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47回 老王爷啖蝗留古迹 小杜宇斗狮展奇能


却说宪宗看了襄王祁璿的奏疏,忍不住流泪对大学士汪直说道:“老皇叔为拯 万民,竟身与灾虫相抗,以至殉灾。这样的耿耿忠忱,死得也真可悯了!”汪直听 说,就御案上瞧那疏文,却是襄王祁璿的遗疏,述那河南的蝗灾情形,真叙得惨目 伤心,痛哭流涕,结末说自己悲悯百姓受灾,将以身殉灾的主旨,讲得极激烈感慨。 汪直看毕,也不由点头叹息。

原来襄王祁璿是瞻墡的儿子,从前瞻墡就封在长沙。瞻墡逝世,长子祁璿裁爵 便改封在河南。瞻墡在英宗朝也很立下些功绩,当英宗被掳北去,回国后隐居南宫, 景帝谕令大臣不准朝觐,瞻墡尝上书景帝,劝他按礼朝参。等景帝见废,英宗在奏 疏当中寻出瞻墡的奏章来,不觉十分感动。从此便对于瞻墡就格外器重。

宪宗受英宗的遗训,命改封襄王祁璿往河南。祁璿奉谕后携眷入觐。襄王的爱 妃秦氏祁璿的妃子和钱太后是表亲,乘着进京的机会,便进宫朝谒钱太后。那时宪 宗恰巧在侧,见襄王妃生的雪肤杏肌,花容月貌,不觉心动。又值襄王妃是夜留在 宫中,宪宗很是恋恋不舍,只碍于礼节和钱太后的眼睛,不好任性做出来,勉强地 退出宫去。宪宗回到寝殿,也不召幸妃子,独自呆坐了一会,和衣睡着。第二天又 忙忙地临朝罢,赶往钱太后的宫内想去看那襄王妃秦氏,不料秦氏已早出宫去了。 宪宗扑了个空,心里闷闷不乐,经日短叹长吁,好似失了一件宝贝一般。内侍黎孙 见宪宗昼夜不安,微微地被他窥出了心事,先把言语来试探一下。

宪宗叹口气道:“朕的心里有事,与你说了还是无益的。”黎孙忙跪下道: “奴婢受皇上的厚恩,虽有蹈火的事,也要去干他成功。至若小事更不必说了。” 宪宗因黎孙说得恳切,就把看中襄王妃子的意思约略讲了,又说王妃是自己的婶子, 即能实行,于人伦上似乎说不过去。黎孙笑道:“陛下身为天子,有什么事不可以 做得,况那襄王妃又是太后的表亲,只要慢慢地想法,没有做不到的。”宪宗笑道 :“黎儿,你如其能够替朕把这件事干得好,自然重重地酬答你。”

黎孙领谕出宫,竟自去见襄王,将宪宗看上王妃的话直捷痛快地说了一遍。襄 王听了,觉得事出意外,不免非常地惊骇。

经黎孙反复陈说,把其中的利害,比喻得十分透彻。又说:“皇上既起了此意, 王爷如过于拗执,必至祸生不测,就要弄得骨肉相残了。”黎孙说时,声色俱厉, 襄王不禁动容。沉吟了半晌,慨然叹道:“他这样不顾人伦,俺亦何惜一妃子。” 说罢便进内去了。不到一会,襄王出来向黎孙道:“俺和秦妃商量,她为保全俺的 幸福生命,并免骨肉猜忌起见,自愿进宫去侍候皇帝,你并回去复旨,俺在三天内 送秦妃进宫就是。”黎孙大喜道:“王爷大度,必蒙皇上宠任,将来后福无量。” 襄王连连摇头,令黎孙速去。

当下黎孙别了襄王,也不进见宪宗,只在宫内静待消息。

到了第三天的午晌,果见襄王亲自送了秦妃进宫,黎孙忙去接着,便捏传上谕, 命襄王退去,黎孙导引秦妃进了宁远门,暂在水月轩中等待,自己却挨到了晚上来 见宪宗道:“美人已经来了。”宪宗跳起来道:“有这样容易的事,朕可不信你的 话。”黎孙故意迟疑了一会道:“陛下可下旨召幸,看来的是不是?便立见分晓了。” 宪宗笑道:“她在王府里,怎样地去宣召?”黎孙只催着谕旨,宪宗即命尚寝局递 一枝绿头签给他,黎孙领了召签,去导秦妃进了寝宫,照例经过检验室,两个人把 秦妃接了进去。

宪宗就灯下望去,见确是秦妃,真是又惊又喜,便暗暗佩服黎孙的手段敏捷。 但宪宗在未见秦妃之前昼夜坐卧不安,这时真见了秦妃,究竟攸关名分,转觉心下 惭愧起来,点点地做声不得。秦妃兀坐着也是一语不发,也不向宪宗行礼。

两个人默拼了好半天,到底色胆包天的宪宗皇帝搭讪着对秦妃问长问短,引秦 妃开了口,两人渐渐地有说有笑,回答相应,慢慢地亲热了。结果是同进罗帏,了 却五百年前的宿债。

两人把这笔帐算讫,宪宗问起秦妃的年龄和芳名,秦妃回说是十九岁,小名芸 香,陕西人,嫁襄王才得三年。宪宗听说,心上便起了一个疑问,以钱太后不是陕 人,和秦妃同是兖州籍,现在秦妃自说是陕人,地方就是不对。况襄王祁璿,十五 岁便立妃子的,秦妃自谓只嫁得三年,就算他十九岁,也已嫁得五年了,这是第二 桩疑窦。不过面子上,暂时不去说穿她。

宪宗自幸了这个婶子妃子,几次要册立她做贵妃,秦妃怕惹人笑话,坚辞不肯 受封。这样地过了一个多月,襄王已就河南封地去了,宪宗宠爱着秦妃,天天召幸 无虚夕。有一日,宪宗和秦妃并枕睡着,到了司礼监来宫门前朗诵祖训,宪宗起身 跪听,觅得床上空虚无人,听训已罢,回头唤那秦妃,不见答应。其时天初破晓, 灯光暗淡,朝曦未升,宫中昏暗不明。宪宗令宫人掌上明烛,四觅不见秦妃,宫人 等在宫内外、更衣室、淋浴室、装饰笼薰香,室、彤史、司膳、尚寝等都找遍了, 没有秦妃的影踪。

宪宗很是诧异,一面检视秦妃的私藏,并宪宗馈赐的珍宝,也一样不曾移动。 于是立即召总管太监王真来侦查,仍无下落。

宣那司阍的太监侍卫询问,回说宫门下键后,便无人敢擅自进出。宪宗见大家 忙了一天的星斗,依旧毫无头绪,只得上辇去临朝。待到视政毕,又回宫查察,秦 妃还是消息沉沉,又不敢去白钱太后。宪宗纳幸秦妃本瞒着太后的,因秦妃与钱太 后是表姊妹行,今宪宗纳为妃子,在太后面上似太没交代了,不得不隐瞒了太后做 事。当下宪宗失了秦妃,勃然大怒道:“禁阙中竟然会失踪妃子,内外大小宫监侍 卫,却一人也不知道的,那还了得吗?现限三天,必须寻得秦妃回话,否则自总管 以下,一例处罪。”这道旨意一下,总管太监王真和各宫各殿各门的太监首领和各 宫女领袖,都慌得同船头上跑马般地走投无路了。

幸亏那总监王真,稍得宪宗的信任,再三地叩头要求宽限,甚至痛哭流涕。宪 宗才终限十天,十天之内如没有秦妃的消息时,就要砍去脑袋的了。王真见宪宗正 在盛怒,不敢再求,只好领了谕旨出来,和各处的首领太监商议,有的说秦妃投井 或投河自尽的,有的说必是襄王派了有本领的人,蹿进宫来把秦妃盗去了。王真见 两说都有些意思,以自尽当必不出宫外,只命小内监向宫廷各处花池流泉中细细地 去打捞,一面去告知五城兵马司,将内外皇城紧闭起来,挨户搜查,又行文各郡邑 关隘,认真侦查。这样地闹了四五天,连秦妃的一点影儿都没有,把个王真急得要 死。

宪宗失了爱妃,也终日愁眉双锁,还时时把秦妃的遗物取出来把玩一会,叹几 声。似这般地虚空咄咄,忽在秦妃的镜奁里面,寻到了一张花笺,笺上用小楷书着 两首诗词,上款是芸香吾妹,下款是署“知心陇西生”上。那诗句道:

寂寞秋将暮,凄惊独夜舟。
人比黄菊瘦,心共白云悠。
诗苦因愁得,残灯为梦留。
不堪思往事,逝水少回流。
——暮秋莲花莲叶满池塘,不但花香叶亦香。
姊妹折时休折尽,留他几朵护鸳鸯。
——采莲春色桃花秋海棠,夏莲心苦怨银塘。
一楼霜月晶查帘,总为清吟易断肠。
——题画春雷发地见天根,春色巫山季女魂。
蝴蝶梦中三折径,枇杷花下一重门。
莎汀沙软眠凫子,菜圃香清接稻孙。
却怪漫空飞柳絮,化萍点破小潮痕。
陇西生作年年新绿长新根,春暖香迷蛱蝶魂。
刚伴杏花开二月,恰承翠辇山重门。
随风拂拂离侵裙,履带雨离认稻孙。
最好深闺小儿女,多情携侣伴苔痕。

芸香和作宪宗读了诗笺,恍然说道:“据诗中的口吻,却不似王妃,竟是个别 有情人的小家碧玉。怪不得她自谓是陕西人,想其间必有一段隐情在里面。那署名 陇西生的,当是她的心上人儿,倘若彻底根究起来,定有什么艳史情迹存在着呢?” 宪宗默念了一阵,把诗笺袖在袖内,慢慢地踱出了寝殿,正见王真走来。

宪宗方要取诗给他瞧,王真已跪着禀道:“秦娘娘的消息有了。”宪宗惊喜道 :“现在什么地方?”王真说道:“适才接得葭州府的报告,谓自跪诵上谕后,即 认真查访,到了第三天上,便有一个少年书生自称是陇西生投案。”

据说秦妃是陕人名芸香,姓华,年十九岁,和陇西生自幼订有婚约,后被襄王 选入王府充襄王妃的侍女。陇西生几次设法总不获,有情人成了眷属。襄王进京, 不知怎样地移花接木,把云香送进皇宫。闻皇帝已纳为妃子,陇西生颇有佳人归沙 叱利之叹。

忽一天遇见一个黄衣少年,自喻是昆仑奴一流人物。陇西生便把芸香入宫,和 自己一段情史,细细说了一遍,黄衣少年便担承替他取回芸香。说得陇西生似信非 信的,和黄衣少年敷衍了几句。不料少年去后,不到半个月,一天的夜里居然负着 一个大包袱,从屋檐上飞奔地下来,陇西生忙去迎接,那黄衣少年将巨袱授给陇西 生道:“快去看心上人吧!”陇西生把大包袱打开,见里面睡着一个绝色的美人, 穿着一身的宫妆,星眸微启,柳腰娇懒,似十分的困倦,再仔细一瞧,正是昼夜盼 望的芸香。

陇西生这一喜,几乎连眼泪都笑出来,忙去谢那黄衣少年,已不知他往哪里去 了。只得望空拜谢,疑是神助。及至和芸香叙谈,谓那天晚上,与皇帝并枕卧着, 忽然觉得昏昏沉沉,耳边听得呼呼风响,开眼看时,见你指陇西生立在我的面前。

陇西生见说,屈指计算,自芸香那天五鼓被失出宫,晚上已到葭州了,才知真 个遇见了侠客。如今陇西生听得朝廷谕旨颁发各处,侦查秦妃失踪,知道这事隐瞒 不过,就来投案自承。

葭州知州孟鄞见案关盗窃宫眷,情节重大,不敢擅专,于是将陇西生和华芸香 秦妃亲自械系进都,投柬入兵部。尚书汪直不在都中,由司员转报知大内总管府。 总管太监王真即提讯一过,进宫奏知宪宗。并把陇西生和华芸香关系的前后情形, 以及陇西生所供侠客援芸香出宫的经过细述一番。宪宗听罢,想起了诗笺上的置名 和王真听说的话似合符节,不觉暗暗点头。便吩咐王真,将陇西生释放了,华芸香 既已有夫,自不便夺人之爱,着令随陇西生回去择日成婚,又令襄王祁璿把秦妃的 隐情从实回奏。

这道谕旨一下来,陇西生和华芸香两人,果然十分高兴,就是京师的士大夫也 都去探望陇西生,诘询他和华芸香的情史,仕女们还来与芸香缔交。陇西生的寓所, 几乎户槛为穿。

一时巷议街谈,拿这件事讲得到处皆知。陇西生嫌他们麻烦不过,悄悄地乘夜 回往陕西去了。

再讲那个襄王祁璿,接到宪宗的上谕,惊得目瞪口呆,别的不去说他,只秦妃 的事实,已犯了欺君的罪名。当下忙召谋士柳梅贤进府商议。梅贤说道:“某看皇 上,断不致加罪王爷的,因皇上纳幸王爷的妃子,名分人伦两有乖张,谅来是瞒了 太后干的事。唯王爷如在奏疏上辩白,恐不能得皇上见谅。最好王爷亲自进京走一 遭,将内容直接上陈,某可保王爷安然没事。”襄王皱眉道:“无故擅离封地,不 要获咎的吗?”梅贤正色道:“王爷只说进京待罪,怎得谓无故?”襄王想了一会, 觉除此也没有别法,便进内和秦妃说知,星夜收拾了行装,把府事托给了谋士柳梅 贤,自己匆匆进京。到了都中,适值宪宗御的便殿,襄王入觐,伏地大哭,自述欺 君有罪,把华芸香冒充自己的秦妃进献皇宫的缘由,据实上闻。

原来芸香和襄王妃的面貌非常相似,襄王爱她容色酷类王妃,强迫选为侍女。 有时芸香和王妃易装,连襄王都辨不出真伪来,只王妃的粉颊上有一粒小小的黑痣 算是区别。倘若粗心瞧看,简直判不出轩轾。内监黎孙突去王府将宪宗见爱秦妃的 话从直叙述,襄王骤听很是为难,后来忽记起芸香来,就满口应承。过了三天,命 芸香改作王妃的装束送进宫去,宪宗被他瞒过了。万万想不到芸香还有情人在外, 一出秘剧竟至拆穿。现在襄王直认不讳,宪宗以襄王这个主见倒免却了自己乱伦之 嫌,心里转是不过意。所以这时反安慰了襄王几句,说他此举颇晓大义,命他安心 自回封地。临行的时候,又赐赉金珠玉带,锦袍缎匹并外邦进贡来的珍物,及人参 十斤,鸾笺千册,百花酿十瓶等。襄王受这样的重赏,真觉出人意外,那时内监黎 孙已升了锦衣侍尉,闻襄王蒙旨奖揄,想自己的官职,是从襄王根本上来的,于是 就来走贺。襄王当然谦虚了一番,即日辞行起行起程。他回到河南,和秦妃讲起, 极感激皇上的厚恩,常想乘间图报。

是年河南地方,五谷结实,异常的丰茂,农民以为坐享丰收,乐得人人高歌, 家家腾欢。哪里晓得天灾将到,田稻分外起色了些。一天的清晨,猛听得东南角上 一阵黑云,直向河南飞奔而来。到了头上,但闻空中若怒潮汹浪,万马奔腾,天色 也为黝暗无光。人民疑是大雨来了,却不是下雨,遥望上去,好似天雨冰雹,黑斑 点点,上不上落不落的不知是什么东西。

百姓们慌作一团,大家闭门不敢出来。

直到第二天的午晌,天空里才见清净,众人猜三嚷四,拥着一堆,讲昨日的现 象。有说妖怪经过的,有谓天呈变象的,有几个农民走过田里,只叫得一声苦,不 知高低。不一刻,农人愈聚愈多,各人到自己的田中支一瞧,一齐叫起苦来。原来 那田里很丰茂的禾穗,被那蝗虫啮得断梗折穑,七零八落了。

方知昨日清晨似云似雹的,乃是蝗虫入境的缘故。农民便携了网兜等器大家下 田捕蝗,谁知越捕越多,弄的满田都是,甚至树木竹林上也栖遍了。百姓到此时, 不禁束手无策,眼睁睁地看着将熟的禾穗给蝗虫咬坏了,心里怎的不痛苦呢?只有 瞧着田中发声大哭,田野里霎时哭声震地,真是男啼女号万分伤心。

襄王在府中听得外面哭声大震,亲自出来询问,见是蝗虫为灾,便纠集了无数 的乡民下田捕蝗。襄王也执着布旗督工,捕蝗一斤,卖钱三十文。岂知今天捕去了 一万,明日待生出两万来。襄王大愤,叩头祷天,尽愿己身代灾,依旧无灵。襄王 忿怒极了,大踏步下田中,捉住蝗虫往口里乱嚼,吃了有千百只光景,肚里胀闷欲 绝,不上半天,蝗毒发作起来,襄王就弄的头青脸肿,竟死在地上了。

襄王死后,尸身旁外满栖着蝗虫,渐渐地愈聚愈多,堆积好似山丘一般,田里 的蝗虫却一只也没有了。这样的过了三天,积聚的蝗虫都化了清水,露出襄王的尸 身来。由王府里收拾起襄王的尸首,一面上章奏闻。宪宗见了奏疏,也十分感伤, 谕令照王礼厚葬。河南人民感襄王的赐惠和驱蝗的恩典,就在襄王身殉之处,建起 一座庙宇来,叫作朱王庙,后人传讹呼它作驱蝗庙。从此凡河南患蝗,只要往朱王 庙祈祷,蝗虫便立时消灭。如今庙貌犹存,古迹流传,春秋佳日,士大夫多登临凭 吊呢。

宪宗成化十三年,尚书汪直奏请宪宗驾幸林西,效古天子的春秋效猎。宪宗阅 奏,自然高兴,当即批准。并命汪直领兵三千护驾,銮辇竟向林西进发,林西本是 个荒僻未经开化的野地,山君虎猛兽极多,御驾到半途上,忽然扑出一头野狮,望 着人丛里乱咬起来,兵丁被伤了五六十人,侍卫也相顾逃命。

正在危急时,驾前的掌伞杜宇,蓦地撇了紫伞,大吼一声,挥拳直奔那野狮。 野狮舍了众人向杜宇扑来,杜宇急忙闪过,随手一把将狮子的尾巴抓住了,奋力往 下摔去,这时那些兵士侍卫都看得呆了。不知杜宇怎样地获住猛狮,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