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34回 张太后愤怒废莲房 于巡抚谈笑定疑案


却说宣宗皇帝自纳了王成的女儿莲姑,即日册封为贵妃,圣眷非常地隆重,把 以前所眷的嫔妃都抛撇到脑后去了。那莲贵妃果然生得蛮腰盛鬋,秀靥芳姿,宣宗 越看越爱,连半步也舍不得离开她。莲妃又善歌舞,绿杨庭院,檀板珠喉,自觉余 音绕梁。宣宗听了,不由得心醉神迷,便令宫女们也学着歌唱,不多几天多已学会 了,莺声呖呖地歌唱起来,分外见得悦耳赏心,把个宣宗皇帝乐得手舞足蹈,竟多 日不去设朝,唯一天到晚和莲妃在宫中饮酒取乐。又因莲妃嫌宫中气闷,宣宗命在 西苑的南院,建起一座花房来。

这座花房,共分大小屋宇四十几楹,有楼十八,什么烟霞楼、听雨楼、琴楼、 凤楼、落虹楼、夕照楼、清旷楼、醉香楼、风月无边楼、飞虹楼、醉仙楼、鱼跃楼、 芭芳楼、烟月清真楼、玉屑楼、望月楼、赏雪楼、九九消寒楼等,为阁凡八,如寻 芳阁、稼云阁、月阁、映水阁、藏春阁、水云阁、飞絮阁、桃园阁等,又有兰亭、 芰荷亭、秀云亭、观鱼亭、岚镜亭、碧云精舍、香稻轩、涵秋墅、印月池、九曲池、 天宇空明轩、映水榭、柳浪轩、钓鱼矶、石亭、桃花坞、拥翠轩、玉春池等。正中 一座大楼,宣宗皇帝亲题,叫做“蓬壶佳镜”,下面一方小匾,题着“莲房”两个 大字,就是莲妃居住的所在。对面是一带的石堤,堤边种着桃柳,西边砌着假山, 东边凿着鱼池,题名叫做“柳林”。池的正面也是一座高楼,题名“翠微”,是宣 宗和莲妃游宴的地向。总计这许多楼阁亭台,有胜景二十四处,真建筑得画栋雕梁, 堂皇富丽。那工程虽是浩大,完成得却极其迅速。这些差使都是内监汪超一手承办, 化去国帑至七百五十余万两。宣宗这时游着胜景,对着美色,越发徘徊不忍去,大 有乐不思蜀的概况。那时满朝的臣工,见宣宗沉湎酒色,荒废朝政,大家很有些惶 惶不安,便都来谒见太傅杨士奇,相国杨溥、杨荣,要求他们上疏入谏。

杨士奇见说,就在祖国府中开了一个会议,由三杨领衔,六卿署名,连夜上本, 请宣宗临朝。谁知奏牍上去,好似石沉大海,一点影踪都没有。当下恼了都御史徐 弼,气愤愤地说道:“满朝文武,一个个尸位素餐,贪生怕死,皇上这样地酒色荒 政,竟没一个叩宫苦谏,坐视着国事日堕,将来有甚面目立在朝堂,也无颜见地下 的先帝。俺既身为台官,怎可哑口不言?”于是亲自草了奏疏,袖入西苑来见宣宗。 宫门的侍卫,不肯放徐弼进去,徐弼大喝道:“俺有国家大事面奏皇上,你敢耽误 俺的工夫吗?”那侍卫被徐弼喝住,任徐弼直进西苑,到了拥翠轩前,又被内监拦 住,依样给徐弼叱退,竟望着“莲壶佳境”处走来。到了楼下,早有两个内侍阻挡 道:“皇帝有旨,无论国戚大臣,非奏诏不得进内。”徐御史晓得宫禁的规例,只 得说道:“烦你代奏皇帝,说都御史徐弼有紧急大事面陈。”说着,一个内侍匆匆 地进去了好半晌,出来问道:“徐御史可有奏疏?”徐弼答道:“疏是有的,却非 面呈不可。”那内侍听说,又进去了好一会,才出来说道:“皇帝谕令徐御史暂退, 有疏可进呈。”徐弼见说,只有把袖中奏章递给内侍,却在楼下叩头大哭道:“皇 上荒弃朝政,臣下惶急,愚臣今日冒死进谏,不避斧钺,如见不得圣容,愿死在楼 下的了。”说罢又哭。那内侍捧着疏牍,进呈御览。宣宗皇帝接了奏疏,听得外面 的哭声,便问内侍,知道是徐弼。宣宗就拿奏疏展开来,见上面写着道:臣闻尧舜 之君,不事宴乐。圣德之主,远佞辟邪。昔仪狄献佳酿,帝禹喻为亡国祸水。世民 游隋苑,魏公叱为堕政淫巢。

周有褒氏之宠,纣因妲已之嬖。越进西子而吴国殄灭,唐爱杨氏而胡虏猖狂, 夫酒色之害,帝王嗜之则亡国,臣民好之则破家。汉武建柏梁,三月不朝,灾象迭 见,魏主修铜雀,六政未备,肘腋祸生。今吾皇上,仁德聪明,英毅图治,伏祈寰 衷独断,即日临朝,以释群臣惶惑之心,安朝野人民之念。臣愚昧无知,冒死陈辞, 终粉身碎骨,但得国家安宁,虽支体亦所不惜。惶恐待命之至!

宣宗读了徐弼奏疏,向着地上一掷道:“徐弼老贼,将朕比那魏主和唐明皇吗? 朕如不念他开国功勋后裔,立时把他正法,以儆谤诽君上。”说着令内侍掷还徐弼 的奏牍,即刻驱逐出宫。内侍奏谕,唤进两名侍卫来,拖了徐弼往外便走,任你徐 弼大哭大叫,谁也不去睬他。那侍卫把徐弼拖到西苑门外,自去复旨。徐弼没法, 只得在门前叩头大哭了一场,明日便挂冠回里去了。

杨溥等闻得徐弼被宣宗逐出,想苦谏是无益的,当由杨荣提议,还是去谒见张 太后,或者能够劝宣宗照常临朝。于是三杨和黄淮、蹇义等齐到宁清宫来见张太后, 把宣宗皇帝新宠莲妃,不理政事的话老实奏陈了一番,张太后听了大惊说:“皇上 这般胡闹,我如何会一点不知道的?”说罢命杨士奇等去侍候在宝华殿上,撞起钟 来,不到一刻百官纷纷齐集。

宣宗皇帝正在莲房里看歌舞,忽听得景阳钟叮噹,不觉诧异道:“谁在那里上 朝?”内侍方要出去探问时,恰巧张太后驾到,慌得莲妃忙整襟来迎,张太后坐下, 宣宗也来请安,张太后劈口就说道:“皇上这几天为什么不设早朝?”宣宗还不曾 回答,张太后又道:“祖宗创业艰难,子孙应该好好地保守才是。俺朱氏自开国到 现在,不过五朝,不及百年,政事便败坏到这样,休说世代相传,看来这江山早晚 是他人的了。”张太后说罢,忍不住流下泪来。吓得宣宗不敢做声,这时莲妃呆呆 侍立在一旁,张太后回头喝道:“你这无耻的贱婢,狐媚着皇帝,终日酒色歌舞, 抛荒朝政,今日有什么脸儿见我?”骂得莲妃噗地跪在地上,张太后吩咐宫侍看过 家法来。宣宗见不是势头,便来求情道:“母后请息怒,这事都是儿的不好,只求 恕了她的,儿就去视事去。”说着出了莲房,令仪卫排驾,匆匆地望宝华殿而去。 这里张太后又把莲妃训斥一顿,并传懿旨削去莲妃的封号降为宫嫔,一面着退出莲 房,命内侍封锁起来,又收了莲妃的宝册,才自回宁清宫。

那宣宗到了宝华殿,杨士奇等三呼既毕,把外省的奏牍捧呈进来,堆在御案上, 差不多有尺把来高。宣宗勉强理了几件,很有些不耐烦了,就令卷帘退朝。从此以 后,宣宗便天天临朝。

那莲贵妃虽降为侍嫔,因是太后的懿旨不好违忤,只得慢慢地再图起复。

一天,御史王铉来替自己的女儿告着御状要求伸雪奇冤。

宣宗看了他的冤状,却是王铉的儿子王宾去调戏同村卞医生的女儿琴姑,卞医 生亲眼瞧见了,拔了一把菜刀去杀王宾,王宾一时情急,夺了刀转把卞医生杀死。 那时邑令捕了王宾,王宾却不承认杀人,还说连调戏的事也没有的。

这件官司,换过十几个审事官,都讯不明白。王御史也力辩,说自己儿子不会 杀人的。讲到这桩案件的原因,是卞医生的女儿琴姑,一天和邻家的王寡妇同立在 门前闲看,恰巧王御史的儿子王宾走过,琴姑已十七岁,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见 了王宾那种风度翩翩的样儿,不禁含情脉脉地,那一双秋波只盈盈地瞧着王宾,王 宾却并没留心,竟低着头走过了。王寡妇在旁边已瞧出了琴姑的心事,便顺口扯谎 道:“姑娘看适才走过的少年多么俊俏,俺却认得他的,是王御史家的公子,如今 还没有妻室,姑娘倘是看得中的,俺便叫王公子到你家来求婚,你看怎样?”琴听 了,正中心怀,面子上却觉得害羞,只低着头一言不发。过了一会,王寡妇回去, 琴姑只当她话是真的,伸着脖子一天天地盼望,终不见王公子家的冰人来求婚。以 是朝思夕想地,竟弄出了一场病了来。

王寡妇听得琴姑有病,忙来探望时,琴姑在矇眬中见了王寡妇,脱口就问王公 子的事怎样了,王寡妇见问,知道琴姑把假话当了真事,却又不便说穿,只得拿话 安慰她道:“俺这几日穷忙,不曾到王公子家里去,再过几天俺亲自去说,保你成 功就是了。”琴姑还当她是真话,微微道点头称谢。那王寡妇回到家里,将这事对 他的姘夫胡秀才讲了,还说世上有这样的痴心女儿,想了王公子想出病来了。说着 大家笑一阵。谁知那胡秀才平日本看上了琴姑,苦的没有机缘去做。他这时听得王 寡妇的话,竟悄悄地溜到卞医生家里去叩琴姑的房门,琴姑问:“是哪个?”胡秀 才应道:“我是王家公子。”琴姑说道:“既是王公子,为甚不遣冰人来,却深夜 到此做什么?”胡秀才打谎道:“我恐姑娘志意不坚,今天来和姑娘握臂订盟的。”

琴姑就扶病开了门,胡秀才直跳进去,一把搂住琴姑,任意抚摩起来,琴姑慌 了手脚,愤愤地说道:“王公子是知书识礼的人,为甚这般无理?”说时病中站不 住脚,一回身倒在地上。

胡秀才见她病体柔弱,谅不好用强,便随手脱了琴姑脚上一只绣履,匆匆地走 了出来。

到王寡妇门前,叩门进去,摸袖中的绣履,已不知落在什么地方了。王寡妇见 胡秀才形状忙迫,再三地盘问他,胡秀才瞒不过,把冒名王公子取了琴姑绣鞋的事 略说了一遍,两人燃着火出来寻觅,连些影踪也没有。胡秀才叹了口气,这一夜被 王寡妇唠唠叨叨地直骂到五鼓还不曾住口。第二天起来,闻得琴姑的父亲卞医生吃 人家杀死在门前,凶手不知是谁,但尸体旁边,凶刀之外又弃着一只绣履,卞医生 的妻子认得绣履是自己女儿的,弄得做声不得。那四邻八舍听了这话,晓得卞医生 的被杀,定是为了他女儿的奸情,于是由邻人前去报官,把琴姑捉将官里去了。王 寡妇闻得这个消息,疑卞医生是胡秀才杀的,又来细细地盘诘他。胡秀才说,脱她 绣鞋是有的,人实在不曾杀。王寡妇回想胡秀才也不像个凶恶杀人的人,事过境迁, 渐渐地把这事忘了。

然而,杀卞医生的究竟是谁?原来胡秀才有个邻人徐老五,是个著名的恶棍, 他垂涎王寡妇的姿色,几番和她勾搭,都被王寡妇拒绝,老五便记恨在心。他私下 打听得王寡妇同胡秀才结识,愈觉愤火中烧,要想乘他两人幽会的当儿,打门进去 大闹她一场。有一天上,徐老五正到王寡妇的门前来候胡秀才,跑到门口,脚下似 踏着一样东西,忙拾起来瞧时,见是一只绣鞋。又从窗棂中听得胡秀才讲那冒着王 公子去调戏琴姑的事,徐老五早已明明白白。后来见胡秀才和王寡妇开门来寻绣鞋, 老五拔脚便走,一口气望着卞医生家里走来,待到跳进墙去,徐老五不识路径,错 走到卞医生的卧室里,把卞医生从梦中惊醒,连声喊着有贼,一头执着一把菜刀赶 将出来,后头卞医生的妻子也帮着叫喊,徐老五慌了,夺下卞医生手中的刀,一刀 砍在他的脑门里,卞医生便倒地气绝。徐老五见闯了大祸,乘势逃走,忙迫中把绣 鞋掉在地上了。等到邻人赶至,卞医生已死,妻子哭得死去活来,女儿琴姑也带病 出来哭着。邻人们便拾了那把凶刀和绣鞋连夜进城去报官。

邑令听说出了命案,第二天出城来相验,见卞医生妻说绣鞋是她女儿琴姑的, 邑令自然认为是奸杀案,立刻将琴姑带堂,琴姑却直供出王公子调戏她,并脱去一 只绣鞋。又说出去时必被父亲听得,当他贼捉,所以把父亲杀死。琴姑这样地供着, 拿当日和王寡妇说的话,恐连累她,竟一句也不提,只一口咬定了王公子。可怜! 她哪里知道调戏她的是胡秀才,不是真王公子呢。“邑令拘捕王宾到堂,王宾弄得 摸不着头脑,但呼着冤枉罢了。邑令见王宾是邑史的儿子,不敢用刑拷问,亲将他 解到府里,府又解到省中。其时山东的巡抚李家珍,接到这件案子,不管青红皂白, 把王宾屈打成招,依着图奸杀人倒定案。

这样一来,把个王御史急坏了。忙着去托人设法,四处走门路要想把案子翻过 来,偏是那巡抚李家珍硬要做清官,任凭谁来求情说项,他一概拒绝着,说是照律 判断。王御史急得没法,只得免了冠服穿着罪衣罪裙去告御状。宣宗皇帝批交刑部 复审,刑部尚书吕毅当即亲提王宾和琴姑讯问,那琴姑见了王宾就是涕泣痛骂,把 个王宾骂得无可分辩。吕毅细看王宾,文弱得和处女一般,谅他决不是杀人的凶犯, 要待推翻原案,一时又捉不到正凶。况吕毅和王御史素来莫逆,似乎关着一层嫌疑 在里面,越发不好说话了。

第二天吕毅入奏,说案中不无疑点,须另派正直的大臣勘讯。宣宗皇帝听了, 忽然想起了山西巡抚于谦,闻他善于折狱,人民称他作于神明,这时正进京陛见, 还没有出京,于是宣宗皇帝下谕,令于谦去承审这件案子,限日讯明回奏。于谦接 到了谕旨,就假着刑部大堂,提讯人犯。第一个先把王宾提上去,问他结识琴姑的 起因。王宾供说,并不认识琴姑,只有一天在卞医生门前走过,瞧见一个少女和中 年妇人立着,自己匆匆经过,也不曾交谈,却不知怎样地会攀到自己身上。于谦听 说,令王宾退去,又带上琴姑来,于谦拍案怒道:“你供认识王公子,王公子说并 没有和你交谈过,当日他经过你门前,旁边立着的中年妇女又是谁?”琴姑见问, 知道隐瞒不过,只得说出王寡妇来。于谦便签提王寡妇到案,故意说道:“卞氏供 和王公子成奸,是你从中牵引的,可是这事吗?”

王寡妇忙呼冤道:“这丫头自己想人家的男子,我不过同她说几句玩话,她却 当真生起病来了,后来的事实在并不知情。”于谦见案已有头绪,又提琴姑问道: “那天夜里王公子叩门进来,脱去你的绣鞋,你那时面貌可曾瞧清楚?”琴姑回说 :“只听得他自称王公子,至于面貌在黑暗中都没有看明白。”

于谦拍案道:“这先是一个大疑窦了。”当下又提王寡妇问道:“你和卞氏说 笑后,可对第二个人讲过?”王寡妇说没有,于谦喝叫夹起手指来,王寡妇熬痛不 住,供出曾和姘夫胡秀才说过,于谦又提那胡秀才到案,当堂喝道:“王氏供你去 调戏卞氏,杀了卞医生,可老实招来!”胡秀才听说,吓得面如土色,料来抵赖不 去,把冒认王公子脱了琴姑的绣鞋一一说了出来,但不承认杀卞医生。于谦见胡秀 才温文尔雅,想来也不见得杀人,因问他脱了绣鞋是放在什么地方的。胡秀才问说, 当时到王寡妇家叩门,似还在袖里,后来才知失落,忙去寻觅,大约是落在门前, 必被人拾去了,所以终找寻不着。

于谦听了,知道杀人是别有其人,当下把王宾释放,一面又提王寡妇问道: “你除了结识胡秀才之外,尚有何人?”王寡妇供和胡秀才幼年相识,自丈夫死后, 实不曾结识过别人。

于谦笑道:“我看你也决不是个贞节的人,难道连口头勾搭的人也没有吗?” 王寡妇想了想道:“只有村中的无赖顾九、徐老五、王七等曾逗引过自己,当时都 把他们拒绝。”于谦叫把顾九、徐老五、王七等三人传来,哄着他们道:“夜里梦 神告我,凶犯不出你等三人,现将你们去囚在暗室里,谁是凶身,神灵会到背上来 写朱文的。”说着命拥三人到了暗室,过了一会,把顾九等三人牵出,于谦指着徐 老五笑道:“这才是杀人的正凶呢!”

原来于谦令差役在暗室的壁上满涂着煤炭,那徐老五心虚,怕神灵真在他的背 上写字,所以狠命地把背去靠在壁上,沾染了一背心的烟煤。王七和顾九却心头无 事,袒着背去面壁立着,背上不曾沾染什么。于谦从这个上瞧出了真伪,便释了顾 九、王七、喝令把徐老五上起刑架来,老五忍不了疼痛,只得将当日拾着绣鞋后, 想去调戏琴姑,误入卞医生的房里,因被迫得急了,才夺刀杀死了卞医生的经过从 实讲了一遍。于谦道:“你怎样会拾得绣鞋?怎样起意想到卞医生的女儿?”徐老 五又把挑逗王寡妇被她拒绝,心里怀恨,那天晚上想去捉奸,却在地上拾到了绣鞋, 又听得胡秀才正和王寡妇讲那冒了王公子调戏琴姑的事。平日素来知道琴姑的美丽, 以是起意前去。

于谦录了口供,把徐老五收了监,就提起笔来书着判词道:胡生只缘两小无猜, 遂野鹜如家鸡之恋。为因一言有漏,致得陇兴望蜀之心。幸而听病燕之娇啼,犹为 玉惜,怜弱柳之憔悴,未似莺狂。而释么凤于罗中,尚有文人之意,乃劫香盟袜底, 宁非无赖之龙?蝴蝶过墙,隔空有耳。莲花卸瓣,堕地无踪,假中之假以生,冤外 之冤谁信?是宜稍宽笞扑,赐以额外之恩。姑降青衣,开彼自新之路。徐老五魄夺 自天,魂摄于地,浪乘槎木,直入广寒之宫。径泛渔舟,错认桃源之路。遂使情火 熄焰,欲海生波,刀横直前,投鼠无他顾之意。寇穷安往,急兔生反噬之心。风流 道,乃生此恶魔。温柔乡,何有此鬼蜮,即断首领,以快人心。琴姑身虽未字,年 已及笄,为因一线缠萦,致使群魔交至。葳蕤自守,幸白璧之无玷。缧绁苦争,喜 锦衾之可覆。嘉其入门之拒,犹洁白之情人。遂其掷果之心,亦风流之雅事。仰彼 邑令,作尔冰人。冤哉王生,宜其家室。王嫠片言相戏,泄漏春光,虽未为两性之 情牵,姑与以三分之薄惩。此判。

要知于谦判案后怎样复旨,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