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14回 半夜绸缪艳姬荐枕席 一朝芥蒂嫠妇泄机谋


却说胡大海和那大汉撞了一头,心里大怒,竟劈头就望那大汉打去。大汉忙闪 过了,便也大怒道:“你这个黑贼,自己走路不留神,反来怪着俺吗?那莫怪俺的 拳头无情了!”说着也回手一拳,两人一来一往地在黑暗中交起手来。这里徐达追 不上大海,便去和方子春说知,子春令庄丁们燃起火把,分作三队,去到村外找寻 大海。朱元璋和郭英领了十几个庄丁,直奔到西村口来。

走到梵村的正西大路上,只见远远地有两人在那厮打。郭英说道:“不用说了, 那厮打的人,定是胡兄弟无疑。”元璋主户头,大家赶到了路口,正是胡大海和一 个大汉,你一拳我一脚地直打得难舍难分。元璋大叫:“胡兄弟和那位壮士住手!” 两人哪里肯罢手,只管他们打着,任你喉咙喊破,他只作不曾听见一样。这时恼了 郭英,便捋起了袖儿,大踏步走向前去,施展一个两虎奔泉势,突然地钻将入去, 一个双龙搅海,把大汉和胡大海分开在两边。那大汉吃了一惊,便拱手道:“你们 有这样的能人在那里,俺斗不过你们,情愿服输了。”

大汉说罢,回身便走,元璋忙一把拖住大汉道:“壮士请留步,咱们这胡兄弟 是个莽汉,得罪了尊驾,休要见怪。”那大汉道:“事已过去了,谁曾见怪来?” 元璋、郭英一齐大喜,便邀了那大汉,并同着胡大海,回到梵村来。子春见大海已 寻得,心里早安了一半。元璋和郭英,邀了那大汉进庄,令庄丁们摆起杯盘,重行 开怀畅饮。席上朱元璋问那大汉的姓名,那大汉说姓花名云,是淮西人,自幼曾投 过名师,学了一身武艺,现欲投奔明主,因称雄的人太多了,一时决不定方向。元 璋听了笑道:“咱们正少花兄这般人物呢。”当下把郭子兴起兵的事,约略讲了一 遍。花云不住地点头,又赞成郭英刚才排解厮打时的一个家数。郭英说道:“小弟 这种劣技,又算什么?从前咱高祖在日,他一个翻身,虽石穴也分裂哩!”花云听 说,不觉吐舌道:“怪不得似这般地厉害,原来是家传的绝技呢!”三人正在闲话 着,外面徐达和吴良等,已陆续进来,汤和一见了大海,便埋怨他道:“你这个害 人精,什么没来由管自己逃跑了,累得人家却寻得苦了。”元璋笑道:“若不是胡 兄弟这一跑,却遇不着这位好汉。”说时将大海和花云厮打的情形,对众人说了, 又给大众通了姓名,各人说了套话,大家便入席共饮。徐达却正颜厉色地把夫妇人 伦的道理,再三给胡大海开导了一番,酒阑席散,重送大海入了新房,徐达、元璋 等才各自安息。但胡大海虽勉强进了新房,却连正眼也不敢向床上瞧一瞧了,休说 去睡觉了。他眼睁睁地坐了一夜,挨到了天明,只得出房去,拜见了岳翁岳母,又 和大舅方刚相见了,大家进了早餐,起身告别。那白杨村的常遇春,也亲自来送行。 俗话说:“英雄惜英雄。”真有依依不忍分别之概。常遇春见众中多了一人,便问 那人是谁。元璋即叫花云和常遇春相见了,方子春要留胡大海住几天,大海执意不 肯,只得由他了。徐达等别了方子春父子,又同常遇春等作别了,七人一路回濠州 来。

郭子兴接着,便问他们两日不回,是到什么地方去的。作达就将看打擂和胡大 海成婚逃走的事,前后讲了一回,引得子兴也笑起来道:“天下有这样的老实人!” 说着,众人都退了出来。郭英望着胡大海笑道:“首领说你太老实了,你起先要逃 走,后来的况味却怎样?”说得胡大海无地容身,那黑脸皮上隐隐显出紫红颜色来, 忙掩了耳朵,飞也似地跑了。从此他们在军中没事的时候,总把这件事谈着,把大 海当他们说笑的资料。大海被他们取笑得走投无路时,就掩住了两耳,闭着眼睛, 只作没有听见的一样。

其时有徐州的盗魁赵大、彭均用二人,前来投奔郭子兴,子兴闻得二人的大名, 忙令开大门迎接。原来那赵、彭二人,都是李二部下的将官,李二占据徐州,赵大 为定远大将军,彭均用为抚靖大将军。不料元丞相脱脱,亲自带兵来取徐州。李二 本是乌合之众,怎当得大兵的压迫,早已四散逃走了。李二只领了三四骑飞奔出城, 在路上染了一病,就死在道上了。赵大和鼓均用,既没了靠山,二人无处安身,听 得郭子兴在濠州起义,便来依在子兴的部下。过了几天,又有辰州孙德崖的,也领 兵来投。子兴凡来者不拒,一概收录。但赵大和彭均用两人,素来面和心非,当初 在李二部下,也为了二人斗劲,弄得将士离心,李二因此一败不振。现在他二人在 郭子兴部下,又发起老脾气来了。赵大在子兴的面前,说彭均用是个没用的人,李 二致败都由彭均用弄假成真的。子兴听信了赵大的话,把彭均用看待得十二分地冷 淡。彭均用是个市井的无赖,岂有瞧不出的道理,便私下约会了孙德崖,要想去谋 郭子兴。恰巧元朝的兵马来攻滁州,徐达等一班武将,都去抵敌元兵去了。在子兴 左右的,只有一个朱元璋和郭英了。

一天的早晨,忽接到城外的孙德崖的请柬,邀于兴去他营中赴宴。因孙德崖自 投了子兴,把兵马驻屯在城外,如遇有事的时候,由德崖进城来请命。后来德崖势 力日大一日,居然和子兴分庭抗礼了。子兴的为人,又胆小又是无用,他见了孙德 崖,心里暗暗有些害怕,今天接到了请柬,自然不敢不去。那时郭英在一旁说道: “孙德崖的举动,已不似从前了,此去须访有诈。”子兴摇头道:“我待他很推诚 相见,谅他也不至于负我的。”便不听郭英的话,竟带了十余骑到孙德崖的营中来 赴宴。谁知子兴这一去,看看一天不回来,第二天仍不见踪影,接连三四天,连消 息也没有了。急得郭英走投无路,就是子兴的妻子张氏,也哭哭啼啼,只求郭英设 法。郭英一时也找不出半个计划来,只得四下里来寻朱元璋。

元璋因新收了一个义儿沐英,便在沐英家里住着。郭英寻觅了半天,恰巧在路 上碰见,沐英在前面引路,父子两人正在游着街市。郭英一眼瞧见,好似天上掉下 一件宝贝来的高兴,忙上前招呼了一声,同到僻静的地方,郭英将子兴被德崖请去 至今不曾回来的话,草草讲了一遍。元璋大惊道:“孙德崖私和彭均用联络,我原 说要防他们有异志,首领不肯相信,现在怎么样了?”郭英点头说道:“首领不听 好言,咎由自取。但为今之计,怎样去救他出来呢?”元璋沉吟了半晌道:“我们 此刻竟去见德崖,只问他要人,却不带许多人马,以免他疑心准备。那时用一种迅 雷不及掩耳的手段,自然可以把首领救出来了。”郭英道:“只要能救首领,一切 听你去做就是了。”

当下元璋和义儿沐英,同郭英回到濠州署中,亲自去挑选了五十名健卒,备起 三匹快马,自己和沐英、郭英,都便衣挂刀,飞奔出城。

到了孙德崖的营中,德崖果然不曾防备,听说子兴的部将,只领了几十名小卒 便衣来见,就和彭均用迎了出来,相见之下,认得是朱元璋和郭英,越发不把他放 在心上。一面假意邀元璋等入帐中,才得坐定。元璋便脱口问道:“咱们首领在哪 里?”德崖作出一副诧异的样子来答道:“你们首领几时到这里来的?咱们却没有 知道。”元璋冷笑道:“分明是你请来的,怎么不知道起来呢?”彭均用道:“俺 请你们首领,有谁见来?”郭英便挺身应道:“是俺亲见你营中小校来请的,如何 图赖得过?”德崖、均用还不曾回言,元璋向沐英丢个眼色,霍地立起身来,一把 握住德崖的左臂,厉声说道:“你既说没有我们的首领,咱们可要烦你和咱一同去 找一遍哩!”德崖见元璋这样,一时回答不出来。均用待想回身出去,后面有沐英 按剑紧紧地随着。德崖的左右见不是势头,要上帐来帮助,只见元璋一手握着腰刀, 怒容满面,大家吓得不敢劝手。这时早有郭英领着五十名健卒,在帐后四处搜寻, 见子兴直挺挺地吊在马棚下。郭英慌忙去解了子兴的束缚,背负着直奔出帐外,口 里大叫道:“首领已在这里了!”元璋听了,挽住德崖的手,走出军中帐,沐英跟 着,一步步地挨到营门口。

郭英负了子兴,奔出营门外,守营的军士欲来争夺,回头见德崖被人监视着, 恐伤了主将,只好由他了,元璋待郭英负了子兴上了马,看看走得远了,才释了德 崖,拱手说声:“得罪!”便飞身上骑,加上两鞭,似电驰般地追上了郭英,沐英 也从后赶到。大家拥护着子兴,进濠州城去了。这时孙德崖和彭均用,眼睁睁地看 着元璋把子兴救去,却是束手无策。这一回元璋去救郭子兴,是抄袭了关云长单刀 赴会的故事,居然能告成功,一半也是他的侥幸了。

子兴回到署中,已弄得气息奄奄,赵大当时虽不曾有救子兴的法儿,见子兴回 来了,便来亲侍汤药,比子兴的妻子还要殷勤。光阴迅速,一过半月,子兴的病就 渐渐地好了起来。于是把朱元璋叫到床前,谢他相救的恩德,又将剑印交给元璋, 命他总督军马,郭英、沐英也做了军中正副指挥。孙德崖听说子兴病好了,怕他记 嫌前仇,连夜和彭均用领兵逃往蠡湖去了。

郭子兴精神复了归,索性自称为濠南王,加朱元璋做了大元帅。

一面督促着徐达等,速破元兵,以便别谋进取。又在濠州城中,替元璋建了元 帅府,元璋的威权也一天重似一天了。

中秋佳节,月明似镜,子兴亲自打发了卫从,到元帅府中请元帅至王府,庆赏 团譟. 元璋见了请帖,更不敢怠慢,便带了两个亲兵,吩咐沐英不许出外闲逛,自 己匆匆地跟了卫从,竟到王府中来。子兴接着,谈论了一会,就邀元璋至后堂饮宴。

两人一杯杯地对饮着,看看一轮红日西沉,光明皎洁的玉兔,已从东方上升。 子兴叫把筵席移到花园中去,一面赏着月色,一头和元璋举杯欢饮。

酒到了半阑,子兴已有几分醉意,便笑着问元璋道:“这样的好月色,咱们饮 酒赏玩,倒也不辜负了它。只是眼前少一个美人,似乎觉得寂寞一点罢了。”元璋 也笑答道:“天下没有十全的事,有了那样,终是缺这样的。”子兴大笑道:“你 要瞧嫦娥吗?咱们府中多着呢!”说着回头对一个侍女做了个手势,那侍女走进去 了。停了半晌,只听得环珮声叮咚,弓鞋声细碎,早盈盈地走出一对美人儿来。那 人未到,香气已先送到了鼻管中了。于兴见了,便大嚷道:“嫦娥下凡了,快来替 咱们斟酒!”两个美人听了,都微微地一笑,分立了两边,一个侍奉着子兴,那一 个来替元璋斟酒,慌得元璋连连起立来说着“不敢”,引得那美人掩了樱唇,格格 地笑个不住。元璋觉得不好意思,子兴微笑道:“咱们是心腹相交,和一家人差不 多的,何必避嫌呢?”元璋见说,虽然不十分地拘束,但终不敢放肆。

月色慢慢地西斜了,子兴也不问元璋怎样,竟搂着那美人,一会儿亲嘴,一会 儿嗅鼻子,摩乳咂舌,当筵温存起来。凡诸丑态怪状,无不一一做到。元璋正在壮 年,又不是受戒的和尚,眼见得子兴和那美人百般地调笑,在酒后岂有不心动的道 理?

再看看立在自己身旁的美人,生得花容玉肤,一双水汪汪的秋波,尤勾人的魂 魄。加上她穿着紫色的薄罗衫子,映在月光之下愈见得飘飘欲仙了。元璋这时也有 了酒意,不免有些不自支持起来,忍不住伸手去捏那美人的纤腕,只觉得腻滑柔软, 触手令人心神欲醉。那美人儿见元璋捏着她的玉腕只是不放,要想缩回去,便使劲 一拉,元璋手儿一松,那美人儿几乎倾跌,慌忙撑住,却将一把酒壶抛在地上。那 美人已笑得弯着柳腰,一时立不起身来。子兴恐元璋醉了,吩咐侍女们掌起一对纱 灯,送元璋到东院里去安息。自己便拥着两个美人,踉踉跄跄地进内院去了。

元璋呆呆地瞧他们去了,只得同了侍女望东院走去,可心上实在舍不得那美人 儿,兀是一步三回头地走着。及至到了东院,见院中陈设得非常地讲究。桌上陈列 着古玩书籍,真是琳琅满目,又清幽又华贵。就是那张炕上,也铺着绣毯锦褥,芬 芳触鼻。问那侍女时,知道这个东院,是内室之一,从前有一位山右美人住着。子 兴爱她的艳丽,不时到东院里来住宿。后来那山右美人被子兴的妻子把她送回山右 本乡去了,因此这东院终是空着。子兴有时想起那美人来,便独自到东院里来徘徊 嗟叹一会。元璋令侍女燃上灯台,叫她把门虚掩了,自己倒身在炕上,觉得褥子的 温馨柔顺,是有生以来不曾睡过。但身体在炕上,心想着那美人,翻来覆去地再休 想睡得。侧耳听着更漏,时候已是不早了,便硬闭了双眼,勉强睡去。

正矇眬的当儿,鼻子里闻得一股香味儿,直透入心肺,不觉又睁开眼来,却见 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位玉软温香的美人儿,元璋顿时吃了一惊,却仰起半个身体, 借着灯光下瞧那美人儿时,正是席上替自己斟酒那个穿紫衣的美人。元璋这一喜却 非同小可,不由得心花怒放起来。一会儿便自己责着自己道:“王爷待俺不薄,他 俯中的姬妾私奔,俺应当要正色拒绝她,那才算得不差,怎么样可以含含糊糊地干 那暖昧的事情呢?”元璋想到这里,好似兜头一勺冷水,把刚才的欲念一齐打消了。

怎禁得美人身上的异香只阵阵地钻入鼻中,又将元璋这颗心引动了。再细看那 美人时,只见她杏眼带醉,香唇微启,粉脸上现出隐隐的桃红来,益显得冰肌玉骨, 妩媚娇艳了。元璋越看越爱,一时牵不住意马心猿,轻轻地伸着手抚摩美人的粉颈, 那美人一个翻身,脸对着元璋,呼呼地又睡着了,别的不说,单讲她那微微的呼吸, 一种口脂香对着面吹来,真叫人难受得很。

想一个壮年男子和一个绝色的美人,并头睡着,就是铁石人儿,到了这时,怕 也要起凡心哩。元璋那时把名分之嫌,已抛到九霄云外,竟去抚摩着美人的酥胸, 一手便替她轻解罗襦。那美人却醒了过来,睨了元璋一眼,只拿一幅香巾掩着粉脸, 似乎很害羞的,一会儿就双双同入了巫山云梦。

一刻千金,良宵苦短,窗上渐渐现出红色来。元璋问着那美人叫什么名儿,怎 的来伴着自己。那美人见问,横着秋波微微一笑道:“俺是王爷府中第一个宠姬樱 桃,你难道不曾听人说的吗?因昨夜是佳节良辰,怕一个人寂寞,所以不避男女之 嫌,悄悄地来陪伴着你。”元璋听了,不觉笑道:“我真有幸,却逢着你这样一个 多情的美人。”樱桃不待元璋说毕,早已扑簌簌地流下泪来,慌得元璋忙替她揩着 眼泪,再三地安慰她道:“你有什么心事,尽管和我说了,我所办得到的,终给你 竭力去做。”樱桃这才回嗔作喜道:“身被掳掠,充着府中郎侍妾,父母远离,不 知消息,倘蒙念昨晚一宵的恩爱,得间能一援手,妾虽死亦无恨了。”元璋点头道 :“这事且缓缓地设法。请你放心,我决不负你就是了。”樱桃便在枕上称谢。

两人正在你怜我爱,十分温存的当儿,忽听得靴声橐橐,有人进东院来了。元 璋和樱桃万分惶急,那人已“呀”地推门进来,元璋举头看时,来的不是旁人,正 是濠南王郭子兴。元璋这时心里很为惭愧,慌忙起身下炕,红着脸立在一旁,说不 出话来。吓得那樱桃钻在被里直是发抖。子兴见了这种情形,却并不动怒,只微笑 着对元璋说道:“小妾既承见爱,咱就做个人情,给你们成了眷属如何?”说罢, 便叫樱桃起来,到里面收拾些应用的东西,命打一乘轿子过来,把樱桃送到元帅府 里去,又叮嘱樱桃道:“你此去不比在咱这里了,须好好地侍奉朱将军,不要负咱 一片成全之心。”樱桃含泪称谢,盈盈地登轿去了。元璋见子兴这般地慷慨,真是 惭愧又感激,当下和子兴闲谈了几句,便辞了子兴,回到元帅府里。走入内堂,樱 桃已搀着侍女,花枝招展般迎了出来。两人都遂了心愿,自有一种说不出的乐处。

其实,这出把戏,都是郭子兴听了赵大的话才做出来的。

他说:“元璋才能过人,将来必有大为,若得他赤心襄扶,大事可图。但恐他 怀了异志,倒是一个大患。”子兴见说,不免忧虑起来。赵大笑道:“要收复他也 不难。古人道,英雄难过美人关,咱们把美人计来笼络他,不愁他不上钩。”子兴 连连点头,当晚便把爱姬樱桃唤出来,和她说明了,令她去系住元璋的心,使他不 别蓄异谋。如能大事成功,晋封樱桃做第一妃子。

这樱桃本姓罗,是彭均用从徐州掳来献与子兴的,这时樱桃听了子兴的吩咐, 她想起那元璋生得相貌出众,更觉他将来决非常人,所以心上十分愿意,便满口答 应下来。子兴大喜,于是借着庆中秋为名,邀元璋饮宴,席上命樱桃出来侑酒,先 打动元璋,果然弄得他心迷神醉,不知不觉中上了圈套。谁知赵大见元璋权势日盛, 子兴也益加宠信元璋,自己倒反疏远起来,因此由羡生妒,时要中伤无璋。俗言说 暗箭难防,小人的诡谋,是很刻毒的。一天,元璋刚走进王府中去,到了二门口, 忽见一个少妇向他招招手,元璋认得她是府中的奶妈。不知那少妇叫元璋做甚,再 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