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117回 新仇旧恨清帝入空门 燕唱莺啼吴藩登大位


却说吴三桂听得清廷有旨,忙把怀宗的神位撤去,迎接钦使进内。开读谕旨, 是催促三桂移师关东。那钦使读罢圣旨,笑对三桂说道:“皇上很记念王爷,不日 还要召觐哩!”三桂唯唯。那钦使便起身告辞。三桂送出了大门,钦使自进京复旨 去了。这里三桂急召诸将商议,谓清廷步步相逼,现已事急,应怎样对付它。诸将 都劝三桂起事,弄得三桂好似九头鸟拾着帽儿,正不知戴在哪一个头上好。正在犹 豫不决,忽飞骑报到清廷顺治皇帝暴崩了。三桂听了,不由地大吃一惊。暗想清帝 方在年少,怎么忽尔崩逝,其中定有缘故。这时帐下诸将听得顺治帝驾崩,都劝吴 三桂乘朝廷无主举旗起义,三桂依旧犹豫不定。做书的趁这个空儿,把顺治皇帝叙 一叙。原来顺治帝自董小宛出宫,偷偷地到玉泉宫去过一次,后来皇太后把玉泉宫 焚去,顺治帝闻得小宛焚死,终日呆呆痴痴地,一会儿笑,一会儿哭。皇太后弄得 没法可想,下谕把洪承畴从江南召回京来,将皇帝的情形告诉他,承畴也觉束手无 策。那顺治帝却越发闹得厉害了。想自己为一国之首还不能庇一妃子,心里愈想愈 气。

旧恨新愁一齐涌上胸中,到得伤心的时候,索性大哭了一场。

看见宫女内监,便大声叱骂出去,静悄悄地独自一人默坐着呆想。这样地闹了 两个多月。

一天的晚上,蓦地哈哈大笑起来。笑了一阵就把宫门闭上了。宫女们不敢进去, 只在外面侍候。听得顺治帝在里面负着手踱来踱去,忽研墨吮毫疾书,又掷笔大笑 一会。笑不多时又哭了起来。三更以后,室中已寂静无声,宫女内监也都睡熟了。

酣睡初起,已是红日照窗,还不见室中声息。内监们有些心疑,轻轻地在宫门 上一推,门却是虚掩的。就中一个胆大的内监蹑手蹑脚地进去。四面一瞧,不见了 皇帝,再向御榻上一看,哪还有皇帝的影踪?吓得那内监怪叫起来,霎时宫人内监 拥满了一室。有几个稍有头脑的内监说道:“且不要这样慌张,或者皇帝临幸别宫, 或者往皇后那里,咱们分头去寻过了,再去报知太后就是。”众内监宫女,见说得 有理,一哄地散去,各人分头去寻皇帝。谁知直到好久,到处找遍了,只是没有皇 帝的踪迹。内监们才有些心慌起来,忙去报知皇太后。

皇太后听了,急急地驾了凤辇亲自到宸寿宫来瞧看,见皇帝平日的服用器物仍 旧在那里,单单不见了皇帝。皇太后也急得泪珠滚滚。这时皇后以及各宫嬛都知道 皇帝失踪,大家拥在宸寿宫内议论纷纷,也有哭的,也有叹息的。在这众声杂沓的 当儿,忽见一个妃子在皇帝的御榻上找出一张东西来。上面潦潦草草地写着几行汉 文。那妃子不识汉文的,便呈给皇太后。

皇太后也不识汉文的,下谕宣洪学士进宫。

不到一会,洪承畴跑得满头是汗地走进宫来。见了皇太后行过了礼。太后把皇 帝潜遁的话大略说了一遍,又把那张字递给承畴。承畴看时,却是顺治帝传位的诏 书,不觉大吃一惊道:“皇帝不回来了。”因把那张诏书一句句解释给太后听了, 诏中说道:朕以冲龄践祚,忽忽十有八年,德薄才疏,毫无政绩。上负祖宗创基之 苦心,下失臣民望治之本意。所幸元臣辅导之功,得歼贼殄叛,享今日太平之乐。 然清夜默思,愧据神器,抚心不无内疚。此朕所以弃国而去也。矧富贵浮云,人寿 几何?朕已彻悟禅机,遁出红尘,尔等无庸悬念。至于大位,自不可久虚,朕子玄 烨,为佟佳妃所出,聪敏颖慧,克承宗祧,着令继统即皇帝位。内大臣鳌拜,大学 士苏克萨哈等,皆先皇股肱之臣。忠心为国,亦朕素日所信任,堪以辅佐嗣皇帝, 庶不负朕寄托,祈各凛遵无违!钦此。

皇太后读了诏书,半晌做声不得。还是洪承畴禀道:“皇帝既有诏书留着,只 有照办。”一面飞召苏克萨哈来京时苏克萨哈代洪承畴出督两江。一面派亲王外戚 秘密寻访皇帝踪迹,万一找不到,只有扶太子嗣位。但目下皇帝失踪的消息,切不 可泄漏出去,否则必酿出乱子来的。

太后见说,只得含泪点头。叫洪承畴拟旨,召苏克萨克。

又下谕立皇长子玄烨为太子,以便嗣统。又密宣郑亲王和硕亲王、贝勒、贝子 等进宫,令秘密访寻皇帝,不得在外声张。又把是日的管门内监及侍候皇帝的宫女 内侍一齐监禁起来,以防走漏风声。又将总管内监宣来,经太后痛骂一番,即行革 职留任。并吩咐嫔妃宫人,不许传扬出去。皇太后待诸事妥当,自和洪学士回慈宁 宫。直到三更多天,方由两名小监掌着碧纱灯导洪承畴出宫。那些亲王贝勒奉了懿 旨,自去找寻皇帝。

再说那天晚上,顺治帝写好遗诏,倚榻假寐了一会,所以宫女们听得室内已寂 静无声。鱼更三跃,顺治帝一觉醒来。悄悄开了宫门,见宫人内侍都已酣睡如雷, 便一口气跑出宸寿宫。

只见星辰满天,月光微微的一线被云遮没了。一望宫外,很是黝黑。顺治帝也 不管什么,沿着御道,越过跨虹石桥便是御苑。

时守苑的内监也已睡了,还有一两个值班侍卫在苑外踱来踱去。顺治帝恐怕惊 动他,就悄悄地走到御苑西门。幸得苑门没有落锁,出得御苑,不辨天南地北,脚 下七高八低地走着。看看到了皇城门前,城门早已下键了。

顺治帝喝叫开门,守门官见他仪表非凡,疑是内宫的近侍,忙开门让他出去。 这样地经过外城,也不曾阻拦。顺治帝这时也不打算到哪里去,低头只顾向前直走。 其时天将破晓,寒露侵衣,身上略略觉得有些寒冷。又走了半晌,天色已是大明。

晨曦初上,照大地犹若黄金。顺治帝惘惘地只望着丛林深处走去,猛听得当当 的云板声激荡耳鼓,如晨钟清磐,把顺治帝惊觉过来。抬头瞧时,见一个癞头和尚, 眇一目跛着一足,挑了一副破香担,担上悬着一幅墨龙。左手云板,右手木棰,走 一步打一下。顺治帝见那和尚来得蹊跷,就立住了脚问道:“你那疯和尚,在这荒 山野地走来走去干些什么?”那癞和尚听了,举手答道:“俺在寻俺的师父。”顺 治帝说道:“你师父叫什么?”癞和尚指着担上的画道:“你不见俺那幅画吗?俺 师父唤作龙空和尚,在圆寂的那天,对俺说道:”我将投生尘俗,有墨龙一幅,未 画双睛。待过三九之年,你可下山去打寻,有人替你画上点睛,那就是我的后身到 了。‘“说罢,又从香担内取出破衲一袭,拂尘一柄,念珠一串,紫砂钵一个,都 递给顺治帝道:”这是俺师父的遗物。“

顺治帝检视破衲、拂尘、念珠、紫砂钵等物,好似是自己的旧物,心上不由地 起了一种感动,叫癞和尚在担上取出一枝秃笔来,向那幅黑龙添上眼睛。果然,那 龙有了眼睛,张牙舞爪大有驾云上天的气概。癞和尚看了,慌忙跪倒在地下,不住 地磕头道:“师父到今天才来,几乎想煞俺也。”顺治帝被他一叫师父,心里顿有 所悟,便脱去身上的箭衣,披了破衲。笑对癞和尚说道:“你看三十年故物,今日 还我本来面目。”癞和尚笑道:“忽去忽来,忽来忽去。来来去去,都是幻梦浮云。

去即是来,来即是去,无非浮云幻梦。“顺治帝大笑道:”是哪里来?是哪里 去?什么幻梦浮云,实是无什么幻,更无什么的梦。幻是更非幻,梦亦更无梦,都 是濛濛空空。“癞和尚抚掌道:”阿弥陀佛!西方路上有莲台,无叶无枝雪玉堆。 “顺治帝道:”色是空兮空是色,碧云拥护踏风来。“癞和尚笑道:”好了!好了! 女菩萨等够多时了。“顺治帝道:”哪里的女菩萨?“癞和尚合掌闭目笑道:”玉 泉宫的女菩萨师父难道忘了吗?“顺治帝笑道:”真的吗?“和尚笑道:”似真似 假,似假似真;真真假假,假假真真。“顺治帝大笑道:”好!好!“于是那癞和 尚挑起香担,顺治帝拿了拂尘念珠,托了紫钵,师徒两个上清凉山去了。

后人见清凉山五台山上,于月白风清的时候,常有一对璧人徘徊于碧树绿荫中, 如迫近瞧看便忽然不见。时人咏清凉山诗,就中有一首七绝道:绿杨香草气如兰, 倩影双双夜漏残。

古刹红墙留古迹,梵声艳影两清寒。

相传清凉山上的倩影,一个是顺治帝,一个是董小宛。夕阳西垂,暮色苍茫中 就可以见两人携手往来山麓,俗人指为仙迹。

那时清廷的诸亲王,四处找寻顺治帝,毫无影踪。皇太后也无可如何,只得召 洪承畴进宫。商议了半天,当即拟成遗诏。

一面宣传出去,谓顺治帝暴崩,召集亲王大臣,奉皇太子即位,改明年为康熙 元年。谥顺治帝为世祖皇帝,尊佟佳氏为太后,晋皇太后为太皇太后。顺治帝暴崩 的消息传播开去,一时议论纷纷,很多揣测之辞。当时专制帝国,就是耳闻目睹也 不敢直道。到了乾嘉时代,才稍有人吐露出来,但也不能直书,不过假名记载罢了。 在康熙帝嗣位后,太皇太后想起小内监跟顺治帝往西山,董小宛有“清凉山再见” 的一句话。于是同了八岁的小皇帝康熙继统年只八龄,驾着銮辇临幸清凉山。到了 清凉寺了,有一个癞和尚,闭着一只眼,歪斜着嘴。浑身的泥垢足有三四寸厚,坐 在石阶上扪虱。见太皇太后和康熙帝进寺,也不知道迎接行礼。太皇太后问他的话, 三句不答两句。再和他说话,却是耳朵聋的。太皇太后问了他半晌,仍然没有头绪, 只得和康熙帝游玩了一番。见山色如黛,松声盈耳,流水潺潺,怅望了一会儿,扫 兴而归。

光阴如箭,转眼这位康熙帝已有十二岁了,居然临朝听政。

批答奏牍,虽元勋老臣也为折服。而对于政事尤为明察,朝中大小臣工都凛凛 自守,不敢有非分之行。这时因三藩变叛的风声日紧,康熙翻阅旧谕,见有命平西 王吴三桂率师出镇关东一节。便召内大臣鳌拜问道:“平西王吴三桂,至今犹坐镇 滇中,这上谕是几时颁发的?”鳌拜奏道:“三桂拥有重兵,先皇曾有谕旨,令他 移镇。三桂挨延不应,本应削藩逮问,恐一旦激变,所以因循未敢实行。”康熙帝 怒道:“目下天下日渐太平,使外藩坐拥大兵,终非朝廷之福。宜设法解除他们的 兵权,自应从称师入手。他如不听,只好出兵征剿一途了。”鳌拜顿首称是。康熙 帝便亲下手谕,着平西王吴三桂即日移师关东,如再迁延,是藐视国法。又命豫抚 哈铭,总督蔡毓荣,云南抚台鲁镜元暗中秘密戒备。提防三桂有变,立即会师征剿。 那道上谕下来,吴三桂接着,忙召诸将商议。夏国相攘臂大叫道:“王爷如今日再 不自决,只好束手待毙了!”

吴三桂见清廷相煎过急,使自己不得不然。正在迟疑的当儿,恰好总兵郭壮图 从外进来。听说清廷钦使来催促移师,不禁大怒道:“咱们若移师关东,是就死地 去了,这如何使得。

咱们横竖有将来的一天,不如今天干了吧!“说罢,拔出佩剑来,把钦使飞起 一剑,挥作两段。吴三桂大惊道:”斩了钦使,这祸可不小了。“夏国相说道:” 事到了这样,骑在虎背上就干他一遭。“郭壮图大叫,”反了吧!反了吧!“一声 吆喝,胡国柱、高大节、马雄、马宝等一齐叫道:”反了!“于是各人纷纷上马, 调兵的调兵,布置的布置,霎时风声传扬开去。

吴三桂反叛的声浪,宣传得无人不知。豫抚哈铭这时已接到密旨,一面布防, 一方面命总兵何文雄,统兵进剿。三桂的部下,以胡国柱为先锋,领兵抵御。一场 鏖战,清兵大败。胡国柱星夜追逐,连破清军四十四寨、二十三城,军声大震。总 督蔡毓荣,亲统六师来战,被夏国相伏兵中道,骤起邀击。清兵又复大败,蔡毓荣 夜遁贵州,夏国相追踪进兵,贵抚孙叔雍开城迎降。

三桂大兵进了贵州,蔡毓荣驻屯不住,只得退守桂林。吴兵一路进军,势如破 竹。不到一年,云贵及两广,凡永历帝旧有的地方,以前经清兵攻陷的,此时都归 了三桂。时孙可望已降清被杀,靖南王耿清忠在福建响应三桂,平南王尚之信也起 事粤中。三桂兵克四川,一时声势日振。这时部下诸将,见地段渐广,看着大事已 很有希望,便大家商议好了,上疏劝进。

三桂再三地谦让,末了推辞不得,择日筑坛即皇帝位,国号曰周。改是年为利 用元年,以夏国相为宰辅,胡国柱为大将军,郭壮图为左将军,马雄为右将军,高 大节为总兵官。其余大小将士都按级封赏。

这样一来,清廷大震。急将总督蔡毓荣革职,以前豫抚图海为征西大将军,赵 良栋为副,任傅宏烈为参军,张勇为先锋。

大兵浩浩荡荡,杀奔云南而来。其时张勇欲先取两粤,傅宏烈独谓不可,赵良 栋也附从宏烈,张勇很是反对,弄得个老于戎行的图海,被他们争得没了主意。傅 宏烈说道:“云南是吴三桂巢,擒贼擒王,破敌必先捣其巢。云南若一有失,周军 全功尽弃,各省必率众来救。那时俺们领兵,从间道进攻,取两粤和川中无异反掌。 羽翼既除,还怕三桂飞到天上去吗?”图海见说,毅然说道:“傅参军的议论有理。” 当即下令,进扑云南。

这时,夏国相方驻兵琼崖,听得云南被困,匆匆地引兵回救,清兵抵挡不住内 外夹攻,暂退五六十里下寨。图海急和傅宏烈、赵良栋互相计议道:“吴三桂军马 锐气正盛,俺们和他力敌,终非他的对手。为今之计,只有先去他的外援,使他军 心涣散,然后云南不难一鼓攻破。”傅宏烈笑道:“三桂外援不过耿、尚两王罢了。 倘能除得此二人,三桂势孤,自破之不难了。”图海抚掌道:“俺正为这个缘故, 筹思了好几天,却没有良策。”傅宏烈奋然起立道:“耿、尚两人,虽已响应三桂, 其志并不甚坚,只须有人说以利害,保管他弃了三桂来降。

某不才,愿凭三寸不烂舌说耿、尚两人投诚如何?“图海道:”参军忠忱可嘉, 只是太嫌冒险。万一不成,那不是枉送了性命?“傅宏烈笑道:”人谁不死,某就 死在耿、尚手里,也为国而死,又有什么悔恨。“说毕便退入后帐。

第二天上,傅宏烈只带了两名亲随,辞了图海,先往福建去说靖南王耿精忠。 那耿精忠是耿仲明的孙子,父名继茂。清兵进关,耿仲明血战保定,身中六枪,得 反败为胜。顺治帝定鼎,封耿仲明为靖南王。仲明病死,继茂袭爵。不多几时,继 茂也死了。耿精忠统了他祖父的部众,仍袭靖南王的封号。吴三桂云南起事,约精 忠援助,精忠便在福建变叛起来。不知傅宏烈怎样说降耿精忠,再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