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13回 酿笑话大海闹新房 献绝技花云斗黑汉


却说朱元璋和徐达、汤和、胡大海、郭英、吴良等六人,走到白杨村,来看民 团的操演。到了村中的校场里,只见五六百个团丁,一字儿排着。他们的手中,右 执着单刀,左握着一面铁盾。正中立着一个红脸大汉,也是一手刀一手盾,在那里 朗声说着用盾舞刀和遇敌抵御的法子。大约那红脸汉,是刚才乡人所说的,就是新 聘来的教师了。那红脸汉把用法说明了,便演试给一班团丁们瞧。但见他先把刀一 摆,将盾向自己身上一遮,一个翻身滚在地上,忽地又立起来,这样的刀盾齐施, 倏上倏下,真是神出鬼没,到了后来,只看见刀光闪闪,盾声呼呼,红脸汉子的人 已瞧不见了。

大家看得眼花缭乱,不由得齐齐喝一声采。声未绝处,猛听得砉然的一响,那 张盾便覆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看红脸汉子时,不知哪里去了,却见盾旁的四周, 刀光霍霍地闪着。似这般地过了半晌,才见红脸汉子提了盾直跳起来,向着众团丁 说道:“这一个解数,叫作狡兔拒鹰,施展的当儿,必至遇见了马上的敌人英勇, 自己力不能敌,才用这个法儿,砍他的马足。他马足一受伤,人自然堕下来,那就 容易对付了。”众团丁见说,唯唯听命,把观看的一班人,看得吐出舌头来,半晌 缩不进去。胡大海忍不住,高声喝着采。这一喝好似青天起了巨雷,将众人吓了一 跳。那红脸汉也十分注意,便望着胡大海瞧了两眼。徐达埋怨大海道:“你可见人 家留心你吗?照你这样的莽撞,早晚要闹出事来呢!”胡大海笑道:“借喝彩是说 他好,又不曾说他坏,却瞧瞧做什么?”说着只见那红脸汉子,已走了过来,笑着 对徐达拱手道:“你们几位,似从外乡来的,咱这里备着半杯儿淡茶,请诸位到里 面少坐一会。”说时便邀了徐达、胡大海,那红脸汉却在前引道。徐达那时不好推 辞,只得随着红脸汉,走过村庄中来,回头望着胡大海说道:“如何?不是被你弄 出事来了吗?”胡大海见面不相识的人来邀他进去喝茶,不知是好是歹,知道是自 己喝彩闹出来,便低着头作声不得。后面汤和、郭英等,见徐达、胡大海跟那红脸 汉前去,也不识是吉是凶,四个人就慢慢地跟着走。

不一刻,已到了一座庄院里,庄的四周,掘着一条护庄河,庄中危楼高耸,绿 树荫浓,正中一条甬道,两边栽着一排儿的柳树。徐达、胡大海随那红脸汉走过了 护庄河,渐渐到了庄前。

只见大门两旁,放着密密的刀枪,一字儿的长凳上,坐着几十个关西的大汉, 一个个雄赳赳,气昂昂,他们见了红脸汉子,便齐齐地站立起来,暴雷也似地唱了 一个喏。红脸汉子向大汉们略略点头,便回头来让徐达和胡大海先行进了庄门,红 脸汉子自己随后也进了庄院。大家到草堂中,红脸汉邀徐达、大海坐下,庄丁一面 献茶。那红脸汉却徐徐地向徐达问道:“足下莫非是郭子兴首领部下的徐先锋吗?” 徐达见问,不觉吃了一惊道:“小可正是徐达,不知壮士于何处见过?”那红脸汉 微笑道:“小子姓常名遇春,祖居濠州怀远人。昔日在濠州城中,酒肆里曾见过一 面,后来匆匆各分东西。现闻得你们将有大举,此次已夺取濠州,小子听了,也很 有此志,但一时不敢贸然相投,正在这里候着机缘。”说时指着胡大海道:“刚才 听得这位黑壮士的喝彩声,一眼瞧见了足下,觉得很是面善,所以冒昧相邀。但不 识黑壮士尊姓大名?”徐达答道:“这是我的义弟胡大海。”常遇春听了忙问道: “莫非那年打武场的胡壮士吗?”徐达点首道:“一些也不差,他正为了这件事, 才投在郭首领的部下呢!”常遇春说道:“听说你们是领兵来的,为什么却这样闲 暇?”徐达见问,将自己同诸将士出城散步的话,大略说了一遍:常遇春笑道: “你们几位幸而逢见小子,不然给庄中人瞧出了行迹,只怕此刻未必能够脱身哩!” 徐达大惊道:“这是为何?”遇春大笑道:“足下不听见路人传说吗?这个庄里练 着民团,是专门防备邻县盗寇的。你们倘被庄民认出来,岂不要为难呢?”徐达恍 然大悟道:“非壮士一言提醒,我几乎忘记自己是什么人了。”

正说着,忽听庄外人声鼎沸,似有人在那里厮打。常遇春忙赶将出来,过了半 晌,便领着朱元璋、郭英、汤和等进来,笑着对徐达道:“你们还有四位同伴,为 什么留在庄外?倒说庄里人把二位宰割着哩,因此和庄丁们闹了起来。”徐达也忍 不住好笑。郭英等见徐达和胡大海没事,气也就平了下去。于是由徐达给常遇春把 朱元璋、汤和、吴良、郭英等一一通了姓名。常遇春大喜道:“今天无意之中,倒 好算群雄聚会了!”

说罢吩咐庄丁,立时摆上筵席,常遇春让徐达等人了席,自己便在下面相陪。

胡大海一见了酒,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早一觥觥地大喝大吃起来。徐达笑着向 常遇春说道:“我们这位胡兄弟是个莽夫,不免被壮士见笑。”常遇春也笑道: “大家一见如故,似胡壮士般的是快人!”说着便你一杯我一杯的,也都欢笑畅饮。 徐达在席上,谈起常遇春的铁盾本领来,不禁赞叹一回。原来常遇春的盾法,本是 祖传的绝技。他一手施刀,一手执着盾,无论你是一等好汉,终要吃他的亏。因此 到了对敌的当儿,他盾可以护身,刀能够砍人,手脚齐施,真可算得军械中一件利 器了。还有最后的一个法子,是用力一使劲,能把人躲在盾内,敌人如走近去,他 就用刀削足,这一下子就是常遇春在校场中演过的,叫作狡兔拒鹰。但别人要想学 他,却是万万办不到的。

那时徐达在白杨村里,经常遇春留着他们欢饮,大家直吃到月上黄昏,才酒阑 席散。又讲了些闲话,徐达等便辞过了遇春,回到濠州城内。

一宿过去,第二天早上,徐达令吴良往白杨村请常遇春来赴宴。不一会,遇春 和吴良到了,就排起席来,大家入座。这一次可不比在白杨村了,自没什么猜忌, 更吃得较那天高兴。

常遇春饮了几杯,便起身告辞。徐达阻拦道:“我们还不曾细谈,为什么要紧 便走?”常遇春道:“今天我们邻村的庄主方子春,他女儿柳方娘,在梵村店开擂 招婿,清晨就有请柬来的,我们相约是守望相助的,所以不能不去。”胡大海见说, 便捋拳擦臂地说道:“常大哥说的不是打擂吗?俺就同去瞧瞧如何?”徐达一面邀 常遇春坐下,笑着说道:“时候还早呢,我们胡兄弟既说要去,等一会儿,大家一 块去。”常遇春也笑道:“那是最好没有了。”于是众人又饮了几觞,一齐离席。 徐达叫兵士们备过了七匹马来,和常遇春等上了马,飞一般地望着梵村走来。

到了村口,徐达对常遇春道:“我们只作看客,不必进庄去,足下但请自便吧!” 常遇春见说,只得独自走进庄中,自有庄主方子春和他儿子庄刚,把常遇春迎了进 去。这里徐达一行人,慢慢地走入村来,早见梵村的正中搭着一座七八尺高的擂台, 台下那些瞧热闹的人,已挤得水泄不通了。胡大海嚷道:“那里已经开擂了,俺们 到台前去瞧去!”说时只望人丛中直钻入去。一般闲人,正在大家拥挤着,大海走 进去,把两手一挥,已推倒十几人,有几个跌在地上的。险些儿连头也踏破了。

徐达忙上去,把大海喝住道:“你这样的粗暴,又要闯出祸来哩!”大海听了, 这才立着不动。大家看那擂台上时,却是方庄主的几个徒弟在那里打着玩耍,因为 开擂的时间还不曾到,几个管台的徒弟,一时高兴起来,就在台上练一会功夫。但 见一个使刀,一个使枪,两人在台上较量着,虽说是练着玩,却都有家数。胡大海 看得技痒,便回头对郭英道:“俺们也上去练一趟吧!”郭英还没有回答,徐达忙 拦住道:“他们在那里玩着,又不是真的厮打,你上去倘惹出事来,或是被你打坏 了,那又算怎么呢?”胡大海见说,只好立在一边。

过了好半晌,忽听看的人大嚷起来,众人忙看时,只见庄主方子春,同了他儿 子方刚,亲送方柳娘到擂台上来,后面的却是一骑马,马上坐着一个豹头环眼的红 脸大汉,徐达见是常遇春,便只作不认识似的,并不向他打招呼。那方子春和儿子 方刚、女儿柳娘到了台下,看台的徒弟们过来架了小梯,由方刚先行上台,柳娘便 跟在后面。方子春回过身,邀了常遇春,到对面的看台里坐下,庄丁们便献上茶来。 常遇春一头和子春闲谈,两眼不住地瞧着擂台上。

这时擂台上面,方刚和柳娘,分着东西坐下,方刚便望台下说道:“今天是咱 们开擂的第一天。咱们摆擂的原因,是为了一件婚事起见。”说时手指着柳娘道: “这是舍妹柳娘,幼年的时候,也曾跟着俺父亲练过几套拳脚,现在俺父亲要替她 招婿,她便设誓,有人能打她一拳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