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23回 宫廷祸兴胭脂劫 宰府奇谋肱股诛


却说惠妃因自己的妹子吴美人专宠,心里十分气愤,几次要赶到长春宫来和她 妹子拚命,都给一班宫女们劝慰住了。有一次上,她万万忍耐不住,又摩拳擦掌地 要往长春宫去,口里连呼着备车,经旁边的宫人劝道:“娘娘还是忍气些的好,现 在吴美人正在得宠的当儿,虽然是自己的姊妹,不幸她变下脸来,有皇上在那里帮 护着她,不是要弄出乱子来吗?那时反悔之不及了。”惠妃听了宫女的话,倒也很 为有理,只得忍住了一口气,暗底下却召吴祯进宫来,把翠英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讲 了出来。又将翠英恃娇专宠的行为也说给吴祯听,并说翠英欺负自己,眼孔里竟没 有她姊姊了。说罢,眼圈一红,早扑簌簌地流下泪来。

吴祯一面安慰着,一面说:“娘娘不要过于伤心,须保重自己玉体,这件事只 消嫂子进宫来,向吴美人那里劝说一番,或者得她的回心转意也未可知。”惠妃点 头答应。吴祯退出宫去,便和他的妻子米耐帖兰说了,命她进宫来替惠妃姊妹调解。

帖兰允许了,吴祯就假托着惠妃宣召他妻子进宫来,打起一乘软轿把帖兰送进 宫去。谁知帖兰这一去竟杳无消息,老给他一个不出来。吴祯在外等得好不心焦。 看看已七八天过去,仍不见帖兰出宫,吴祯急得抓耳揉腮,自己寻思道:“莫不成 她们姑嫂要好,把帖兰留着吗?”要待到宫中去打听,却格着外戚不奉宣召不许进 宫的规例,不便进去。这样一天天地过去,转眼一月多了,帖兰仍不出来。吴祯没 法,亲自候在宁安门外,向那些内监们探问,都说不曾知道。

恰巧一天有个小监出来,吴祯忙上去看时,认得是常常到自己家里来送御赐物 的,因招呼他道:“小哥哪里去?”那小监回过头来,认得是国舅吴祯,便答道: “皇上命咱到国公府里送人参去。爷在这里做什么?”吴祯见问,就悄悄地拉他到 僻处,掏出一包碎银递给那小监道:“这点儿小意思,给小哥买些果饵吃。”那小 监平日不大弄得到钱的,见吴祯送银子与他,不禁眉花眼笑地说道:“咱不曾有什 么功绩,怎好受爷的赏赐。”吴祯也笑道:“那是笑话了,你只管收了,我还有事 拜托你呢。”那小监收了银子,很高兴地问道:“爷有什么事咱就立刻去干。”吴 祯说道:“没有别的,我就问你一句话,我们那位国舅夫人,现在宫中做些什么?” 那小监听了,不觉怔了半晌说不出话来。

吴祯见他形状蹊跷,知道内中定有隐情,便去附着小监耳朵低低说道:“你有 什么不能告诉人的,尽可对我讲了,我决不为难你的。”那小监想了想,对吴祯说 道:“咱老实给爷爷说吧,国舅夫人自那天进宫,如今还住在宫里呢!”吴祯说道 :“那是我知道的,但不知道她住在宫中老不出来,却是为什么缘故?”那小监到 底年纪小不识好歹,这时听了吴祯的话,便拍手答道:“早哩,早哩!咱自国舅夫 人是不出来的了。”吴祯吃了一惊道:“这话怎讲?”那小监笑道:“皇上和国舅 夫人天天在永寿宫里饮酒取乐,看他们正好亲热呢,会舍得出来吗?”吴祯不听犹 可,一听了小监说罢,早已气得眼中出火,七窍生烟:“反了!反了!竟会做出这 样的事来。俺吴祯不出这口气誓不为人!”

他这一叫,吓得那小监面如土色,慌忙说道:“爷这样的大闹,不是要连累了 咱吗?”吴祯这才忍住了气,回头向小监说道:“对不起,小哥。我们再见吧!” 那小监也巴不得他有这一句话,便谢了声吴祯,飞般地望国公府里去了。

吴祯气冲冲地回到家里,跳进踯出,拍台拍凳地大骂起来,慌得家人奴仆们似 老鼠见了猫般地惊得四散躲藏不迭。吴祯正在怒气不息,忽听得左将军傅友仁来相 探,吴祯只得出去相见,两人携手进了书斋,谈了些闲话。吴祯于言语之间,说起 朝廷很觉怒形于色。友仁几次询问,吴祯只是用别的话支开去。友仁是何等乖觉, 晓得吴祯定有什么说不出的隐衷,便起身告辞回来,将吴祯的形状暗暗去说给胡维 庸知道。

其时的维庸已封了太师太傅,权倾四野,朝臣多半侧目。

在这个当儿,刘基方罢相,左丞相汪广洋被诛。维庸不免兔死狐悲,私下对李 善长说道:“皇上近来心境大不似前,而且多疑善变,朝士皆朝不保夕,我们应早 自为计。”原来善长和维庸已结了儿女亲家,两下交情很密。这时善长听了胡维庸 的话,只默默地不作声。维庸疑善长心已动,便去勾结了左将军叶升、都督王肇兴、 员外郎吴焕、御史徐敬等等,专一收拾人心,招揽同党。维庸家里蓄着勇力数百人, 又在府中深夜打造武器。

那时听得同党傅友仁的报告,知吴祯也有异心,于是连夜把吴祯邀至相府,维 庸亲自为吴祯把盏,一杯又一杯,把个吴祯灌得大醉,维庸趁势用言语激动他,吴 祯酒后忘了顾忌,将皇上强占自己妻子的事和盘托出,还说了些不臣的大话。胡维 庸素来知道吴祯的勇猛,有心要收他做心腹,当时见有机可乘,便故意叹道:“国 舅出入戎马,把生命去争来的功劳,只酬得区区千五百石的侯爵,倒不如刘基这一 班人,毫不费气力地转封了他们公爵,那真是不平的事。况国舅夫人又给皇上糟踏 了,难道主子不念功臣的辛苦吗?倘外面把这件事传扬开来,叫国舅有什么脸儿立 在朝堂呢?”这一席话,把个吴祯说得面红耳赤,拔出佩剑,啪的一声击碎桌上一 只酒杯,咬牙切齿地骂道:“罢了!罢了!今番俺若得着机会,也叫那牧牛儿和这 杯儿一样!”维庸见吴祯已入彀中,忙摇手止住他道:“国舅就要行事,也得秘密 一点。你这样地大惊小怪,风声泄漏,不是画虎类犬?”吴祯正色作谢道:“全仗 丞相的包涵。”维庸低低说道:“不瞒国舅说,我也久有此心,只是没人帮助,不 敢举事。”于是把自己谋划细细地和吴祯说了,吴祯大喜道:“丞相如果行大事, 俺吴祯不才,愿助一臂之力。”维庸也十分有兴,一面吩咐左右洗盏更酌。维庸又 将傅友仁、叶升、徐敬、王肇兴、吴焕等一干人请来,大家歃血为盟,置酒共饮。 是年的冬月里,胡维庸的府中大门上,忽然生出一颗灵芝来。术士李俊说道:“灵 芝是皇帝之瑞,将来必出天子。”维庸听说,谋乱之心越发高了起来。,并邀集吴 祯、徐敬、叶升等设筵庆贺。

其时李善长罢相,尚书余雄又割职,且遣戍河南。维庸深怕自己也不保,连夜 聚议起来。一方面去邀元朝的后裔马立,命他纠了亡命自外杀入接应。

这里叶升去和禁卫指挥曹聚说好了,到那时开了禁城迎入。殿前都尉张先本是 维庸的外甥,当然是同谋了。

再说那吴祯的妻子米耐帖兰,自从那天乘了软轿先到惠妃宫里,姑嫂相逢叙了 一番寒温,因惠妃和帖兰还是第一次见面呢,两人谈了一会,帖兰便起身往长春宫 来见吴美人,她和吴美人是素识的,因此格外亲热。帖兰满心想替惠妃说几句话, 那吴美人只问长道短,帖兰弄得不好开口。两人正在叙谈,忽的圣驾进宫来了。帖 兰要待避去,吴美人把她阻拦着,帖兰没法,只有跪着一同接驾。朱太祖叫宫女把 她们扶起,一眼瞧见了帖兰,觉得她神如秋水,容光照人,便问吴美人道:“那是 何人?”吴美人笑道:“便是臣妾的嫂子。”太祖惊道:“吴祯有这样一个妻子, 俺倒不曾知道的。”说着就命摆上筵宴来,吴美人拉着帖兰共饮,那帖兰本不懂得 什么礼节和廉耻,三杯下肚,说也来了,笑也来了,免不得和太祖眉来眼去。吴美 人要笼络皇上,便分外凑趣,有心把帖兰灌醉了,扶入后宫去,太祖便跟来后面, 这一夜就和帖兰就成了好事。

第二天太祖命帖兰居了永寿宫,晚上便来和她取乐。帖兰见太祖魁梧,又贪着 富贵,住在宫中,一天又一天地下去,竟忘记出宫了。但这件事只吴美人和宫女们 知道,惠妃却一点也不知情。吴祯在外面等候帖兰很是心焦,便去探问那个小内监, 把宫里春光完全泄漏。吴祯听着了消息,私下又一打探,方知帖兰失身的事,一半 是吴美人的鬼戏。吴祯恨得牙痒痒地指天划地地骂道:“翠英这贱婢子,早晚要死 在俺的刀下!”

一天的夜里,太祖在永春宫中和帖兰对饮,酒阑灯迤,双双携手入帏,正拟同 赴巫山,猛听得宫门外喊声大起,接着又是震天价一声响亮,宫门前脚步声杂乱, 太祖在床上一手提着帐门,吩咐宫人出去探问,谁知宫门才开,早有五六个内监, 慌手慌脚地直跑进来道:“不好了!贼人打进来乾清门了,快请圣驾出宫避贼要紧!” 太祖听了大惊道:“贼是谁?”这句话还不曾说完,又听得轰然的一声,两个内监 连跌带滚地进来报道:“乾清门被贼人打倒了,现在侍卫们拼死抗拒着,圣驾速速 避贼!”太祖这时也不觉心慌,忙着起身下床。

太祖回过头来,心上又是不忍,便一把拖了帖兰,七跌八撞地奔出永春宫,前 面六七个内监和一大群宫女,纷纷地随着拥护。太祖和帖兰走出了永春宫的正门, 只见南面的谨身殿上,火把照耀通明,几十个侍卫且战且退,贼人便一拥入来,为 首的人手执着一口扑刀奋力杀入来,勇不可挡。太祖认得是吴祯,疑他到来救援的, 要待叫应他时,再看吴祯,只望着侍卫们乱砍,向着甬道上杀了过来。太祖知是不 妙,当下也顾不得帖兰了,便把帖兰往宫女堆里一推,自己往人丛中逃走。那吴祯 领着党人,飞奔地杀入永春宫,寻太祖和帖兰不见,回身出了宫门,又与一大队侍 卫相逢,大家在甬道上厮杀着,吴祯一口刀好似猛虎一般,十余个侍卫那里抵挡得 住,不到一刻,已被他杀得落花流水了。吴祯杀退了侍卫,竟奔长春宫来,吴美人 也闻得宫外喊声,内监接二连三地报贼杀来,吴美人慌得手足无措,旁边几个内监 宫女,把吴美人拥着走。

才走出宫门,劈面恰恰撞着吴祯,吴祯一见了她的妹子,不禁心头火起,便提 刀大喝道:“贱婢认得我吗?你嫂子到哪里去了?”吴美人见她哥哥满脸的杀气, 吓得战兢兢地答道:“嫂子在永寿宫里。”吴祯大怒道:“永寿宫俺已去过了。”

说着一刀望吴美人砍来,吴美人忙闪躲,哪里还来得及,身上早着了一刀,仆 地倒下卧在血泊里了,吴祯也不问她死活,返身杀进甬道,到仁和宫来寻朱太祖。

这时帖兰随一群宫女,也拥在甬道上奔逃,吴祯领了党人,一路追赶着乱剁乱 砍,可怜一班娇肤嫩肌的宫女,怎经得如狼似虎地蹂躏,霎时间哭声震天,吃着刀 的都倒在地上,有几个受着轻伤的也倚在门沿上啼哭。吴祯其时在宫人中认出了帖 兰,一把将她扭住,如提小鸡般捉了过来,方要细细地问她,忽见朱太祖慌慌张张 地从右边长廊上转出来,吴祯便一刀剁翻了帖兰,提刀来赶太祖,口里还大叫道: “朱元璋休要逃走,俺来找你算帐了。”太祖听得脑后有人来追,惊得魂灵也出了 窍,不敢再走长廊,一回身穿过了景福宫,飞跑出聚景门,逃往御园中来。

那吴祯不舍,也拼力地追着,看看要赶上了,太祖跨上金水桥,吴祯也上了金 水桥,太祖喘着说道:“吴祯!你不念君臣之义,竟忍心弑朕么?”吴祯大喝道: “你霸占俺的两个妹子,心还不足,连俺的妻子也被你玷污了,还讲什么君臣不君 臣!”说罢尽力地一刀向太祖剁来,太祖急忙躲避时,吴祯用力过猛,那把刀正劈 在金水桥的桥栏上,并刀背也几乎陷没了,吴祯拔那刀急切又拔不下来,心里又气 又恨,狠命地一扯,把桥栏拉折,那刀才得脱离,再瞧那刀口,已是卷缺的了,吴 祯提着刀,回头再看太祖,早绕过太华池,去得远远的了。吴祯还想追赶,忽听得 墙外呐喊声连天,火光照着犹若白昼,那宁安门顿时大开,无数禁卫军杀将入来, 吴祯的党人也从后赶到,拦住禁卫军厮杀。谁知禁卫军愈杀愈多,这里一队没有杀 退,左边又是一队杀到,看看把吴祯围在中间。吴祯大吼一声,挥起了缺口刀,奋 勇地冲将出来。

恰巧叶升和徐敬,领着三四百个勇士,从宁安门来接应,三个人集在一起,杀 开一条血路,一拥地出了宁安门,吴祯尚欲进宫去找寻太祖,叶升劝道:“咱们赶 快杀出去吧!听说王肇、傅友仁等事机不密,事急都已自尽了。此刻赵翼云将军亲 率大队人马,杀进西华门来了。”吴桢惊道:“胡丞相怎么样了?”叶升答道: “丞相见大事不甚得手,已领着几十个家将管自己退去了。”吴祯顿足说道:“罢 了!罢了!很不容易得的机会,怎么轻轻放弃了呢?”说着,果然听人喊马嘶,远 远地看见殿前指挥王光,大将赵翼云和总管马如飞统着大兵进城来杀贼。吴祯问叶 升说道:“事既弄糟了,左右不过是死,俺们索性杀上去吧!”叶升还不曾回答, 那后面跟着的党人和勇士,本是些乌合之众,听得大军到了,谅也敌不过的,便发 声喊一哄地散了。吴祯越发愤怒,忙向一个勇士换一把腰刀,同叶升、徐敬领了不 曾走的三十名勇士,竟来迎大队军马。

两边相遇,吴祯气愤地首先陷阵,王光知道吴祯凶猛,也不来对敌,只指挥士 卒把他们一队人一齐围在中间。吴祯仗着自己的武艺,左冲右突,那兵士只管围绕 上来,一层厚似一层。

任你吴祯有多大本领,休想杀得出去。忽然兵队里一声呼啸绊马索骤起,把吴 祯绊住。吴桢只向前奋杀,不提防脚下一绊,好似玉山倾倒般地跌了一个斤斗,翻 身要待跳起来时,早有拿钩手把他搭住。猛虎似的吴祯这时绳穿索缚地被兵士抬着 去了。吴祯既经擒获,叶升、徐敬就容易对付了,不到半刻工夫,双双同时被土兵 获住。还有三十几名勇士,都吃乱兵砍死,一个也没有漏网。那元朝的后裔马立, 也领着百来个亡命,想杀入城来接应,跑到东华门相近,望见城内灯火通明,东华 门前禁军林立,戈戟森严,知道事机已败,城中有备,便悄悄地退去了。这里赵翼 云等令把皇城紧闭,大搜余党,直到天明才收了军士,将吴祯、叶升、徐敬等一干 人犯以及家属亲戚之类,一并捆绑上殿来,听太祖亲自发落。其时的文武大臣都进 大内来请圣安。

那朱太祖被吴祯赶得走投无路,险些给吴祯追着,幸亏一刀砍在桥栏上,太祖 才算脱身,一时慌不择路地去躺在鱼东亭的假山洞里,后来听得贼党已经禁军杀退, 太祖惊魂始定,忙来长春宫看吴美人,见宫女们已把她扶在床上,右臂上着了一刀, 用幅白绫裹着,面色和黄金纸一样,浑身都染着血污。吴美人一瞧见太祖,不禁呜 咽着说道:“妾兄叛逆,臣妾罪该万死!”太祖安慰她道:“这事不干卿,卿只放 心静养就是了。”说罢再三叮咛宫女,叫她们留心伏侍,自己便望永寿宫走来。

但见那甬道上杀死的宫女,东一个西一个,有的身首分离,有的只砍伤了手足, 兀是在那里挣扎。太祖看了这样的情形,也觉得惨目伤心。忽见那帖兰还睡在宫人 的尸体旁边,双眸紧紧合着,面色灰白,肩上的刀伤处血仍汩汩地流个不住。摸摸 胸口,尚有奄奄一息,太祖呼那宫监,却没人答应,大约都四散逃走了。太祖没奈 何,只得亲自去搀那帖兰,可怜她那香体是软绵绵的,哪里能够行动呢!

太祖便放出吃奶气力来,把她拥在肩上,一步步地挨到永寿宫里,却扯了一块 衣袖,替帖兰包了伤口,又去金壶内取了半盏的清水,慢慢地灌入帖兰口里。过了 好半晌,才见帖兰星眼乍启,微微一声:“痛死我了!”那泪珠儿似泉涌地滚出来。

太祖见帖兰苏醒,一把愁肠总算放下。一面也拿话安慰了她,看天色已经大明, 宫门口的云板丁冬,知道大臣们来请安了。

这时宫女太监,渐渐地聚集拢来。太祖吩咐一个内监,叫大臣们不必侍候,又 令官人们好好地看护帖兰。不一会听得景阳钟响,已到了上朝时候,便有二十四个 卫仪监拥着銮驾来迎太祖临朝。太祖登了銮驾,太监护着圣驾到得奉天殿上,太祖 下銮由殿前太监扶上宝座,文武大臣纷纷列班请安,三呼礼毕,各归了班次。右丞 相胡维庸却托疾不朝。这时大将军赵翼云上殿奏知逆党就获,太祖谕令把吴祯等绑 上殿来,丹墀下的卫侍已拿吴祯、叶升、徐敬等三人横拖倒拽地拉到殿前跪下,太 祖见了吴祯,不觉冷笑一声道:“吴祯!朕不曾有亏待你,为什么纠党行逆?”吴 祯听了圆睁怪眼正要回话,太祖怕他说出隐情来,传旨把吴祯、徐敬、叶升等三人 并将家属人口一并绑出去砍了。那徐敬却气愤填胸,便攀出李善长、廖永安、曹聚 等一干人来。太祖勃然大怒,立刻谕锦衣校尉去捕李、廖诸人。要知善长等性命如 何,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