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17回 采石矶前擒敌将 兰陵城下败雄酋


却说刘伯温听得胡光星说皇帝来了,便从睡梦中惊醒,慌忙披衣起身,手忙脚 乱地走了出来。只见草堂外面静悄悄的,并没有什么皇帝。不觉很诧异地问道: “皇帝在哪里?”光星指着门隙里的阳光说道:“那不是皇帝吗?”伯温见说,只 当他是闹玩笑,便点了点头。胡光星也不再说,只催着伯温快走。

伯温便辞了光星走出茅舍,光星却嘱咐道:“今日一别,有缘的五年后再见。” 伯温说道:“我师将往何处?”光星叹口气道:“行踪无定,到了那时再谈吧!” 后起刘基辅助朱元璋,被陈友谅困住。正在危急的当儿,忽然空中来了三枝袖箭, 把敌将射死。小卒拾了那箭来看时,矢上刻着“胡光星”三个字。

伯温吃惊道:“吾师来了。”忙令人去找寻,却不见胡光星的影踪。再一记年 月,整整的五年多了。伯温也叹道:“吾师已经到过了,他不愿和我见面,不必强 为。”当下望空拜谢了,这是后话不提。

再说刘伯温别了胡光星,回到家里,把那册所授的书尽心学习了三年,也无心 去进取功名。这三年里面,居然学得上知天文,下晓地理,元朝都督察木儿不花, 闻得伯温的才名,尝着人去邀他出山,伯温只是不应。就是徐寿辉和方国珍,也曾 致聘伯温,伯温被他们纠缠不过,索性弃家出游去了。伯温一路留心着真主,猛然 地想起他师傅胡光星,在茅屋中指着阳光说是皇帝,真皇帝莫非在濠州吗。因濠州 古名朝阳今凤阳是也。于是伯温一心往濠州来投奔朱元璋,在路上又遇见了宋濂和 章溢、叶琛等,讲起了朱元璋,都说他爱贤如渴,确有人君之度。伯温听了,志意 越发坚决了。

刘基等四人到了濠州,朱元璋已出兵走远,由叶琛、章溢来见汤和,汤和忙写 了荐书,叫两人去定远晋谒元璋。元璋接着大喜,便亲自写了聘书,备了一份厚礼, 令人到濠州来请宋濂和刘基。那宋濂应命往定远,只有刘基却不去。朱元璋知道刘 基与别人不同,就命宋濂和胡大海代表着自己来请刘基。第一次上,被刘基拒绝不 见,再来又值刘基出去了,恼得胡大海性发,在刘基的门前拍着手大骂起来,慌得 宋濂再三地把他劝住了。到了第三天,宋濂和大海又来馆驿见刘基,那大海便大步 走上去,将馆驿门打得擂鼓似地。吓得馆童死命地把门拴上,任你打门打得震天价 响,只是不开。

胡大海顿时愤不可遏,高声骂道:“那酸骨头是什么东西,便这般地搭着鸟架 子,等俺去一把抓他出来!”说罢拔出了腰刀,望门上直砍入去,宋濂忙阻拦道: “主公怎样吩咐着的,你却这样野蛮,把刘先生恼走了,拿什么话去回复主公呢?”

大海见说,才插了腰刀气愤愤地道:“那么你去见他去,俺可等得不耐烦,先 要回去了。”宋濂没法,只得由他去,自己便再来见刘基。呈上聘书和礼物并说了 来意,刘基说道:“承主公垂青,自当应召。但目下还有些小事儿不曾料理着,烦 足下略待几天。”宋濂听了,暗想你倒好放刁,咱们四个人一块儿来的,你偏要人 家一请再请,还不肯就起身,却等到几时去,怪不得胡将军要抓你去了。宋濂寻思 了半晌道:“朱公闻得你名,十分渴想,急于要和你相见。所以令我几次前来,我 已着胡大海将军先回去通知了,怎好再挨延时日,使朱公在那里盼望呢?”刘基见 宋濂说得有理,便答应次日起程。

第二天,刘基果同了宋濂到定远来见元璋。既到了定远,元璋听得刘伯温来了, 便亲自和徐达、常遇春、李善长、花云、华云龙、邓愈、叶琛、章溢等一班文武将 领出城迎接。刘基远远见城中拥出一队人马,旌旗招展,刀枪鲜明,马上的诸将个 个威风凛凛,正中的一人生得龙眉凤目,熊腰虎背,器宇不凡,知道是朱元璋亲自 出城来了,忙立在道旁,由宋濂上前禀白。

元璋便跳下雕鞍,诸将也纷纷下骑,刘基过来谒见了元璋,只长揖不拜。元璋 大喜道:“得刘先生来此,真是三生有幸了。”刘基也谦让着,元璋叫备过马匹, 和刘基并马入城。诸将也上了马,一路护拥着进城。到了定远馆署前下马,元璋邀 刘基进了大厅,分宾主坐下。叶琛、宋濂等分坐下首,诸将却旁立在阶下。元璋便 说起了诸多仰慕的话,刘基也自谦了一番,两人渐渐讲到了政事,刘基却对答如流, 把个朱元璋乐得心花怒放,连连赞叹不绝。这时东廊下走出了胡大海来,瞧着刘基 笑道:“主公那样地看重他,俺只当他有三头六臂的,原来也是个穷酸腮子儿,叫 他来有甚用处,值得这般恭敬!”这几句话,说得厅上下的文武将领都忍不住笑起 来。

元璋勃然变色,大喝道:“你这黑厮懂得甚事,还不给我退出去。”大海见元 璋发怒,回身伸了伸舌头,走向外面去了。

那大海恨着刘基在濠州不肯出见,所以元璋和众人出城去接刘基,独大海不去。 及至见了刘基是个书生,大海越瞧不起他了,一时忍耐不得,从廊下走出来讥笑他 几句。刘基听了大海的话,心里自然不高兴,大海被元璋喝退,也有些不服,这是 大海和伯温始终不睦的起点。其时元璋和伯温谈得很是投机,元璋便请教定天下的 方略,刘伯温说道:“金陵有王气,取了它作为基础,然后一鼓下西南,天下不难 定了。”元璋也笑道:“先生的意思,正和我相同。”说着便命摆上筵席来,和伯 温对饮,徐达等诸人便都散去。只有一个沐英随侍元璋的旁边。元璋和伯温直吃到 鱼更三跃,共入署后安息。

两人连饮了三天,到了第四日,忽然颖州的刘福通遣了使臣前来,并有诏书封 朱元璋做大元帅,徐达、常遇春做了左右都督,得专征伐。那刘福通是什么人?怎 样好下诏书呢?当元顺帝至正九年时,有一个栾州人名韩山童的,倡起白莲会,纠 那些愚民入会。韩山童本习些左道旁门的邪术,替人符篆治病,很有点小验。无识 的乡民奉他做了神佛,百般地崇拜着。这样的—山童的势力渐渐膨胀起来,凡河南 江淮一带,徒众已有两三万了。

山童见势日大,便和党徒王显忠、罗文素、刘福通等一班人连夜举义。山童自 称是宋代皇裔,建号宋帝。元朝都指挥兀脱帖本儿领兵征剿,一战便擒了山童。刘 福通却负山童的儿子林儿逃到河南。那里白莲会的党徒原很不少。福通便号召起来, 竟得了四五万人。当时竖起大纛,占了毫州,奉韩林儿做了小明王,国号仍称为宋, 建元叫作龙凤。刘福通挟着宋朝的名称,四处去招附着盗寇,凡当时争天下的群雄, 都经福通加着封典,一时也有受他的,也有拒绝的,一般草寇归顺他的最多。这时, 刘福通的使者到了朱元璋那里,诸将把伪书读了,一齐好笑起来。元璋就把这件事 去和刘伯温商议,伯温说道:“主公既和群雄角逐,何必要去依赖他人。”元璋点 头道:“这话不差。”正要打发使者把伪诏退回,只见常遇春进来道:“主公独力 举义,羽翼还不曾丰足,今趁着刘福通来修好,不妨受了他的,虽不见得有益,做 个声援也是好的。”元璋见说,不觉笑道:“他能够给我们利用,就名义上附了他! 只要根本没有损益,也未不可。”于是令款待刘福通来使,受了他大元帅的诏封, 着军中一例称龙凤年号。诸将得了这样的命令,个个不服,来禀元璋道:“韩林儿 是个山野的牧竖,怎样去附顺他起来。”

元璋说道:“林儿出身微贱我也晓得的,不过他现下袭着宋朝的大名,天下人 心向宋却不辨真伪,我们也借这个名目,做事容易一点的意思,并非有心去归顺他。” 众将听说,这才没有话说。当下元璋听了刘基的规划,先从东南着手。那时要待渡 江南下,却没有船只,就去拘些民船来也载不了多少兵。元璋的心上很觉得懊恼。 正在这当儿,忽有水寇廖永安和兄弟永忠、首领俞通海、通渊兄弟等领着部众,来 投诚元璋。那廖永安和俞通海等是巢湖著名的大盗,手下有六七百艘战船,二万多 名健卒,屡次和元兵为难,官兵见他们很害怕。其时元廷的的副元帅朵察耐督着五 万水师,收守了湖口。廖永安、俞通海等久困湖中,食粮渐尽,想去劫掠,只是冲 不出那口子。廖永安和通海计议以这样地困下去,只有束手待死。若要解去那重围, 须陆上援兵从外面杀入,里面水兵杀出,两下夹攻才能成功。

但算来算去,惟有朱元璋的声势最大,兵力也充足,距离又甚近,应援比他处 便利。故廖永安和俞通海议定,决定来归附元璋,求他前来解围。

主意打定,廖俞两人便悄悄地从水口逃出来谒见元璋。元璋问明了来历,便微 笑着对徐达说道:“廖永安前来归我,也是求我救应的意思。然我这里正缺乏水军 和船只,大可以将计就计,顺势渡江不是一个好机会吗?”徐达也很赞成。元璋便 吩咐廖永安、俞通海,约定了日期,并力合攻官兵。到了那天,元璋亲率兵马,和 徐达、常遇春、胡大海、花云等一班战将,拜刘基做军师,星夜来袭取湖口。元将 朵察耐,只防着湖中的盗寇,却不曾留心背后的来兵。元璋军马杀人,一声暗号, 廖永安、俞通海领着部下水盗奋勇地杀出。朵察耐哪里抵挡得住,被元璋的兵马杀 得大败,各自奔逃,朵察耐几乎给胡大海捉住。

这一场好杀,弄得元兵魂丧胆落。元璋既打败元兵,便传令兵士们且沿江屯住, 一面令廖永安调齐战船准备应用。廖永安便集了船只回报元璋,元璋着廖永安、永 忠、俞通海、通渊领了湖中原有水兵引道做先锋,自己和刘基、徐达、常遇春、胡 大海、华云龙、花云、邓愈等率着军马,纷纷登舟在后扬帆进发。船到了半江,元 璋下令道:“我军此次名为追袭元兵,实在元兵早已走远了。现在的方向,咱们不 如先破牛渚矶;牛渚矶一破,那采石矶就不难得了。这个地方都是江中的险要,我 们军马渡江却不可不争。”元璋话犹未了,俞通海应声道:“某愿去攻采石。”元 璋点头道:“你去也好,须要小心了。”通海答应着,一手挥动大旗,一手提了大 刀督着兵士前进。

那时江流湍急,船在水上好似射箭一般。通海仗着深知水性,挺立船头,直望 那采石矶驰来。讲到采石矶的地方,似一座险峻的小岛矗立江中,高出水面约有两 丈光景。元将朵察耐在湖上败走后,却来守着这采石矶。他远远望着元璋的兵马驾 着大船向矶驶来,便喝令军士放箭。俞通海两番进攻,都被箭射退。那廖永安和弟 永忠,因新降元璋急要立功,便也驾大舟尽力地来攻采石矶,也给朵察耐射走。

这时元璋领着众将去夺牛渚矶,矶上还不到三百个人马,徐达和常遇春杀上牛 渚矶,把几百个兵士杀得四散逃走。元璋得牛渚矶,留华云龙守着,自己和常遇春 等督着人马,并力来取采石矶。那时矶上矢石和骤雨一般,兵丁没一个敢上前。常 遇春在船头上大叫道:“看俺来争夺头功!”说罢,便挑选了二十个健卒,手里各 拿着铁盾,驾了一只小舟飞奔到了矶下,遇春便耸身一跃跳上矶来。不期那朵察耐 的副将别也瞧见遇春上矶,觑得亲切,一戟向遇春头上刺来,遇春忙把盾去护时已 来不及了,那枝戟恰巧刺在发髻上,戟上有钩,将遇春发髻钩住,别也尽力一提, 遇春两脚离空,险些被他牵倒,正在危急万分,遇春忙把短刀望自己的头上削去, 竟连发髻和顶肉一齐削落。遇春也不顾痛疼,便仗刀来奔别也,别也大惊,措手不 及,给遇春奋勇砍倒,后面兵丁也蚁附上矶。徐达、胡大海、花云等纷纷随上,大 家一阵地乱杀,元兵慌得走投无路,落水的也很不少。朵察耐立脚不住,领着三四 十人逃到一只小船上扬起布帆,投奔金陵去了。

元璋得了采石矶,连夜进兵太平。廖永安和俞通海在采石矶未曾立功,又来讨 令攻取太平。太平守将陈野先和他儿子兆先亲督军士死守。牙将方荣进言道:“朱 元璋来势甚大,孤城死守也不是久计,将军何不前去诈降,理应外合,自然一战成 功。”野先称善,便同了方荣来元璋军前请降。元璋大喜,收了降书,约定明日进 城。野先退出,暗下使人去报知兆先,叫他随机行事。野先走后,刘基密对元璋道 :“野先说话时双眼灼灼不定,恐他是一种诈降,主公须要防备。”元璋说道: “我也这般想,先生可有什么妙计?”刘基便附着元璋的耳朵道如此如此。元璋大 喜,立刻召常遇春、胡大海、花云、缪大亨、吕怀玉、耿炳文等入帐授着密计去了。 又令俞通海、廖永安等暂缓围城,把兵马退下十里,明天听得炮响,便回兵杀来, 廖俞两将领令自去。

第二天上,陈野先和牙将方荣来请元璋进城安民。元璋自和徐达、刘基、李善 长、郭英、郭兴、邓愈、方刚、常遇春、沐英等一班人,同了陈野先、方荣并马望 太平城来。看看将到城下,早见吊桥放下,城门大开。这时元璋忽然变色向野先喝 道:“我倒诚意待你,你怎么却来暗算我!”野先见说,大吃一惊,知道事已泄露, 正要去拔佩剑,郭兴、郭英已把野先获住。方荣忙仗刀来救,背后被邓愈一枪刺落 马下。

沐英从怀里掏出信炮来,燃着轰隆的一声,只听得鼓角齐鸣,常遇春、胡大海、 花云、吕怀玉、耿炳文、缪大亨等分四面杀出,都来抢城。野先的儿子光先见城下 有变,晓得元璋不是单身进城,忙唤起伏兵来关城门,一时哪里还关得上,常遇春、 胡大海、花云、缪大亨四骑马争先进城,劈头碰着副将王贲,手挥大刀拦住去路。 常遇春挺枪直刺,王贲仗刀接战,胡大海随手一斧把王贲劈落下马。兵丁呐喊一声, 随着遇春、大海等拥入城去。陈兆先见不是势头,领了败兵开了西门逃走。

不提防俞通海和廖永安率兵杀到,把兆先围在垓心。兆先部下猛将张均,大喊 :“兵丁们跟咱杀出去!”便仗着一根梨花枪,飘飘地杀开一条血路,救了陈兆先 落荒而走。俞通海不舍,从后紧紧地追赶。

张均和兆先渐渐走远,看看将要逃脱,通海十分恼恨,挥动部卒狠命来追。光 先、张均正向前奔走,猛听得斜刺里大叫快擒陈兆先,一队兵马当头拦着去路。马 上两员小将,正是方刚、沐英奉了元璋的密令,在这里守候,恰好遇着兆先,二人 便双双取兆先,张均忙上来敌住方刚、沐英。后面俞通海杀来,廖永安和弟永忠也 领兵杀到。陈兆先背腹受敌,无心恋战,只夺路逃命。沐英、方刚双战张均,又加 上一个俞通海,张均虽然力猛,也有些遮拦不住了,那通海的兄弟通渊舞着钢叉来 助战。张均一个失手,被通渊一叉搠在股上,张均弃了枪,拔出剑飞身砍去,把通 渊一剑斩落头颅。通海见兄弟被杀,恼得眼中火星四冒,大吼一声,提起宜花斧拼 力望张均砍来,张均一口剑方御着方刚、沐英两般兵器,再无暇顾及通海。看看斧 已到头顶,只好闪身让过,通海却用力太猛了,把张均的坐马砍做两截。张均失了 马,翻身落地,沐英、方刚双枪齐下,张均拨开方刚的枪尖,被沐英一枪刺进左臂, 通海顺手一斧,把张均连头夹肩劈去了半爿。

三人杀了张均,回马来帮着廖永安,围住了陈兆先,兆先见四面都是敌将,谅 来不能脱身,便拔出剑来望脖子上只一抹,猩红四溅,尸身从马上堕落尘埃。通海 等杀散元兵,奏着凯歌回到太平城来。这时元璋、徐达、刘基、常遇春等已进城出 榜安民。通海献上张均的首级,并说通渊阵亡,元璋很为叹息,命军中设起祭桌, 供上张均的头颅亲奠通渊,大哭了一场,诸将在旁也无不感泣。这时廖永安也来献 俘,呈上陈兆先的头,那陈野先已降了元璋,一见他儿子的头颅,不觉痛哭起来。 所以到了后来,野先终叛了元璋。

其实元璋得了太平,便令野先、吴祯驻守,自己来夺取金陵。那金陵是江南要 区,元朝派有重兵镇守。都督赤福寿拥兵坐守内城,外城是采石矶败走的朵察耐守 着。朱元璋兵到城下,朵察耐一面去报知赤福寿,一面和兵丁上城守御。赤福寿得 着了消息,亲领着五千名飞虎兵开城来和元璋交战。讲到那赤福寿,原是顺帝的族 叔,也是元朝著名的良将,使着一口百二十斤的九环大刀,轮动如风,平常的战将 休想近得他的身,大有马前无三合之将的气概。第一天元璋出兵和赤福寿交战,被 他杀得大败。

元璋收兵回营,便和军师刘基商议。刘基说道:“主公要破赤福寿,须先剪除 他的羽翼,金陵就一鼓可下。”元璋很以为然,当下分兵一半,命徐达带领郭兴、 郭英、胡大海、廖永安等进取镇江,这里仍把金陵团团围住。徐达兵连得了镇江、 江阴,大兵直捣兰陵常州。那时泰州的张士诚已破了平江、湖州、兰陵诸郡兵威大 振。那守兰陵的是士诚兄弟士德,能使独脚的铜人,凶猛异常。徐达兵至兰陵,和 士德连见数阵,两方都有死伤,不分胜负。徐达愤恨交并,便设下一计要杀败张士 德,夺取兰陵。不知徐达破得兰陵否,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