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35回 庭院深深青梅竹马 孤帏寂寂流水高山


却说于谦判断了这件奸杀案,令琴姑嫁了王宾,徐老五斩决,胡秀才革去头巾, 王寡妇薄责了事。一面又将这件案子的前后情形,草成了奏牍入报宣宗,宣宗帝看 了,便下旨嘉奖,当时朝野哄传,都说于谦是宋代的龙图再世。宣宗帝便将于谦内 调,加为兵部侍郎。

光阴如箭,自宣宗帝杀了孙贵妃,是年贤妃吴氏竟生下一个太子来。宣宗对于 那个假太子,本来满心不悦,因已册立东宫,不好废黜他。现在既有了亲子,自然 喜欢得了不得,就拿张寇李戴的法子把假太子移出东宫,赐名祁钰,封为晟王。贤 妃所生的真太子,却袭了东宫位置,仍名祁镇。这样地长幼互换了一下,在宣宗是 心满意足,只是吃亏了那个假太子,阿哥反做了兄弟,不过算做了一年多的储君交 椅,这时便生生地让给了人家。宣宗干这件事,很是秘密的,但朝里的亲信臣子, 终瞒不了许多,不免要传扬出去,后来晟王长大了,闻得幼年的经过,知道自己也 册立过东宫,因此起了一种妄想,弄出兄弟篡位的事来,这且不提。

其时尚书金幼孜和学士蹇义前后病死了,侍郎黄淮也致任家居,朝中的大事都 由三杨主持。宣德第十年,宣宗忽然圣躬不豫,召太师杨士奇等托付了大事,是夜 宣宗驾崩,凡在位十年,寿三十八岁。杨土奇等进行举哀,一面奉太子祁镇即位, 以明年为正统元年,这就是英宗皇帝。又追谥宣宗为章皇帝,庙号宣宗。尊张太后 为太皇太后,胡皇后为皇太后,生母吴氏为贤太妃。改封弟祁钰前太子为郕王。

时英宗还只有七岁,太皇太后垂帘听政,英国公张辅、杨溥、杨士奇、杨荣等 四大臣辅政。上朝的时候,太皇太后南面坐,英宗侍立在东首,四大臣立在西边下 首,群臣奏事,太皇太后就殿上裁判。逢到了大事,和四辅政大臣酌议,议毕才宣 读谕旨。英宗立在一边,只是嘻嘻地笑着,有时去捋着张辅的须道:“你这髯倒很 长,取下与我做马鞭子玩吗!”慌得张辅把袍袖掩住须子往外便走,英宗直追到了 宫外,被内监门劝住,才算罢手。

那时翰林学士郑恒,太皇太后命为太傅,在御书房授英宗读书。皇帝的授经, 不是和蒙师教童子般,放着书本子和口授的。那御书房里,须由太傅及授经的学士 先到,随后皇帝来了,太傅率着一班学士,对皇帝行过了君臣的礼节,然后皇帝行 师生礼,向太傅长揖,太傅避位还礼。有时皇帝只向书房中的先帝遗像行礼,或对 至圣先师行礼,就算是行师生礼了,太傅也要避位还礼的。行礼既毕,皇帝南面高 坐,太傅东向坐,翰林院侍讲和侍读分左右立着。

例如今天讲授的经典,太傅先翻开了书本子,御书房的首领太监,忙去御案把 书展开,侍读侍进的面前也各放着一本经书。太傅出题,应讲是第几章,由太监在 御案上翻出第几章来,端端正正地放在皇帝面前,当时那旁边立着的侍读便高声把 第几章朗诵一遍。诵毕,侍讲便将这段经义从头至尾约略地讲过一遍,再由太傅拿 经中的要义细细地诠解一番。皇帝坐着静听,遇着不明了的地方,并不当场和村童 似地询难,只把朱笔放在书上圈出,待到散讲席时,由御书房的太监把书本递给侍 讲,由侍讲逐一解答,书在菊花笺或牡丹笺上,俟第二天开讲时再进呈御览。那太 傅侍候皇帝读书,至多讲到一章便散讲席。

英宗读书的当儿,太傅郑桓之外,杨溥、杨士奇、杨荣等也更番侍读。一个月 中,英国公张辅进御书房讲授武略四次。

这五人当中,算郑桓规例最严,英宗也最是怕他,士奇和杨溥两人,英宗还有 三分畏惧,若张辅、杨荣两人见了小皇帝十分优容,所以一点也没有怕惧。英宗常 常和张辅闹着玩,杨荣在讲经时,英宗听得不耐烦了,把书本子望着杨荣面上一掷 道:“你自己去读了吧,俺却不喜欢听这劳什子了!”杨荣没法,只好把书本拾起 来,看那英宗,已是跳着出去了。逢到了英宗高兴时,把纸做了鬼脸儿,涂上黑墨 和朱红叫杨荣套在脸上,迫着他学剧中的跳加官,杨荣本来很是肥胖,平时走路已 觉蹒跚不堪,再戴上一个假脸儿,乌纱紫袍衬上他那双厚底朝靴,活像阎王殿上的 大判官,引得一班学士傅士、侍读侍讲及太监等都忍不住大笑起来了。英宗又令太 监,把曲柄华盖在杨荣的背后张着,弄得御书房里规仪尽失,笑声不绝。内侍忙去 报知太皇太后,不一会太皇太后驾到,见了杨荣那种形状也觉得有些好笑。那英宗 瞧见太皇太后,早溜出御书房去了。

杨荣听得太皇太后来了,慌得他没处躲藏,伸手把头上的鬼脸套乱扯,才去得 一半,太皇太后已走进御书房中,杨荣硬着头皮来见驾,面上却很为惭愧,那扯不 去的半边鬼脸,兀是在额上荡来荡去,那些侍读侍讲等忍笑立在一边。太皇太后徐 徐地说道:“皇帝稚年无知,有得罪太傅的地方,望太傅包容一些儿。”杨荣忙碰 头道:“老臣蒙先皇知遇,历任三朝,敢不尽心任事!”太皇太后道:“我也知太 傅忠义,不过皇帝一味地童骏脾气,似这般地混闹着,实在太不成模样子。”说着 令官侍去取了紫金鞭来,递给杨荣道:“皇帝有不好之处,太傅尽可以严责。”杨 荣拜受了,把鞭去悬在御书房的正中。太皇太后又把侍候的太监责骂一顿,自回宁 清宫去了。英宗皇帝觑得太皇太后走了,又来书房里闹玩。那枝紫金鞭儿只算是摆 摆威的,谁敢真个责打皇帝呢?

英宗在书房里玩得厌倦了,又跑到后宫去玩,那些十来岁的小宫女和小太监都 是英宗的伙伴。一般宫女太监本是乡间来的,把乡间小孩子的玩意儿一齐搬不出来, 什么捉迷藏、捉盲、打罗汉、翻金刚、跳八仙、跳龙、捕仙人之类,英宗有了这些 伙伴,自然越发玩得高兴了。

那时小宫女中,有一个叫钱秀珠,一个叫马雪珍。秀珠是钱塘人,年龄和英宗 相仿佛。雪珍为淮扬人,已有十一岁了。

这两人都生得天真烂漫的,又是桃腮粉脸。英宗最喜和雪珍、秀珠玩耍,三个 人常在一起拍球斗草,没有一样不玩到了。英宗的两个保姆、四个保护的内监、四 个看护的宫人虽然随在后面,英宗不愿意他们来护持。有时英宗去爬在八角亭上, 秀珠、雪珍在下面拍手笑着,还把带儿抛上去吓着他,惊得那保姆太监面色如土, 慌忙去把英宗抱下来,要待责骂雪珍和秀珠,英宗便来护着两人,不许保姆多说话。

秀珠又教英宗燃放鞭炮玩耍,乡间的玩童们往往把小鞭炮燃着抛在瓦瓮里,乒 乒乓乓地很觉好听,英宗令内监去办了大鞭炮来,燃着掷在瓮内,盖上了木板,自 己和秀珠、雪珍去立在木板上面,轰然地一响,鞭炮把瓮震开,三个人一齐从瓮上 直跌下来,慌得保护的太监忙过来扶持不迭。再瞧英宗的额上,已跌起一个鹅卵块 了。那保护太监便去埋怨办鞭炮的宫监,英宗却一点也不觉痛,只对着秀珠、雪珍 痴笑。那许多内监宫人见了这顽皮的小皇帝,又不敢得罪,更不好不与他闹玩,真 是弄得人人害怕了。

然英宗也有时玩得困倦了,和雪珍、秀珠两人去坐在草地上讲些无意识的说话, 秀珠比雪珍来得聪明,又捏造些童话故事出来说给英宗听,把个英宗听得嘻开了嘴, 瞪着两只小眼珠儿,眼不转睛地瞧着秀珠的脸儿。看她小嘴里一句句地吐出来,说 到奇异或是好笑的地方,引得英宗直跳起来,有时竟笑得打跌了,顺手搂住了雪珍, 两人并倒在草地上嘻嘻地笑着。后来秀珠的童话把英宗听出了味儿来,竟不大顽皮 了。一到散了讲席,便拉着秀珠、雪珍两人去讲那童话故事,又强着雪珍也讲给他 听,雪珍因自幼没有姊妹的,不曾有什么故事听见过,英宗一时迫着她讲故事,雪 珍搜索枯肠,终想不出什么来,就是勉强讲出一两个故事来,也不及秀珠讲的好听。 英宗以是越喜欢秀珠,渐渐把雪珍冷落起来。雪珍心下着了忙,便私下和宫人们去 商量。

有几个乖觉的宫人,对雪珍说道:“西院里的王公公,他肚子里的故事很是不 少,你只去哀求着,他若肯教你时那就好了。”雪珍见说,真个去向王太监恳求着, 要他教些童话故事,便王公公长,王公公短地叫个王太监心软起来,把雪珍的小脸 儿轻轻地捧住亲了个嘴道:“你要了这些故事去讲给谁听?”

雪珍便老实说了,是讲给小皇帝听的。王太监记在心里,只随口教了雪珍几段 故事,雪珍欢欢喜喜地去了。

第二天,雪珍又来王太监处请教,王太监却打迭起精神,把有趣味的儿童故事 搬出来讲给雪珍听,雪珍又去转传给英宗。英宗本来是很颖慧的,他往日见雪珍不 会讲什么故事的,如今忽然口若悬河地滔滔不绝,比会讲的秀珠更讲得好听了,知 道一定有人在背后教她,于是等雪珍讲完了,英宗便问雪珍:“这些故事是谁教的?” 雪珍不知王太监的用意,老实把王太监说了出来,英宗立刻唤内监去传王太监。不 一会王太监来了,英宗叫他讲那童话,王太监便把最好听的神怪故事说给英宗听, 又加上些笑话在里面,仗着他的莲花妙舌。真说得天花乱坠,听得英宗张口结舌, 津津有味。王太监讲完了一段,英宗催着他再讲一段,这样接一连二地讲着,英宗 听得茶饭也无心了,只听着王太监讲故事。从此以后,秀珠、雪珍的童话英宗也不 要听了,一天到晚要王太监讲。

那王太监原是内侍王充的假子,本姓佟氏,自幼便是天阉,因跟随着王充,也 就冒姓为王,小名阿振。进宫之后才改名王振。这王振的为人,有小才又多机诈, 善能诗人的声笑。在宣宗的时候,王振不甚得宠,心上常常郁郁不乐。现在闻得英 宗稚年好嬉,想弄些事出来去博英宗的欢心,以便将来英宗亲政时,自己可借此出 头。但是要使小孩子喜欢,倒比成人的难弄,讲到把胁肩谄笑的手段,去施在孩子 身上,完全是无益的。又不能用美色去献媚,王振思来想去,终转不出什么念头。

一天,小宫人雪珍要他来教童话,王振探了雪珍的口气,知道英宗喜听人讲儿 童故事,王振便心里一打算,将最好听的童话教给雪珍,他料定英宗必要盘究根底, 那雪珍是个小女儿家,懂得什么进出,当然把他举出来,那时还怕英宗不来求教他 呀?既有了这个机会,第一步门槛算已踏进的了。王振似这样地想着,果一一如他 的心愿,而且英宗听了他所讲的种种故事,觉得较秀珠所讲的更是好听,竟和王振 寸步不离,天天在一块儿,比吃乳孩子见了保姆还要亲热。王振见英宗这般爱听童 话,就找些神话来讲给英宗听,道:“从前孙悟空保他师父往西天取经,路过那子 母河时,忽然来了一头马首龙身的怪物,将他师徒四人拦住去路,孙悟空察它的形 状,不似噬人的,便走上去叫它让路,那怪物只是呜呜地叫着,也好像在那里说着 话,悟空听不懂它,唤猪八戒、沙和尚去听,两人听了半晌,更是莫名其妙。悟空 没法,只得请师傅上去,听听也是不明白。

急得孙悟空抓耳挠腮,不住地在云端打转。后来,被他想起了懂得鸟语的公冶 长来,那公冶长有个亲弟叫作公冶短,却是懂得百兽的说话,公冶长住在前山,公 冶短和他隔一个山头,便住在后山。当下孙悟空别了师傅,翻起斤斗云,把公冶短 硬拖了来,叫他去听那些兽说些怎样话。公冶短听了一会,皱眉道:“这畜类是海 外种子,言语辀辀磔格地很觉难听。‘于是又侧耳听了一刻,公冶短已听懂了,回 头对孙悟空说道:”这就是太昊伏羲皇帝时,龙马负图的龙马,目下龙王命它来通 个消息与你,若要渡过这子母河,须把这河水一口气吸干,才放你西去;如其吸不 干,对不起,把你师傅留下了去孝敬龙王吧!’悟空见说,不由得心头大怒,一面 谢了公冶短,自己忙钻到水里去东海找敖家兄弟算帐。

谁知在半路上碰见了敖家的晁龙,便问大圣到哪里去,悟空气愤地答道:“你 家主人叫什么龙马来对俺说,命俺把子母河水吸干,不然就要吃俺的师傅,所以俺 这时找老敖拼命去。

‘晁龙忙道:“大圣莫错怪了人,那子母河的龙王本来是妖怪,并不是在四海 龙王属下的。不过大圣要吸干那河水,我倒有一个法子,只要去觅了弄海干来,约 略地一弄,海也要干了,休说那小小的子母河了。’悟空大喜道:”什么叫弄海干? ‘晁龙道:“这东西也是样宝贝,在不巅山下阳货的家里,阳货见了孔子不得,心 下老大地不高兴,回去就炼成了弄海干,要想把鲁国的河流一古脑儿吸干他,幸而 他这宝贝炼就时,孔圣已死了五百多年,他报不到怨恨也只好罢了。目下大圣要去 取他这样宝贝,须白天等他睡着的时候去盗他,保你得手。’孙悟空又谢了晁龙, 真个到不巅山下把那弄海干盗来,随望河中一晃,却失手把那弄海干掉在河里,只 听得轰地一声,不但子母河干涸,竟把天下的四海也一并弄干了。这样一来,慌得 四海龙王走投无路,忙着来向孙悟空求救,悟空见闯了大祸,心里也着忙道:”俺 只有弄海干,没有回复海水的本领。可是天下没了水,许多百姓不是要干死的吗? ‘孙悟空真有些急起来,连连一个斤斗翻到南海去拜求观音菩萨。观音菩萨听说, 知道几万万的生命都要干死了,那可不是玩的,赶紧叫善才童儿捧着杨枝水瓶,拿 瓶里的水一齐去倒在海中,但见一阵地银涛滚滚,海水已变过了原状来。悟空见大 事已了,保着师傅过了子母河,那龙王也不敢来阻拦,任他们师徒四个西天去了。 “

“然孙悟空走了,他把掉在海里的弄海干不曾捞起,那海水从此时时要干涸了, 经观音菩萨大发慈悲,便天天叫善才童儿来倒一瓶水在海里,所以那海中的潮水时 涨时落,落时就是海干了,等到潮水涨时,便是观音令善才来倒杨枝水的时候。

杨枝水本来是碧波澄清的,因瓶里倒出来,由上冲下,把海底的泥土冲得往上 泛起来,海水就一年到头是浑浊浊的了。“

英宗听王振这神奇古怪的话,真是闻所未闻,喜得他张着小嘴,一时再也合不 拢来。待王振把这段故事讲毕,便手舞足蹈地去告诉他母亲吴太妃。那吴太妃是丹 徒人,生太子的那年,芳龄还只得十九岁。宣宗帝晏驾,吴太妃正届花信年华,虽 说儿子做了皇帝,吴太妃终觉得孤寂清冷,簟枕凄凉,到了万分无聊时,就焚起了 一炉好香,把那只青铜的古琴取下来,慢慢地调起宫商,叮叮冬冬地操着解闷。

吴太妃的琴技,在明代可算得第一个高手,可惜她垂髫时进宫,不能在外一显 所长,一手的绝技竟至淹没不彰。当初宣宗帝纳吴太妃时,也在后宫听得琴声嘹亮, 才问起谁在那里操琴,内监回禀是吴宫人。宣宗帝也嗜琴成癖,听那吴太妃弹着乱 声十八拍,就中的一首叫作《秋夜》,弹得声韵凄清,令人神往。那《秋夜》的琴 词道:秋夜月明风细,碧云淡淡天际。此明无限愁心,那是更莎虫鸣彻。北榻羲皇 梦醒,南山雨过云停。一派沿庭秋色,满窗月透疏棂。

宣宗皇帝听到这里,忍不住喝一声彩。慌得吴太妃按住丝弦,忙出来接驾。宣 宗帝细细瞧那吴太妃,生得丰容盛鬋,眉目如画,那妩媚姿态,不减旧时的孙妃。 宣宗帝大喜道:“那不是十步之内的芳草吗?”是夜便召幸,第二天即册立为贤妃, 就是现在的吴太妃。吴太妃自宣宗帝宾天,常常悲叹命薄,每当月白风清的时候, 便取出青桐琴来,弹一曲流水高山。一阕既终,不禁又黯然零涕。又想到宣宗在日, 徘徊花下,谈笑对酌,又命宫人们穿着舞衣,翩翩地歌舞着侑酒。吴太妃又鼓琴相 和,真是声韵铿锵,宣宗帝抚掌叫绝。如今青桐琴依旧,知音的人已杳,吴太妃想 到这里,不由地倚着琴痛哭。生别死离,本来是人间最伤心的事。不论是什么人, 到了吴太妃的境地,谁能不凄楚欲绝呢。

一天,吴太妃正抚着桐琴,想起了物在人亡,便伏在琴桌上鸣呜咽咽地哭了起 来。那旁边的宫侍,见吴太妃哭得悲伤,也帮着流泪,一面把种种的话说来慰劝她, 吴太妃哪里肯听,反越哭得悲哀了。这时忽见英宗皇帝笑嘻嘻地直奔进宫来,因走 得太忙迫了,一个失足跌了个倒栽葱,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要知英宗跌得怎样,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