即日安葬在栖云寺的松林下,并建石碑, 大书“陈姬圆圆之墓”。后人到此凭吊,有七绝一首道:青苔碧瓦短墙边,古墓倾 颓犁作田。

陈姬风流伴野草,空教游客话当年。

三桂葬了圆圆,命将那座茅庵扃闭起来,至今茅庵的遗迹犹存,落得后人几声 嗟叹罢了。

再说明朝自江南袭破,宏光帝被擒遇害,大臣多半殉节。

时唐王韦键在福建登位,是为隆武帝,鲁王以海,据浙江绍兴,号称监国。降 清将领李成栋率兵围杭州,大破明兵,进军萧山,和钱壮武战于瓜沥,败退铜鼓山, 绍兴震动,鲁王以海见孤城难守,从海道夜遁舟山。清兵又围舟山,郑之龙请降, 舟山陷落,清兵械系鲁王送往京师,半途遇害。清兵又破福建,擒住唐王韦键,杀 死于军中。唐王弟韦(钅粤),由顾元镜等扶立广州,是为绍武帝。

清总兵李成栋攻破了广州,获绍武帝韦(钅粤),即斫了韦(钅粤)的头颅送 往京师。时只有桂王由榔即位于肇庆,是为永历帝。清总兵李成栋反正,张献忠骁 将孙可望降明,明军声势大盛起来。

这时吴三桂在云南声势日盛一日,清廷异常地疑惑,靖南王耿精忠、平南王尚 之信和平西王吴三桂,清初称为三王。这三位就藩的汉人,都拥着兵权,清廷不时 遣人监察。吴三桂的兵力最盛,而且有通明的嫌疑,清廷削藩的风声非常紧急。吴 三桂部下的诸将,人人替吴三桂担忧,参仪夏国相忙来见三桂,把清廷撤藩的消息 大略讲了一遍。三桂正迷恋着小蛾,将此事抛撇在一边,蓦然听了夏国相的话,好 似兜头浇了一桶冷水,半晌说不出话来。这样地怔了一会,才慢慢地说道:“倘清 廷真个下旨撤藩,那可怎样是好?”夏国相道:“清廷虽加王爷王爵,但疑王爷的 心理却一点也不曾消除的,倘稍为可以指摘,便一道上谕下来,使王爷迅雷不及掩 耳,这倒不可不防。想为自固起见,第一要扩充实力,万一有变,好预备抵御了。 内顾既已无忧,再外结耿、尚两王,以便有事互相呼应,这外援一层,也是极紧要 的。”吴三桂见说,连连点头道:“参议的计较有理,俺这几天精神很坏,烦参议 代俺去办理就是。”夏国相领命,辞了三桂,自去料理不提。三桂自己,只和小蛾 豪饮歌舞,穷奢极欲,云南的人民怨声载道。那夏国相奉了命令,在各处要隘布防 一切,外面哄传吴三桂将叛清,清廷闻得三桂调兵遣将,深恐一旦不测,西南必致 糜烂,于是急下一道上谕下来,令三桂移师关东,一面密嘱豫抚图海,中道邀击三 桂。

那谕旨道:平西王吴三桂剿平闯逆,南征北讨,劳勋懋著。朝廷论功褒赏特封 为平西王,留镇云南。当此西南大定,该王郁处滇中,谅非素志。着该王即日移师 关东,藉资镇慑。该王任事忠奋,应奉命即行,无负朝廷寄托之重。切切凛遵。钦 此!

吴三桂接到了上谕,行又不是,不行又违旨意,又觉进退两难起来。参议夏国 相说道:“朝廷谕旨已下,如其违命,清廷即兴师征讨,有所借口了。现下不如乘 明永历帝被清兵逼迫遁往梧州的当儿,咱即出师相助,看清廷的动静再定行止吧!” 三桂大喜,便派马保为先锋,统兵两万出兵夹击永历帝。瞿式耜等尽节,永历帝守 不住梧州,黑夜走永昌府,三桂的兵马也乘胜进迫永昌,一面推说出兵,徘徊观望, 不肯移师关东。

清廷已窥出三桂的心理,知道他终久是要变心的,又密谕图海,收夺三桂的兵 权。图海得了上谕,私下和左右商议道:“吴三桂赖以雄视一方的,就是拥有兵权。 我如夺他,必然激出大变来,朝廷不是要加谴于我的吗?”这时有个中军冯壮士, 应声答道:“某有一策,保管吴三桂三军瓦解。”海图听了大喜道:“你若能有良 策,咱当不吝重赏。”冯壮士攘臂说道:“吴三桂坐滇中剥吸民旨,百姓人人共愤。 某愿以三尺龙泉刺杀三桂,那时他军中蛇无头而不行,还怕他不一鼓平荡吗?”图 海欣然道:“计是好的,只是要慎重做去,不可太鲁莽了,以致弄巧成拙。”冯壮 士点头应允了,星夜扮作一个贩药的客商,偷偷地混进了云南城。

时清廷削藩声浪越高,云南地方由夏国相防范着,搜查行人十分严密。冯壮士 暗藏利刃,天天在王府前后巡视,那吴三桂却躲在赭玉园中笙歌夜宴,一个月中难 得有一两次外出。壮士候了四五天,得不到一些儿机会。有一天晚上,冯壮士又到 藩府花园门前俟三桂,抬头见园门外有一棵大樟树,树干正斜倚在园墙上。壮士暗 叫声“惭愧!有这样一个机遇,为甚要在门前呆等?”想罢飞身上树,抱在枝干上, 向园内一望,恰恰对着园中的玉雪亭。这天晚上,三桂携着爱姬小蛾和十几名侍姬, 正在亭上夜宴,卫士保住在身后侍立。

讲到这个保住,是河间人,练得一身的好武艺。三桂在园林大宴宾客,小蛾侍 侧,三桂命她唱歌,却没有良好的琵琶。

内中一个宾客说道:“俺有一只琵琶,是数百年前的古物,可惜现在家中,否 则倒可一试。”保住在旁应道:“咱愿替王爷去取来。”那宾客笑道:“俺家中离 此有五十多里,又藏在密室中,就是俺家中的仆人也没处找寻,何况是你?”保住 竭力请行,当即向宾客问明了室宇的样儿及藏琵琶的所在,忽地跳上屋顶,身轻似 燕一般一点声息都没有。去了不多一刻,见屋檐上似有飞鸟下地,保住已含笑上亭, 双手捧着一只琵琶,对宾客说道:“幸不辱命,琵琶已取到了。”那宾客忙看时, 果然是自己藏在密室的,不觉失色赞叹。

三桂命将琵琶给小蛾弹唱,端的弦音清越,与寻常的琵琶不同,听得座上的宾 客个个心迷神往。从此三桂对于保住,越发比前宠任,进出命他随在左右护卫。因 三桂自引清兵进关,人心都很愤恨,三桂自己也略略有些觉得,怕被人暗算,坐卧 皆有勇士保护着的。

在宴玉雪亭的隔夜,三桂饮得酩酊大醉,踉踉跄跄地扶入罗帐,醉眼朦咙中觉 得自己居半山,脚下拥着云雾,遥瞰山中翠柏苍松浓绿欲滴,三桂便信步下山,只 觉山麓中一个美人,生得桃腮杏眼,看着三桂微笑,三桂这时身不由主地向着那美 人走去,猛听得大吼一声,一只斑斓的大虫望三桂的头上直扑下来。三桂大吃一惊, 吓出一身冷汗,开眼醒来,却是南柯一梦。三桂这时也不再睡,听谯楼正打三鼓, 便把梦境和左右说了。众口一词说猛虎是恶人,须慎防暗算。三桂见说,便令保住 带了利器随在左右。这夜在玉雪亭夜宴,正喝得兴高采烈,忽见一道金光直向三桂 身上飞来,保住眼快,忙抽刀一格,只听当地一声,一把宝剑堕落在席前,接着亭 阶上跳出一个大汉来,手执明晃晃的尖刀望三桂刺来。

其时亭上顿时鸟乱起来,早有保住挺刀把那大汉迎住,两人一来一往在玉雪亭 上斗着,三桂已避往亭后,挥卫士一拥上前,将大汉擒住。三桂当即升座,亲自鞫 讯,问他的姓名,受谁人的指使。那大汉郎声说道:“俺叫冯壮士,来替国家除贼, 俺若杀了你,自然富贵封侯。今日大事不成,任你斫杀就是了!”三桂听他的语气, 似受清廷的遣使,便吩咐拖大汉出去斫了,一面召夏国相、胡国柱、郭壮图、马雄 等一班将佐,大开帐前会议。吴三桂首先说道:“本爵忠心佐清,不料清室不谅, 反加疑忌,甚至派遣刺客俟本爵的间隙,似这样下去,早晚是要破脸的,列为以为 怎样?”胡国柱答道:“王爷请兵入关时,某等原阻谏王爷休要引狼入室,今日悔 悟,可已迟了。”三桂叹口气道:“那事经过去,也不必谈它了,只筹眼前的办法。”

夏国相说道:“王爷目前如要自保,非举旗起义,索性大作一番不可。倘终年 低首人下,从前的贺人龙就是榜样流贼贺人龙,降明擢总兵,被明廷见疑斩首。”

吴三桂踌躇说:“话虽如此,但举义的行为目前还不到这个地步。俺们这时且 暗中慢慢地筹备起来,看势头不好,起事未迟。”三桂一生,误在犹豫不决。他此 时如能听诸将的话说,举旗起叛,雄据西南坚垒自固,一国之君,尚足有为。万一 不幸,裂土分茅似宋时的契丹,未尝不可立国。怎奈三桂迟疑因循,待清朝大兵四 集,安排既定,三桂被迫得无可奈何,始率众起事。可是清廷已布置妥当,正如瓮 中捉鳖,任你吴三桂拥百万之众,也当不起四面受敌,那时想到当日诸将的良言, 悔自己不用,今日还有何说!这是后话,按下不提。

再说三桂等诸将散去,独自一个坐在堂上。回想自己剿平李自成,收复秦楚, 于清廷也很有一番汗马功劳。而且清朝的天下,还是自己去请清兵入关才把大明江 山断送,弄到最后的结果,不但不能安享荣华,反遭清廷的监视,想来想去觉自己 实在不值了。三桂呆想了一会,叫左右排起香案,设了怀宗的灵位,亲自素服致祭, 祭罢俯伏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三桂这时良心发现,正哭得万分感伤,忽报清廷 又有圣旨到了,不知圣旨说些什么,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