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12回 朱太祖凤阳会群雄 常遇春校场演铁盾


却说秀英拿着烧饼,正待去递给朱元璋吃时,不提防才走出内厅,恰恰和光卿 的妻子李氏撞见,秀英心里一着急,忙把饼望怀里一揣,那饼本来是炙得热热的, 一到怀中竟和贴在肉上一般,秀英灼得痛不可当,便“哎呀”的一声,身体几乎跌 倒。李氏见了,忙来问什么事,秀英只好忍着疼痛,扯谎道:“我刚才走出厅来瞧 见天井外面,一只斑斓的猛虎在那里,因此吓了一跳,不由得喊出声来了。”李氏 见说,回头向天井中看去,望见天井的大石上,却是元璋在那里打着瞌睡。李氏是 个没知识的妇人家,平时很为迷信,听了秀英的话说,心里暗想道:“古时那些拜 相封侯的人,每每有金龙和猛虎出现,那么元璋这孩子,不要也是个非常人吗?倒 不可轻视他的。”于是李氏自那天听信秀英的谎话之后,她对待元璋,便不似以前 刻薄了。

元璋在郭光卿家中,终算又过了一年。不过那晚秀英给烘饼灼伤了胸口,不知 不觉地溃烂起来。但秀英有时见了元璋,并不把这件事提起。元璋感着秀英待他的 义气,遇到了秀英时,又是敬重,又是怜爱,那种殷殷的情意,自然而然地从眉宇 间流露出来了。秀英也知道元璋不是个寻常的人,便事事看觑着他。只是她那给饼 灼伤的地方,恰巧在乳部的顶上,女子的乳头,是最吃不起痛苦的东西。那筋肉是 横的,一经有了伤处,就要烂个不了。秀英的乳尖上,被饼灼了一个浆泡,便渐渐 地溃烂,一天厉害一天。她又怕着害羞,不便在李氏面前直说,只独自一人到没人 处去哭泣。

她正哭得悲伤的当儿,刚巧给元璋瞧见,疑她家里什么事受了责,便去低低地 安慰她。秀英却一言不发地只是啼哭。元璋越发狐疑起来,就再三地诘问她。秀英 起初时不肯说,怎禁得元璋催逼着,才把自己怀饼灼伤了乳头的事,略略说了一遍。

元璋听了,真是感激得说不出话来,觉得一股酸溜溜的味儿,从鼻子管里直通 到脑门,忍不住也扑簌簌地流下几点眼泪来。

一面便执着秀英的玉腕,垂着泪说道:“我朱元璋如将来得志,决不忘了姑娘 的恩德。倘若日后负心,天必不容。”说罢,那两只脚已站不住,早噗地跪了下去, 那秀英姑娘的芳心,这时也被一缕情丝牵住,忙盈盈地来扶元璋,元璋哪里肯起身, 大家使劲儿一拉,倒把秀英姑娘弄得立足不稳,一个歪身,两人一齐坐在地上。那 时四只眼睛,你瞧着我,我瞧着你,心儿上都是相怜相爱,自有一种说不出的情趣, 叫作“尽在不言中”了。秀英姑娘忽地想起了自己的身世,眼圈儿一红,竟俯身倒在元璋的怀里, 抽抽噎噎地又哭起来了。

元璋要想拿话安慰她,急切又想不出甚话来,只好陪着她一同垂泪。两人对哭 了一会,还是元璋记起她那伤痕来,便附着秀英姑娘的耳边说道:“你不要只管哭 了,那灼伤的地方,到底什么样了,停一刻儿我去找些药来给你敷。”说着伸手轻 轻地替秀英姑娘解开胸前的钮扣儿,露出一角粉红的兜子,那兜子上已是脓血斑驳, 东一点西一块的。元璋再把兜子揭起,见她乳部的头上,溃烂得手掌般大小了。元 璋不觉叹了口气道:“溃烂到了这样的地步,你为什么不早说呢?”秀英姑娘见元 璋瞧过了,随手将兜子掩了,慢慢地扣着钮扣儿,那双泪汪汪的秋波,兀是对着元 璋,似乎有万千的情绪,不知从哪里说起。

元璋也呆呆地望着秀英姑娘。两人又默对了半晌,真有些依依留恋,不忍分别 之概了。元璋和秀英姑娘,正在相对含情,心意如醉,忽听得廊前的脚步声音,秀 英姑娘慌忙三脚两步的,向着厨下去了。这里元璋也走了出来,却不曾遇见什么人, 这才把心放下。

流光驹隙,那时已是顺帝至正十二年,朱元璋已十九岁了,秀英姑娘胸前的溃 烂,经元璋拿药来给她搽好,只是乳上永远留着一个疤痕,也算是将来的纪念。其 时朝廷奸相撒墩当国,只知道剥吸民脂。那班百姓天天负着苛税重捐,弄得走投无 路,大家落草做强盗。因此,徐州芝麻李,山东田丰,蕲州徐寿辉。

童州崔德,道州周伯颜,台州方国珍,泰州张士诚,四州明玉珍,颖州刘福通, 孟津毛贵,沔州倪文俊,池州赵善胜,这几处著名的盗寇,都纷纷起事,群雄互相 争竞,大家占城夺池,把一座元朝的山河,瓜分得四分五裂了。

讲到元代的税赋,要算盐斤最重了。朱元璋的舅父郭光卿本做着盐贩的首领, 凡滁州地方的盐贩,都要从他门下经过的,故此他手下的徒子徒孙,也有几千,专 帮着光卿贩盐。国家对于盐捐,原视大宗的收入。元朝在世祖忽必烈的时候,经理 财家安不哥提议出来,直传到顺帝手里,正当上下搜刮的时候,怎肯轻易放过呢? 官吏对于贩盐的越是严厉,人民也越是要私运。私过的既多,一经给官厅捕获,处 罪也就愈重。郭光卿做着这注生涯,叫作“将军难免阵上亡”,他的徒子徒孙,被 官厅捉去治罪的已是不少的了。

有一天,郭光卿运着几十艘的盐船,驶过凤阳地方,吃凤阳的守备李忠孝得了 消息,便带了五六百个兵丁,把几十艘盐船,一并扣留了起来。光卿吃了一个亏, 心里已是十分地愤怒。

好在凤阳和滁州,差不了多少路,便星夜赶回滁州来,将盐船被扣的事,对盐 贩们宣布了,众人听说,个个怒不可遏。当下由郭光卿首先说道:“现在的国家, 税赋这般的重,叫咱们小民能够负担得起的吗?这事非想一个万全之策。咱们口里 的食给贪官污吏们夺完了,将来势不做饿殍不止。”

光卿话犹未了,众头目中,一个叫耿再成的,高声大叫道:“官吏既要咱们的 性命,咱们自不能不自己保护。现在依咱的主见,今天晚上,就杀进滁州去,夺了 军械,再连夜杀到濠州,把盐船一齐夺了回来,岂不比坐着受罪和受罚要好得多吗?”

光卿见说,便踌躇道:“这是灭族的事,关系未免太大了,倒要大家仔细一下 子呢。”只见头目郭英、嗅良齐声说道:“郭首领不必过虑,咱们现有一个计较在 这里,不晓得首领可能办吗?”光卿忙问什么计较,郭英指着吴良说道:“咱们吴 大哥有个结义兄弟,姓郭名子兴,现在离此十里的牛角崖落草,手下也有一千多人。 他平日很有大志,咱们去邀他前来,举他做个首领,索性大做起来,成王败寇,轰 轰烈烈干它一会儿,首领以为怎样?”光卿听了大喜道:“你们有这样的机会,何 不早说呢?”于是立时着吴良前去,请郭子兴下山,共同举义。

吴良匆匆地去了。

这里郭光卿就和郭再成、郭英、谢润、郑三等一千人,暂时在盐篷里安息。当 时的盐篷,却和兵营差不多,都是盐枭居住的。谁知光卿他们商议的时候,因事机 不密,被一个州尹衙门里听差的赵二听见,慌忙赶到滁州,来州尹署中告密。州尹 陈桓,听了这个消息,大惊道:“那还了得吗?”忙叫打轿,黑夜里来谒见滁州参 军陆仲亨,仲亨也不敢怠慢,立时点齐本部人马五百名、衔枚疾驰,飞奔来到城外, 把盐篷四面团团围住,兵丁发一声喊,大刀阔斧杀进篷去。郭光卿从梦中惊醒过来, 看见篷外火把烛天,人声嘈杂,忙跳起身来,就架上抽一杆大刀,奔出篷门时,劈 头正遇官兵,光卿知道漏了消息,便仗着一口刀,和猛虎般杀将出去,被他砍开一 条血路,冲出了盐篷,只见郑三的尸首,已倒在那里。光卿这时已顾不得许多,要 紧逃脱了身,去照料家中。才走得十几步,瞧见官兵围着郭英,仲亨执着长枪,亲 自来战郭英,因寡不敌众,看看很是危险。光卿便大喊一声,大踏步赶将上去,帮 着郭英,力战仲亨。

正打得起劲,忽然横空飞来一刀,恰砍在光卿的臂上,光卿“哎呀”一声,刀 已撇在地上了。仲亨抽个空,一枪向光卿面上刺来,光卿闪身躲过,不提防脑后又 是一刀飞来,把光卿的头颅砍了下来。

郭英见首领被杀,无心恋战,虚挥一刀,回身便走。陆参军指挥兵丁,自己策 马迫来,郭英回马,且战且走。沿途逢着了耿再成和谢润,都也杀得满身血污,郭 英便告诉他们,首领已被杀死,耿再成也说郑三战死了。三个人联在一起,耿再成 道:“咱们来已至此,有心闹糟了,但不知郭首领的家怎样了。”郭英见说,接口 道:“咱们且赶到首领家里去,那时再召集弟兄们,等待吴良回来,替首领报仇就 是了。”谢润连说有理,回头见官兵已不来迫了,只呐喊着在盐篷中捕人。

耿再成和郭英等,赶到郭光卿家里,却见门户大开,墙壁颓倒,屋中已静悄悄 的。三个人走到里面瞧时,内外不见一人,什物也抛得杂乱,箱笼颠倒。那些细软 物件,好似同盗劫一般,都扫荡得干干净净。这时又在夜里,连问讯都没处问的。 幸亏郭光卿家里一个老仆,慌急中躲在门后,他见了郭英和耿再成,认得是主人手 下的头目,便走出来垂着眼泪,告诉郭英,才知州尹陈桓带了宋兵,把光卿家中大 小捕捉去了。郭英大叫道:“这贼子却如此狠心,咱捉着他必须碎尸万段;才出胸 中的恶气哩!”耿再成道:“俺们现在到什么地方去住脚呢?”谢润道:“吴良还 不回来,咱们就找吴良去。”三人议定,吩咐老仆管着门,便出门望牛角崖来。走 到林外,听得金鼓连天,好似大队人马在那里厮杀。

那参将陆仲亨,杀败了郭英等,正在搜捕同党,猛听得鼓声大震,火把齐明, 大队的喽兵奔杀过来。仲亨便燃枪列阵相待,喽兵早赶到面前,当头一员大将黑盔 黑甲乌驺马,手捉宜花大斧,威风凛凛,望去似天神一般。仲亨欲待问时,那大将 舞起大斧,直奔仲亨,仲亨挺枪挡住,战不到五六合,仲亨抵敌不住,勒马便走。 那大将马快,赶上来抓住仲亨的衣甲,一把拖下马来,被喽兵活捉了。官兵见主将 遭擒,纷纷弃城逃命。

后面喽兵追杀,喊声连天。郭英等也赶到,见马上那黑将,一把大斧,舞得像 飞龙似的,杀得官兵走投无路,耿再成不禁暗暗喝彩。

忽听东南角上,鼓声又起,火光明处,现出一队人马,帅字旗飘展,正中一位 大将,左有徐达,右有汤和。却是郭子兴领了喽兵,亲自来到。前面引路的,正是 头目吴良。郭英大喜,忙和耿再成、谢润等,一齐迎将上去,大家相见过了,郭英 把光卿、郑三战死,家属被捕的事,细细说了一遍。吴良听说郭光卿死了,不免嗟 叹一回。那黑将已把官兵杀散,绑陆仲亨来见郭子兴,子兴叫和郭英等相见,才知 黑将叫胡大海。郭英又和徐达、汤和等能了姓名。

这时大家齐集在一起,吴良进言道:“咱们既到了这个地方,且不要休息,不 如乘势攻破了滁州,有了立身之地,就容易做事了。”只见胡大海高声说道:“小 弟愿杀滁州去,捉了那州尹来献上。”郭子兴说道:“且慢性急,大家计较好了再 说。”大海气愤愤地道:“还议什么?总是厮杀就是了。”子兴说道:“如厮杀时 咱要你去,此刻却用不着你多讲。”大海听了,便噘着嘴立在一边。耿再成献计道 :“现放着一个好机会,得滁州真如反掌。”子兴忙问怎么缘故。再成道:“咱们 擒住的那个参将,只要说得他投降咱们,叫他去赚开城门,滁州不是唾手而得吗?” 子兴连说不差,便令喽兵推上陆仲亨来,子兴亲给他解缚,一面安慰他道:“部下 人无知,得罪了将军,真叫俺心不安。”胡大海见子兴放了仲亨,便来争道:“咱 们不容易把他捉了来,为什么轻轻释放他呢?”说得陆仲亨十分惭愧,子兴忙喝道 :“乱世英雄,胜败常有,俺们将来要共图大事,你这黑厮懂得什么!”当下喝退 了大海,邀仲亨上坐,置酒相待。郭英、耿再成做着陪客。席间耿再成望着仲亨说 道:“目今天下大乱,人人可得争雄。看将军一貌堂堂,怎么不自图立身,却去给 蒙人尽忠,彼非我族类,占我汉人天下,百姓个个切齿痛恨,咱们何不趁此弃暗投 明,他日匡扶真主,博得个荫子封妻,流芳千古,不较帮着异族要胜的百倍吗?” 仲亨听了,起身拱手道:“非足下一言,我却见不及此,今天真令我茅塞顿开。倘 蒙收录,尽愿效命帐下。”子兴、耿再成见说,不觉大喜道:“得将军这样,可算 是人民之幸了。”

郭英忙道:“事不宜迟,咱们就进行吧!”于是即刻点起兵马,叫陆仲亨做了 前锋,后面郭子兴的大队,却缓缓随着。

到了滁州城下,天色已经微明,只见城门紧闭,城垛上密布刀枪。仲亨一马驰 到城下,高声叫道:“我已回来了,快开城门。城上兵士认得是本城参将,忙来开 了城门,仲亨领兵人城,郭子兴的大队,也一拥而进。陈桓这时还在署中,得报还 想望后衙逃时,喽兵已围住县署,见一个捉一个,把陈桓的一门,都绳穿索缚地捆 了起来。

郭子兴进了县署,一面令耿再成出榜安民。郭子兴便亲坐大堂,叫把陈桓推上 来,讯问滁州仓库。桓却直立在阶下,只是一言不发。子兴大怒道:“你平时索诈 小民,今日还敢倔强吗?”说罢,喝令左右,推下去重打五十大棍,左右正要动手, 忽见一个少年,掩面哭上堂来道:“我舅父郭光卿一家,被他弄得家破人亡,舅母 李氏惊死在路上,现在所有人口,都吃他监禁起来,就是家私什物,也给陈桓搜刮 得干干净净,还求首领替我舅父报仇。”说毕又大哭起来。子兴问那少年是谁,郭 英答道:“他便是郭光卿的外甥朱元璋。”子兴见说,细瞧元璋,龙眉凤眼,相貌 不凡,心上已有几分欢喜,因对元璋说道:“你不要悲伤了,这里却是你舅父的好 友,那仇自然要报的,你且安心在此,俺决不会亏你的。”说着令喽兵去监中放出 郭光卿的家属来。元璋数着,除舅母李氏已惊死外,婢仆人等一个也不少,只不见 了马秀英姑娘。问那仆人,回说没瞧见。元璋嗟叹了一会,心里却非常地挂念。

原来当陈桓带领亲兵,去捕捉郭光卿家眷的时候,元璋被人惊醒,一骨碌跳起 来身,起初还当是盗劫,及至见了官兵,知事不妙,也顾不得秀英姑娘了,便飞跑 到天井里,推倒一堵砖墙,黑暗中望荒地上逃走。所以郭英到郭光卿家里时,见墙 也倒了,却是元璋推倒的。元璋既逃出虎口,在树林里躲到天明,便去打听他舅父 犯罪的缘由,有晓得情形的盐贩,把郭光卿私通大盗图劫县城的话,说给元璋听了, 元璋听得舅父已被官兵杀死,就痛哭了一场。又闻得光卿手下的头目,已借兵来占 了县城,所以赶进城来哭到堂上要求报仇。郭子兴答应了,就命元璋在县署里住下。

元璋把光卿的家属安顿了,又去寻着他的尸身,就在滁州安葬。那郭子兴因讯 问陈桓,得不着实供,便将陈桓用乱棍打死,一面和徐达等计议进取濠州的计策: 元璋听了,便来见子兴道:“濠州是我的本乡,首领如派兵进攻,我愿做向导。”

子兴大喜,立命徐达、汤和、胡大海、郭英等四人,领兵一千,同了朱元璋去 袭取濠州。

兵马到城下时,濠州州尹黎天石和守备张赫,亲自督兵守城。徐达令兵士攻了 一天,丝毫也得不到便宜,那城上矢如飞蝗,又伤了好多兵丁。徐达和汤和商议道 :“凤阳这些小城尚不易得手,将来怎样干得大事?”汤和还不曾回答,元璋便进 言道:“凤阳濠州城池虽小,却筑得十分坚固,万一久延时日,他们救兵一到,我 们就要众寡不敌,眼见得不能成功了。”徐达点头道:“这话正合我意。但那郭头 领原叫你来此做向导的,不知你可有什么计较。”元璋答道:“以我的愚见,此城 非里应外合不可,然一时却没有内线;昨日我巡视周围,见西堞最低,可以爬过城 去。待我扮作西番僧的模样儿,赚进了城,那里西觉寺的主持,也和我认识的,到 了那时,组织起和尚兵,把城门偷开,大队就好进城了。”徐达说道:“法子倒还 是不差,只是危险一点,本来他们出家人是胆小的,倘将这事前去告密了州尹,你 的性命不是难保吗?”元璋沉吟了半晌道:“城内的西觉寺,本是钟离村皇觉寺的 分寺。从前我在皇觉寺里的时候,知道混进西觉寺中很有几个有胆力的和尚,但不 识他们的心意怎样。现下等我进了城,再随机应变吧!如其能够成事,我把书绑在 箭上射下来。三天之内没有消息,你们再预备攻城就是了。”徐达应允了,只叫元 璋小心从事。

当下元璋就回到营后,选了一匹快马,直奔到钟离村的皇寺里,见过了方丈悟 心,匆匆寒喧几句,便向悟心要了一套僧衣和鞋帽之类,立时在寺中改扮起来。元 璋的身材是很魁伟的,扮起来,倒极似一个西番和尚。元璋打扮停当,在寺里休息 一会,看看天色晚了,便上马竟奔城下。离城约半里多路,弃了那匹马,悄悄地来 爬城墙。其时城里防备得为严紧,各门上都有兵丁守着。元璋才得上城,已被两个 兵士获住,立刻上了绑,拥着去见指挥官。

只见一位指挥官,面貌似曾相识,便喝问元璋道:“你那和尚,不是来此做奸 细吗?”元璋见问,却颜色不变地答应道:“小僧是钟离村皇觉寺的和尚,到城内 西觉寺来探望师傅的,实不敢做好细。”那指挥官望了元璋一眼道:“你可姓朱吗?” 元璋应道:“正是!”那指挥官笑了笑,吩咐兵丁们,把元璋释放。那旁边一个指 挥官说道:“他虽是和尚,夤夜偷进城来,恐也不是个好人。”先前的指挥官接口 道:“这和尚是我同村人,为了家贫,才出家做了和尚。他们出家人是慈悲为本的, 任他去吧!”元璋见有人放他,忙称谢了声,回身竟望西觉寺来。他一路走着,想 起那个指挥官,原来是幼年时代看牛的同伴。

元璋到西觉寺,那方丈名叫悟性,是悟心的师弟,见元璋前来,便留他在寺中 安息,一宿无话。第二天早上,元璋打听得城中苦早,百姓令西觉寺里的众僧求雨, 后天把龙王舁出来巡行。元璋得了这个好机会,他也不和寺僧说明,到了晚间,把 信缚在竹竿上,掷出城去,信里说明天午前举事。到了龙王出巡这天的清晨,已有 许多百姓来西觉寺里拈香。

及至午晌,众人便抬了龙王,寺里的和尚跑着,沿路铙钹喧天,朗诵佛号。元 璋也夹在里面。将过西门的当儿,元璋忽然大嚷道:“强盗杀进城来了!”一头嚷 着抛了手里的法器,竟来开那西门。那些百姓,本和惊弓之鸟一样,听了元璋的话, 大家吃了一惊。见元璋去开城门,还当强盗从后边杀来了。大众一拥上前,帮着元 璋去开门逃走。守城的兵丁,一时人多阻拦不住,有几个已给众人打倒,西门早已 大开,那外面徐达的兵马,呐喊一声,争先冲进城来。大众开了城,原想逃命的, 这时见强盗从对面杀来,连连叫苦不迭,各人似没头苍蝇般的,四散乱逃口只苦了 西觉诗的一班和尚,弃了龙王,没命地逃走,逃得慢的,被徐达的兵丁砍了脑袋。 百姓里面有几个落后的,瞧见元璋去开那城门,放强盗来,便一路连逃带喊:“强 盗杀进来了,奸细是和尚!”县尹黎天石和张守备,正在南门巡城,听得西面喊杀 连天,知道西门有变,慌忙领了一队兵丁,望西门赶来,见百姓们喊着:“奸细是 和尚”,兵丁们一见和尚就砍,可怜西觉寺里逃得性命的和尚,都被官兵杀了。守 备张赫首先赶到了西门,劈头正遇着胡大海,两人交马,只一回合,被胡大海一斧 砍落马下,官兵纷纷逃走。黎天石见势头不好,忙开了东门落荒逃命去了。

这里徐达得了凤阳,便飞马报知郭子兴,子兴令耿再成和谢润留守滁州,自己 带了吴良来到凤阳,见了徐达、汤和等,再三地嘉奖了一番,便命开起庆功筵宴。 徐达在席上,将破凤阳的功绩归了朱元璋,说他胆粗心细,确是能干。郭子兴大喜, 就加元璋做了领兵的队长。

这一天的诸将,都欢呼畅饮,席散之后,朱元璋记起借来的僧衣僧帽,便包裹 好了,亲自送到皇觉寺,去还给悟心。恰巧徐达、汤和、郭英、胡大海、吴良等几 个人,也在城外散步。

他们见了元璋,便问到什么地方去,元璋告诉还衣帽的缘故,汤和笑道:“咱 们横竖没事,听说皇觉寺有汉钟离的遗迹存着,此刻就去玩耍一会儿吧!”胡在海 接口道:“很好,很好,俺在这里正闷得慌,大家一块儿玩去!”徐达点点头,于 是一行六人,一齐望皇觉寺来。

到了寺里,元璋把衣帽还了悟心,陪着徐达等闲游了一会,别了悟心,走出皇 觉寺,看看天色很早,六个人信步向那村东走去。出了村口,只见碧禾遍地,流水 潺潺,一片的野景,好不清幽。徐达不觉叹道:“人生朝露,天天夺利争权,不知 何时才得优游林泉,享终身清福哩!”汤和见说,也点头道:“可不是吗?世人庸 庸扰扰,无非为的是‘名利’两字,不过没人看得穿罢了。若能知道结果,撒手西 归时一点也带不去的,何必拚命地去争呢?”胡大海听了这些话,便不耐烦起来, 道:“你们好好的散步,怎么说出那酸溜溜的话来,叫人好不难受!”汤和笑道: “胡兄弟是直爽人,喜欢谈厮杀的,我们就讲厮杀给你听吧!”胡大海高兴起来道 :“那么快讲给俺听!”元璋见大海憨得可笑,便也插口道:“厮杀的故事多着唾, 你却喜欢听哪一朝的?”胡大海把大拇指一竖道:“俺最高兴的是杀贼,哪一朝杀 贼最多的,就讲哪一朝。”

元璋正要回答,忽听得远远地金鼓震天,徐达遥指道:“胡兄弟,那面方在那 里杀贼呢!”众人见说,随着徐达指点的地方望去,果然见尘土蔽天,喊声不绝。 汤和诧异道:“那里怕真有了战事吗?”说时恰巧有一个乡人,担着铁锄走过来, 胡大海便迎上去,不问什么,将那乡人一把拖住道:“那边可是杀贼吗?”乡人给 胡大海臂上一把,痛得似杀猪般直叫起来。汤和忙走过去,叫大海放了手,向那乡 人陪礼道:“我们这兄弟是莽夫,因此得罪了尊驾,惭愧得很。”

乡人一边说不打紧,兀是直着臂膊,连连皱那眉头。汤和安慰了乡人几句,便 问:“那里为甚有喊声,可是厮杀吗?”

那乡人摇摇头道:“不是厮杀,那边叫白杨村,村中练着防盗的民团,近来新 聘来一位教师,这时正在操演哩!”汤和听罢,谢了那乡人一声,回头埋怨大海道 :“他是安分的村民,又不是大盗,经得起你把他一拖吗?下次不要再这样得罪人 了。”

大海噘着嘴道:“俺又不曾用力,他自己骨头太嫩了,倒反怪别人哩!”这一 句话,说得徐达、郭英等,齐笑了起来。当下六个人,便向白杨村走来。到了村口, 早望见一片大校场,场里排列着五六百个团丁。走近校场瞧时,却见一个红脸汉子, 正演着铁盾的战术。不知铁盾怎样的演法,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