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25回 夜走铁骑栈道渡蓝玉 魂化杜鹃香冢泣残红


却说朱太祖见皇太子死得可惨,便传集了东宫侍候太子的宫女内侍,追问太子 中毒的缘故。宫人们回说,太子从潭王府回来,就喊着腹痛,不到一会就变成这个 样子了。这时马皇后和六宫嫔妃们也都齐集在那里,除了瑜妃之外,齐声说是太子 中了毒药。太祖大怒道:“那分明是潭王下的毒手了。”

正要传旨出去,命锦衣尉系潭王回话。忽见那宫监,呈上一张笺纸来,屈着一 膝禀道:“太子在病中说是留达皇上的。”太祖展开瞧时,虽是太子亲笔,却写得 字迹潦草,大约在临绝的时候所书。上写着寥寥几个字道:“臣儿命该绝,不该八 弟之事,父皇勿冤枉好人。标留”后面还有歪歪斜斜的一行字,都是看不清楚,太 子写到这里,想是写不动了。太祖读罢,不觉放声大哭,马皇后更哭得伤心,六宫 妃也无不纷纷落泪。一时间宫中满罩着愁云,一片的痛哭声,直达宫外,大家真哭 得天昏地暗,马皇后几次昏过去,太祖也只有顿足叹息。

把传询潭王的事,因太子留有遗言,太祖知道他死后不忍有伤手足之情,所以 也暂时搁起。但拿宫人内监们严鞫一番,也毫无头绪,只得罢了。一方面把太子盛 殓了,命宫内外及文武大臣挂孝一天。马皇后痛太子死得不明不白,又目睹他临死 时的惨状,心里越想越悲伤,竟郁出一场病来。太祖再三地安慰她,又去召了天应 寺的僧徒百人,追荐太子。凡丧葬的礼仪也格外从丰,太祖又亲题谥号,叫作懿文 太子。

时太子的德配元妃,已生有两子,长的夭殇,次的唤允炆,已是十几岁了。太 子既死,太祖想册立燕王棣为东宫。当下对诸臣说道:“燕王英武毅断,举止酷肖 朕青年之时,朕意欲立为太子,众卿以为怎样?”学士刘三吾奏道:“国家虽赖长 君,但燕王行在第四,如果册立,将置秦二皇子樉、晋三皇子棡两王于何地?那不 是蹈了废长立幼的覆辙?”太祖叹道:“这个朕岂不知,奈秦王与晋王,一个柔而 无刚,一个刚而无断,都不足付以大事,只有燕王智勇兼备,故朕想立为东宫,以 便继统有人。”左都御史王桢争道:“燕王虽能,名分上似不当,现皇太子已有子, 自应册立皇孙,转觉名正言顺。”太祖听了忍不住垂泪道:“朕也不忍有负东宫, 准卿等所奏吧!”群臣领了圣谕,便往迎允炆,册立为皇太孙。这时马皇后却见孙 思子,愈觉伤感,那病便日重一日,到了临终的当儿,握着太祖的左手,只说得望 陛下亲贤纳谏,臣妾要去了,说毕就气绝逝世。太祖又大哭了一场,下谕为皇后发 丧。又传旨自亲王以下文武大臣,一概挂孝六月,一切庶民人等,也举哀三天,三 天之内,禁止肉食,一年中停止喜庆婚嫁。是年的九月,葬马皇后于孝陵。

举殡的时候,太祖亲自执绋恭送。可是偏偏天公不做美,临葬时大雨滂沱,太 祖满心地懊丧,又见地上水深盈尺,太祖一头撩衣涉水,口里说道:“皇后一生贤 德,恩惠及人,老天倒不能见容吗?”说着露出愤愤不平的颜色来。那应天寺的僧 众,各持着幡幢铙钹,随后恭送皇后的灵輀. 方丈慧性,见太祖不怿,便随口诵着 四句道:“雨洒天下泪,水流地亦哀。西天诸菩萨,来接马如来。”太祖听了,不 禁化愤为喜,立命石工把这四句镌在陵前,作为偈语。现在的明孝陵里,这石碣还 斑驳可见,这且不提。

再说那太祖丧了太子又丧贤后,心上愈觉得郁郁不乐。因马皇后在日,贤淑知 礼,讽谏太祖保全大臣的地方很多。胡维庸的党案,宋濂的儿子宋澻,坐维庸党狱 被戮,宋濂也械系入刑部。马皇后闻知,忙来谏太祖道:“宋濂是皇太子的师傅, 又是一代大儒,陛下宜施恩见宥。”太祖怒道:“宋濂既属逆党,应受国刑,你们 妇女晓得甚事!”说着御厨进膳,马皇后在旁侍食,不能下咽。太祖说道:“卿嫌 肴馔不精吗?”马皇后垂泪道:“妾与陛下起身布衣,当日餍粗糠尚甘,今日怎敢 嫌肴馔不精呢!不过妾闻宋先生受刑,他曾做诸皇子的师傅,妾这时不觉替诸皇子 伤心罢了。”太祖见说,很为感动,随即传谕,赦宋濂出狱。又江南的富翁沈万山, 绰号叫作活财神。

太祖大兵取了应天金陵,想筑皇城,只是军饷浩繁,仓库又空虚,一时无力兴 工。听得沈万山有钱,便差人和万山商量,借钱来筑城。那沈万山倒很是慷慨,情 愿担任城工的一半作为捐助。太祖十分喜悦,就和沈万山分半筑城。到了结果,沈 万山的一半比太祖先完工三天。太祖面子上虽赞美万山,心里却已生了嫉妒。

恰巧沈万山修筑姑苏的街道,采山石砌路,极其讲究。太祖微服出行,听得了 这个消息,便说他擅掘山脉,下旨处沈万山死罪。马皇后又谏道:“沈万山捐资筑 城,于国家不为无功。

总有死罪,应将功抵赎。“太祖说道:”沈万山是个平民,富与国家相埒,他 恃财作着威福,在地方是为民妖,历任是为蠹吏,怎可不与诛戮。“马皇后争道:” 妾只知民富乃国强,也正是国家之福。未闻有民富即为妖,须加以诛戮的。这样说 来,天下只有贫民,不许有富民了?民贫国家还能够强盛吗?怕国也要成贫国了。 “太祖被马后一驳,弄得无可回答,于是立命将沈万山释放。又一天,太傅张君玉 为诸王子讲经,秦王嘻笑舞蹈,乱了讲席,君玉大愤,把界尺击伤秦王的额角,秦 王哭诉太祖,太祖大怒道:”张君玉无礼。“令内侍传旨,将张君玉系狱。

其时缝工进御服,马皇后持着御衣对太祖说道:“很好的绫锦,吃他剪得这个 样儿,宜把缝工治罪。”太祖笑道:“这是他奉命制衣,怎好无辜处罪呢?”马皇 后正色道:“那么张君玉受上命教训皇子,就使皇子受责,也只好由他,怎么说把 他治罪。”太祖恍然大悟,便赦了君玉。又马皇后居宫,很是检朴,非大事不着新 衣,太祖的罗袜都是皇后亲手所制。又尝绣女诫七章,赐给六宫和一班邻妇。逢大 兵出征的当儿,马皇后终把戒妄杀的绣额,颁赐与统兵的将士。其他如规太祖修道, 训皇子学礼,优视六宫嫔妃,恩遇宫女内侍种种的美德,一时也记不尽许多。太祖 忆念着皇后,从此不忍册立正宫,只令宁妃权摄六宫罢了。有时嫔妃们谈起马皇后 的好处来,太祖听了,不由地暗暗垂泪。一瞧见皇后的遗物,就是楚楚不欢。那时 忽报蓝玉班师回朝,太祖心里很得着一个安慰,他思想马皇后的念头才渐渐地抛下。

但太祖怎样得着安慰呢?原来当元顺帝末年,群雄纷起,徐寿辉被陈友谅杀死, 部将明玉珍便逃到四川,招集了亡命,占据陕西诸省,在蜀西自称为西蜀王。讲到 那明玉珍,生得面如满月,紫中带赤,双目重瞳,两手垂膝。元朝争雄的几个人当 中,朱元璋做了天子外,要算明玉珍最得民心了。所以他在蜀南,也整整地做了几 年太平王。等到元璋削平群寇,逐了顺帝,以玉珍地处边僻,不欲动兵远征。明玉 珍也自己固守着土地,不出来争什么疆界,大家倒也相安无事。

后来,明玉珍死了,子明升接位,他是少年好动,又恃着部下的猛将张良臣、 张良弼兄弟两个,居然横行起来。初时,明升只在自己的界域中收伏些有名的盗寇 作为羽翼,过不上几时,渐渐占到明朝的疆土上来了。张良臣领了匪兵,取了陕西 凤城,警报到应天,朱太祖忿然道:“朕却不去剿灭他,他转来侵犯朕的土地了。” 当时便拜蓝玉做了征南将军,领大兵十万,进剿明升。大军到了陕中,张良臣和兄 弟良弼也率着倾国之兵,前来迎战。蓝玉的行军敏捷,待良臣兵到,凤城已给蓝玉 袭破了。

良臣率着三十万军马,号称五十万,真是旌旗蔽天,刀枪耀目,军威很是壮盛。 蓝玉测了陕地形势,便同副将王贵商议道:“良臣兵势方锐,更兼他兄弟良弼皆有 万夫之勇,他七个儿子,蜀中号为七虎,个个骁勇非凡,如和他力敌,恐不能取胜。” 王贵说道:“将军言甚有理,现下我们单就兵力论,也相去得甚远。”蓝玉摇头道 :“那倒不是这样讲,行军兵不在多,全仗为将的能调用指挥。目下良臣倾国兴兵, 忘了后顾。

他那巢穴之中必然空虚。明升虽王西蜀,不过恃着张良臣兄弟。

我若一面和张良臣挑战,一面分兵暗渡栈道,直捣他的内部,谅明升无谋,定 少防备,那时前后夹攻,任良臣猛勇,也无术两全了。“王贵很以为然,蓝玉便分 兵千名,亲自去偷渡栈道。

王贵阻拦道:“将军冒险前去,怎么只带这一千人马?”蓝玉笑道:“我正为 冒险的缘故,多带人反惊动敌人,况且千人已足够对付了。你在此和良臣对垒,能 支持到半月,我就可以成功。万一出兵不胜,只要坚守为上。”王贵受命,自去安 排。

这里蓝玉领了一千铁骑,悄悄地乘夜来渡栈道。

那栈道在凤县东北,是个最险峻的地方,汉张子房烧断栈道就是这个所在,又 名连云栈,两面山峦重迭,峭壁千仞,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入之概。蓝玉偷袭那 栈道,也是明知张良臣等系一勇之夫,决然想不到派兵镇守。好似邓艾偷渡阴平一 般,侥幸被他成功。蓝玉既偷偷地渡过栈道,领着一千兵马直扑褒城。那里的守兵 疑飞将军从天而降,吓得四散奔逃,有的身跪乞降。蓝玉得了褒城,一路进兵势如 破竹。不到十天竟平了西蜀。明升果毫无准备,束手就缚。蓝玉囚了明升,掳了他 眷属,遣人通知了王贵,带了降兵三万,并自己的一千兵马,来攻张良臣的背后。

双方并力齐上,张良臣只顾着前面,不曾留神到背腹受敌。

他正在奋勇御那王贵,不提防后军发起喊来,一支明朝的生力兵直杀入阵中, 为首一员大将,正是赤面长髯的蓝玉。良臣忙分兵马做了两队,令他兄弟良弼领着 一队来抵敌后军,自己率同七子,便大呼陷阵。王贵把军马摆开,等张良臣杀入来, 四下里一声呐喊,变作了长蛇的阵势,将良臣围在中间。良臣和七个儿子左冲右突, 王贵却不和他厮杀,只令军士一齐放箭。

矢如飞蝗似地射来,不到一会功夫,张良臣和七个儿子都射死在阵中。那里良 弼和蓝玉交锋,蓝玉一杆长枪似生龙活虎一样。

良弼也操着一口熟铜的大砍刀,使得像泼风般的,来敌住蓝玉。

两人刀枪并举,各显英雄,真是棋逢着了敌手。正杀得难分难解的时候,不防 王贵射死了良臣父子,割了头颅,从斜刺里杀出,良弼那把大刀敌住两员勇将,毫 不惧怯。鏖战方酣,王贵忽地虚掩一枪,从马上解下良臣的头颅竟望着良弼的脸上 打来,口里还叫着看家伙。良弼觑得亲切,只当是什么暗器,想闪避已来不及,顺 手把头颅接着,待还要掷回去,再仔细一瞧,认得是良臣的首级,不觉鼻子里一酸, 心早有些慌了,忙左手架开蓝玉的枪头,拨马回身便走。蓝玉怎肯放他,也便拍马 追赶。

那王贵把良臣的头颅打良弼,本是一种最刻毒的手段。他见那良弼勇猛,料是 不能力敌。便拿良臣的头颅掷去,算是送个良臣已死的信息与他,使他心慌无意恋 战,这时良弼果然奔逃。蓝玉望后飞赶,王贵忙抄小路,越过阵地,暗令军士设下 了绊马索,等到良弼驰到,王贵打起暗号,绊马索向上一兜,良弼连人带马跌了个 倒栽葱。亏他身体灵敏,一翻身跳起,弃了大刀,拔出宝剑来砍断那绳索,那拿钩 手早把良弼的丝甲搭住,良弼知道不得脱身,心儿上一横,将宝剑向自己颈上抹去, 鲜血直喷出来。王贵指挥军士来捆绑时,只获得一个死良弼了。

这时蓝玉也飞骑赶到,见良弼已死,便传令敌兵有降者免诛,良臣、良弼部下 的副将陈毅、张允、钱兴英、云史俊、王革、赵国柱、江天才等纷纷弃戈投诚,那 些兵士见主将既死,副将又投诚了,自然也抛了器械,徒手请降。蓝玉下令停刃, 鸣金收兵。一面把降兵检兵,先后共是十七万人,余下的都逃往山中落草去了。所 以蜀中的盗寇独多,剿不胜剿,全是这些逃兵为患。他们恃着地势险峻,官兵不敢 深入,居然结党设寨,专和地方上做对,后来终成大患,不过这是后话了。

当下蓝玉编练降卒,列作三十大营,七十余队。命副将王贵统了十营,其它都 归自己直接指挥。又令都司张奇,领兵三千去平定了蜀中的小县,自己却统同大军, 绕道出了栈阁邓艾渡阴平,建十二阁,栈阁是其一择吉班师。大军将至应天,太祖 派御史江秀出城远接。蓝玉亲自押着明升的囚车及宫眷三千余人,金银珠宝三十余 辆,驼马牛羊十万头,器械盔甲七万幅,竟进京来见太祖,太祖读了蓝玉纪录的册 籍,很为喜悦,最令他心慰的,是蓝玉献上那个千娇百媚的美人。于是慰劳了蓝玉 一番,着把明升推上殿来,明升挺立不跪,侍卫用枪刺折他的脚骨,明升坐在地上 大骂。太祖喝令推去砍了,首级号令示众。所得的宫眷一例入宫,男充功臣家奴仆, 女配给出征的将士做妾。金银和器械存库,马驼牛羊统赐与兵士们作为犒赏。

蓝玉谢恩出来,第二天谕旨颁下,封蓝玉为凉国公,王贵为靖南侯。余下将士 也封赏有差。又命蓝玉代奠阵亡将士,抚恤殉国者的家属。又封王贵为四川将军, 王晋为四川按察使,马聚仁为陕西布政使,刘愎为陕西将军,即日出京赴任。又谕 川陕等郡,着设巡道各职,直隶于六部政务尚书,委撤悉听谕旨,以除滥任的弊窦。 太祖颁谕已毕,便往玉清宫来看那美人。

这玉清宫是洪武二十一年添建的,蓝玉进献那美人,太祖就令她居住。但那美 人是何等样人呢?便是西蜀王明升的爱妃香娘娘,这位香娘娘本姓黄,芳名唤作香 菱,是四川的巴州人。

那香菱的父亲小名黄老五,在巴州地方开着一所豆腐坊子。老夫妻两个年将半 百,还不曾有过子女,黄老五倒也并不在意,天天磨着豆腐,度他安乐的光阴。谁 知那黄老妪在五十一岁上忽然生下女儿来,取名就叫作香菱。那香菱下地的时候, 满屋子里都是香气。似兰似麝的连四邻八舍也都闻见,齐说这女孩子将来一定非凡。 黄老五因半百上得着一个女儿,终算聊胜于无,心上也很为钟爱。又因她生的当儿, 香气四播,名儿便唤作香菱。

说也奇怪,那香菱到了十二三岁,已出落得玉立亭亭:脸若芙蕖,眉同杨柳, 秋水为神,冰肌其肤。桃腮念晕,笑靥承颧。单讲她那容颜儿,的确是羞花闭月, 落雁沉鱼。一时附近的人见了她,谁不赞一声好。尤其是一班青年的纨绔,个个为 了香菱神魂颠倒,凡香菱立在柜上,就是不要买什么豆腐的,也要上去作成她几文, 乘势好和她勾搭几句。这样的一来,黄老五的豆腐生涯,顿时应接不暇起来,老夫 妻俩个日夜地磨出豆腐来,尤是不够售卖,只好另顾伙计帮忙。不到半年,黄老五 的豆腐铺子居然开得比前像样了。

流光如箭,转眼春秋,香菱已是十六岁了,替她来作伐的人,几乎户槛也踏穿。 偏偏这黄老五的脾气古怪,他认为只有一女儿,非招赘在家不可,任你是公侯的门 第,谈到嫁出去三个字,黄老五便一口回绝。试想公侯人家的子弟,怎肯入赘到豆 腐店里来呢?有几家肯入赘的,黄老五却瞧不上眼,不是嫌他家贫,就说他人品太 坏,高嫌低不就,把香菱的终身,慢慢耽搁下来。

有一天上,一个游方女僧走过,一瞧见了香菱,说她身有仙骨,有几年王妃的 福分。那香菱一岁岁地长大起来,自视也很尊贵,常常顾影自怜。那些狂蜂浪蝶, 到店里来和香菱勾引的人愈多。香菱虽桃李其容,却冰霜其志,同她勾搭的人,两 三语后,脸上连霜也刮得下来了。人家近不得她,便取她一个绰号,叫作豆腐西施。 又闻得那女僧的话,说她有王妃之分,大家又称她作香娘娘。西蜀王明玉珍逝世, 养子明升接位,他也闻得香菱的艳名,便立刻赍了三千聘金,要求香菱做她的妃子。 黄老五见是西蜀王的命令,自己在他势力之下,自然不敢不依。不到几时,香菱便 做了明升的王妃了。蓝玉平西蜀,香菱也掳在里面,蓝玉几次要犯她,香菱只怀刃 自卫。蓝玉见她不从,便进献与太祖,太祖也几次去临幸她,都给香菱涕泣拒绝。

太祖虽近不得她的身子,那颗爱她的心,却一点也不曾更易。

其时那东宫的皇太孙允炆倒是个少年风流的皇孙。他听得那香菱不但艳丽,简 直是遍体皆香,得她一滴唾沫,那香气可以三天不散。允炆不免动了好奇之心,便 时时到玉清官来,他对于香菱也很下一些工夫。香菱见皇孙一往情深,又兼他温柔 真挚,真是体贴到十二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香菱因而也渐渐堕入情网中去了。

一天香菱和允炆正在玉清宫的假山旁边情话缠绵,两心相印的当儿,恰巧被太 祖瞧见,吓得允炆拔步便逃,香菱也泪汪汪地进宫。太祖这时一言不发,只叹口气 走了。第二天上,圣谕下来,把香菱用白绫赐死。死后草草地盛殓了,葬在钟山的 山麓里。皇孙允炆听得香菱已死,不由得大哭了一场,亲往香菱的坟前去祭奠,太 祖闻知,便欲废立。不知皇太孙废立否,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