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24回 截指割舌云奇殉节 伤心惨目太子亡身


却说朱太祖闻得李善长、廖永安、曹聚等也通同谋逆,不觉大怒,立命锦衣校 尉械李善长等入刑部,讯明回奏。这时的刑部主事陈炎,素和善长不睦,竟胡乱审 了一次,入奏善长有谋逆嫌疑,太祖即下诏赐死。廖永安、曹聚两人姑念功绩,着 遣戍云南。可怜!李善长是个致任的宰相,年纪是六十多了,免不得三尺白绫断送 了性命。

这一场的党狱,除了正犯诛族除外,株连枉死的臣工和百姓,共戮一万三千七 百六十九人。临刑的那天,红日无光,京城内外满罩着愁云惨雾,怨愤之气直冲霄 汉,一时朝野震惊,文武大臣无不互相危惧,真有晨不保暮之概。太祖的心上兀是 怒气不息。马皇后在坤宁宫听了这个消息,不由地大惊道:“皇上专好声色,妄戮 有功之臣。看来明代江山也要步元人的后尘呢!”当下忙摆起凤驾,亲来谏阻太祖。 太祖既把党人一一发落,便进宫来看吴美人和帖兰,两人已经太医院诊过,敷上了 伤药,绷扎住创口,换去了血衣,宫女们便伏侍着睡下。太祖也不惊动她们,在长 春、永寿两宫转了转,却望仁和宫来。

这天晚上宫中闹乱子,因坤宁、景福、万春、仁和四宫离开得较远,坤宁宫的 舍宇又深,虽遥听得喊杀声,逆党只向着永寿、长春两宫中杀人。因吴祯探知太祖 只幸这两宫,所以不曾犯及他宫。后来吴祯想着往别宫去找寻太祖时,外面禁军已 杀到,也不敢再逗留宫中了。坤宁等四宫,得知宫内有贼犯驾,吓得宫内宫女们将 宫门紧闭,连消息都不敢出来探问。幸得那坤宁宫等始终没有惊扰。事后,凡皇后 以下都来向太祖问安。

内中的惠妃,闻惊驾犯圣的是自己的哥子吴祯,不觉颤兢兢的,见驾十分怀着 鬼胎。太祖瞧出惠妃的隐情,便用好言安慰她。

惠妃感激零涕,垂泪谢恩。原来依据国法,国亲国戚谋叛,妃子须得赐死或贬 入冷宫。朝中大臣,曾上疏请贬惠妃和吴美人,太祖却一概置之不理。

这时惠妃见太祖进宫,慌忙起身接驾,行过了常礼,便问:“逆党处置得怎样 了?”太祖很气忿答道:“吴祯悖逆,俺已将他砍了。”惠妃见说,究竟手足关情, 不觉流下泪来。太祖冷笑道:“这是他自作自受,哭他做什么?”正这样说着,忽 报皇后凤驾到了,惠妃忙着出去迎接。马后进了仁和宫,与太祖相见,只行着一个 便礼就在对面的金交椅上坐下。惠妃在一旁侍立着,马后赐她坐了,便由宫女掇过 一个绣墩来,惠妃谢了恩才敢就坐。

马皇后便向太祖说道:“臣妾闻陛下大诛逆党,并李先生善长也在里面,他是 朝廷股肱,现加戮诛,岂不有失众心吗?”太祖答道:“善长逆谋已显,罪有应得, 失什么人心?”马皇后道:“这样的大臣见戮,株连多人,诸臣皆惶惶不安,却不 是人心疏离的明证吗?”太祖听了不觉嘿然。马皇后又说:“依臣妾的愚见,陛下 宜急下谕旨,于这次的党案,首逆既已受诛,余人一例不问,谁再提党人的即得治 罪。不然挟嫌诬告和假公济私的无了期了。”太祖点头道:“卿言很是有理,俺就 这样办吧!”马皇后见太祖容纳她的劝谏,很是喜欢地起身,仍乘着凤辇回宫。第 二天上,太祖果然下了一道停止追究党案的上谕,其时有人控那胡维庸通同谋逆的, 太祖把呈控的人斥退。这样一来,臣民等始得渐渐安心。

马皇后这一谏,虽救了无数人的性命,也算便宜了胡维庸。

在胡维庸应该感激知悔,从此不再生妄想,谁知他怙恶不悛,谋逆之心反因此 愈炽了。那太祖自经这回党案后,疑惑臣下更比从前厉害了一层。又不时派了亲信 近侍,暗中刺探大臣的行动,维庸心里也愈觉不安了。便又勾通了兵部尚书夏贵, 御林军教练马琪,都御史岑玉珍,检事毛纪,将军俞通源等,日夜筹议着起事。

那时刘基致任家居,得知维庸漏网,仍在那里结党谋乱,就秘密上疏告变,奏 牍经过夏贵的手,便把它塞在袖里,竟来谒见维庸,将刘基的奏章呈上,维庸看了 大惊道:“此人不诛,终是不安。”于是和夏贵商议好了,由夏贵请刘赴宴。刘基 不知是计,应召而往,待到宴罢回去,便觉头昏心痛,不上三天就呜呼哀哉了。

话分两头,其时徐达、常遇春等分四路进兵,连破了山东,克了东昌,元平章 普颜不花、宜慰使哒利力尽战死。徐达又进取东安,常遇春下了归德。这时明军水 陆并进,及破了彰德卫辉,元将李博臣,都事张处仁自尽。徐达督兵进薄青州,元 都督达喇花遁去。明兵占了直沽,夺了海口,进军通州。元顺帝闻得通州被围,知 道大势已去,便召集六宫三院的嫔妃,命驾起了数十乘的大车,要待出奔,元右相 庆童,皇叔伯颜达里等苦谏留驾,顺帝怒道:“明兵早晚将到,朕岂愿效宋朝的徽 钦二帝,你们不必多说。”当下把朝事委给庆童等,下谕车驾连夜出了建德门,逃 往塞北去了。后来明师北伐,破了开平,顺帝奔至和林,病死行宫。太祖得了顺帝 死耗,便谥为顺帝,这且不提。

再讲顺帝出走后,徐达督兵陷了燕都,元丞相庆童、平章迭必失、皇叔伯颜达 里都力战受擒,因不屈被杀。徐达定了燕都,又分兵西略,平了西安诸郡。常遇春 也领兵北进,陷了锦州,直趋开平。谁知兵到柳州,遇春忽然得病,一天沉重一天, 药石无灵,竟至逝世。常遇春临终的那天晚上,西南角起了巨响,空中有一颗大星 自上下坠,到了地上轰然的一声,毫光四射,京城内外的人民都很为惊异。太史飞 章入奏,说将星堕殒,三日内必损折大将。朝中便议论纷纷,朱太祖也极忧虑。

过不上几天,飞骑报到常遇春病逝的消息,太祖十分震悼。

一面下旨,内务府拨银一万两,给常遇春治丧。太祖又亲自祭奠,并追赠遇春 为太师太保、上国柱、推诚侵远功成开封,中书右丞相郑国公开平王,谥号忠武。 子常荫,永远世袭公爵。

孙常保森,加大将军衔封武德侯。遇春德配夫人韩氏封开平晋德王妃,女常秀 贞,封仪淑郡主,媳王氏封一品忠孝夫人。又命塑遇春像入忠良祠,春秋致祭,以 慰忠魂。朱太祖自常遇春逝世后,心上郁郁不欢。

谁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忽然太平报到,陈野先潜出京城,袭取太平。花云战 死,吴良只身逃命,又得处州警报,胡大海部将刘震、总管蒋英私通了苗酋李佑之, 深夜袭了处州、金华、严州诸地,胡大海被刺殒命。又接到镇江警报,巢湖匪颜良, 大掠江山,俞通海出剿,战殁阵中。朱太祖迭接各处的警信,又闻得花云、胡大海 噩耗,不觉垂泪道:“花云和大海随朕二十多年,出征必身先士卒,今日犹未蒙恩, 身已先死,怎不叫朕心伤!”说罢大哭,一时群臣也无不挥泪。当下追封花云为护 海侯,谥勇毅,子花禕封都指挥袭爵。追赠胡大海为英国公,谥忠靖,子胡济德封 将军,永袭靖远侯爵。俞通海追赠为宁侯,谥武懿,子俞长源为将军,授久安侯。 花云、胡大海、俞通海等三人均塑像入忠良祠,妻晋封夫人,孙荫袭伯爵。及下谕 着杭州李文忠进兵金、处,又命滁州耿再成出兵剿除陈野先,又令镇江华云龙讨平 巢湖盗寇颜良。谕旨颁发,又接到徐达平定燕京,顺帝出走的军报,太祖因忧患重 重,也无心庆贺。

正在满腹愁肠的当儿,忽报马皇后生了太子,朱太祖听说,不觉开颜一笑。到 了三朝,自有群臣致贺,这时宫中大开筵宴,太祖亲抱着太子,祭告太庙,赐名叫 作标。

光阴如箭,不到一个月,各处告捷的奏章入京,李文忠平了金、处诸州,杀了 刘震、蒋英,李佑之请降。耿再成克复了太平,陈野先成擒,太祖命就地正法。华 云龙剿平了水寇,巨酋颜良战时死于乱军之中,只把首级赍到应天,太祖着号令示 众。这时天下渐归一统,真可算得太平无事,太祖便把徐达召回,封徐达为太师右 丞相,在京就职。

一天,尚书左丞相胡维庸上疏,疏中说自己的家里,花园内忽涌出醴泉,泉水 都成甘芳的佳酿,请太祖临幸赏玩。太祖看了奏章也觉得奇异,当即传谕,车驾往 幸维庸府第。于是卫仪监排起銮驾,太祖只带着二十名护驾侍卫,竟出东华门来。

维庸的赐第离东华门不过一箭多路,太祖御驾才出东华门,忽见内使云奇飞马 驰来,到了驾前举鞍拦着车驾。因跑得气喘,又是情急,却期期艾艾地说不出话来。 太祖大怒,喝令将云奇的舌尖割下。左右侍卫把云奇的口中用刀卷了一转,云奇流 血满口,又加舌短,更觉说不清楚了,只一味地呀呀乱叫,口里喷着血,手指点着 东南角。太祖愈愤他无礼,在驾前跳嚎,命侍卫截去云奇的指头,云奇又伸出中指 来指点着,太祖叫截去他右手的五指,支奇却用左手指点着,侍卫砍去他的左臂, 并把金锤望云奇的头上乱击,云奇兀是不顾疼痛,只是狂跳叫嚎,把断臂挥着东南, 鲜血四溅开来,染在太祖的袍袖上,侍卫爪锤齐下,云奇看看垂毙,还看着东南角 大喊三声。

太祖至此,方才有些诧异,望东南角看去,正是胡维庸的府第。太祖大疑,下 旨回銮。登了皇城遥望维庸的宅中,隐隐伏着杀气。太祖惊道:“维庸请朕临幸, 莫非有诈吗?”侍驾官李贺当即俯伏奏道:“维庸要想谋逆,已非一日,前此吴祯 犯驾也是维庸主使。陛下方宠信维庸,群臣不敢入奏。太祖大怒道:”朕未薄待维 庸,他倒敢负朕吗?“于是立命还驾,谕令殿前都尉俞英专同锦衣校五十名,禁军 一千名往抄胡维庸宅第。俞英领了谕旨,飞也似地带了校尉,点起禁军驰出了东华 门,将维庸宅第团团围住。一千名禁军在外把守着,俞英便领着五十名锦衣校尉, 打开了大门进内抄查。

这时维庸的第中,方张灯结彩,大厅上设着筵宴,左右衣壁内,埋伏着二十名 的甲士,准备太祖驾到,在饮酒的当儿甲士齐出,杀了太祖,不料事机显露,被内 使云奇得悉,便舍着性命去阻拦御驾,把太祖生生地点醒,即命校尉禁军来捕维庸, 维庸不曾提防,俞英突入好似瓮中捉鳖一般,把维庸一家老幼三百多口并二十多名 的甲士一古脑儿捆绑起来,由锦衣校尉拥着,械系到了刑部,一面将维庸的宅第发 了封,俞英便去复旨。

这里刑部尚书张玉,见事关篡逆,案情重大,立时把维庸提讯,结果还用刑审, 维庸受不住苦痛才老实招了供,又攀出尚书夏贵、校尉马琪,都佥事毛纪、将军俞 通源、太傅宋景、都御史岑玉珍等。张玉不敢擅专,上达太祖。太祖命按名逮捕, 尽行弃市,胡维庸还灭了九族。这次的党狱,诛连的又是七千九百余人,太祖悉令 诛戮,西华门外河流为赤。当时的人民私下通称朱太祖为屠手,杀戮的惨状自不消 说得了。

事后,太祖才想到了云奇,深赞他的忠诚,便追谥为忠节,封右都御史敬侯, 子云忠袭爵,封都指挥使,子孙食禄千石,赐褒忠匾额。日月如梭,流光不住,这 样地一天天过去,朱太祖又纳了淑妃、王妃。这时马后所诞的太子标已十八岁了。 宁妃也生了一子名枫为晋王,封在太原。惠妃生了两子,一名樉为秦王,封西安; 一名棣为燕王,封北平。瑜妃生一子名梓为潭王,封长沙。淑妃生一子名桢为楚王, 封武昌。王妃生两子,一名榑为齐王,封青州;一名檀为鲁王,封兖州。吴美人生 一子名橚为周王,封开封。太祖这九个儿子,太子标之外八子都分封各地,免得皇 族势力单薄。他那种用意原为子孙永保帝业的设备。又怕后代继统地不肖,被群小 蒙蔽,所以立祖训的时候,有皇上如其昏瞀不明,权奸当国时,准许藩王起兵进京 清君的左右。惟藩邸设护卫,兵不得过三千,甲不得逾百副,这是防藩王作乱的意 思。可是在太祖筹划的人,果然觉得尽善尽美,到了末后,却弄出燕王篡位的一出 戏来,那叫作有利必有弊了。在八个皇子里面,要算四皇子燕王棣最是英武绝伦, 太祖也最为喜欢他。还有八皇子王梓是瑜妃所生。瑜妃阇氏就是陈友谅的爱姬。当 太祖纳阇氏时,她已经怀孕的了。及闻得友谅已死,阇氏便暗祝道:“妄含垢从贼, 如生子是男,他日必会报仇雪。”于是勉从了太祖。

太祖登基,封阇氏做了瑜妃,不久便生下潭王梓来。这时太祖见诸皇子已都长 大,恐他们互相猜忌,便下谕分封各地。

诸子领了圣旨,各自去携同家眷起程赴封地。潭王梓也受命起身,并进宫来向 他的母亲瑜妃辞行,瑜妃问道:“你要到什么地方去?”潭王答道:“父皇封儿在 长沙,自然往长沙去。”

瑜妃听潭王呼着父皇,不禁扑簌簌地流下泪来。潭王只当是瑜妃爱子情深,不 忍分离,以至垂泪,因忙安慰她道:“父皇有旨,准皇子春秋两季进京定省,相见 的日期很近,母亲何必这样悲伤。”瑜妃便屏去宫女,垂泪低声说道:“你口口声 声称那父皇,不知你父皇在哪里?”潭王诧异道:“当今的皇帝,不是儿的父亲吗?” 瑜妃哭着道:“这是仇人,哪里是你父皇呢!你的生父,是从前汉王陈友谅,被朱 元璋迫得兵败身亡,儿今身长七尺,不知替父报仇,反称仇家作父皇,试问你将来 有何颜面去见陈氏的祖宗?”瑜妃说罢放声大哭,又说道:“你苦命的母亲岂贪着 富贵做仇人的皇妃,十余年来,忍辱含羞地过着日子,无非希望你成人长大,有志 竟成罢了。你若是忍心事仇的,终算你母亲白白辛苦一场。以后你尽管去受仇人的 封赠,也不必再来看你苦命的娘了。”

瑜妃一边说,一边哭,把个潭王气得眼睛发黑,怒发冲冠,高声大叫道:“罢 了!罢了!俺如今去和仇人算帐去!”说着就壁上抽了宝剑,三脚两步地往外便走。 瑜妃大惊道:“你到哪里去?”潭王气愤地答道:“儿砍仇人的头去。”瑜妃大喝 道:“似你这般地卤莽,不是要害我么?”潭王说道:“儿替父亲报仇,怎说害了 母亲?”瑜妃怒道:“现在他护从如云,你单身前去,必然寡不敌众,转是打草惊 蛇,画虎不成类了犬,还不是害了我吗?你若果真有心报仇,我们慢慢地计较不迟。”

潭王见说,呆了半晌才回进宫中,把剑还了鞘,坐下来问道:“依母亲的筹划, 怎样去报得这怨仇呢?不幸元璋这逆贼死了,这仇恨的报复不是成了画饼?”瑜妃 微笑道:“痴儿子,他死了难道没有子孙吗?就我的意思讲来,须设法把他的亲子 一个个地剪除了,那个高高的位置自然是你的了。到了那时,朱氏一门九族的生死 都在我们掌握中了,这才好算得报仇呢!”潭王也笑道:“这样地说来,我们宜先 从继统上着手了。”

瑜妃笑道:“不是的吗?那就叫擒贼先擒王。”潭王皱眉道:“这个谋划似乎 很不容易成功,你想他们东宫的名分已经册定,我又排在第八个上,倘要把他们一 一地收拾干净,那非有极大的势力怕未必办得到呢!”瑜妃向潭王啐了一口道: “傻子!谁叫你真的用实力去做。”说着便附了潭王的耳朵道只消如此如此,保管 他们没有噍类。

潭王听了大喜,当下别了瑜妃,出了万春宫,回到潭王邸中,只推说冒了风寒 卧病在床,连夜上疏,要求暂缓遣赴封地。

太祖为了舐犊之情,自然也含糊照准了。

再讲那皇太子标,为人温文有礼,纯厚处很肖马皇后。自册立做了东宫,平日 唯读书修德,又和宋濂、叶琛等几个文学前辈研究些经典。闲余的光阴也不过是饮 酒赋诗罢了。但诗词歌赋中,他最嗜的唐人七律。一天,他题一幅山水画轴道:

路险峰孤荒径遥,寒风萧瑟马蹄骄。
青山不改留今古,世事浮沉自暮朝。
地瘠藏芜剩鸟兽,村居贫士放渔樵。
可怜裙履成陈迹,独有空丘姓氏标。

这首诗儿,一时宫内传讲遍了,有几个宫人没事的当儿,就把它当作歌曲儿唱。

那时传到太祖的耳朵里,听得那诗是皇太子做的,不觉叹道:“诗义薄而不纯, 恐标儿终非鹤算之人。宋濂等是当代的宿儒,不教东宫治国经纶,却去学些妇女幽 怨之词,这岂是圣贤之道?”于是把宋濂等宣至谨身殿上,很严厉地训斥一番。

太子闻知宋濂、叶琛等见责,便抛去了韵文,从此不敢再谈诗赋了。其时也会 当有事,太子一天从文华楼经过,见潭王梓正伏在案上做诗。太子读了他的诗句觉 香艳绮丽,爱不忍释,因触起所好,不免提笔和了一首。以后太子知道潭王也工吟 咏,就将他引为知己,两人一天亲密一天,诗酒留连,竟无虚夕。

太子还不时往潭王的府邸,高歌联句,视为常事。有一次上,太子从潭王府邸 中归宫,忽然连呼着腹痛,竟倒在地上乱颠乱滚起来。等到太医院太医赶至,太子 已是血流满口,肤肉崩裂了。可怜一个温文尔雅的太子,弄得眼珠突出,遍身青紫, 死状十分凄惨。这时,太祖和马皇后及六宫妃子,也都来探望,齐声说是中的毒, 那太医院也是这般说,太祖忙追问内监,知道太子方自潭王邸来,立命系潭王问话。 不知潭王怎样回话,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