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38回 杀云妃禁宫闹鬼 接总管馆驿破奸


却说沐生凄凄惶惶地走到树林里,见一轮皓月,万里无云,四边静悄悄地,除 了风送松涛外,连鬼影子也没有半个。沐生深深地叹了口气道:“俺侯沐生到了今 天,家破人亡,途穷日暮,不死更待何时?”说罢解下一根丝绦来,拣一枝结实的 树干系紧了,向南哭拜几拜,正要上去自缢,忽听得耳畔呜呜的几声,叫得非常的 凄切。沐生听了,不觉遍身起了寒栗,便自言道:“俺还没有死,鬼倒已经上来了 吗?”再细听时,却是枭鸟出巢,乘着月色夜啼,它的鸣声本来是鬼啸一般。

沐生恨恨地道:“管它什么,就是真的鬼来了,俺也不过是一死!”于是心里 一横,咬着牙齿紧闭了两眼,伸着脖子望那根丝绦中钻了进去。沐生刚刚双足腾空, 猛觉得眼前一缕的金光,那根丝绦平空断下,把沐生直跌到地上来。接着树林里走 出一个短衣窄袖的少年,便来扶起沐生道:“好好的人,为甚要寻死觅活,咱替你 想想也不值得这样。”沐生瞧了他一眼,低头去拾起那条丝绦道:“俺自有俺的心 事,还是死了干净。”那少年笑道:“咱既遇见了你,须把你的心事告诉了咱,否 则咱就不许你寻死。”沐生诧异道:“俺自己寻死,却干你甚事?”那少年说道: “咱本不来管你,只要你说了寻死的缘故,咱便放你去死。”沐生叹道:“俺对你 说了也是没用的。”说着和那少年在树下,把被诬失妻的事细讲了一遍。并说现在 身落异乡,举目无亲,弄得穷困极了,所以才萌短见。

那少年听了,气愤地说道:“天下有这样不平的事,咱若眼看着你,也算不得 是英雄好汉了。”说时把一裹东西揣在沐生的怀里道:“离此半里多路,有一座云 林寺,那里只有一个老和尚挂搭着,你去暂住在寺里,咱给你进宫去打探你妻子的 消息。”沐生听说,忙跪下磕头道:“俺和壮士萍水相逢,蒙这般高义,叫俺如何 报答。”那少年笑道:“咱们师弟兄十二人,专在江湖上打不平事,锄强扶弱是咱 们的天职,本算不了什么的。”那少年说罢,回身便走。沐生待着问他姓名;眼前 觉得金光一闪,那少年已不知去向了。沐生才知道遇了侠客,心上又惊又喜,再摸 怀里那一裹东西,却是五锭的黄金。沐生又望空拜了几拜,磕头起来,望着云林寺 走去。见了那老和尚,就住在寺的西厢,静待那少年的好音。

再说那英宗皇帝自封蓉儿做了慧妃,便异常的宠幸,凡慧妃要什么英宗总是百 依百顺。当王振未进蓉儿的时候,英宗又新纳了一个瑞妃,一个球妃,并云妃,马 贵人雪珍,钱贵人秀珠,六宫嫔妃中,要算云妃最是得宠。钱皇后以下,宫内的一 切杂事都是云妃做主的。自蓉儿进宫,英宗又移宠到了蓉儿身上,把云妃早抛在脑 后。一班宫女内监,见慧妃较云妃得势,手头也来得阔绰,小人的眼孔本来只晓得 一个利字,于是往时奉承云娘娘的,这是都去捧那徐娘娘蓉儿姓徐去了。

云妃一旦失宠,又受侍嫔们的奚落,心里如何不气呢?事从根脚起,还是慧妃 一人的过处。倘慧妃没有进宫,英宗眼中只有一个云妃,现今好好的一碗满饭,平 白地被慧妃夺去了。

云妃恨得牙痒痒的,假使能够把她吞下肚去,也早就不留她到今日了。从此以 后,云妃时时在暗中捉那慧妃的错处。有一次是春节,照明宫的规矩,春节算是一 年之首,这天的皇后领着六宫嫔妃亲上省耕勤桑台,试行育蚕,令百姓在台下观看。 这照例是当年太祖马皇后所传,是劝人民勤蚕种桑的意思。等到皇后从勤桑台回宫。 宫女内监都来叩贺,皇后便拿金银缎彩等分赏给她们,呼作赏春。那天钱皇后回宫。 照例分赏与宫人们金银缎匹,却赏得微薄了些,宫人内监们很觉心里不高兴。那慧 妃青年好胜,宫女们对她叩贺,慧妃却格外从优给赏。皇后赏给锦缎一匹的,慧妃 便赏给两匹。这样一来,宫女太监门欢声雷动,齐齐颂着慧妃的美德。云妃在旁看 了,实在气愤不过,就去撺掇钱皇后,说慧妃那种举动分明是压倒钱皇后。钱皇后 听了,果然大怒起来,只碍着皇帝的面子,不好把慧妃十分得罪。皇后的心上,由 是对慧妃就存下一个裂痕来了。

第二天是英宗出去祭先农坛。慧妃往清凉寺进香,恃着自己是宠妃,排起全副 凤驾的仪卫,一路威风凛凛地出了西华门,望皇城里绕了一个大圈。文武官员瞧见 了,当作是钱皇后的鸾驾,迎送时齐声呼着娘娘万岁,慧妃也老实受领他们的。这 消息传到宫里,云妃首先得知,暗想这是她的大错处了。当下便来报知钱皇后,将 慧妃恃宠目无皇后的话,正言厉色地说了一遍。

皇后听得已有些忍耐不住了,又经云妃怂恿道:“皇后如今日不把慧妃重重惩 儆一下,将来怕不酿出胡太后和孙贵妃的事来吗?因现在的胡太后,宣宗宠孙贵妃 时曾见废过的,后来张太皇太后万寿时才复位。”钱皇后被云妃这一言,正打中了 心坎,不由地变色道:“慧妃欺我太甚了,难道我不能请祖训吗?”说着吩咐宫人, 请出太祖的训谕和高皇后的家法来。钱皇后命云妃捧着祖训,自己亲奉着家法,立 刻升坐凤仪殿,专等慧妃回来。看看到了半晌,远远地闻得谨身殿后喝道的声音, 宫监来报:“慧妃回来了。”钱皇后令传慧妃,那慧妃闻得皇后在凤仪殿上召唤她, 却毫不在意。那些宫女太监晓得规例的,暗暗替慧妃捏一把汗。

原来那凤仪殿是皇后行大赏罚的所在,历朝的皇后如宫中妃嫔们没有什么大罪 恶,决不轻易坐凤仪殿的。太祖时,高皇后贬宁妃曾坐过一次,钱皇后在册立的那 天,犒赏宫人也升的凤仪殿。慧妃只知傲视六宫,对于宫廷的规例是完全没有头绪 的,所以她接到钱皇后懿旨,竟卸了宫妆来见。到了凤仪殿前,忽见钱皇后坐在上 面,云妃侍立在一旁。慧妃寻思道:“她今天摆起皇后架子来了。”但要待上去行 礼,因云妃立在旁边,自己去跪在地上,未免过意不去,索性硬着头皮不跪。钱皇 后娇声喝道:“你可知罪,还不跪下吗?”慧妃吃了一惊,也就朗声答道:“我有 何罪,值得皇后这样动气?”钱皇后见慧妃倔强,便立起身来,双手奉着家法,命 云妃请过祖训来,高声朗读。那祖训里面说:“嫔妃有越礼不规则的行为,准皇后 坐凤仪殿以家法责罚”云。云妃诵着,慧妃听得读祖训,平日见皇帝也要起来跪听, 自己只好跪下。

明宫的规例,在皇帝未曾临朝之前,天才五鼓,由司礼监顶着祖训来宫门前跪 诵。皇帝就披衣起身,在床上跪听,听毕便须离床梳洗,然后乘辇临朝。宣宗帝时, 这规例已经废去,英宗嗣位,张太皇太后以皇帝年轻,要使他晓得祖宗立业的艰辛, 于是旧事重提,再请出祖训来,依照着建文帝时办法实行。

张太皇太后崩逝,王振掌着司礼监,威权虽大,到底不敢擅废遗规,仍照太皇 后在日的规律办事。不过读祖训时,王振并不亲到,令另一个下手太监代职罢了。 这样的太监天天来读祖训,慧妃已听得很熟了,这时见云妃朗诵着,患妃谅知不是 玩的,就勉强跪着。钱皇后捧着家法,把慧妃滥耗内务珍宝,妄行赏罚指春节事, 擅摆全副仪卫,冒充国母受大臣的朝参等罪名,一一数说了一遍,责得慧妃低头无 言。钱皇后喝叫宫人褫去慧妃的外服,单留一件衬衣,这也是祖宗成例,不把衣服 尽行褫去,算是存嫔们的体面。

当下钱皇后亲自下座,执着家法,将慧妃隔衣责打了二十下。那家法是高皇后 所遗,系用两枝青藤,上面有五色绒线缀出凤纹,尾上拖着排须,拿在手里甚觉轻 便,打着身上却是很痛,幸得钱皇后身体纤弱,下手不甚着力,可是打在慧妃的背 上,她那样娇嫩的玉肤,怎经得起和青藤相拼,任钱皇后怎样的打得轻浮,慧妃已 觉疼痛难忍,伏在地上哭着,泪珠儿纷纷似雨点般地直流下来。钱皇后又训斥了慧 妃几句,随即起辇回宫,云妃也自去。凤仪殿上静悄悄地,两边侍立着几个宫人内 监都呆呆地一声不则,只有慧妃的饮泣声,兀是不住地抽咽着。

过了半晌,才有慧妃的近身宫女两个人一前一后地放大了胆把慧妃搀扶起来。 可怜慧妃的两条腿早跪得麻木过去,哪里还立得起身呢?由两个宫女左右扶持着慢 慢地回转身儿,慧妃看那殿上时,钱皇后和云妃都不见了,那祖训同家法还供在案 上,不由得长叹一声,扶着两个宫女一步挨一步地回到仁庆宫里,向着绣榻上一倒。 自己想起有生以来从未受过这样的耻辱,往时又是个傲气好胜的人,今朝偏大众面 前丢脸,更被云妃在一旁窃笑。慧妃越想越觉无颜做人,心里也越是气苦,竟翻身 对着里床又嚎啕大哭起来。

正哭得凄楚万分,忽听得侍卫的吆喝声,宫女来报皇帝回宫了,慧妃只做没有 听见似地反而掩着脸越哭得厉害了。英宗这天驾幸先农坛,循例行了皇帝亲耕典礼。 又去圣庙中拈了香,祭告了太庙,往各处游览了一转,才命起驾回宫。车驾进了乾 清门,直到交泰殿前停住。英宗下了辇,那些护卫官和随驾大臣各自纷纷散去。锦 衣侍卫也分列在殿外轮班侍候,只有几个内监仍不离左右地跟随着。英宗一路望那 仁庆宫中走来,到了宫门前,不见慧妃出来迎接,连宫女也没有半个,内外很寂静 地,只隐隐闻得啼哭的声音从寂静中传将出来,格外听得清楚。

英宗十分诧异,便大踏步走进宫去。见宫女们立着一大群,都呆呆地在那里发 怔,绣榻上躺着慧妃,身上脱得剩下了一件里衣,脸朝着里哭得很是悲伤。

英宗瞧了这副情形,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得走到榻前,坐下低声说道 :“你且不要啼哭,有什么吃亏的事,朕替你做主就是了。”慧妃听得皇上叫她, 不好过于拘执,就慢慢地坐起半个身体,低垂着粉颈只是痛哭。英宗见她青丝散乱, 脸上胭脂狼藉,一双杏眼已哭得红肿如桃,涕泪沾着衣襟上湿了一大块。这时春寒 尚厉,英宗怕慧妃单衣受了冷,忙随手扯了一条绣毯拥在她身上,一面说道:“朕 只出宫去祭了一会先农坛,还不曾有半天功夫,怎么你已弄成了这个模样了?”慧 妃见说,自然越发哭得伤心,便一头倒在英宗的怀里,又去解开了衣襟,一手把领 儿褪到后颈,似乎叫英宗瞧看。英宗向慧妃的背肩上瞧时,见那雪也似的玉肤上面, 显出红红的几条鞭痕来。英宗吃惊道:“这是给谁打的?”慧妃一味地哭着不做声, 宫女中有一个嘴快的,便上前将慧妃受责的情节,从首至尾陈述了一遍。

英宗听罢,心上明白了八九分,知道这事是慧妃自己不好,擅自摆了全副仪仗, 虽然受了责,照例讲起来,还算是种刑罚,倘被廷臣瞧破出来,上章交劾,至少要 贬入冷宫,重一些儿腔子也搬场呢。再看慧妃,哭得和泪人一般,英宗又是怜她又 是爱她,便把好话安慰她道:“你吃了这样的苦痛,朕也很觉不忍,这口气早晚要 替你出的。但你身体也要自重点儿,倘悲伤太甚了转弄出别的病来,愈叫朕心上不 安了。”说着袖里掏出罗巾来,挽着慧妃的粉颈轻轻给她拭泪,又伸手去抚摩着肩 上的伤痕。一头又附着慧妃的耳朵,低低地说了好一会,慧妃才渐渐止住了哭。

由两个宫女扶她下了绣榻,又有两个宫女过来,忙着替她挽髻。英宗斜倚在黄 缎的龙垫椅上,看那慧妃梳髻,梳好髻,慧妃亲自掠了云髻,宫女捧上一金盆的热 水,又摆上玉杯金刷各样漱口器具,待慧妃盥漱洗脸。又由一个宫女捧上金香水壶 和金粉盒、白玉胭脂盒等,慧妃搽脂抹粉,洒了香水,画好蛾眉才往藏衣室里,由 司衣的宫人代她换去了那件肮脏的单衣,更上绣服,司宝的宫人替她戴上了钗钿; 慧妃仍打扮得齐齐整整,盈盈地走了出来。

真是人要衣装,慧妃这样的一收拾,和刚才蓬头涕泣时好像判若两人了。英宗 看了,不觉又高兴起来,吩咐:“摆起酒筵,朕替妃解闷。”慧妃忙跪谢道:“臣 妾适才无礼,陛下并不见责,反劳圣心,使臣妾蒙恩犹同天地,此身虽万世也报不 尽的了。”英宗笑道:“卿是朕所心爱的,说什么恩不恩,有什么报不报,只希望 你生了太子,这就是报朕了。”慧妃听了,斜睨着英宗嫣然地一笑,这一笑真觉得 千娇百媚,冶艳到了十二分。把个英宗皇帝笑得骨软筋酥,忍不住将她搂在膝上, 一边令官女斟上香醪,两人你一口我一口地喝着。

英宗越吃越高兴,便叫换大杯来喝,慧妃把一只箸子击着壶上的金环,低低地 度着曲儿给英宗侑酒。但听得珠喉宛转抑扬,余音袅袅,尤觉悦耳。英宗连连抚掌 喝采,这样的直闹到鱼更三跃,英宗已有些醉意,看到慧妃也脸泛桃花,秋波水汪 汪地瞧着英宗,她那芙蓉面上给酒一遮,愈显出红白相间,媚态动人了。英宗扶醉 起身,搭住慧妃的香肩,共入罗帏,这一夜的爱好自不必说了。

明日英宗临朝后,回到仁庆宫中,慧妃催着他实行那件事。

原来英宗在酒后答应慧妃,也照样惩办钱皇后,慧妃当是真话,便来催促他。 英宗不禁噗哧地笑道:“老实替你说了吧,那天的事实是你自己不好,皇后请了家 法还算便宜了你。万一她通知了大臣,在朕的面前劾奏你一本,那时叫朕面子上更 觉下不去。怕不依着祖宗的成例办你吗?”

慧妃听了,好似当头浇了一勺冷水,弄得浑身冰冷。从此把报复钱皇后的念头 慢慢地消沉下去,却渐渐移恨到云妃的身上去了。后来又闻得钱皇后责打慧妃,完 全是云妃一个人撺掇来的,由是慧妃和云妃结下了不解的冤仇,时时想乘隙中伤她。

英宗皇帝有时去临幸仁寿宫,慧妃心里终是说不出的难受。那云妃的为人很是 聪敏,到底宦家女儿出身,平日间识字知书,也能哼几句诗儿,虽不见十分佳妙, 六宫嫔妃中比较起来,还要算云妃最是通畅了。她又有一种绝技,就是善画花卉, 什么鸟兽人物,都画得栩栩如生。英宗宠幸慧妃之余,也常常顾念起云妃,又在慧 妃的面前赞美云妃的画。慧妃听了,愈觉嫉恨万分。有一天,英宗从仁寿宫回到仁 庆宫,身体觉得有些不快,就倚在榻上,手玩着云妃所画的纨扇。扇上画着一幅猫 蝶图,图上那只狸奴昂首伺着蝴蝶,姿态活泼有神,就是颜色也渲染得非常适当。 英宗瞧着,赞不绝口。正值慧妃端上一碗参汤来,忽然失手倾侧,把一半泼在扇上。 英宗说声:“可惜!”慌得慧妃忙把罗巾来揩拭,那纨扇已湿了一块。那汤是温热 的,逢着颜色四散化开,将一只猫眼睛弄模糊了。英宗很觉不舍,仍拿了纨扇翻看, 蓦见那潮湿的猫头上,隐隐地露出几个篆文字迹来。英宗不禁诧异,便微微将扇面 的矾绢揭起来,早落出一张菊香笺,取笺看时,笺上朱书着生年八字,旁边画着鸟 纹的符篆。英宗细读生年八字,分明是自己的。便递给慧妃道:“你瞧,这是什么 鬼戏?”慧妃略为一瞧,惊得花容失色,忙跪下说道:“这是苗人的诅咒术。妾父 在日尝遇着过,几乎被人咒死。现在有人诅咒陛下,必是心怀怨恨,才下这样毒手。 幸得陛下洪福齐天,居然发见,否则定遭暗算了。”说得英宗直跳起来,再辨那字 迹,极似云妃。不由地怒骂道:“这贱婢!朕不曾薄待她,她却忍心出此吗?”慧 妃说道:“那可对了,妾闻下诅咒术时,要放在本人最心爱的东西里面才有验,陛 下爱那把扇儿,险些上了当了。但她既做了这事,难保不再做别样,那倒要留神防 备呢!”这几句话把英宗的无明火提起,气愤愤地骂了一顿,心里便存下一个杀云 妃的念头。

这晚英宗在仁庆官饮酒,慧妃乘着英宗酒后,又提起云妃诅咒的事来。英宗已 有几分醉意,被慧妃激得怒发冲冠,亲手把一条白绫掷给内监,叫他去勒死云妃, 还一迭连声地说着:“快去!”那太监去了半晌,回来复旨,可怜月貌花容的云妃, 竟死在白绫之下。宫中自云妃死后,夜夜闻得鬼哭,内监宫女们不常见鬼。其时王 振奉着英宗的谕旨,派中官郑芳南下去调查冒选秀女的事。不多几时,便接到池州 知府鲍芳辰的奏报,破获冒选秀女的太监王仁山。又过了几天,鲍芳辰亲自押解王 仁山到京。王振等到早朝,把王仁山带到殿上,请英宗发落。

原来那王仁山也是宫里的太监,因得罪了王振,被王振驱逐出宫。

王仁山出宫后,心里怀恨王振,他听得王振曾派义子王山南下挑选美女,王仁 山待王山回京,他忙忙地收拾起行李,约了两个同伴,又雇起十几个仆人,冒着王 山的名儿,假说奉旨选秀女,一路上很被他索诈些油水。到了苏州,恰巧彭知府调 任,来了个倒霉的朱立刚,拼命地巴结仁山,白白地吃他把尤飞飞骗去,还拆散了 侯沐生的夫妇。王仁山在苏州得到了好处,又到池州去依样画葫芦,却被知州鲍芳 辰在馆驿中瞧破机关,便将王仁山擒住,亲自解进京来。不知却把王仁山怎样处罪, 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