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27回 忆前尘高僧谈禅理 伤往事允炆了宿缘


却说那宫女们见了太祖,忙跪下禀道:“不好了!瑜娘娘在宫中自缢了,求陛 下作主。”太祖听说,止不住下泪道:“这真是何苦来。”说着便进宫来看瑜妃, 只见她衣裳零乱,两目瞪出,口鼻流着血,形状十分可怕。太祖也不忍再瞧,吩咐 内监传出旨去,命用皇妃礼盛殓了瑜妃,从丰安葬。这时,太祖因后妃送亡,皇子 夭折,情绪越觉得无聊起来。他每到无可消遣的当儿,终领着内监出宫去街市上闲 逛。

一天,太祖走过市梢,天色已是昏黑了,忽听得书声朗朗,顺风吹来。太祖便 循着书声一路寻去,走不上百来步,早有一座荒寺列在眼前,那书声是从寺中出来 的。太祖跨进寺门,忘记看了门额,再回身出来瞧看,原来那寺年久了,门额都已 朽坏了。太祖没法,只得和两个内监慢慢地踱进寺里,见东厢中灯光闪动,一个士 人在灯下读书。太祖令内监侍立在门外,自己便推进东厢去,那士忙抛了书卷,噗 地跪下,俯伏着说道:“陛下驾到,臣民未曾远迎,死罪!死罪!”太祖吃了一惊, 不待那士说毕,便去扶起他道:“先生错看了,俺不过是个商人,怎的当作了天子 看待呢?”那士人听了,不觉怔怔地看着太祖道:“我们这位老师是不会算差的, 他说今天黄昏时分必有紫微星临此,叫我在这里等候的。大人既不是皇上,想是不 曾到那个时候吧!”说时便邀太祖坐下。

两人谈谈说说,那士人倒也应对敏捷。太祖见他案上燃着油灯,便指着那根燃 火的灯芯出一联语,道:“白蛇渡江,头顶一轮明月。”那士人想了想答道:“我 就拿称东西的秤来做对吧!叫作‘乌龙挂壁,身披万点金星’”。太祖赞道:“好 对!”便又指着那盏灯道:“月照灯台灯明亮,”那士人答道:“风吹书架书翻飞。” 太祖正在点头,猛听窗外有人应道:“何不‘风吹旗杆旗动摇?;”话声未绝,走 进一个小沙弥来,口里问那士人道:“皇帝来过没有?”士人答道:“没有。”

那沙弥回身便走道:“咱们师傅说你福薄,你不要当面错过了呢!”说完竟自 去了。

太祖问道:“那沙弥是什么人?”那士答道:“他是我老师的徒弟性明。”太 祖问道:“俺正要问你,你的老师究是何等样人?”那士答道:“我们那老师,本 是个有道的高僧,他还是去年到这寺里来挂搭,有时好替人谈休咎,却很为灵验。

这里附近的人齐称他作老师,所以我也这样地称呼他一声。“

太祖说道:“不识那位老师可以请出来相见吗?”士人说道:“丈人来得无缘, 他刚在今日出门去了。”太祖道:“大约几时回来?”士人答道:“他是四方云游, 归期却没有一准的,怕连他自己也不能断定。”太祖听了,便问:“这寺是什么名 儿?”土人答道:“此寺为唐武后所建,原名护国禅寺。”

太祖点点头,起身和那士人作别。那士人忙阻拦道:“陛下不必匆忙,咱们再 谈一会儿去。”太祖听他呼着“陛下”,不觉笑道:“你又弄差了,俺不是什么皇 帝,皇帝还在后呢!”那士人仰天大笑道:“陛下可晓得咱们老师的名儿吗?”太 祖方要回答,那士人将头上的方巾儿一脱,把手敲着光头笑道:“老师便是咱,咱 就是老师;陛下是皇帝,皇帝正是陛下。皇帝陛下就是和尚,和尚还是皇帝。”太 祖被他这样一说,蓦然地回想到自己也是个和尚出身,从前在皇觉寺里做和尚的情 形立时映满在脑海之中。怔了半晌,才徐徐地说道:“老师是和尚,和尚是老师; 俺也是和尚,俺也就是老师。和尚是读书的士人,士人是讽经的和尚,和尚住在这 寺里;寺里住了和尚。

书里也有和尚,和尚是读书的,也是讽经的。经是书,书是经;经里有书,书 里有经。结果是个读书讽经的和尚,和尚便是皇帝,皇帝也就是和尚做的,那是和 尚皇帝。“和尚听了笑道:”什么皇帝,什么和尚,什么是寺,寺里没有和尚,和 尚不住在寺里,皇帝也不是和尚了。高高山上的明灯,一阵大风吹来,灯也破了, 火也灭了,灯杆也倒了。山上没有明灯,明灯也不在山上了。风过去,灯又明了。 那里灯,那是明灯,若是没风吹,便是不生不灭。“太祖说道:”吹灯的不是风, 风吹的也不是灯。灯不怕风,风不吹灯。它依旧很光明地在那里。灯不是灭的灯, 风是无形的风。风无形,灯不灭,和尚却圆寂了,只存着和尚的皇帝。“和尚益发 大笑道:”和尚是圆寂了,和尚是皇帝,皇帝是和尚,还是和和尚一样。“太祖听 了,回身出了东厢,对一个内监附着耳朵说了几句,那内监飞也似地去了。太祖仍 走进东厢,见适才的小沙弥笑嘻嘻地送进一杯茶来。

太祖一头喝茶,口里说道:“一杯清水是江河湖海的来源,在杯中是这样,下 了肚里还是这样,这才是不生不灭。水是清清的,并没一点儿渣滓,这才是不垢不 净。这是仙水,这是佛水,是甘露,是和尚的法水。和尚也饮的水,皇帝也饮的水。

这水是皇帝的,是和尚的,天下是皇帝的天下,不是和尚的天下,和尚自和尚, 皇帝自皇帝。和尚圆寂了,圆寂的不是皇帝,是和尚。“和尚正色说道:”水是地 上的,水是清的,水是浑的。清的是山林草木,浑的是荣华富贵。山林草木是和尚 住的所在,荣华富贵是皇帝享的福禄。山林草木,荣华富贵都浮在地面上。地沉了, 天翻了,天地混沌了,和尚圆寂,皇帝圆寂。

圆寂的是和尚,是皇帝,到底是皇帝圆寂,也是和尚圆寂。“

说罢哈哈大笑。

这时太祖差去的内监已经来了,把两个鸡蛋递给太祖。太祖授与和尚道:“和 尚是茹素的,这是桃子,是皇帝送与和尚的,和尚就吃了吧!”和尚接了鸡蛋,囫 囵望口里一丢,咽咽地咽了下去,一边念着四句道:“陛下送双桃,无骨又无毛。

随俺四方去,免得受一刀!“和尚念完,太祖笑道:”和尚是茹素的,这是鸡 蛋,和尚错吃了。“和尚答道:”这是桃子,是皇帝说错了,不是和尚吃错。“太 祖说道:”这是桃子,是皇帝说错了;这是鸡蛋,是和尚吃错了。“和尚应道:” 和尚吃的桃子是鸡蛋,在和尚肚里了。和尚肚里有桃子,有鸡蛋,和尚把这桃子鸡 蛋取出来还了皇帝吧!“说着,一手一个蛋,仍还给太祖。太祖诧异道:”这是和 尚的法术,是和尚预备下的。“和尚笑道:”正是和尚预备下的,也是镜明预备下 的。

镜明是老师,老师是读书的相公,相公也就是和尚,和尚是预备下了,是和尚 圆寂,和尚便预备的圆寂。“说罢,盘膝望椅上一坐,太祖忙拉他时,那镜明和尚 已跏趺圆寂了。太祖也不再说,只看着镜明笑了笑,便和两个内监悄悄地回宫。

第二天传旨,褒封护国寺,镜明和尚为真宝大师,内务府拨银三千两,替镜明 和尚建塔,把他的遗蜕安葬在塔的下层,并颁谕重建护国禅寺。从此以后,太祖极 相信那禅理,不时召有道的高僧进宫谈禅。又诸皇子中,燕王、楚王、晋王、齐王, 并后纳马、郭两妃所生的湘王柏、岷王楩、代王桂、蜀王椿等,每派高僧一人,做 皇子的师傅。派往燕王府中的和尚,法名道衍,本性姚名广孝,习文王六壬术,能 知吉凶。又精风鉴,他一见燕王,便咬定是个太平天子。因此燕王起兵篡位,弄得 同室操戈,这是后话,暂且按下不提。

再说那皇太孙允炆自那天私自出宫去哭奠香菱的青冢后,被太祖知道,几乎翁 孙拈酸,把皇太孙废立。幸得众大臣的保奏,算免了废立,只将允炆贬入御书房伴 读三月。光阴很快,转眼过了三个月,允炆仍去住在东宫。那时他对于香菱,依旧 是念念不忘,常常书空咄咄,长吁短叹。又亲笔替香菱撰了墓铭,暗中令石工镌在 墓前的碑上。其词道:

汝菊,汝梅,汝是水仙。
芳兮,馥兮,永播千年。
呜乎香菱!不生不灭,万世长眠。
山兮水兮,相伴在此间。
一腔碧血化为虹,悠悠魂魄其登天。
莲房兮堕粉,海棠兮垂纷。
有荣必落,无盛不衰。
维汝在地下,虽经风霜雨露未改颜。
卿瘗乎是,香魂有灵兮,来伴吾参禅。

这首墓铭,又传在太祖的耳中,说允炆的为人很有父风指懿文太子,而且文辞 间的山林气很重,恐也不是福相。以是太祖心上愈是不喜欢允炆了。

讲到那皇太孙允炆,的确有点出家人风味。往时住在宫里,空下来便独自一个 人去坐在蒲团上讽经。侍候太祖的高僧等到下了讲席出来,允炆便邀他们到自己的 宫中,探求经典的奥妙。

那些高僧们无意中和太祖说起,太祖听了,越恶允炆的不长进,下谕将允炆宫 内所有的经典禅书,一齐搜出来烧了。允炆却对着被焚的禅书,竟放声大哭起来。

又有内侍去报给太祖,本祖只长叹了一声。以后不论允炆怎样,再也不去干预 他了。但允炆被太祖烧了他的禅书以后,满心说不出的懊丧。又经蓝玉的案件,元 妃见迫自缢死了,允炆究属情关母子,自然十分悲痛。又闻得元妃和蓝玉有一种暧 昧的关系,允炆以颜面问题,一肚的牢骚真是无处可所发泄了。

他郁勃无聊时,便来御花园里走走,不是金水桥边垂钓,就是去飘香亭上看舞 禽。

有一天上,允炆正在鱼亭里观游鱼,忽听得呖呖莺喉,一阵阵地顺风吹来,只 觉得非常地好听。允炆不由起了一种好奇心,细听那歌声,却从假山背后出来。允 炆便提轻着脚步走到假山面前,从石隙中望去,只见一个妇人,淡妆高髻,素履罗 裙,斜倚在石上,慢声唱道:

春光三月是芳辰,脉脉含情情最真。
为郎宽衣郎欲笑,并肩相对有情人。
寒往暑来又一秋,深情一片为君留。
沧桑易改人情变,荒草斜阳冷墓游。

允炆听了,这抑扬宛转的歌声,衬着那清脆的莺喉,真有绕梁三日,余音袅袅 之概。便忍不住叫一声:“好!”倒把那妇人吃了一惊,忙回过头来,瞧不见什么 人,面上很是慌张。

允炆乘间细看那妇人,原来是个半老徐娘。因此心里大失所望,就有好无好地 转过假山去,那妇人见是皇孙,忙来叩见道:“臣妾放肆,污了殿下的贵耳。”允 炆微笑着道:“你是哪一宫的?进宫有几年了?”那妇人低垂蝤蛴,泪盈盈答道: “贱妾是从前东宫的宫侍,屈指进宫已十五年了。昔日蒙及子不以蒲柳见弃,也尝 施雨露之沾,不幸太子暴崩了,贱妾从此冷处深宫,眨眨眼又是六年了,回首前尘, 怎不令人伤心呢?”

那妇人说罢,眼泪直和雨后瀑泉似地涌了出来。她那玉容,哀感中带着妩媚, 泪汪汪的一双秋水,越觉得流利动人,虽是佳人半老,风韵犹存,素服淡妆,却不 减粉黛颜色。允炆本是个情种,这时不免起了怜惜之心,便俯下身去亲她的粉脸, 那妇人也不峻拒,唯含泪说道:“贱妾已承恩太子,自悲命薄,不能再侍奉殿下的 了。殿下却这般多情,妾身非草木,宁不知感激,现在有个两全的法子,但请殿下 稍待片刻。”那妇人说着,盈盈立起身来,走向里面去了。允炆不知她是什么用意, 只呆呆地坐在假山石边等着。

过了好半晌,见安乐轩的角门呀地开了,一片格格地笑声,笑声过去,便有三 四个小宫女一路追将出来。允炆深怕惊了她们,把身体隐在假山的石窟里,回头见 两个小宫女向一个宫女狂追,那前面的宫女被追得急了,飞也似地绕过香华亭,经 奔假山中来。到了假山面前,却没处躲藏,又转入假山背后,慌慌忙忙地向那石窟 里一钻。那宫女要紧避去她的同伴,不曾留神到有人在里面。后头追赶她的两个宫 女也走过了假山,一头走一头骂道:“这小蹄子的,不晓得她藏到哪里去了,你不 要给我们找着,那时小心你的骨头。”她们说着,就坐在假山石上休息。那石窟里 躲着的宫女,连气也不敢喘一喘。

允炆缩在里面,宫人却瞧不见他,他从里头望出来,倒是十分清楚。见那宫人 云髻燕服,两鬓低垂,额角掩齐眉,肩头拖的旒须,脸上薄施脂粉,红中透白,白 里显红。打量她的年纪,不过十三四岁,那娇媚的姿态,已隐隐从眉宇间流露出来。

允炆越看她越觉可爱,这时坐着的两个宫女,口里带骂带笑地走了。躲着的宫 人便悄悄走出石窟,四面望了望,微微一笑正要回身走的当儿,不提防石窟里一个 人直窜出来把她的粉臂轻轻拖住。那宫女也大大地吃了一吓,再看见是皇孙,才徐 徐地拍着胸前道:“吓死我了!”说着便挣脱要走,允炆这时细把那宫女一瞧,不 禁怔了过去,再也说不出话来。因为那宫人的容貌举动,竟似那缢死的香菱一般无 二,所以把允炆看得呆了。

那宫人要走时,走不脱,被允炆对着她痴看,弄得她那粉脸一阵阵地红了起来, 忍不住噗哧地一笑道:“殿下痴了吗?

只是看着我做甚?“允炆给她一说,不觉如梦初醒,便一手拉着她,同在假山 石上坐下,一面笑着说道:”你是侍候谁的?

今年几岁了?“那宫女见问,低着头答道:”臣妾是派在永寿宫的,自米耐娘 娘帖兰逝世后,便由王娘娘来居住,现在王娘娘处侍候,前后算着进宫还不到三个 年头,臣妾十二岁到这里,今年已是十四岁了。“允炆听了说道:”你是哪里人? 叫甚名儿?家中可有父母?“那宫女见提起了父母,眼圈便红了,却泪盈盈地答道 :”臣妾本是淮扬人,小名唤作翠儿,父母都在淮扬,妾是由叔父强迫着送进宫来 的,到如今家里音息不通,不知道妾的父母怎样了。“说罢垂下泪来。允炆忙安慰 她道:”你且不要悲伤,将来我自替你设法,给你骨肉相见就是了。“翠儿见说, 回嗔作喜道:”殿下不哄我的吗?“允炆正色道:”谁来哄你呢!“翠儿才收了眼 泪,两人便说笑了一会,翠儿是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儿,被允炆一勾搭,二人就絮 絮讲起情话来了。看看天色晚下去,那个妇人仍没有出来,允炆知道她是脱身之计, 于是也不去等她了,竟手携着翠儿一同回宫,两人这夜的光阴,自然异常地甜蜜。 第二天上,允炆便令内监通知王妃,说翠儿是皇孙要她了,现留在东官侍候。王妃 听了,也没有什么话说。但允炆虽有了翠儿,对于那天唱歌的妇人依旧不能忘情。

明宫中的规例,每到了三月三日,宫人嫔妃们都在御花园里拍球打秋千,这天 的皇上便率领着六宫在那里看宫人们游戏。其时皇孙允炆也在旁边侍驾,远远瞧见 唱歌的妇人,方持着轻罗小扇在花丛里扑蝶。允炆不由地心上一动,只推说身体不 适,悄悄地抽空出来,到了花亭边,一把拖了那妇人的衣袖望花亭里便走。那妇方 伺着蝶儿,不防允炆这一拖,几乎失足倾跌,只得随着允炆到了亭上,花容兀是失 色,并娇喘微微地说道:“殿下怎的专为吓人?”允炆笑道:“你好乖刁,为什么 哄我等在那里,你倒一去不来了,今天又被我候着,你还有什么话说?”那妇人叹 口气道:“妾蒙殿下的见爱,此恩恐今世不能报答的了。自念残花败柳,只可茹素 参禅,妾心已如死灰,再不作意外的想念了。殿下倘能相谅,赐妾一所净室,使妾 得焚香礼佛,终老是乡,便是妾的万幸了。”

允炆见说,也觉有些感动,当下欣然答道:“你既有这个心,我也不便强你, 况人各有志,我就这样地办吧!”那妇人忙跪下叩谢。允炆问了她的宫名和名儿, 才知那妇人姓汪氏,名叫秋云,十九岁进宫的,现住在玉清宫里。从前虽经太子临 幸过,却不曾有封典,所以直到如今,还是一个老宫女。允炆问明之后,和汪秋云 走下花亭,送她到了玉清宫,允炆便也自回。这天因宫人们多不在宫中,差唤的人 很少,允炆却不曾说出。明天的清晨,允炆一早起身,亲督率着宫人们打扫起一间 净室来,室中的陈设极其精雅,正中的壁上,挂着观音大士像,案上置着鱼磐之类, 把一座宫室,弄得和庵堂寺院一样。翠儿见了,很是诧异,便来问允炆,允炆回说 是供养高僧。于是布置妥当,由允炆暗暗地把汪秋云接来住着。一面将宫门深扃了, 饮食都从窗中递给,无论何人,没有允炆的手谕不准进去。

翠儿也不知允炆捣什么鬼,汪秋云在里面住了一年多,宫中大大小小一个也不 曾知道的,大家只听得宫中的鱼磬声,不晓得是僧是道,到底是什么人。日子渐渐 地久了,宫中都称这所宫室作密室。那时允炆时常到密室里去,一天正和汪秋云厮 缠着,忽听打门声如雷,外面内监大叫皇接旨。不知是什么谕旨,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