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37回 人面桃花书生失丽偶 途穷日暮侠士飞金刀


却说那于谦自谳明琴姑和王宾的颖案后,宣宗擢他做了侍郎,又判过几桩无头 案案情具见《蒲留仙笔记》,琴姑一案即留仙所记之胭脂。后来于谦忽然生起病来, 足有三年多不曾起床。等到于谦病愈,正当王振专权的时候,王振闻得于谦的才干, 要想收他作为帮手,便矫旨擢于谦为吏部尚书,令他来京就职。于谦只当是皇上的 旨意,不曾晓得是王振的鬼戏。当时在处州原籍,匆匆地起身入都。

于谦到京的那天,就是王山载送蓉儿进都的当儿。因王山载着蓉儿,沿途风霜 满地,越近北方天气愈寒,其时只有一种骡车,蓉儿坐在骡车里面,她那娇嫩的身 体儿,如何经得起这样严寒呢。致冻得她樱唇变色,索索地抖作一团。王山怕她冻 坏了,特地替她去雇了辆毡车,令蓉儿睡在车中。那种毡车是北地所独具的,四面 把最厚的软毡铺垫起来,又是温暖又是柔软,人睡在当中真是四平八稳,十二分地 妥当。又把极大的温水鳖放在车的四边,那温水鳖是苏州彭知府所献。

当王山选中蓉儿时,苏州同来的两名健仆忙去报知了彭知府。彭知府见天寒水 冻,便送上两对大温水鳖来备路上的应用。

王山便辞了纪知府,谢了彭间侯匆匆地北上。到了北京就去报知王振,王振亲 自来看蓉儿,见个芙蕖粉脸,秋水为神,不禁大喜道:“这才算得美人呢!”于是 命他假媳马氏将蓉儿梳洗起来,重整膏沐,再施香脂,更穿上那绣裳锦服,愈显得 她容光焕发。

第二天上,王振便打起了一辆安车把蓉儿送进宫中。英宗正在后宫和云妃等在 牡丹亭上赏雪,王振便悄悄地上去,向英宗附着耳朵说了几句,英宗微笑点头,就 随着王振望西苑中来。

其时西苑中的莲房,自被张太后封闭了,莲妃降为侍嫔,不多几时就郁郁病死 了。宣宗见莲妃已死,心里很是感伤,也不愿意再到西苑。那莲房便深深锁闭着, 所谓金屋无人见泪痕了。

现在王振要迎合英宗,私下把莲房开了,打扫得干干净净,令那蓉儿在里面住 着,自己便去请英宗临幸。

英宗跟随王振走进莲房,见正殿上还悬着宣宗的遗像,忙跪上行礼,究竟父子 天性攸关,英宗忍不住流下泪来。王振侍立在旁边,也只好跪下相劝。正在这当儿, 忽听得环佩丁东,屏风后面转出一个盈盈的美人儿来,王振一把挟起了英宗,纳他 在椅上坐下,那美人便走到英宗面前,花枝招展似地拜了下去。英宗觉得一阵阵的 兰麝香味,直扑入鼻管中,却故意回头对王振说道:“这个就是蓉儿吗?”王振答 道:“正是臣儿进献侍候陛下的。”原来王振要替他义儿王山讨功,所以推说那蓉 儿是王山进献的。英宗这时细细地把蓉儿一打量,见穿着一身绣花的锦服,外罩着 貂毛的半斗篷,长裙垂地,玉肤如雪,红中泛白,白里显红,真是玉立亭亭,临风 翩翩,把个英宗瞧得出了神。蓉儿却是含情脉脉,脸带娇羞,只俯首弄着衣襟。

王振轻轻地把英宗袖上牵了一下,才把呆皇帝拉醒过来。于是搭讪着君臣两人, 慢慢地出了莲房,就往谨身殿上略略谈了一会政事,王振自退出宫去。英宗又往园 林中去玩了一转,到了晚上便在仁庆宫内,令内监召尚寝局的太监进来。

那尚寝局是专司皇帝安寝的,有首领正副太监两人,普通太监十六人,小太监 十二个。至皇帝召幸妃子时,由尚寝局的太监捧着一盘绿头签和一本朱册子,走到 皇帝的面前屈膝跪在地上,把盘子和册子顶在头上。那绿头签和朱册子里都写着六 宫妃子的名儿,皇帝要召幸哪一个妃子,只须拿册子上的那个妃子的名折转一只角, 又将写着那个妃子名儿的绿头签也夹在角里,太监便顶着盘儿和册子回到尚寝局里, 看了绿头签和册子上的名儿,便依着皇帝所点的妃子,捧着绿头签去宫中宣召。

其时由管总门的宫监验过了签子绿头签是尚寝局所独有的,放那捧签的太监进 去,不一刻便领着妃子出来,到了皇帝的寝殿左侧,就有两个老宫人出来接了那妃 子进检验室,由那两个老宫人把那妃子的遍体搜检一番,不论是发髻里、鞋袜中, 连脚带都要放开来瞧过了,见没有什么凶器,才由老宫人帮着那妃子重整云鬓,再 施脂粉,待妆饰妥当,又有两个掌寝殿的宫人,出来接那妃子进御。这个规例还是 元朝的宫中所流传下来,因当初元泰定帝召幸汉女,不防她身上藏着利刃,泰定帝 几乎被她刺中。从此以后,宫里皇帝召幸妃子,须经检验室的搜检过才准进御。

这时英宗召尚寝局的太监进来,那首领太监照常顶着绿头签和朱册子上呈。英 宗要召幸蓉儿,那签上和册子里却没有蓉儿的芳名,当下拣了一支空白签子,英宗 提起朱笔来,亲自填上名儿,首领太监知道皇上又有新宠了,忙捧着盘儿册子,回 到尚寝局,先将签上的名儿去填写在朱册上,然后命普通太监捧着绿头签儿去莲房 中召那蓉儿。蓉儿自然姗姗地跟着太监望着仁庆宫来。

及至到了仁庆宫的外面,循例由老宫人接入偏室里去检验。谁知那蓉儿虽然是 妓女出身,却很怕羞,老宫女要去解她的衣纽,蓉儿把双手紧紧捺着,抵死也不肯 放松。但蓉儿愈是这样,老宫女也愈是疑心,也愈是搜得仔细,大家做好歹地把蓉 儿的上身衣服解开搜查过了,待去检她的下身小衣,吓得蓉儿缩作了一团,竟放声 大哭起来了。那两个老宫人只当蓉儿是心虚,万一她真怀着利器闯出祸来,这灭族 的罪名可不是玩的。

于是由一个老宫人劝蓉儿住了哭,把宫的规例对她说了,蓉儿还是不肯,两个 老宫人又再三地解释给她听,蓉儿被她们说得没法,只得背过身去自己去脱下小衣 来,又慌忙地把斗篷乱扯地扯着去遮掩,那两个老宫人如何肯放过她,一个随手将 斗篷子一拉,一个便去搜检,蓉儿这时真急了,紧抱着酥胸,缩着香躯,弄得她无 地藏身,口里一味地哭喊着,把两只凌波纤足不住地在地上乱蹬。

两个老宫人见了这副形状,知道她是真的害羞,不禁又好气又是好笑,就草草 地搜检过了,替她梳了云髻,又洗去了玉容上的泪痕,施上铅华,领她出了检验室, 早有仁庆宫人出来接了进去。英宗其时拥着绣被倚在榻上,蓉儿由宫人领着走到龙 床前面,那些宫人便退出宫去。蓉儿料想免不了这一着,只得含羞带愧地一笑入帏, 一个是淮扬名花,一个是风流皇帝,碧罗帐里双双做他们的风流好梦去了。一夜恩 情似海,英宗和蓉儿两人,这天晚上自有说不出的一种爱好。明天英宗就命蓉儿居 了仁庆宫,封她为灵妃,后又改封作慧妃,这且不提。

再说王振的假子王山,赖他老子的吹嘘,只将进献慧妃的功绩让他,英宗便擢 王山做了都尉。王山想起了苏州的彭知府,扬州的纪知府,就私下对王振说了,不 多几天上谕下来,命彭间侯巡抚山东,纪明调署金华道。这样一来,那些同寅的官 吏都十二分地羡慕。有几个痴心妄想,希望也遇到这种好机会,就可以升官发财了。 自彭间侯调到山东,继他后任的是华阴人朱立刚。讲到立刚的为人,官迷很深,天 天盼望着和彭知府一样立刻就飞黄腾达。

哪知真有天从人愿的,第二次王总管又到苏州来选秀女了,朱立刚听得忙去十 里外迎接。

这时的王总管却由陆路来的,骑着高头大马,后面仆从如云,前哨四个卫兵, 掌着奉旨选秀女的大黄旗,沿途开锣喝道,好不威风。朱立刚把王总管迎入馆驿, 一切的供给比较彭间侯的时候更来得丰盛。但立刚初次到任,不曾刮着什么油水, 只得去亲戚朋友中贷钱来应酬。一面也传集了保甲,令选了美女到驿中备选。这一 次各处选到的美女有四百九十三人,王总管却一个也看不中。

这一下子不打紧,却把个朱立刚急坏了。便私下和他的幕府商量,那幕府叫徐 伯宁,腹中很多机智,和朱立刚还是连襟兄弟。立刚未任知府时,伯宁在溧阳县充 幕宾。立刚到任后,闻得伯宁的才能,致书溧阳县要人,溧阳知县见是邻郡的上司, 怎敢违拗,忙派人送徐伯宁到苏州。立刚接着,自然很为喜欢,便把署中的紧要公 务都归给伯宁掌管。伯宁要显自己的手段,起首就替立刚办了一桩要案,弄得非常 地妥当。立刚大喜,竟倚伯宁如左右手一般。这时朱立刚碰了王总管的钉子,深怕 前程不保,忙着来和徐伯宁商酌,伯宁沉吟了半晌道:“且限某三天,容慢慢地去 打听,成功与否到了那时再说。”立刚又再三地拜托了,伯宁点头自去办理。这里 立刚去慰留着王总管,请他暂时等几天,如再选不到真美女,自送总管起行。王总 管也就答应了,立刚只望着伯宁的好消息。

直到了第四天的午后,伯宁笑嘻嘻地来见朱立刚道:“美人是有一个,然非花 三四百两银子不行。”立刚连连说道:“以前扬州的纪知府,选了妓女蓉儿,不是 也花去三百两身价吗?现在他换得一个道台去上任了,俺难道不如他吗?你快去给 俺唤来,要多少银两依她就是。”伯宁低声道:“这事还有一样不妥。”于是对朱 立刚附耳说了几句。立刚踌躇道:“那可怎么办呢?”伯宁微笑说道只须如此如此, 保你一箭定天山。立刚拱手道:“全仗老兄的妙才。”当时去库中提出了四百两银 子,递给伯宁去干事。

明天朱立刚便坐堂理事,将这几天延搁下的公务一件件地审理起来。其中有一 桩盗案,是本处犯案的大盗,在泗阳被捕役获住解到苏州来归案的,那强盗叫作裘 只眼,天生的独眼,人家便取他这个绰号。只眼在苏常一带犯案极多,性又凶悍, 逢到了抢劫终是杀伤事主,捕役们见他都害怕的。不知怎样的天网恢恢,会在泗阳 被获。朱立刚命提裘只眼上来,一复审招出苏城还有同党在胥门外,叫做侯沐生的, 是个坐地分赃的窝家。

立刚听说,即发捕签,把侯沐生捕来。沐生到了堂上极力喊冤,立刚也不去睬 他,吩咐将沐生收监。案件判完,恰巧徐伯宁把那美人领来,朱立刚见那美人果然 生得落雁沉鱼,不觉大喜道:“有这样的美人,还愁王总管选不中吗?”当时问了 姓名,知道那美人叫尤飞飞,朱立刚便亲自送尤飞飞到馆驿中来,王总管拿尤飞飞 打量一番,见她杏眼里含着泪珠,双黛紧蹙却不减妩媚的姿态。王总管看罢,回顾 那朱立刚道:“有劳贵府了,俺回去自当重谢。”立刚谦让了几句,忙去备下船只 恭送那王总管下船进京。

王总管去了,朱立刚以为这件事干得十分得意。他回到署中,从监中提出侯沐 生来,很和蔼地对他说道:“俺已打探清楚了,你并不做什么强盗,必是人家误攀 你的。俺现在释放你出去,要好好地读书,莫再与坏人结交,致受无辜的罪名。”

侯沐生见说,心里非常感激,便拜谢了朱立刚出署。回到家里,只见他岳母尤 氏泪汪汪地说道:“你倒脱了罪出来了,害我的女儿却陷入地狱里去了!”说罢放 声大哭起来。沐生惊道:“飞飞哪里去了?”

尤氏带哭说道:“自你给捕役捉去,女儿急得要死,赶紧去衙门里一打听,说 你犯的是盗案,早晚要和那裘只眼同时正法。女儿闻得这个消息,几次要寻自尽, 都被我们劝住的。后来邻人张伯伯听她哭得凄惨不过,就私下来和我说道:”你女 婿的案子犯得太大了,若要设法救他,非走大门路不可。俺闻得南京的三爵爷指谷 王第三孙他那郡主少一个美丽的侍女,有令嫒这样的容貌,保他一看就中意的,那 时再哀求郡主去向爵爷设法,怕你女婿不轻轻地脱罪吗?‘我听了张伯伯的话还有 些打不定主意。谁知给我女儿听见了,她救你的心切,一口就答应愿去。那张伯伯 替她去走了路道,第二天便着我女儿去了。如今你真个回来了,我的女儿却不知要 到几时才得脱身呢?“尤氏一头说一头哭,眼泪鼻涕淋得满襟。侯沐生这时不见了 他的心上人,怔怔地呆了半天,想起了往时的爱情和奋身救他的情深,也忍不住涕 泪交流,同尤氏两人效起楚囚对泣来了。

原来那尤飞飞也是淮阳的名妓,去年逢着了侯沐生,便一见倾心,沐生试她是 真情,就卖去了祖产替飞飞赎身。飞飞又说有一个假母,从前是抚养自己的,现在 没有子女,应该去接她来一起居住。沐生依了她的话,把那假母也接了来。飞飞自 幼父母双亡,连自己的姓氏也不晓得了,因为假母姓尤,她便袭了假母的姓儿。

但飞飞虽是妓女出身,跟了沐生后却一心一意地做着人家,再也不想别的念头 了,所以两人的爱情可算得十二分的浓厚。谁知好事多磨,偏偏平空弄出一桩天大 的祸事来,将他们一对好夫妻生生地离散。沐生思前想后,几乎想痴了,唯希望飞 飞得乘间脱身回来。看看过了两个多月,飞飞竟音息全无。

沐生又往四下里去一打听,这才知道飞飞并未到南京去充什么王府侍女,却被 选秀女的骗往北京侍候皇帝去了。那裘只眼的误攀沐生,完全是慕宾徐伯宁贿嘱出 来的。一面把沐生收监,一面令沐生的邻人张老儿,用计去哄尤飞飞上钩,飞飞急 于援救沐生,一点也不曾疑心,由张老儿领她见了徐伯宁,伯宁带她到了府署,朱 立刚就把飞飞送往驿馆,那王总管一看就选中,即日将飞飞领上大船一帆风顺地去 了。这样地三四个转手,飞飞一心当作王府里选侍女,以是服服贴贴地跟着他们上 船,只为的一念救夫,却去上这样的大当。

那时沐生听了这一段话,半信半疑地去找那邻人张老儿时,已在两月之前搬往 别处去了。沐生知那话是真的,不由地急得眼泪滚滚,跺脚大哭道:“这遭可糟了! 俺那飞飞到皇帝家里去,那还有出来的日期吗?只恐今世不会相见的了。”飞飞的 母亲尤氏,她想靠这义女送终的,一听得沐生这样说,更哭得披头散发地要去找那 张老儿拼命。沐生也垂泪道:“张老儿也不知他逃到哪里去了。”尤氏大哭道: “我女儿也被他们骗去了,横竖不怕什么,索性去寻那狗官去。”说罢往外便走, 沐生忙拦住她道:“他是现在知府,你去和他胡闹是得不到便宜的。”

尤氏哪里肯听,竟似发狂般地直奔到府署里,望大堂上抢将入去,口口声声找 徐伯宁、朱立刚还我女儿来。朱知府正在审案,见尤氏来势凶恶,慌忙退了座,那 顶案桌已被尤氏推翻,案卷朱签、笔墨砚台等散了一地,尤氏一头哭,两脚在地上 乱踏,气得朱立刚咆哮如雷,一般衙役和受审的人犯只呆呆地瞧着尤氏发怔,朱立 刚喝道:“你们还不给我把这疯妇打出去!”这一喝将呆看的衙役喝醒,众人齐上 一顿的乱棍,打得尤氏倒在地上乱滚,衙役们不管他三七二十一,拖着尤氏直打到 了署外,望着地上一摔,各自进去了。

尤氏被这一摔,摔得头昏眼花,有心要再进去拼命,被大门上的衙役拦住,尤 氏觉着浑身无力,只坐在署前痛哭。那朱立刚吃尤氏这一闹,也弄得莫名其妙,忙 检点人犯,少了一名本城著名的积盗,大约乘着鸟乱时,溜出去逃走了。朱知府大 怒,这时衙役已整好了案桌,朱知府重行升座,叫把管门的传进来,重笞了五十, 便草草地退堂。那尤氏在府署前哭骂了一场,直哭到力竭声嘶,看热闹的人哄了一 大堆,署中的差役正要拿棍木驱逐她,可巧沐生来,就扶着尤氏一步一颠回到家里, 可怜她经这一顿乱棍打伤了,不到半月便一命呜呼。沐生安葬了尤氏,一个人越觉 孤凄,于是卖去家私什物和房屋,一路上到了北京,想候个机会打听飞飞的消息。 他也花了几个钱,结识着两个小内监,打探那尤飞飞的音耗,都回说宫中没有这个 女子,连名儿也不曾听见过。

沐生只当飞飞改了名,便把王总管挑选美女的事细细说了一遍。小内监听了, 将沐生的话传入宫中,一时内外都传遍了,渐渐到了英宗的耳朵里,立刻召王振责 问道:“朕并未叫你去选美女,你为什么私下派人南去,强取人家的有夫妇女,落 朕好色的恶名?”王振失惊道:“这话从哪里来的?”英宗把宫中传说的话对王振 说了,王振顿首道:“待老臣去查明了回奏。”说罢退了出来,派中宫郑芳南下去 调查不提。

再讲那侯沐生在京里住半年,所带的川资已经用尽,尤飞飞仍然影踪全无。沐 生愈想愈气愤,便独自一个人痛哭了一场,踽踽地跑到望海村的丛林中,解下衣带 来自缢。正要把颈子套上那根带子去时,忽然空中飞来一道金光,把他悬着的带子 割作了两段,沐生从树上直跌下来。要知沐生性命怎样,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