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36回 桃李满门王振专权 冰霜载道蓉儿承恩


说吴太妃正在啼哭,忽见英宗直跌入门来,慌得宫女们忙七手八脚地把英宗扶 起,只见他身上那件黄龙袍已把一条襟儿扯碎了。吴太妃方要埋怨他几句,英宗不 待她开口,只对自己的衣服瞧了一眼,一头嘻嘻地笑着,又望外跳着走了。吴太妃 不觉叹了一口气,便传给护卫太监,叫他们小心保护皇帝。

那英宗到吴太妃的宫里来,本要想说些童话故事给他母亲听,哪里晓得走的太 急促了,门槛把两足一绊,直跌了个倒栽葱。英宗恐吴太妃见责,便起身一溜烟走 出宫来,找着了王振,又去讲那山海经去了。英宗自有了王振,将秀珠和雪珍渐渐 地疏远了,后来又觉得孤寂起来,仍去找了秀珠和雪珍两人,叫她们一起坐着听王 振讲故事,到听到厌倦时,便和雪珍、秀珠去踢一会儿球,踢一会儿毽子。玩得乏 力了,又来坐着听王振说书。这样地春去秋来,一年年地过去了,英宗已有十四岁 了。

太皇太后自度年衰耳聩,不愿听政,当下召集三杨及英国公张辅等,嘱他们善 辅皇上,太皇太后就于那日起归政与英宗。

英宗亲政的第一天,便命王振掌了司礼监,统辖内府的诸事。又称王振为先生, 朝见时并不呼名。王振以英宗年幼可欺,乘间广植势力,逐渐干预起政事来了。当 明代开基时,太祖鉴于元朝的阉夺专政因致亡国,所以宫口悬着圣旨牌道:“宦官 不准干预政事,违者立决!”又在祖训里面也载着这一条训谕,那英宗却懂得什么? 王振那时威权日重,他见宫门口的圣旨牌悬着,很觉得触目惊心,竟把它私下除去 了,藏在御园的夹墙中。

英宗这时虽然亲政,那孩子脾气一点也不改,空下来就和秀珠、雪珍去玩耍, 王振等英宗游戏正酣时,将外臣的奏牍故意进呈,英宗不耐烦道:“这些事都交给 你去办吧!”王振巴不得有这一句话,便很高兴地捧着奏章出来,任意批答。御史 王昶,见王振越弄越不像话了,连夜上章,痛陈宦官专政的利害,王振读了奏疏大 怒,也不和英宗说知,便矫旨把王昶下狱,暗地里令狱卒下毒,将王昶生生地药死。

纪广本是个刑部衙门的小吏,以阿附着王振,擢他做了都督佥事,大理寺卿罗 绮,翰林院侍讲刘球,国子监祭酒李时勉都为瞧不起王振,王振又将罗绮等下狱, 驸马都尉石景,内使张环,因事触怒了王振,当场击毙杖下。其时杨溥已死,杨荣 老病居家,朝廷只有杨士奇一人,被王振屡屡讥讽,气得士奇一病不起,不久也就 逝世了。谁知天佑逆臣,不多几时,张太皇太后又崩,英宗照例痛哭了一场,收殓 既毕,择日安葬。当三杨在阁的时候,因他们是托孤的元老,王振还有些畏惧,又 怕太皇太后出来为难,只好于暗中专政。待到三杨一去,太皇太后又崩,朝中各事, 悉听王振一人的处置,谁敢说一个不字。

王振自揣势力已经养成,索性施展出威权来,凡依附他的便晋爵封官,稍有违 逆,就是矫旨下狱,轻的杀死在狱中,或是坐戍边地,重的立刻弃市,甚至诛戮阉 门。朝中一班识时务的官吏,纷纷投靠王振。兵部尚书马巍向王振投义子帖子,工 部侍郎耿宁也拜王振做了干父。王振不过三十多岁,马巍和耿宁都已须发斑白了。 一时稍有气节的人,都把马、耿两人的事去训谕子孙,说情愿闭门饿死,莫学马、 耿无耻。那时朝中大小臣工,见马巍、耿宁也是这样,于是六部九卿一齐来王振门 下投帖,有拜他做太师傅的,有称他作义父的。只讲那门生帖子,足足有七千三百 多副。王振叫家人把门生帖子拣起来,都掷在门外道:“谁配来做俺的学生!”一 般投门生帖的人,至少位列九卿,自称门生,他要算得自谦极了。现被王振掷出来, 早一个个吓得和寒蝉似地不敢则声。后来又细细地一打听,才知道英宗皇帝称王振 为先生,王振自认为是皇帝的先生了,怎肯再做臣下的先生呢。于是投门生帖子的 又改称王振为太师傅,或是太先生,王振才把帖子收下。

当时胁肩谄笑的小人趋炎附势,都来阿谀王振。工部郎中王祐蓄了须又把须剃 去,人家问他为甚要剃须,王祐只推说有妨太岁。谁知他第二天去见王振,自称为 不肖儿,并把剃去胡须的下颏仰着给王振瞧看道:“儿愿学爷,终身不蓄胡须太监 无须。”王振听了大喜,即擢王祐为工部侍郎。副使林堪如认王振做了姑丈。一日, 天下大雨,王振坐着八人舆过街上,林堪如远远地瞧见,忙去跪在路上,把一身的 新衣弄得遍体泥泞。王振在舆中看得很清楚,命左右把堪如扶起。王振微笑道: “你这样不顾肮脏,不是把衣服糟蹋了吗?”堪如答道:“侄儿尊敬姑丈,就是火 中也要跪下去,何妨是污泥中?”王振见说大喜,便擢林堪如为都御史。又有内史 陈衡,常侍王振的左右,王振咳吐痰沫溅在衣上,陈衡忙跪下,伸着脖子将唾沫舐 个干净,还笑着说道:“爷的余唾好比甘露,又香又甜美,临了可以长生不老。” 说毕故意把王振吐在地上的浓痰也一口口地吃下肚去。王振也笑对陈衡道:“好孝 心的小子,俺便给你升官。”隔了几天,陈衡居然擢了大同都指挥上任去了。那时 满朝的文武大臣,没一个不是王振的心腹。国家大事须先禀过了王振,得他的应许 才去奏知英宗,把个英宗当作了土人木偶一样听王振在那里拨弄。

好在胡太后很是懦弱,吴太妃也似聋似哑,听王振一个人去混闹。王振又在朝 阳门外建筑起一座巨第来,大小房室统计三百多间,也用龙凤抱柱,一切布置都依 皇宫的式样,真建造得画栋雕梁、金碧辉煌。到了落成的那天,王振叫他养子王山, 媳妇马氏搬去住在里面,又大发请柬,庆贺落成典礼。王振的意思借此看朝中大臣, 有没有和他反对的人。

待到筵席初张,灯火耀辉,朝中自三公以下,六部九卿以及大小侍官,各部司 员无不连袂往贺,门前车水马龙,热闹非凡。王振嘱咐义子王山,暗中稽录各官的 姓名。酒阑席散,王振一检纪名簿上,见都佥事王婴、吏部给事中赵珊、御史王贲、 翰林院侍读毛芹,这四个人都托疾不到。还有各部的职官,以不能擅离职守因而不 到的有三十余人。王振便连夜纪名,把他们一个个地降调。王振这庆贺酒宴足足闹 了七天,朝中大小臣工也没有一天不去,只有王婴、赵珊、王贲、毛芹等四人终不 赴宴。王振遣人去一打听,赵珊染病很重,王婴出查湘中,王贲在那里嫁女儿,毛 芹托病,有人见他领着爱姬游智化寺。王振愤愤地说道:“毛芹不过是个侍读,他 却这般傲慢,王贲那厮的都佥事是俺保举他的,他嫁女儿便较俺庆贺紧要吗?俺看 他嫁得好嫁不好。”说着气冲冲地走进后堂去了。

过了三四天,王振又柬邀朝臣,特开赛宝会。什么叫赛宝?

就是朝鲜进贡的宝物,王振并不进呈,把所有的珍宝一古脑儿留在自己家里, 到了这时就大开筵宴,名叫赛宝会,将所有的珍珠宝贝陈列在大厅的正中,两边一 字儿排着百桌筵席,王振穿着蟒袍玉带,亲自招接众官。一班无耻的朝臣,多半膝 行参见,王振吩咐文东武西,各依了秩序坐下。酒过三巡,王振率领着众官赏览宝 物,直是奇珍异宝,令人眼眩神夺。

众官看了一遍都喷喷赞美。一面仍复各归坐位,举觞欢饮将至半酣,王振忽然 擎杯微笑道:“俺还有一样异珍,新自昨日获得的,现在取出来请列位赏鉴一会何 如?”众官听说,齐声应道:“王公爷赐观,某等眼福真不浅了。”王振略略点头, 回顾一个侍卫道:“你等就去扛出来。”那侍卫应了一声去了。

过了半晌,见四个甲土抬着两只黑柜,那个侍卫在后押着,一路吆吆喝喝地从 二门前直抬到中厅,至滴水檐前停下。王振便立起身对众官笑说道:“咱们看宝去。” 说罢命甲土揭去柜盖,叮叮地一阵铁链声,柜中早钻出蓬头散发的两样东西来。再 仔细瞧时,才看出是两个人。那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那都佥事王贲和侍读毛芹。

众官看了,大家面面相觑,做声不得。王振大声道:“把这两个妖孽的心肝取 出来,看是什么颜色的,也好与众人解酲。”王贲和毛芹听了,戟指大骂,四个甲 士不由分说,将王毛两人依旧纳柜里,盖上了盖儿,四甲士并力地一推,猛听得哗 喇这一响,把众官齐齐地吃了一惊,只见那黑柜崩裂开来,恰恰分作了四截,里面 的王贲和毛芹已拉作了两段,鲜血骨都都地直冒,淌得地上都是。内中一个甲士, 抽出一把钩刀,望尸身的肠中一钩,钩出一串血淋淋的五脏六腑,向着阶前一摔, 血水便四溅开来,那肺中的一颗红心,兀是必必的跳动着。这时众人看得目瞪口呆, 有的不忍看了,把衣袖掩着脸,有的嗟声叹息,也有垂泪的,那王振不禁哈哈大笑 地:“谁敢看轻了俺,这就是一个榜样儿。”说着又连声大笑,仍邀众人入席。众 人其时个个吓得脸上失色,又目睹着这种惨况,谁还吃得下酒去,只勉强终了席, 纷纷起身辞去。王振送了众官走后,令把王贲、毛芹的尸身收拾去了,自去安寝。 一宿无话,第二天的早朝,廷臣中上本乞休的不下三十余人。王振看奏牍,冷笑一 声道:“他们这样怕死,咱偏叫他们活不成!”当下把乞休的本章一一批准了,却 私下遣锦衣校尉去等在要道上,见携眷出京的官吏,不论他是谁,一概砍头来见。

可怜那三十几个乞休的官吏,满心想逃出网罗,反做了刀头之鬼。京城里报官 眷被杀的无头案,日有数起。王振只令推说是遇盗,其实辇毂之下哪里来这许多的 强盗。唯有一班未去职的廷臣,心上很是明白。谅辞职也是死,而且死得快,于是 大家相戒不敢辞官了。王振这时威权愈炽,三公六卿见了他和狗般俯伏听命,连四 朝元老的英国公张辅都任王振呼唤起来,其他的新进后辈,越发不在王振眼中了。

流光如驶,转眼是英宗正统九年,英宗皇帝已有十七岁了。

胡太后见英宗渐渐长成,便主张替他立后。由胡皇后下谕,指婚工部尚书钱允 明的长女锦鸾为皇后,御史云湘的女儿小云为贵妃。并择定吉期,为英宗册立后妃。

到了那天,英宗饬英国公张辅持节往迎钱皇后和云贵妃。

不一会,鸾仪和风舆由英国公张辅前导着,直进乾清门。到了养心殿前,凤舆 停下,钱皇后和云贵妃下舆,早有一群宫侍拥护着上殿参谒了天地祖宗,次行君臣 礼,再行了夫妇礼,由英宗亲授皇后金宝金册,贵妃也授了金册贵妃无宝。宫女们 又上去,鼓乐、纱灯、红杖、响节等前引,一路拥着皇后入坤宁宫,贵妃入仁寿宫。 英宗又封幼时的伙伴钱秀珠、马雪珍两人各做了贵人,秀珠居永春宫,雪珍居晋福 宫。英宗从此左拥右抱,越不把政事放在心上,大小事都委那王振去办,因而将一 个吴太妃生生地气死。

原来吴太妃稍有不豫,宫中去那太医院,到了宁安门前,看门侍卫不放那内监 出去,内监回禀吴太妃,太妃命盖上宝章,内监领着太妃的懿旨出宫,宁安门的侍 卫仍不答应,说没有王公爷的命令,就是皇帝也不能通过。内监又回转了,竟老老 实实地把侍卫所说对吴太妃诉说一遍。吴太妃听了如何不气,忙把这桩情形去报知 英宗。英宗已听了王振的一片鬼话,反来慰劝吴太妃道:“宁安门是宫中的要道, 若是不严紧些,一旦出了变故,这罪名谁也担当不起的。王振忠心为国,虽然忤了 懿旨,也正是他执法不阿的地方。”吴太妃大怒道:“祖训上有宦官不准干政的一 条,如今王振这样无礼,怕连皇帝也要他做快了。”英宗代辩道:“母亲莫错怪了 人,那不是王振干政,因宁安门是内官的责任,应该是如此的。”吴太妃越觉愤怒 道:“王振这阉贼决不是个好人,将来误国必是他无疑了。”

吴太妃说到这里,一口气回不过来,昏厥过去了。慌得宫女们七手八脚地掐唇 中,散头发,又附着耳朵叫喊,闹了半晌,吴太妃才悠悠地醒转来,不禁长叹一声 道:“皇帝年轻无识,一味地信任着王振,恐他日被王振所害,那时悔也迟了。” 是夜吴太妃逝世,英宗也不悲伤,只令照后妃礼成殓了,即日去往葬寝陵,并追谥 吴太妃为贤淑孝贞妃,家族颁赐爵禄不提。

再说英宗自册立了后妃,足迹不出宫门,凡二十余日,天天和云妃等饮酒取乐。 后来日子渐久,不免有些厌倦起来。那时朝中内外政事都由王振一个人擅专,正应 了吴太妃那句话,皇帝差不多是王振做了,英宗不过拥个虚位罢了。王振又怕英宗 出来掣肘,想把美色系住他,以便自己独断独行。于是和中官王恩,内侍郭敬,并 义子王山私下密议,令王山在京城内外觅取绝色的女子,选进宫来献与英宗。王山 奉着王振的命意向各处搜寻,拣来拣去,只不过是几个色艺平庸的女子,却没有出 色的角儿。王山见没有什么美女可选,便去回复王振。王振又和郭敬等商量,王恩 主张向外省去找,郭敬也是赞成,王振听说,就打发王山带了重金往外省去选美女。 王山赍金出了京城,去四下里一打听,知道江南的地方山明水秀,往往出绝代的佳 人。于是就星夜望江南进发,不日到了江南的苏州,王山便择一处大馆驿住下,一 面在门前悬起奉旨选美女的大旌。

苏州的地方官闻得王山是奉旨前来,谁敢不巴结,一切饮食起居都由地方官供 给。王山又趁势作威作福,大施他勒索的手段,只苦了那些官吏,不敢不应酬他。 王山明知地方官惧怕他,索性把选美女的职务委给了地方官去办。那苏州府彭间侯, 唯有奉命而行。当下由彭知府下札,召集了各属县的保甲,叫他们将乡邑中的民女, 拣有才色的传来应选。不多几天,各处纷纷把美女送到,彭知府去报知王山,王山 拿百来个美女细细地一瞧,竟一个也选不中。彭知府笑道:“本郡的美女尽在这里 了。”王山皱眉道:“没有再好的吗?那可糟了。”彭知府道:“江南的地方很大, 苏州没有美女,别处正多着呢!”王山被彭知府一言提醒,不觉恍然道:“俺记得 从前有个隋炀皇帝尝到过扬州,去看什么琼花。那里听说美女很多,不知扬州离这 里还有多少路程?”彭知府接口道:“扬州距此地很近了,卑职当派人和王总管同 去。”王山大喜道:“那最好没有,俺回京时便好好地保举你。”彭知府谢了,忙 去备起一艘大船,令两个健仆随同王山前往扬州。

其时守扬州是纪明,由翰林出身,为人十分方正。王山到了扬州,侍从投进帖 子去,纪明见是王振的假子,心上已先不高兴,只得勉强出来迎接。进了署中,王 山说了来意,纪明寻思道:“他这种举动不是来扰百姓吗?”当时也不和王山说明, 只留他在馆驿中住下了。暗地里令心腹家人悄悄地把扬州所有的乐户一齐传来,吩 咐他们道:“你等将最出色的姑娘逃选三十名来,明天须要齐集的,不得违误。” 那些乐户听了,疑是纪知府请什么贵客,召三十名妓女来侑酒的。于是各人回去, 把扬州最有名的姑娘都选在三十名里面。纪明等妓女到齐了,便去请王山来挑选, 王山并不晓得是妓女,照例一个个地细看。在三十名姑娘中,居然选出一个美人来 了。

那美人姓徐,芳名叫蓉儿,年纪还只有十八岁,却生得杏眼柳眉,冰肌玉肤, 在扬州地方本算得一个花魁,那时江南江北醉心蓉儿的士大夫很多,可是蓉儿的眼 界甚高,凡入她的妆阁,只许诗酒唱和,不肯灭烛留髡,否则就要寻死觅活,鸨儿 也拿她没法,只好听她。这时蓉儿被王山选中,听说去侍候皇帝的,自然十分愿意。 王山见美人已选得,即日匆匆起身,适值岁暮天寒,一路进京却纷纷地落着大雪。 王山恐冻坏了美人,便去制了一座毡车,载着蓉儿进都。不知蓉儿进宫怎样获宠, 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