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46回 火炙金莲万妃奇妒 水沉玉女宪宗伤怀


却说王直听了彭纫荪的口供,把惊堂一拍道:“你这话不打谎吗?”纫荪颤巍 巍地道:“小子不敢扯谎。”王真便案上取下一面银牌,叫小内监持着,把西苑的 太监一齐召来,不多一会儿,堂前阶下黑压压地站满了太监。王真命纫荪仔细认来, 可是星官在里面,纫荪立起身去一个个地看了一遍,回说没有。

王真说道:“你可认清楚了吗?”纫荪说都已认清了。王真皱着眉头道:“只 有韩娘娘那里四个内侍了。”于是一挥,令众太监退去。众人闻命,一哄出外,鸟 飞兽走般散去。王真又着小内监仍持了银牌把韩娘娘宫中的四个内侍召来。不一刻, 四个内侍随着小内监到来,走上阶台,纫荪便指着内中的一人说道:“这个正是领 着小子游玩的星官。”王真看时,却是内侍莫龄。当下指着莫龄喝道:“你可认识 彭纫荪吗?谁叫你假充星官,导引他私游宫禁的?”莫龄惊得面容失色,谅想是瞒 不过的,只得把受韩娘娘嘱咐的话老实诉说了。

王真听了口供,不觉吃了一惊,随即亲自下座,带了纫荪,令莫龄引路往那天 宫里去查勘。由莫龄导着进了西苑,直到一座洞府面前,王真举头瞧去,原来是紫 光阁下的假山洞,是英宗皇帝的时候,辟着这几个洞儿,在暑天乘凉的。这时莫龄 先进洞去,王真随后,两个小内监押着纫荪跟着,转弯抹角到了正中,只见洞顶悬 着无数的蚌壳灯,当中一盏最大,光辉耀目,就是宫女们骗纫荪当作星月看的,这 一来可都拆穿了。洞后洗浴的石池,也不是天河水,只不过把从前琼妃洗浴的温泉 引些进来罢了。还有月蟾、月香、侍月、望月四个仙女,见了王真,慌得她们连连 叩头,也不敢自称是仙女了。

纫荪目睹了这番情形,才知道自己在皇宫,并未到什么天上,那仙夫人想必是 宫中的嫔妃了。只有那天嫌他的老儿到底是什么人其时还没有明了。王真四面瞧了 一转,冷笑了一声道:“倒亏他们想出来,真是好做作。”说着又到隔壁的石洞里, 也一般的设备,一样有四个宫人伴着个面黄肌瘦的少年在那里。又到第三个石洞里, 却只有宫女,不见少年男子。据宫女说,那少年新自昨夜病死,抛在御河里了。王 真听罢,深深地叹了口气道:“一念之欲,不知枉杀了多少的青年性命了!”

当下由王真将这件事的始末奏知宪宗。

宪宗听了大怒,便欲召韩妃诘问,王真忙阻拦道:“韩妃虽然可诛,然事若张 扬出来,攸关宫闱秽迹,也涉及先帝圣誉,望陛下审慎而行。”宪宗想了想,觉得 王真的话有理,便提朱笔来,书了“按律惩处”四个字给王真看了,并说道:“一 切由你去办理吧!”王真听了,磕一个头下来,回到总管署里。

第一个先命小内监把三个石洞府封闭起来,又令将洞内的十二名宫女暂时幽囚 了,侍月、望月等四人当然也在里面。又把纫荪和那带病的少年吴朗西及内侍莫龄 等,一并械系在狱中。

王真又令将侍候韩妃的亲信宫人传来,问韩妃怎样地去引诱那些少年进宫。初 时宫人不肯实说,经王真威吓着,那宫人才直供出来,说都是白云观的道士弄的玄 虚。王真见说,便不动声色地把白云观道士一齐逮捕了,用刑拷问起来。老道士紫 靓,承认改扮了异人去迷惑美貌的青年。至迷人的法儿,有迷信神仙的,就假充了 仙人去蛊惑他。有好诗词的,便拿文章去投其所好,然后渐渐讲到丹汞之术,引人 入彀。也有嗜琴棋书画的,老道士去搜罗专这一门的人材,借端和那少年缔交,待 至十分莫逆时,再诱他进宫。大凡青年男子,大半好声色的多,老道士揣透了一班 少年人的心理,把房中术去诱惑他们,十个中竟有八九人上当。结果,被老道士把 蒙药将他迷倒了,暗暗地送进宫中。

王真录了老道士的供词,往白云观里去一搜,搜出无数的蒙药和麻醉剂等。又 有一本小册子,上面记着被惑少年的人数及年月,前后统计送进宫中的,连彭纫荪、 吴朗西等共是八十八人。王真看了大怒,即令将老道士紫靓等一十四人尽械系刑部 正法。一面又来奏闻宪宗,宪宗也十分忿怒,下谕贬韩妃入景寒宫,十二个宫女悉 处绞罪,内侍莫龄腰斩。惟彭纫荪和吴朗西两人身受迷药,不由自主,罪恶非出本 心,似在可赦之例。

王真顿首奏道:“彭纫荪与吴朗西情有可原,皇上圣慈,自不欲妄杀,然恐一 经释放出去,难保不把这事泄漏,事关宫闱暧昧,及朝廷威信,那可如何是好?” 宪宗拍案道:“非卿提醒,朕几忘了”于是把彭纫荪和吴朗西两人也处了绞罪。并 说两人虽受人迷惑,但身为秀才吴朗西也是秀才妄交匪人,显见平时的不安分,所 以皇上格外赐恩,令其全尸。王真领了谕旨,自然去一一办理。只可怜彭纫荪、吴 朗西两人,享了一个多月的黑暗富贵,便在三尺白绫下毙命。那吴朗西还是个单丁, 这一来并断了吴氏的香烟了。宪宗杀了纫荪和朗西并十二个宫人,以为灭口了。谁 知天下的事,要人不知,除非莫为。

不上几时,京中早已传遍,把韩妃引诱少年男子进宫的事,大家当作了一件新 闻谈讲。

原来英宗在日拿韩妃异常地宠幸,自英宗宾天,韩妃晋了太妃的尊号,在宪宗 本来瞧不起她,只封了瑞妃、瓛妃、慧妃等,不愿加封韩妃,经廷臣抗议算勉强封 赠。那韩妃终是个妓女出身,独处在深宫里怎耐得住性情,更过不了寂寞凄凉的岁 月,由是假进香为名,和白云观的道士紫靓商量好了,替她把少年男子引诱进宫, 任意纵欲,一般少年都被她缠得骨瘦如柴,到了一病奄奄时,便着心腹内侍将病人 拖出去抛在荒地上,有的掷在御沟里,多半是死无疑了。

也有给那家族在荒草地上或御沟中寻获的,忙抬回去医治,十个中有不得一个 活的。家中问他到什么地方去弄成这个样儿,却是死也不肯吐露,因怕说出来事关 奸污宫眷,罪要灭族的。以是都下起了一种谣言,谓有夜鲛几摄取青年子弟,害得 失去儿子夫婿之家,大家疑人疑鬼。自韩落霞韩妃名儿这件案子败露,京里少年子 弟也没了失去了,夜鲛儿的谣传也自然而然地息灭。只韩妃的那桩事儿,巷议街谈, 增资添料,讲的人故甚其辞,分外说得离奇怪诞,把韩妃竟说得来去御风和妖怪一 般,并那白云观的道士也说得他和神仙一样了。还说老道士紫靓受刑的时候,头颅 落地,颈中有白气上腾,化作一个小紫靓,哈哈大笑三声,驾云向西而去。这种神 话且按下不提。

再说宪宗在百花洲临幸了万贞儿,过不上几时就册立她为贵妃。又把百花州对 面的海天一览改建为万云宫,令万贵妃居住。光阴如驶,又过了一年,万贵妃恃着 宠幸,潜植势力,渐渐权侵六宫,连皇后都不放在她眼里了。吴皇后见万贵妃专横, 心下已万分难受了。

有一天上,万贵妃领着六宫往祀寝陵,吴皇后闻知倒还容忍。待至行礼时,万 贵妃争先,将吴皇后挤在后面。吴后大愤,当时也不行礼了,怒冲冲地回到宫中, 便传万贵妃到凤仪殿,把她训斥一顿。哪知万贵妃自恃皇上深宠,反而责吴后失礼。

吴后越觉忿不可遏,令宫女褫去万贵妃的上衣,请出家法来,把她痛笞了十下, 打得万贵妃珠泪盈盈,回转万云宫里赌气睡在绣榻上,足足哭了一天。

宪宗阅罢政事回宫,见了万贵妃的形状,忙问什么缘故,经万贵妃带哭带诉地 说了一遍。又说吴后祀陵不曾行礼便回,自己失礼不知,反训责别人。宪宗听了, 气往上冲。原来吴皇后与柏妃、王妃的册立,都是钱太后的主意,宪宗于吴皇后本 不甚合意。又吃万贵妃撒娇撒痴地撺掇一番,宪宗越觉愤怒,便亲自赶到坤宁宫, 和吴皇后大闹了一场。竟去见钱太后,说要废立吴皇后,将万贵妃册为中宫。钱皇 后道:“你如定要废去吴氏也轮不到万氏册立,还有王妃和柏妃比万氏早立,自应 两人中择一为后才是正当。万氏年龄已经老大,册立了她不怕廷臣们见笑吗?”宪 宗沉吟了半晌,知道情理上说不过去。只得下谕废了吴后,暂命王妃统率六宫,并 不册立正后。在宪宗的用意,要替万贵妃凑机会,得着时机便立万贵妃做中宫。

这时万贵妃虽不能如愿,吴皇后却废去,总算给万贵妃出了一口恶气。万贵妃 见皇帝为了她废去皇后,从此威权愈大,名称是贵妃,实行的是皇后制度。那王妃 又甚懦弱,毫无统驭六宫的权力,一切都让万贵妃去做主。万贵妃又生性奇妒,她 在宫中专宠,不许宪宗再临幸他妃,宪宗偶然和宫女谈笑,被万贵妃瞧见,立即把 那宫女传来,一顿的乱棒打死。宪宗也因爱生惧,渐渐地有些害怕万贵妃起来。

六宫中有个瑜妃,本是宪宗自己册立的,远在万贵妃之前。

偏是万贵妃看她不得,满心要和她作对。讲到瑜妃的容貌,在王、柏两妃之上, 唯妖冶不如万贵妃罢了。万贵妃生怕她夺宠,把瑜妃作眼中钉般的看待。又兼宪宗 天天和万贞儿厮混,不免有点厌倦了,就往瑜妃的宫中走走,万贵妃知瑜妃年纪比 自己要轻一半,论不定宪宗受她迷惑,以是心里恨得痒痒地。

正在没好气的当儿,宪宗在瑜妃处连幸了三夜,把万贵妃气得忍无可忍。第四 天的清晨,乘宪宗出去临朝,她便领着五六名宫待,各执着鞭儿蜂拥到仁和宫中。 将瑜妃遍身痛打了一顿。万贵妃还亲自动手,在瑜妃的小腹上狠狠地打了几拳,适 值瑜妃有娠,被她这样一殴辱,就当夜堕胎,又生了一个多月的病症。万贵妃听知 瑜妃堕胎,心中暗自庆幸。只苦的自己年纪太大了,天癸断绝,不能生育了,所以 也不许别人生育。妃子中谁若有孕,万贵妃恐生出太子来,皇帝要移宠到别人身上 去,故此百般地设法,非把那妃子弄得堕了胎不罢手。又禁止宪宗去临幸他妃和另 立妃子。宪宗闻瑜妃受责堕胎,为了惧怕万贵妃,不敢明说,只有暗自垂泪叹息。

俗语道私盐愈捕得紧愈是要卖,万贵妃把宪宗和罪囚似的监视着,哪里晓得偷 偷摸摸的事却愈多。平常一个酒肉市侩,多赚了些臭铜钱,也要想娶三妻四妾及时 行乐,何况是一个堂堂的皇帝,粉白黛绿当然要满前了。宪宗在面子上虽畏着万贵 妃,暗底下不能没有别个宠幸。万贵妃微有些觉着了,在宫中秘密查询,又遍布了 心腹宫女内侍,留神宪宗的行动。不到几天,被万贵妃侦察出来,知道万安宫的宫 侍慕珠,仁寿宫的宫女水云、柳叶,长春宫的宫女楚江、永春宫的宫侍金瓶,晋福 宫的宫女宝凤,这一班宫人都经宪宗临幸过,一齐纳为侍妃。

那柳叶和金瓶似有册为妃子的消息。万贵妃打听得明白,一缕酸气几乎连脑门 也钻穿了,便吩咐内侍去预备下一座空室。布置既毕,命宫侍把慕珠、柳叶、宝凤、 水云、金瓶、楚江等六人一并召到了,万贵妃高座堂皇地娇声骂道:“你们这班淫 婢子,敢瞒了俺家迷惑皇上吗?今天俺如不给些厉害你们瞧,将来宫里怕不让了你 们这几个狐媚子!”

万贵妃说罢,命宫人们把金瓶等六人的罗袜褪去,卸下缠带,露出瘦削蜷屈的 玉足来。万贵妃命在地上排起铁链,又烧起两座火炉子,等炉火烧着了,钳出鲜红 的炽炭,铺在铁链的四面。不会并铁链也红了,万贵妃叱令官人扶着慕珠等六人, 赤足上了铁链,强她们在链上一步步地走着。可怜纤弱的金莲,碰在这通红的铁链 上,嗤的一声,皮肤都贴牢在链上,一阵阵的青烟望上直腾,臭气四散触鼻。慕珠 等惨呼了一声,齐齐地昏了过去。万贵妃又命将冷醋泼在链上,把金瓶等薰醒转来, 笑指着她们说道:“你们还要狐媚皇帝吗?”金瓶等已痛彻心肺,哪里还答应得出, 只不住地口里哼着。万贵妃冷笑了两声自回宫去。这里,金瓶和慕珠、楚江、水云、 宝凤、柳叶等纤足被炙得乌焦糜烂,鲜血模糊,不能步履了,只坐在地上相对着痛 哭。

宪宗闻报,忙赶来瞧看,见了这样凄惨的情形,也觉心上不忍,不由地流下泪 来。一面令太监们扶持了六人,令太医院去诊治。后来只一个水云治不好,溃烂时 毒气攻入心脏,叫号毙命。余下的慕珠、金瓶等五人终算治好了。然两脚都成了残 疾,已不能和常人般地行走了。万妃似这样奇妒,宫中谁不见她畏惧,可是过了几 时,六宫的宁妃又怀妊了。被万贵妃暗令内侍,把宁妃的肚腹上用藤杆滚了一下, 又弄得堕下胎来。

偏是王妃争气,她怀着身孕恐万贵妃算计她,很秘密地把白绫紧紧地捆着。柏 妃也一般地效法,竟不曾吃万贵妃瞧出破绽的。到了十月满足,王妃生了一个女儿, 柏妃却产下一个太子来。宪宗听了,自然很有兴,廷臣也都来叩贺,宪宗命在太极、 太和、宝和等殿上大开筵宴,赏赐内外臣工。正在兴高采烈,谁知宫女慌慌张张地 来说,太子忽然七孔流血死了。总计生下地来还不到三天,便往阎王殿上去了。宪 宗这一气,几乎平空地跌到下来,只好痛哭一场,用皇子礼瘗往金山,与夭殇的诸 王同葬。宪宗悲抑还没有去怀,幸得王妃的女儿却甚强健,宪宗有了这个小公主也 算聊胜于无了。但过不上三个月,保姆抱着小公主在金水桥畔玩耍着,一个失手, 扑通的一声堕在桥下,内监宫人忙着去打捞起来,这位小公主已是两眼朝天,追随 那小太子往阴中作伴去了。宪宗闻知,又是一番的伤感,独有那王妃哭得死去活来。 宪宗常常叹息道:“朕的命中似这样多舛,连个女的也招留不住吗?”王妃听了, 转去劝慰宪宗,不必过于悲哀。宪宗也觉没法,唯付之一叹罢了。

是年的冬季里,王妃又怀妊了,宁妃也说有孕,又有嘉贵人惠贵人也都有了六 七月的身孕。到了第二年上,王妃居然生了太子,惠贵人和嘉贵人又先后生了皇子, 宁妃生了女儿。宪宗见一年中添了三子一女,这喜欢是可想而知了。于是祭太庙, 开庆筵,足足忙了半个多月,才得平静下去。当时王妃生的皇子最早,将来预备立 为东宫的,便赐名贞,惠贵妃生的赐名軏荣,嘉贵人生的赐名軏权,惠、嘉两贵人 因生了皇子都晋为妃子。宁妃生的女儿赐名金叶。

日月流光,太子軏贞已能够呀呀地学语了。宪宗异常地爱他,时时把太子抱在 手里,临朝的时候,又命太子坐在龙椅的旁边;退朝下来,抱他同坐在辇上。那太 子却不时要啼哭,但一坐在辇上就停住不哭了。宪宗笑道:“吾儿他日该坐銮辇的。” 便令木工,替太子定制了一轮小车,在御园的草地上推来推去,引得太子嘻嘻地笑 个不住。

一天,那推车的太监用力太猛了,一时把持不住,直入金水桥下去,怄得宫女 卫士赶忙救护,幸得太子不曾淹死的,然经这一吓之后,渐渐生起病来,不上一个 月就一命呜呼了。王妃又哭得要寻死觅活,宪宗悲感万分,令将当日推车的太监以 及护卫的内监、宫女、卫士等一并斩首。岂知一波方平,一波又来,惠妃所生的皇 子又患七孔流血的病症死了。宪宗又是悲伤又是孤疑。万不料嘉妃所生的皇子軏权, 经宫女替他沐浴时,又不知怎样的会在浴盆里淹死了。宪宗这里,真是又急又气又 是伤感,三方面交逼扰来,也酿成了一病,足有三个月不能起床。看看病势稍轻了 些,又报公主金叶忽然倒地死了,死的时候遍身发了青紫色,好似中了什么毒一样。 宪宗听得病又加增起来,他有气没力地叫识得伤痕的内监细细地把公主金叶一验, 回说是中的蛊毒。宪宗这时也病得昏昏沉沉,只含糊答应了一声就算过去。

直到明年的春末,宪宗病才慢慢地好起来。由坐而步,至自己能够行走了。于 是旧事重提,将服侍軏荣的宫人、内监并和軏权沐浴的宫女,及侍候金叶的内监宫 人,一起传到了面前,由宪宗亲自勘讯。

哪里晓得着实追问下去,都不承认侍候太子,是什么样儿的也不曾见过,转弄 得宪宗倒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起来了。

待后仔细一诘问,才知道当日服侍太子的宫人内监都被万贵妃迁出宫去,宪宗 正病得头昏颠倒,万贵妃暗地里偷天换月,他竟一点也没有得知。这是溯本求源, 把万贵妃的奸恶行为完全显露了出来。宪宗如梦方醒,虽然恼恨万贵妃,只是心里 畏惧她,不敢发作罢了。其时襄王祁璿,忽然从河南递进一本奏牍来,宪宗看了疏 言,不禁纷纷地落泪。要知宪宗为甚伤感,再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